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6-42935025/

第四十六章:膨胀了啊,膨胀了
    夜里,那无人的街道上真的很安静,从码头过来,都格外幽静,幽静到脚步声都很清脆,静到凉风刮过破旧店铺招牌的声音都有若松涛,一路过来,这一条街上也不记得有多少巷子了,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影。

    昏黄的长街,骤然之间起了大风。

    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意笼罩而来。

    那两个谈笑风生的青年都停了下来,取出了属于他们各自的武器,一把虎头方天画戟,一丈余长,碗口粗,一柄雪亮的唐刀,刀身直狭。

    两人的散步,到此结束。

    这个地方,四通八达,是个杀人的好地方,也是个差不多的位置了,再远,不爱走了,杀人也是挺累的。

    都是混江湖的,谁还不在乎几分面子。

    这两人杀了南宫家那么多人,以这南宫家的霸道,要是毫无动静,以后也别想在江湖上混了,当个笑话就行了,两个无名之辈杀了一船人,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谁还不早点脸皮??!

    今日在江上杀人,决定来此城中时,杜若和吕阳就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当然,若是姑苏南宫家那位大小姐亲自出手,两人也打算搏一搏,死在一位宗师手里,也不差了。

    其实,吕阳和杜若不是没有别的选择。

    逃亡天涯,在这偌大江湖,两个人,不过如同过江之鲫而已,便是宗师也难寻得,不过,显然,这两人都不愿意做这样的选择。

    吕阳认下一个兄弟,他要为这位兄弟给南宫家一个交代,便是只身赴死也无所谓,而杜若,也没有临阵逃脱的习惯,他也认下了一个兄弟,兄弟都在为自己扛刀了,自己怎么能躲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算起来,两人相识也不过几天而已。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这就是感觉,

    用一见钟情形容有些不合适,用日久生情更不合适,但偏偏,两人就选择了一起来了,死在一起,黄泉路上,也不会孤独。

    更何况,这两人啊,

    都不是那种能够平平淡淡过一生的人,纵然今日离开了,逃脱了,江湖追杀不止,他们也无法永远沉寂。

    一起来面对,得到了一个兄弟,

    这是一件好事,一件很好很好的事,

    兴许活下来了呢?

    兴许那位宗师没出手呢?

    “也不知道这里隐藏了多少人?”杜若说道。

    吕阳缓缓挥动大戟,指着前方,说道:“人多了岂不是更好,要是没人,那可就真的麻烦了?!?br />
    “是啊,人多了好,多点时间,多回点本?!?br />
    长街深幽,且昏暗。

    一条条巷子隐藏在夜色里,隐藏在风声之中,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些光亮,却无法知道有多少敌人隐藏在这夜色里。

    约摸一盏茶的沉默,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不再隐藏自己的行踪,伴随着连续不断嘈杂的脚步声,石板上回荡这啪嗒声,利刀缓缓出鞘的摩擦声,数百名脸色肃穆的江湖汉子从暗中走了出来,有的从前方的街道而来,有的从两旁的巷子里而来,也有的从身后出现。

    杜若和吕阳背对着背,静静地看着四面八方涌出来的黑压压人群,两人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都是无波无澜。

    随着人越来越多,包围圈越来越小,杜若倒是有些新奇道:“大哥,你行走江湖见多识广,这些世家门客弟子,都是这样的酒囊饭袋吗?”

    倒不是刻意侮辱南宫家这些人,而是杜若发自内心的疑惑,在他心里,南宫家作为天下一流的武林世家,不说全是高手,但是门客弟子的素质应该都会很不错,打起来会麻烦很多。

    可是,现在出现在眼前这些人,让杜若是真的吃惊了,倒不是数百人全都是老弱病残,但是一眼望去,这些人,居然很多都脚步轻浮,提着刀的手都不够力度,甚至于绝大部分连聚义帮的正式帮众都比不上,而聚义帮里最强的执法堂,放在这其中,绝对是中流砥柱。

    杜若很疑惑,这不合理呀,

    每个势力都少不了混吃等死的人,可这南宫家是不是也太多了,一大半都是,这样的世家,也能是一流世家?

    这根本配不上他们的霸道!

    吕阳轻蔑一笑,说道:“这南宫家是个特例,一整个家族都是靠着一个女人撑起来的,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就这样的乌合之众,随便来个二三流的武林门派都能让他们全军覆没?!?br />
    “哦,原来是这样?!?br />
    杜若大约是明白了,南宫家如此霸道,并非来自于实力,而是暴发户心态,青蛙照镜子,膨胀了,太膨胀了!

    “真是作孽啊,差点让我误会了这天下江湖就这模样,一度让我很失望,真的很失望!”杜若摇头叹气。

    吕阳笑了笑,指了指一个角落里的一群江湖汉子,说道:“那边那些人比较麻烦,看样子都是老混子了,收底上有真功夫,”紧接着,吕阳又指了指另外一条巷子,说道:“看那群人的姿态,应该是在军营待过,也都不差,你待会儿注意点,这两帮人交给我,你就砍一砍那些烂西瓜臭白菜就行,说不定我们今晚还能活着离开?!?br />
    “烂西瓜臭白菜!”

    杜若轻笑了一下,道:“也行,毕竟我这功夫还不到位,不过,大哥,你确信杀了这些人我们就能够离开,南宫家可还有一位宗师呢!”

    “如果宗师要出手,干嘛还让这群废物来恶心人?应该是那位宗师不出手吧,否则,也不至于让这么多人来送死!”吕阳说道。

    “那可不一定,”杜若说道:“大哥,上位者的想法不一样,死点人,对她来说,或许是个好事儿,一个,很好很好的事儿!”

    “这样么!”吕阳点头。

    就在两人肆无忌惮谈论之时,南宫家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种被漠视的羞辱,一个锦衣环佩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人群中让出一条道路。

    那年轻人扭了扭脖子,指着杜若和吕阳,说道:“你们两个,既然要来求死,给你们一个自行了断的机会,留个全尸,免得以后江湖上说我南宫家不近人情!”

    吕阳微微一愣,低声道:“这怕是个傻子吧!”

    “应该是个傻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