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32-42990922/

第十章 饶了我吧
    ython、sdk和工具的运用、android开发、c++的指针和多态、系统架构……

    这些对于外行人来说,无疑是天书。

    这些年大约是生活安逸,冯白胸中的斗志也被消磨,知识结构也很久没有更新。

    他觉得在平时工作中一鳞半爪边用边学就足够应付一切问题了,现在看来,自己的知识已经趋于碎片化,没有形成体系。

    公司即将开始剧烈的人事变动,天雷不知道最终会落到谁头上。但简单一分析,砸中自己的可能性极高。

    再不能这么混下去了,冯白想。

    今天终于不用再加班,按时回到家后,他立即把u盘插在电脑上,一边读,一边在笔记本上记着知识要点。

    人生就是一个获取新体验的过程,初生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略一刺激,就会飞快做出反馈。冯白当年也是个爱读书的好学生,任何一本书只要碰到上半天。

    只不过随着年岁逐年增长,渐渐地,一切都引不起他的兴趣,整个人也变得云淡风轻。说成熟也罢,说稳重也罢,说波澜不惊也罢,其实说到底就是中年人的疲劳和世故。

    现在开始学习新知识,竟半天无法沉浸其中。眼睛落到电脑屏幕上,心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

    他心中叹息,以自己现在这个学习状态,如果放在高中时代,必然会成为一个学渣。

    这种状态是没办法学习的,必须尽快进入。

    可惜两个女人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厨房中杨一楠和园园正在吵架,“今天学校里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就是刷题呗?!薄敖裉煸趺凑饷丛缁丶伊?,不和同学一起玩玩?”“妈,你是不是想问有没有男同学找我,是不是想问我早恋没有?”“你现在正是高考关键时刻,不要为其他事情分心。早恋是不对的,就算要谈恋爱,也得到大学,还得看男方的人品、家世……”“杨一楠,你什么意思,你有话明说,我真没有谈恋爱。你是不是偷看我的微信聊天记录了,你要尊重我?!薄奥杪枵獠皇枪匦哪懵??”“偷看别人信件那是犯法,犯法的你懂不懂?”

    ……

    钱钟书说过“有鸡鸭的地方粪多,有女人的地方话多?!?br />
    家里有两个女人,而这两个女人一个处于叛逆期,一个即将进入更年期。

    冯白只感觉脑袋里仿佛开了道场,有锣鼓钟磬响个不停,想说话,张了张嘴,识相地闭上了。

    家中房子面积小,客厅当饭厅使,茶几当餐桌使,凳子矮,膝盖顶得肚子难受。

    晚饭在她们的争吵中结束。

    杨一楠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冯白想问她昨天晚上和林泉泉谈得怎么样。

    还没等开口,杨一楠将一碗橙黄色的液体递过来:“喝了?!?br />
    冯白不疑有他,接过来喝了一大口,顿时苦到肺管子里去;“这是啥?”就不停地吐着口水。

    “别吐,咽下去!”杨一楠满面严肃:“很贵的?!?br />
    冯白这才发现这是一碗中药,和普通汤药赭石色的液体不同,这玩意儿竟呈现着诡异的鲜亮的黄色,看得人心惊肉跳。

    “这是毒药吗?领导,虽然我有为你赴汤蹈火的觉悟,只要你一声令下,就算是鹤顶红我眉头也不会皱一下,可是,就算是死,你好歹也让我死个明白??!”

    “就贫嘴吧你,毒药?没那么严重,这是补药,给你补养身子的。我不是要二胎吗,现在不但是我,你也要备孕?!贝笤际桥屡?,杨一楠压低声音:“这是我在市人民医院找专家开的方子,知道这药多少钱吗,光挂号费就得五十,还排了一个上午的队,可累死我了。那专家头发都白完了,他说,怀孕是双方的事情,做爸爸的也要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br />
    “??!”冯白抽了一口冷气:“你……你昨天晚上和林泉泉是怎么谈的?”

    “我一接到泉泉约我吃饭的电话就知道她是来当说客的?!毖钜婚┛┮恍Γ骸敖峁阒涝趺戳??”

    “还能怎么着,没能说服你,你谁呀,苏秦张仪再世,论口才没人比得上?!狈氚缀苌テ?。

    “市医院的那个老中医还是林泉泉推荐的?!毖钜婚堑靡猓骸爸谰秃?,冯白同志我提醒你,少耍心眼?!?br />
    “我哪里敢??!”冯白有气无力。

    “那你还不喝药?”

    “干杯,为了爱情,为了健康!”既然无力反抗,那就享受吧。

    “你喝的不是药是油,油嘴滑舍的家伙?!毖钜婚蜕匦ζ鹄?,伸拳砸了冯白肩膀一记。

    冯白正要再说什么,恰好冯小园从房间里出来,怒气冲冲叫:“冯白、杨一楠,咱们家就这么大点,你们秀恩爱能不能换个地方,没看到有未成年少女吗?”

    冯白只得把肚子里的话咽了下去。

    究竟林泉泉和杨一楠是怎么谈的,不对啊,以林泉泉的口才和能力,她应该能够说服我家领导的呀?坐在电脑前,冯白大为不解。

    林泉泉他是太了解了,这是个能力出众的天才,在研究院是学术大拿,有生之年,在植物学界当为执牛耳之人。不过,此人却不是个书呆子。相反,她活泼好动,能言善辩,有极强的组织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

    不然,冯白也不会请她当说客。

    就连林泉泉也无法说服杨一楠,这事透着古怪。

    一边是杨一楠要生二胎,一边是女儿想走上学计算机这条不归路,冯白心思恍惚,在电脑前坐到半夜,竟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这个时候,杨一楠已经洗完澡。她走到冯白身后,柔声道:“郎君,夜已经很深了,咱们安歇了吧!”

    “求……放过……”

    “花好月圆,正是良辰?!?br />
    “我没有思想准备?!?br />
    “这需要什么思想准备?”

    “我不是在学习吗,学习使我快乐。冯某平生只喜打熬气力,对于女色全然不放在心上?!?br />
    “少废话,回屋去!”

    ……

    第二日早晨,冯白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杨一楠端着一碗鲜黄色的液体立在床头:“大郎,该喝药了?!?br />
    冯白骇然而起:“饶了我吧!”

    “不饶?!?/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