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8089-43246350/

正文 第111章 老二想吃掉老大
    整天忙著出差、采訪的羅方伊,忽然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去胖冬那里。畢竟,自己還是少陽傳媒的股東之一,不能只是坐享其成,好歹也要體現出主人翁精神嘛,雖然隨著越來越多大老板的注資,股份也被稀釋得越來越厲害。

    這一天,她駕車來到少陽傳媒的公司新址“河東之根”。胖冬已在地下車庫等待多時。

    “歡迎羅總?!迸侄┳乓簧硇菹形髯?,當年的大波浪發型已經被刺猬油頭所取代,怎么看上去依然像個流氓?

    “哎呀,胖總親自迎接,真是受寵若驚啊?!倍罕戎涫腔崠鏡?,羅方伊好久沒有見到這個活寶,見到他的一瞬間,立即開啟了逗比模式。

    “你看,這一片停車位都是少陽傳媒的專用車位,但凡有空車位,你隨便停!橫著停、豎著停、躺著停隨便你!”胖冬壕氣十足,“你再來看看這個,這是我的座駕,怎么樣?”

    羅方伊定睛一看:“最新款奧迪A8?胖冬,你這是跟奧迪杠上了,去年還是A6,今年換A8啦。該不會也是個二手車吧?”

    “嘿嘿,二手車已經不可能了,這輩子都不會買二手車了,”胖冬筆直地站在車前,一臉得意,“最新款奧迪A8,前臉配備六邊形進氣格柵,內部輔以亮黑色飾條裝點,兩側頭燈組內部采用HD Matrix LED激光技術。車側下方選用雙五輻式輪轂,內部搭配大尺寸紅色制動卡鉗。怎么樣,羅總?滿意不?”

    胖冬用他那蹩腳的英語介紹自己的愛車,這么專業的詞匯,一聽就是反復背記了很久。

    “我滿意有啥用,又不是給我開。你啊,只要能把去年的分紅多發點給我,我就心滿意足了?!甭薹揭梁芪袷?。短短三年,這個昔日歪門邪道、雞飛狗跳的毛頭小伙,如今居然成為資本寵兒、行業新貴,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放心,凡是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br />
    兩人邊說邊乘坐電梯來到25層的少陽傳媒有限公司。

    “25、26、27層,三層都是咱們公司的,怎么樣,氣派不?”

    “潘總好,”“您好,潘總”……

    一路上,碰面的員工紛紛主動問好,胖冬很禮貌地點頭示意。

    “胖冬,不錯嘛,招了這么多美女員工,你可是要享福了?!甭薹揭量醋耪廡┡憊?,也許是因為沒有職業裝的束縛,她們穿著雖然隨意,但都時尚陽光、朝氣活力。

    “嘿嘿,哪個能比得了你嘞!”

    “這環境真不錯,比我們單位好多啦?!甭薹揭磷囈筇?,整個一層擺滿了工位,百十個員工在緊張忙碌著?;褂心琴即蟮穆淶卮?,可以俯瞰整個和東市區,陽光透過玻璃投射到大廳,充滿溫暖和愜意。

    “租這里辦公,一年得不少錢吧?”羅方伊問。

    “不多,每層幾十萬而已。這寫字樓跟小轎車一個道理,都是為了撐門面。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br />
    “對了,聽說少陽傳媒的B輪融資已經開始了?”

    “1.2億元,上周剛簽完合同?!?br />
    羅方伊一臉驚訝,心里總覺得不踏實:“胖冬,是不是速度有點快?你可要悠著點,不能飄?!?br />
    “嘿嘿,放心吧,俺心里有數。羅總要是不放心,可以經常來參加創業幫的會議。依我看,你就把那個破記者的工作辭了算啦?!?br />
    這個胖冬,還是整日里一臉得意的樣子。不過,言語間倒是多了幾分胸有成竹的成熟穩重。

    “我還有個疑問,公司股東越來越多,你的股份應該也越來越少了吧,你就不怕這公司哪天就不是你的了?我還記得房地產大佬王石的新聞,他自己一手創立的萬科,結果硬是被資本大佬們趕了出來?;褂泄來詞既嘶乒庠?,差點被那個職業經理人陳曉給坑死?!?br />
    羅方伊拋出了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野蠻資本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你說的這些問題,以前我確實沒想過。準確地說,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那時候想法很簡單,哪顧得了那么多?先掙到錢再說。不過現在不一樣了,”胖冬凝望著窗外,“我讀書少,沒啥文化,為了補齊這一

    課,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你知道合伙人制度嗎?”

