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2-43173943/

第九十五章 切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刘航和林泉泉闹出这事,最后他们的感情彻底破裂了,如今人也看不到踪影。

    对这事冯白很头疼,也替他们感到难过,却也无能为力。

    他自己也有头疼的事情。

    这几天,原来那家IT公司把他烦得够戗。

    自上次谈判破裂之后,周总、王总又给他打过几次电话,请他帮忙帮吉祥信息的工程做完。小古实在不靠谱,接手项目都这么长时间了,死活也上不了手。大约是被公司的老总反复骂,被萧红翻白眼,搞得灰头土脸。

    小古这个反骨也知道自己这个部门经理是抢来的,要想把位置坐稳,必须在吉祥信息项目上打个漂亮仗。大约是太心急,他又得失心太重,对程序做过几次改动,最后竟然把系统给弄崩溃了,给用户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萧红不干了,直接杀上门去指着几大老总的鼻子痛骂,说你们就是这么干活儿的,比外行人还外行。现在甲方已经对我索赔,你们砸了锅工程款就别想要了,等着我的律师函吧!

    周总、王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公司下半年可指望萧红呢,一怒之下,把小古给开了。又和黄冬掐了一架,说,黄总看看你干的什么事,看看你推举的小古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人家冯白干得好好的,眼见着工程做完钱要到手,你却搞了了卸磨杀驴的龌龊事。现在好了,大家陪你完蛋。

    他们又骂,是是是,冯白年纪大了,技术有些落后,吉祥信息的开发项目不太尽如人意,是比不少年轻人??杀鹜橇?,老队员有一个优势是中二小伙子比不了的,那就是人情练达。萧红什么人,那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不省心的人,就算鸡蛋里没骨头,她也能加进去蛋壳。

    换其他人去干吉祥信息的工程,早就被她给骂死了?;故抢习桌骱?,把甲方哄得高兴,这样的人你竟然把他赶走了,你是不是傻?

    黄冬什么人,他可是出了名的心胸狭窄,被周王二人骂也怒了。吼道,卸磨杀驴的人可不是我。当初要让冯白走可是你周总去谈的,你想什么别人不知道。三十万,那可是三十万,你周总可没少分,是不是钱不够香???

    说起分钱黑手下绩效的时候,你这个大BOSS比谁都心狠,现在摆摊子了,却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把责任推给我。姓周的,你外号君子剑吗?

    黄冬也急了,他动用了自己的人脉从银行贷款入股公司,除了为挤进决策层个人创业外,主要还是看在吉祥信息这个工程的利润。现在事情弄砸,下半年公司就要揭不开锅,这严重的后果他承受不起。

    他和周总什么样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据反馈到冯白耳朵里的信息说,当年三大老总闭门磋商,传来激烈的争吵和摔东西的声音。然后,三人都面带淤青地不欢而散。

    这事是以往同事和冯白吃饭的时候告诉他的。

    同事们接到了三大老总的死命令,让他们做说客,务必请冯白回公司上班,小古空下来的部门经理的位置留给他。

    冯白听到这话心中一阵冷笑:果然是不逼到绝处,周、王、黄三个混蛋就不肯向我低头。

    他淡淡一笑,问往日的同事:“哥儿几个,你们觉得我还能回去吗?”

    几个同事都喝了酒,话也说开了,大着舌头道:“回去个屁,就拿吉祥信息工程的事情说吧,不但你老白的三十万奖金被黑,咱们的几万块绩效也不发了。一家公司到了要砍员工福利的阶段,那就是离死不远了。这就是一艘要沉的船,不快点逃,然后还等着破产后大家待业。我还有房贷要还呢,得早做打算?!?br />
    “对吼,老白你回公司就算做个部门经理又有个屁用,工资也没见加多少,奖金也不会发,不看到钱,说什么都不好使?!?br />
    “还有,你们已经撕破脸了,老白你回公司后以后还怎么和他们相处?”

    冯白苦着脸说:“我肯定是不会回去的,就是他们见天打电话过来骚扰,烦得很?!?br />
    是的,这几天周、王二人不停打电话请冯白回去。

    冯白自然是很明确地说不会回去,自己现在工作很愉快,老板实力雄厚对人又宽厚,你们也别来找我,江湖路远,各自安好。

    周总急了:“老白,你要奔自己的前程我不强求。这样好了,我会再请一个程序员接手吉祥信息的活儿,你带一带?!?br />
    这不是屁话吗,带一带?不还是让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冯白笑笑:“周总,带新人我没问题,咱们谈谈待遇的问题吧!”

    “待遇,什么待遇?”

    冯白也把话说开了:“算工时,按照市场行情,三千块一个工时。我每天下班可以兼职四个小时,那边的的工程,干个十天半月应该能顺利通过验收。另外,拖延工期的事情我会和萧红沟通,能和她达成谅解。工程结束,我还得拿一笔奖金,按照比例提成,应该有三十万左右吧!如果你答应,我今天晚上就可以进场?!?br />
    可想那边的周总的脸色难看成什么样子,冯白这不但要把那三十万奖金拿走,还要另外拿十多二十万工时,这断断是不可接受的。

    周总再也沉不住气:“冯白,我提醒你,当年我们可是签了竞业合同的。你离职之后,三年之内不得从事相关行业。另外,在离职之后还得做好工作交接,带一个月新人,你等我的律师函吧!”

    冯白不屑一顾:“周总,如果没有记错,我是被公司辞退的而不是我个人请辞,按照法律法规,没有带新人交接工作的义务。另外,我现在就是个守库房的门房大爷,竞业合同可管不着我。再见,不,不再见了?!?br />
    他也知道周总、王总还有黄冬不可以答应自己的条件。

    可是,周总他们还是不罢休,不但发动老白以前的同事做说客打感情牌,他还没日没夜的打电话给冯白。到最后,就连黄冬也联系上冯白,在电话中对冯白说一切都是他的错,请他看看往日的情分上拉兄弟一把,说到后面,这小人竟然哭出声来。

    他为了上位可是拉了大笔贷款进来的,就盯着吉祥信息的工程的利润。现在业务出了问题要赔钱不说,他每天眼睛一睁就是上万的利息背在身上,精神已经崩溃了。

    可惜冯白早已经识别这人恶劣的品性,如何肯上当。只道,对不起,这事我帮不上忙,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黄冬哭骂:“你看我着我破产,看我万劫不复,你开心了吧,你这个小人,小人,小人!”

    冯白哈哈大笑,拉黑了他。

    电话还是不停,每过半小时就有一个人打进来,没日没夜,弄得冯白听到电话铃就一阵心悸,都快得神经病了。

    冯白一怒之下,把电话薄中原公司的所有电话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拉黑。这下,世界清净了

    如此,他算是和以前做了个彻底切割。

    可以想象,原公司即将迎来一场大?;?。

    这也是冯白乐见其成的。

    这事他感到十分地痛快:以直报怨,以牙还牙,念头通达。

    再后来,冯白听说萧红中断了和周、王、黄三人的合同,另外找人做了工程,并拒绝向这三个鼠辈支付任何款项。

    这三人自然不服。

    双方开始对簿公堂。

    都值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