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2-42990973/

第五十七章 愉快的一天(一)
    杨一楠:“时部长呢?”

    两个小妹中一个圆脸的回答说:“杨姐,时部长说今天身体不舒服,她已经在网上挂了医院的号,上午要去检查身体?!?br />
    杨一楠:“今天是联络学校,布置场地,完善各项手续,时部长怎么可以不到……你们没同她说说清楚吗?”

    圆脸小妹姓秦,刚进公司不到半年,胆子小,人多的时候都喜欢藏到一边,说话的时候战战兢兢就好象受惊的兔子。听到杨一楠问,禁不住缩了一下脖子:“杨姐,我已经问过部长了,她好象……好象很难过的样子,脸白得厉害,大约是不能坚持工作了?!?br />
    杨一楠:“这怎么可以,我打个电话再问问?!?br />
    秦小妹讷讷道:“杨姐,部长真不能坚持了,脾气很坏,你……还是别打吧……”

    杨一楠心中一动,同为女人她实在太了解女人了。女性,尤其是中年女性在怀孕期间因为体内激素水平紊乱,有的时候还真有点性格古怪。自己和她昨天已经翻脸,现在打电话过去说不定要和她吵一架,坏了一天好心情也影响工作状态。

    看情形,时晴生病是真,但耍态度撂挑子也是真。

    她这是什么都不管,居心要看我笑话??!杨一楠心中冷笑:你上次招聘会只招了一个毕业生回去,又凭什么看我笑话?

    “算了,生孩子是大事,时部长是得去医院看看,若是出了事谁负得起责任?!?br />
    不愧是五星级大酒店,光早餐就有三个厅。分别是西式、中式和粤式。中式和粤式实在太费时间,随行的秦小妹和另外一个妹子正是二十出头的文艺青年时代,她们选择的西式。

    杨一楠虽然不喜欢一大早啃吐司,还是随了大流。

    秦小妹虽然胆子小,手脚却快,杨一楠刚一坐下,她就送过来一杯热咖啡。接着主动提出帮帮她盛菜,又问杨姐你要吃沙拉吗,蔬菜沙拉还是水果沙拉?培根和火腿肠要吗,我帮你夹。

    杨一楠回答说自己在减肥,肉类就不要了,来点烤土豆和鹰嘴豆。

    两个小妹恭敬地说,好的杨姐。

    整个早餐期间,杨一楠几乎没有离过座就在两人的照顾中吃完。她想吃什么甚至不用开口,眼神一到,秦小妹就心领神会去盛。

    她很愉快,心中暗道:难怪公司中那么多人积极上位,原来做管理层,手下带人的感觉这么好??商疚乙郧盎钩靶τ械娜艘靶牟?,其实这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杨一楠啊杨一楠,你以往的云淡风轻其实只是没有机会的苟且。

    吃过饭,她从包里掏出眼睛戴上,眼睛里闪过一道坚毅的光芒:“好了,抓紧时间,今天会很忙?!?br />
    她胸中突然滋生了一种力量。

    接下来一天的工作让杨一楠更加愉快。

    她带着秦小妹两人,先去了学校联络上负责学生推荐的相关领导,接着又去布置场地,和同行认识。

    x交通大学是一所985+211重点大学,虽然比不上自己所在市的那所交大,但在这座西部省份也算是首屈一指,关键是大学的专业和公司对口。

    大学规模颇大,有三万来人,其中博士、硕士研究生一万多人,拥有博士后流动站25个,一级学科博士点32个,专业学位博士点5个,一级学科硕士点43个,专业学位硕士点27个;一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8个列全国第七。

    x交大在桥梁、道路和高层建筑修建上很强,如今正是国家铁公基大发展时代,毕业生们很抢手。

    不但杨一楠所在的公司,国内很多排得上号的路桥、地产集团也都来了。这些公司要么已经上市,要么正在去上市的路上,把一个体育馆挤得满满当当。

    今天还不是正式招聘的日子,各家hr在布置展场的时候也都溜到旁边去和同行认识,就连杨一楠也接待了二十多个,手里接了一大堆名片,手机联系人一栏变得很充实。

    她倒有些意外,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来的人不是大集团公司部长就是人力助理,一个个都是行业精英,竟然折节下交自己这个黄脸的中年妇女?

    杨一楠在公司做惯了低层,脑袋在晕忽忽的同时不免有点受宠若惊之感,就好象是刚进职场的初哥。

    正迷糊中,秦小妹趁另外一个同伴在忙其他事,小声说:“杨姐,其他集团公司的hr都是我去联络的。姐姐,这也算是人脉的积累。听说杨姐您亲自来招人,大家都说久仰你的大名了?!?br />
    杨一楠心中好笑:“我一个普通人,他们久仰我什么?”

    秦小妹声音更低:“杨姐,现在公司里大家都知道您可是入了董事长法眼了。时部长要休产假,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搞不好要休两年,部门总得要有人主事不是?我跟他们说你马上就要出任部长助理,主持人力工作?!?br />
    杨一楠:“怎么可以乱说,我也就是临时被抓丁来顶一顶?!钡闹腥从械愕靡?。

    秦小妹叫得更是亲热:“一楠姐您的能力可是得到董事长认可的,时部长休假,您不主持工作谁来主持?对了,一楠姐,你知道时部长的工资和奖金是多少吗?”

    杨一楠:“我怎么知道?!惫靖骷读斓嫉墓ぷ市匠甓际巧桃得孛?,高管的待遇更是秘密中的秘密。

    秦小妹神秘地说:“人力不是核工资吗,春节前我也是偷看到的,时部长月薪不太高,也就四万多,但年终奖就厉害了,拿了一百六十多?!?br />
    杨一楠眼皮子一跳,想起自己每月六千多的工资,心中顿时火热。是啊,自己和时晴一样都是名牌大学毕业,能力也不比她低多少,她可以,我也可以的。

    两百万,那可是两百万啊,我不是要买新房吗?如果……如果……只需要三四年就能全款……

    机会已经递到我手里,需要把握吗?

    废话!

    工作到下午四点终于结束,万事俱全,只等明天的招聘会。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夸张地尖叫一声把杨一楠抱?。骸耙婚?,一楠,是你吗?我就说看着眼熟,刚忙完,过来一看,果然是你?!?br />
    “好,是琼姐?!笨吹秸馊?,杨一楠也很高兴。

    这人叫刘华琼,四十九岁,是林泉泉父亲所在的路桥公司的副总兼人力资源部部长、工会主席、妇联主任、监事会主席,妥妥的核心决策层,行业大拿。

    她是林父当年打江山时的搭档,可说是看着林泉泉长大的。

    杨一楠和林泉泉是闺密,经常在一起吃饭逛街,和琼姐有过数面之缘。只不过,当时琼姐姐只当杨一楠是泉泉的朋友,表面上虽然客气,但并不像今天这样亲热。

    秦小妹忙介绍说:“刘总原来和一楠姐认识,早知道我就直接报上杨助理的名字了?!?br />
    林氏路桥是行业标杆,在这场招聘会中排面最大。先前秦小妹凑过去联络,人家根本就不搭理她。相比起林氏这种巨无霸,杨一楠所就职的公司虽然即将上市,和他们一比只是个小角色。

    林氏路桥规模实在是大,几乎垄断了所在的省会市市政工程和全省的道路桥梁建设。就拿林泉泉来说,虽然资产只有二十多个亿,她的父母也有一样,但一家三口的股份加起来只占集团公司的百分之十几,可见公司实力之雄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