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2-42990964/

第四十八章 园园把人给打了
    杨一楠所在的公司董事长以前是大国企的领导,曾官居正处。九十年代末下了海,做了一番大事业。

    大约是在单位呆的时间长了,他很讲究集体主义,又平易近人。

    别的公司中午饭要么是自己带饭在微波炉热一热,要么自己叫外卖,他却弄了个大食堂。

    吃饭的时候,也喜欢和普通员工坐一桌,聊上几句。

    加上衣着朴素,杨一楠第一次在公司食堂吃饭的时候,见身边这老头没话找话,还烦得很,狠狠地翻了白眼,忤了他几句。

    就这样,杨一楠和董事长熟悉了。

    董事长姓杨,和杨一楠是本家。

    杨董大约也喜欢和杨一楠这个心直口快的人说话,今天看到她,就端着餐盘坐到她身边:“小杨,听说你要二胎了?”

    杨一楠吓了一跳,心中生起了可怕的念头。最近新闻上就不断报道说,有小公司了为节约成本不许员工怀孕,免得生育假期间养闲人。一旦发现员工有这个苗头,就会鸡蛋你挑骨头,寻个错把你开了。

    你都要生孩子了,还不走?这样也可以给别的兄弟们进步的机会??!

    她迟疑了一下:“有过这个想法,不过我年纪有点大,不太愿意冒这个险,想了想还是算了?!?br />
    杨董哈哈一笑:“生二胎是好事啊,这是为国家做贡献,公司是鼓励的。放心,生育假公司肯定是要准,待遇一分不少。生完孩子,依旧回来上班?!?br />
    杨一楠心里感动,可自己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而且,早上的时候安阿姨说得对,这事不能急,先备孕一段时间,把身体调整好再说。别现在感谢完领导的关心,回头死活怀不上,那不是笑话吗?

    “杨董,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br />
    杨董点点头,道:“如果有打算和你的直接领导说一声,人力资源部人手紧张,你手头的工作需要找个人顶。不用担心,生完孩子回来,依旧回原岗位去。最近你的工作出色,d4b工地的事我听说了,不错,不错?!?br />
    d4b工地的事情发生在上周。

    事情是这样,这个工地最近要开工,项目经理的人选也定下来了,可项目经理部的工资待遇有争议。

    经理就杀到人力资源部大吵大闹。

    当时时晴正好有急事出差,人在外地,刚上飞机,没有信号,电话也打不通。

    而办公室是一大群婆婆大娘又不管事,只能让杨一楠顶上去。

    杨一楠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你跟我横,我比你更横。好,大家开始吵吧,真理不辩不明。

    吵了两个小时,摆事实讲道理,把项目计划书、帐目都拿出来,一一对照。项目经理吵得嗓子都哑巴了,满头都是虚汗,偏偏杨一楠还神采熠熠,大有再战两个小时的架势。

    最后,经理心悦诚服,道,我投降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我这辈子就没佩服过人,但今天我得喊你一声姑奶奶。

    听到杨董提起这茬,杨一楠有点不好意思。她最近心情不好,在工作上遇到事就喜欢跟人吵,还每次都吵赢了。不过,未免有点泼妇嫌疑,挺不好意思的。

    “杨董我性格有点急,不注意工作方法,向你做检讨?!?br />
    杨董却笑道:“你做得对检讨什么?至于工作方法,要什么方法,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还不允许别人说?更何况是你的职责范围?!?br />
    他是五零后,经历过国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经历了国家从贫穷落后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全过程。

    在他们那个年代,但凡投身于商场的人,谁不是内心剽悍,野蛮生长过来的。最欣赏敢想敢干,意志坚强之人。

    眼前这个小姑娘敢于和工地上的糙老爷们拍桌子红脸对骂,难得??!

    在杨董眼中,杨一楠就是个小姑娘,虽然她已经四十出头了。

    旁边,几个集团公司高管也纷纷点头,说杨一楠不错。

    杨一楠什么时候被这么夸奖过,顿时有点飘飘然。

    可惜,好心情没能保持多久,一个电话让她的心都揪紧了。

    午休时间,园园的班主任马老师打电话过来让她马上去学校一趟,孩子出事了。

    一听到“出事”二字,杨一楠大惊,心中顿时涌出无数个可怕的念头:园园摔伤了、出车祸了、生重病还是遇到了流氓……

    但马老师接下来的话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气得眼睛发绿:“冯小园同学今天在学校打架了,把人打得很凶。对方眼睛都乌了,鼻血流了好多。都是同学,能这么打吗,这不是校园暴力吗,冯小园妈妈,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杨一楠:“我家圆圆是个女孩子,性格又温柔,怎么可能打架?”

    “谁说女生就不打架了,冯小圆同学温柔吗?”这个冯小园成绩不错,可一个大姑娘实在太调皮捣蛋了,自从进入高中就没少惹祸,请过许多次家长。她还有点优秀学生的模样吗?

    马老师很生气:“我已经通知了对方家长过来处理,你尽快赶到吧!”

    校园暴力,好严重的指责,看来,园园确实把对手打得很厉害,说不定还受了不轻的伤。杨一楠自己家的孩子自己最清楚,园园遗传了冯白的身材和体魄、遗传了自己的五官相貌和暴脾气,今年虽然十九岁,却身高一米七十五,体重一百零三,在一群南方小姑娘中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说句不好听的话,让一只手三招之内就能解决任何一个女同学。

    她小时候每年假期都会被自己丢在外公外婆那里,和一群毛孩子见天玩闹,惹出无数的祸。今天把别人的鸡笼用鞭炮点了,明天在和小伙伴玩耍的时候撞翻了人家的西瓜摊,后天又把别人家的娃给打了。

    她是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这娃竟然打架,还是个女孩子吗?”杨一楠眼睛都气成绿色,她知道这回麻烦大了,就跑去向时晴请假。

    时晴正在办公室里忙着,看到她,抬起头:“杨一楠我正要去找你,晚上八点跟我飞去x市,先后估计三天,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你准备一下资料,这事挺重要的,耽误不得?!?/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