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3173162/

第八十六章:学子三十六,仗剑走金陵(三)
    长风街,处于金陵城北,是方圆数十条街中不起眼的一条街,不过,毕竟是在天下第一等名城之中,纵然只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街,依旧很是繁华。

    酒楼客栈应有尽有,行人如织如缕,特别是这雨后的街道上,雾气腾腾,别有韵味,不少年轻的少男少女三三两两应约游逛。到了正午十分,天上的太阳撒下阳光,已经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大街变得温暖起来,地上也慢慢地干燥了起来。

    热闹的长风街中,有一个服饰纹狼的人正在快速奔跑,手里握着刀,十分猖獗,来往行人都纷纷避让,有很多人都认出了这是苍狼帮特有标志,连街上巡逻捕快都悄然的避开。

    长风街尽头那座最为辉煌大气的大院便是苍狼帮总舵,那持刀人快速向着苍狼帮总舵而去,到了门口就对着守门护卫大吼:“快,快点,找帮主,出大事了!”

    …………

    金陵城中,某一条不知名的街道中,一家赌坊里,几十个青衫飞鹤的读书人提着剑气势汹汹的从一家赌坊里走出来,门口躺着十来个江湖汉子哀嚎着。

    出了门口,有一个儒衫年轻人突然抬头瞥了一眼阁楼上那块有这苍狼图案的一块牌匾,突然一跺脚,凌空而起,一剑劈在那黑漆红字牌匾上。

    “咔嚓”

    牌匾断裂落在地上,砸出一地灰尘。

    陆陆续续又有好几个青衫人走出来,禹辰和杜若也在其中。

    “师兄,这是第八个了,下一个去哪儿?”

    街道上,远远的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却全都隔着很远,随着鹤山书院的人走出来,街道上更为空旷了,所有人都下意识躲得远远的。

    禹辰一脚踩在那已经断裂的牌匾上,沉吟了一下,转头望向杜若,问道:“杜兄,你觉得下一家砸哪个?”

    杜若手里正拿着一张宣纸,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宣纸是苍狼帮赌坊里一个押注的盘口,押的就是好一些学子的名字,赌的就是这些人能不能中举人,能中多少名。

    在这上面,杜若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比如楚天放,还有已经被凶杀的欧文峰,不过,杜若一个个看完了,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不过,他也理解,这上面的人,都还是有不少名声的,至少在这金陵城中文名,都比他高。

    杜若身上也背着唐刀,却一直没有出鞘过,跟在这群从鹤山书院出来的学子中,也根本没有他插手的机会,这群人,都是一群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土匪!

    每冲进一家赌坊都像是军营里看到女人一样,眼睛冒着光,拳脚相加招呼上去,偏偏这些人每一个身手都不弱,而且配合十分默契,苍狼帮这些赌坊里的打手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杜若这一路上,都只是跟着露了个脸,突然听到禹辰询问,愣了一下,收起那张宣纸,缓缓说道:“差不多了,这苍狼帮是金陵最大的几个帮派之一,旗下产业不少,就算让我们砸也砸不完,不过,这么久了,他们应该也反应过来了?!?br />
    禹辰身旁一个年轻人突然开口道:“师兄,那边有一个牙行,他娘的,苍狼帮不就是为了一个丫头动咱们师弟吗?我们过去把那个牙行的人都放了,一把火烧了卖身契……”

    那人话没说完,就被禹辰挥手打住了。

    杜若微微一笑,这禹辰做事倒是有分寸,没有一股脑拼着一腔义气。

    禹辰虽然不怕苍狼帮,看似风风火火的在给楚天放出气,砸了不少苍狼帮的场子,但都是有个尺度,一不杀人,二不抢钱,第三,一直没有动牙行的卖身契。

    赌场砸了也就砸了,损失的不过就是一些桌椅板凳器材,以及这几天的生意,对于苍狼帮来说,影响并不大,可若是杀了人,烧了卖身契,这就是在动苍狼帮的根本了。

    要是真那么做了,就触碰底线了,同样是混江湖的,禹辰很清楚这个尺度,若是过了,很容易见血,到时候可就真是不死不休了。

    混江湖的,谁还没有个面子?

    杜若从头至尾,对于这件事情就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没有强出手,他很清楚,禹辰之所以会做这么大动静,无外乎两个原因。

    第一,做给江湖人看,讨一个为师弟仗义出头的义气名头,同时,间接传播了一下他的名头。

    第二,也是更多的,做给鹤山书院看,表明他虽然离开书院,但一直都把书院的恩情记在心上。

    第三,便是楚天放这个人,这个在书院颇受书院重视,甚至很有可能受到书院重点培养的新一代领军人物,这个人,值得他禹辰投资结交。

    如果杜若没猜错,楚天放在士林中,应该也有不小的名声,单纯从楚天放在状元街打一架就能够很快传出去,而且不少人去府衙施压就可见一斑。

    至于为什么禹辰会来找自己,杜若心里也是有数的,肯定是卖楚天放一个人情,既然承下了这件事情,就要做完,另外,杜若还怀疑这禹辰还有些其他心思,与楚天放无关。

    如果只是一个师兄为师弟出头,带上师弟的朋友,这无可厚非,但是禹辰这一路上有意无意的在故意寻找话头,结交之心一目了然。

    当然,同样混江湖的,多一个朋友虽然说不上多一条路,但至少多了一点人脉,这种事情杜若还是很清楚的,既然禹辰有心结交,他自然也不会排斥。

    刚刚禹辰那师弟的话说出口,杜若知道禹辰需要一个台阶,便开口道:“禹辰兄,砸牙行这事儿,我看就不必了,毕竟正事要紧,砸了这么多赌坊,给楚兄出气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去苍狼帮要一个具体交代吧!”

    禹辰很欣赏的看了看杜若,拱手道:“杜兄所言有礼,这出气出得也差不多了,正好八家赌坊,送他苍狼帮一个吉利数,走,去苍狼帮,会一会这位苍狼!”

    苍狼帮帮主,具体叫什么名字,杜若不知道,在金陵这段时间,基本都是听别人称呼其外号,就叫苍狼,据说,苍狼帮这个名字也是因此而来的。

    刚走到街头,迎面桥上就出现一大帮人,长河江岸的行人都一哄而散,躲得很远。

    就连杜若他们所在这条街上的人都纷纷离开,即便有不少好事的人,也都是躲在远处酒楼客栈茶馆这些地方观望。

    三十六匹马停在桥头,迎面河岸粗略估计不下两百刀斧手。

    但是,禹辰这一伙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露怯,禹辰更是一拍马头,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抽出长剑,掷向长桥,插在桥中,身子缓缓落下,立在剑旁。

    儒衫飞舞,禹辰看着对岸的苍狼帮刀斧手,朗声道:“蜀中鹤山书院弟子飞鹤镖局禹辰,前来请教苍狼帮!”

    他走在人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