    羅方伊搖搖頭。

    “你還記得吧,咱們剛成立少陽傳媒時,我的股份是45%,你是10%,黑頭、大友、麻子、果子都是15%到5%不等。現在,我的股份已經被稀釋到16%。我相信,用不了兩年,只要少陽傳媒還在,我的股份還會被稀釋,甚至會到個位數。不過,有了合伙人制度就不同了。合伙人制的核心與股份大小無關,一旦合伙人表決的時候,你可能要放棄你在公司的職務,也就是一人一票,票決制。有了這個辦法,少陽傳媒的控制權就會牢牢掌握在我的手里?!?br />
    胖冬的這番講述著實讓羅方伊吃了一驚。真是應了那句古話,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個小胖墩,除了還是一如既往的胖和丑之外,其他都變了。想到這里,羅方伊心中莫名升起一種擔憂,神情也變得凝重。

    “胖冬,妹妹只有一句話:茍富貴無相忘!你現在已經飛黃騰達了,千萬不要忘了還有我這個苦逼的碼字民工?;褂?,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商場如戰場,以后可得小心了?!?br />
    “嘿嘿,這么多年了,還是你對我最好。你放心,算命的說了,我臉盤子大,有福。他還說我不是那種見利忘義的小人,不管我以后走到哪里,我的心還是跟大家在一起。簡單地說就是不忘初心!”

    羅方伊算是明白了,這個胖子,即便是現在這樣大富大貴,一旦聊到嚴肅的話題,他就沒個正形,真是拿他沒招??蠢?,這個毛病得伴隨他終身了。

    兩人正談著,大友、麻子、果子聽聞女神駕到,紛紛出來接駕。

    羅方伊將大家逐個打量一番,沒錯,都一如既往的丑。

    大友還是選擇做一個沉默的美男子。

    至于果子,還是一張大長臉。每次看到他那張臉,羅方伊就會想到一句古詩:去年一滴相思淚,今年尚未到腮邊。她確信,這張臉能辟邪。

    “嫂子好!”這個麻子,從第一次見到羅方伊就稱呼對方為嫂子,到現在還是如此,也不知道他這個“嫂子”是怎么來的。

    羅方伊已經無力辯解,隨他喊去吧,大家開心就好。她看了看,發現少了一個人:“黑頭呢?怎么沒在?”

    “公司除了胖哥,就屬他忙了。他出差去了,我們正在組建湖北的分公司。黑頭要去盯進度?!憊鈾檔?。

    “果子,我要很認真、很嚴肅地提醒你們,以后不要左一個胖哥右一個胖哥地稱呼胖冬,要叫人家的大名潘總。曉得不?你說說你們一個個的,本來就像地痞流氓,再不好好包裝自己,讓下邊的兄弟們怎么看?”

    “嫂子教訓的是,我們改正?!貝蠹伊⒓錘膠?,表示高度認同羅方伊同志的發言。

    “拉倒吧,”胖冬搖了搖手,“以后誰要是叫我潘總,我下放他去當攝像、拍片子,讓他知道什么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br />
    玩笑歸玩笑,胖冬不是一個嚴肅的人,但是一旦嚴肅起來的確很嚇人。

    吃掉大河傳媒廣告公司,已經正式列進他的計劃。你說其中有幾分理性有幾分賭氣?他也說不清。他只知道一點,這個大河目前是少陽傳媒最大的絆腳石,不把它拿下,以后的路更難走。他甚至預感,倘若不借著大河公司的困局將對方徹底拿下,以后指不定哪天就會被對方吃掉。商場就是這樣,必須講誠信,但不能太心軟。

    胖冬是一個有長遠想法的人,但是卻不善于將這些想法的每個細節都想到,他覺著那樣跟殺了自己差不多痛苦。

    所以,怎么吃掉大河?當然是走一步算一步!這才是胖冬的style。

    胖冬首先想到的,是跟大河公司的老總張豐坐下來好好談談,對他曉以利害,合則雙贏,斗則俱傷。

    張豐,一個80后,北江省電視臺廣告部起家,靠著自己的精明和韌勁一步步坐到了今天的位子。隨著市場化運作越來越深,張豐從一個給省臺打工的配角,慢慢走上了舞臺正中央,他通過注資等方式一點點在大河布局,擴大自己的勢力,最終將大河收入囊中,成為第一大股東。

