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2-42990979/

第六十三章 弄砸了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只是诗人东坡居士美好的希望。

    对杨一楠来说,坐在自己身边的时晴时刻都在戳她的眼睛,偏偏又无法逃避。

    时晴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红润的光泽,她时不时在气流的颠簸中含笑地看着竞争者一眼,然后炫耀似地拿出那几个应聘大学生的资料端详。

    相比之下,杨一楠一脸的苍白,两个半小时的旅程对她而言如坐针毡。

    飞机落地,小毛和小秦自坐地铁回家。

    杨一楠不想和她们一路,自己走到航站楼外面正准备上出租,时晴却跟了上来:“杨一楠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br />
    杨一楠站定了,回头:“时晴你想嘲笑我吗,尽管来?!?br />
    “我干嘛要嘲笑你,相反我很欣赏你这种干劲,看到你就好象看到当初的我。只不过当年的我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而你已经是中年人了?!笔鼻绲溃骸澳隳芄幌氲饺フ抑芨笔榧?,说明你不笨。现在的你大概在怪我截胡了你,感叹时运不济,如果能早我一步就好了。我想说的是,就算你先我一步找到周书记也没有用?!?br />
    杨一楠:“还请教?!?br />
    时晴:“外交上讲究对等,周书记是正处,你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和她谈能谈出个什么结果,你有决策权吗?事情就算谈好,到我这里来也能把你否决了,事情就这么简单。人有上进心是好事,我这身体也在岗位上支撑不了多久。你杨一楠真有能力上位,我尊重你。不过,如此急不可耐却令人好笑。杨一楠,你的心性还需要修炼,不然以后回吃大亏的,这是一个职场前辈对你的忠告?!?br />
    说完,就抢了杨一楠的出租车,潇洒而去。

    杨一楠已经失去了所有气力,她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回到家,直接如木头一样倒在床上再不想说一句话。

    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半,冯白被她惊醒,看到妻子如此可怕的情形,忍不住问:“一楠一楠,你怎么了,你别吓我?!?br />
    说着就伸出拇指去掐她的人中。

    杨一楠突然小声地哭起来:“冯白,冯白,我是不是很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弄砸了这个差事她已经成为部门的笑话,人力资源部部长、年入两百万的梦想破灭了。

    人生突然失去了目标。

    冯白忙安慰道:“一楠,你是全世界最聪明的最美丽的女人,谁敢说你是笨蛋,我跟他拼命?!?br />
    杨一楠继续哭:“不不不,我堂堂一个名牌大学生在职场上混了二十多年,现在也就是个普通文员,月薪六千,我每天在公司什么活儿都没有,只和一群女人磨牙说八卦,我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活得面目可憎毫无价值?;氐郊依?,我连饭都做不好,园园的生活和学习都是你的管的,你说,我是不是笨蛋,我是不是废物?我对于这个家庭就没有价值,你心中一定也是这么认为的,你瞧不起我!”

    冯白大惊:“不不不,一楠,在我和女儿心目中你是最重要的人,有你在咱们的心就安稳了。你不要哭,别惊醒了园园?!?br />
    杨一楠哭了半天终于在丈夫的安慰中平静下来,她一抹泪水站起来,立在镜子前半天,突然摸着自己的脸低呼:“冯白,你快看,我好象老了很多,我变丑了?!?br />
    冯白:“你很美?!贝蟀胍沟暮推拮铀盗税胩旎?,他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杨一楠:“我头好疼,我浑身又酸又疼。冯白,从明天起你继续吃药备孕,养好身体我们生二宝?!?br />
    冯白:“生生生?!闭飧鲅钜婚蛱焱砩匣顾挡簧?,现在又改了主意,这是哪跟哪:“一楠,你工作上是不是遇到不顺心的事,跟我说说?!?br />
    “不说了,我累了?!毖钜婚蘖税胩炷至税胩?,发泄完毕,心情平静下来,倒头呼呼大睡,倒让冯白失眠了。

    第二日,冯白小心地问她:“一楠,你工作还好吗?”

    “没什么,小事情?!毖钜婚次剩骸傲鹾角蠡榈氖虑樵趺囱?,泉泉被感动了吗?那是必须的,这么大场面,换我也会感动得哭出声来的?!?br />
    冯白垂头丧气:“弄砸了,两人现在彻底闹翻,就差打起来?!?br />
    “啊,怎么可以?”杨一楠惊得张大了嘴巴。

    其实,在等出租车的时候时晴对杨一楠所说的话并非违心。

    她还真有点欣赏这个下属的闯劲和不服输的性格,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初进职场的日子。一样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一样两眼都是雄心或者说野心。