    想到這個人的名字,胖冬就覺得搞笑,兩人

    還真是有緣分。自己的名字比潘冬子少了一個字,張豐也是比張三豐少了一個字。命中注定,兩人將有一段孽緣。

    不過,他知道張豐這個人雖然年輕,但是像一匹在叢林中出沒多年的野狼,做事心狠手辣。如果自己先跟對方攤牌,提出并購的想法,對方肯定會采取反制措施,至少會坐地起價。

    不行,打蛇打七寸,必須先殺一殺他的元氣再回到談判桌上。這就是中國人的智慧——斗爭的藝術。

    他先叮囑黑頭、大友他們,萬萬不可將自己并購大河的想法透露出去。倘若誰不小心說漏了嘴,別怪兄弟翻臉。

    隨后,他又讓員工放出話去,但凡大河公司參與競標的項目,少陽傳媒一概不搶。

    圈子內的消息最是靈通。張豐很快聽說了這件事,覺得不太相信,可是,在北江省2018年的推介片、北江最大的白酒企業云門醉的年度央視廣告的招標中,少陽傳媒的確都放棄競標了。這兩個單子就這么輕輕松松地掉進了大河傳媒的口袋。

    這可是5000萬的大項目!這下好了,大河有希望了。

    “哈哈哈哈,這個胖子,還是太嫩了,我出來混的時候,他還不知道在哪里扛三腳架呢?;顧璧母葉?!”張豐一臉得意,自大的心理急劇膨脹。他向公司市場部放出話來,只要是少陽傳媒參與競標的項目,大河必須跟進,所有的項目都要搶過來。

    同樣,這話也傳到了胖冬的耳朵里。聽到這個消息,他得意地笑了。

    “冬子,這個張豐太不是東西。我們跟大河好歹是簽了合作協議的,他就這么對我們!”黑頭從武漢趕回來,第一時間沖進胖冬的辦公室,抱怨起來。

    “胖哥,黑頭說的沒錯,咱們不能這么退讓,不然會被同行瞧不起的?!甭樽鈾檔?。

    胖冬卻一臉淡定,不慌不忙地說道:“好戲才剛剛開始,不著急,讓他搶?!?br />
    創業幫的元老們都很無奈,那就躺好了,擺好了姿勢歡迎搶劫吧。這算怎么回事?我們是不是得洗好了等著他們?

    果不其然,大河公司出手豪爽,絲毫沒有客氣,將少陽傳媒在縣市區的五六個項目搶到了手。雖然都不是什么大項目,加起來只有四五百萬的合同額,但是這口惡氣堵在心中,確實讓人憋屈。

    所有人都以為在這一輪商戰中,少陽傳媒已經敗下陣來。不曾想,大河公司傳來一個意外消息:公司的資金鏈徹底斷裂!

    這是咋回事?大河不是搶了好幾個單子嗎?怎么還會有資金鏈斷裂的問題發生?

    這就是胖冬策略的絕妙之處。

    大河公司一下子拿到了差不多十個項目,人手緊缺的短板立刻顯露出來。正所謂一口吃不成胖子,面對一塊塊蛋糕,大河不知該怎么下嘴,是撿起西瓜丟了芝麻,還是撿起芝麻丟了西瓜?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卻成了最大的難題。

    最終,北江省的推介片和云門醉的廣告片都未能如期交片,其結果就是大河公司要賠償5000萬。

    出現這樣的情況,張豐始料不及,這無異于將一個滿頭大汗的人架到爐子上繼續烤?;鶚圃嚼叢醬?,張豐幾乎要脫水了。

    “走吧,黑頭,大友?!貝蠛尤魏畏绱擋荻?,胖冬都看在眼里,是時候出手了。

    “去哪兒?”黑頭不解。

    “咱們提著水桶去滅火!”胖冬開心地說道。

    “冬子,你昨天喝了多少?還在說胡話?哪兒著火了?”黑頭問道。

    “大河公司著火了!”胖冬撂下這話,徑直去了大河公司。

    在張豐的辦公室里,“老大”與“老二”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面對面了。

    “潘總,怎么想起來到我里來了?”張豐一臉傲氣,他從來都覺得少陽傳媒是個鄉巴佬、暴發戶。

    “我來給張總滅火來了?!迸侄檔?。

    張豐聽完,一臉詫異,緊接著狂笑不止:“潘總,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大河公司好得很。這火從何而來?”

    “哦?看來我真是弄錯了。算啦。這一個億我還是收回去吧。打擾了,張總?!迸侄底?,招呼黑頭、大友離開。

    (本章完)

    浮塵之外
【網站地圖】

怎么利用活动规则赚钱 天龙里刷天外马赚钱吗 梦3国怎么赚钱 赚钱方法用支付莹搜96 03 王牌彩票网址 四十岁女人适合学什么养家赚钱 江西南昌麻将怎么打 梨视频投稿赚钱 gtaol怎么卖车赚钱 qq游戏河北麻将外挂 乐动力靠什么赚钱 捕鱼部落千炮版赚钱攻略 邦尼彩票苹果 个性车贴店赚钱吗 当瑜珈老师赚钱吗 海王捕鱼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