    当年的她为了留在这座城市,为了户口,为了房子嫁给关飞,终于遂了愿。但是家中的经济条件实在太差,最困难的时候甚至连吃饭都成问题。而丈夫又是个游手好闲的根本指望不上,为了嗷嗷待哺的儿子,她不能不把自己当成男人在职场上拳大脚踢,竭力维持这个家,维持一家人的体面——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在职业生涯中,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办公室政治,打败过敌人,也被敌人打败过,杨一楠搞的那一套她并不陌生,也毫不留情地反击。

    杨一楠最让她欣赏的一点是:她想上位是在工作中堂堂正正向自己发起挑战,而不是在背后搞阴谋诡计。

    这一点确实让人尊敬。

    而且,她能想出去找周书记,能够拉下脸皮帮人打扫卫生,苦苦恳求,悟性不错,这次的教训或许能够让她成长。

    坐在出租车上,时晴心中突然生起一个念头:“其实杨一楠是个不错的副手,反正我这身体也不成,马上就要休产假,要不向董事长提请让杨一楠出任人事助理一职?等我生完孩子回到岗位上,她应该能和我配合默契的?!?br />
    想到这里,杨一楠拿出平板还是写报告。

    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时晴是一个标准的职场精英,她不会让私人恩怨影响自己的工作。

    报告写完,车已经到家。

    回到家一看屋中的情形,时晴肺都气炸了。

    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了,丈夫关飞还和儿子关小雨坐在沙发上,一人手中捧着一部手机开黑。

    客厅里回荡着“欢迎来到刺激战场,加油,特种兵!”

    地上、茶几上散落着好多包装袋,kfc、麦当劳、德克士,空气中满是过期芝士的酸臭味。不用问,自己不在这两天,爷俩都是用快餐外卖维生。

    关老爷懒成这样,不负责任成这样,难能可贵。

    时晴想发作,可话到嘴边却冷静下来。面上露出温和的笑容:“飞哥,你还在玩呢?”

    关飞:“回来了,我这不是等你嘛,你不回家我睡不着?!?br />
    时晴又微笑:“尽拣好听的说,你嘴你抹了油??!好了好了,别玩了。小雨你明天不读书吗,去睡觉?!?br />
    小雨哼了一声,很不愿意。

    关飞伸出套着已经发臭的袜子的脚轻轻踢了儿子一记:“滚,睡觉去!”

    小雨这才气愤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回屋去了。

    关飞:“时晴,我口渴了,想喝茶,找不到茶叶,帮我泡一杯过来?!?br />
    时晴想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可还是点点头寻到茶叶,泡了两杯,挨着丈夫坐下,柔声道:“飞哥,小雨还是个孩子,你跟他熬什么夜,看你的样子像什么父亲?他又是高三毕业生,马上就要高考,你这不是影响他吗?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妥当?”

    “我这是亲子活动呀!”关飞无所谓地说:“反正以小雨的成绩,别说大学,大专都特么考不上,费这个劲做什么,还不如块快乐乐的,大不了我养他一辈子?!?br />
    “你小声地,别叫小雨听到,他也有自尊心的?!币幌肫鸲拥奈侍?,时晴不觉伤感。

    “听到又怎么样,半大孩子有什么自尊心?!惫胤纱蟠蟠筮诌值囟似鸩姹褪鼻缗隽艘幌拢骸案杀??!?br />
    “干杯?!笔鼻缣鞠ⅲ骸笆奔湟丫辉缌?,我帮你打洗脚水?!?br />
    别看她在外面是个女强人,可在家中却像个温柔如水的主妇,她一边忙碌一边说:“飞哥,我这次身体好象不太舒服?!?br />
    关飞还在喝茶,无所谓地说:“不舒服就去医院呗,我又不是医生,帮不你。要不,要不你干脆别上班了,在家休息得了?!?br />
    时晴:“我已经看过医生了,就是身体有点弱。不上班是不行的,就算休产假也得等几个月,很多工作都需要交接,我不在放心不下?!?br />
    关飞:“对了,冯白来过咱们家?!?br />
    “冯白,杨一楠的丈夫?”

    关飞:“对,就是他,你说巧不巧,我和冯白竟然认识很多年,是好基友,每个月都要一起吃两次饭那种?!?br />
    时晴倒有点意外,她把水放在丈夫脚边,问:“冯白这人倒是不错,他来咱们家做什么?”

    关飞:“来道歉的?!?br />
    “道歉,道什么歉?”时晴不解。

    “还能是什么,为他女儿和咱们儿子打架的事?!惫胤砂颜馐麓蟾磐盗艘槐?。

    听完,时晴点头:“原来这样,我就说咱们的儿子是个善良淳朴的好孩子,不会做出那种事。不对……”

    她突然想起一事问:“冯白是什么时候来咱们家道歉的?”

    关飞:“就是前天晚上呀,怎么了?”

    时晴:“前天晚上……”她喃喃道:“这么说来,杨一楠早就知道这事了,这两天却装得像没事人一样,还想抢班夺权,咯咯,杨一楠啊杨一楠,你可真叫人失望??!”

    她默默地打开平板电脑,把刚才写的报告删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