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8028-43246347/

第一百零三章 惡人攔路
    見對方神色,安妘焉能不知玲·瓏所說守夜的真正目的。

    這要不是在這樣一個男權社會里,她真恨不得一巴掌打上去,但現在,卻只能忍下。

    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額角“主子臥房旁邊上夜的丫頭,從來就是一晚上一個,這是各府都有的慣例,兩個丫頭守夜,那也是不夠輪值的,還是照舊例每晚一個守在門外就好,兩個守夜……”

    安妘笑了一聲,繼續道“傳出去,萬一讓人說我刻薄下人怎么辦?”

    玲·瓏微愣,看著安妘的笑臉,竟是一時不知該說什么,那笑臉當中分明有怒氣。

    畢竟是主子,玲·瓏低頭笑道“奶奶說的是,是玲·瓏想得太簡單了?!?br />
    安妘摸了摸自己的指甲“你下去忙吧,我瞇會兒?!?br />
    玲·瓏應下,轉身從內室離開,過了片刻,又折回來,面色為難的看著安妘。

    安妘瞧著她的樣子,不由蹙眉問道“怎么?”

    玲·瓏嘆道“劍琴說,哥兒和周念白還有奶奶·的二哥哥,一起去醉月樓喝花酒了?!?br />
    安妘的手漸漸收緊,只淡淡應了一聲,沒說旁的。

    玲·瓏見安妘全不在意,沒再多說旁的,只默默的又退了出去。

    屋中已經沒有一人,安妘目光空洞,看著前方“可惡!”

    內室門前的簾子又被人掀起,安妘蹙眉看向來人“又有何事?”

    再次返回的玲·瓏,將頭低得很低,回道“奶奶,有人送來了帖子過來,說再過四天,是輔國公的二姑娘和五皇子大婚的日子,讓哥兒前去赴宴呢?!?br />
    安妘眼神向下一看,看到了玲·瓏手中的喜帖,嘆了一聲“給我吧?!?br />
    說罷,她伸手將玲·瓏手中的喜帖拿過,放到了一邊。

    玲·瓏在一旁福身道“奶奶,那送帖的人說,一定要讓奶奶和哥兒看了帖子再去?!?br />
    安妘聽后,眼睛再次看向了燙金的喜帖,想了片刻后“好了,你下去吧,我拆開看看?!?br />
    這次,玲·瓏沒有再去而復返。

    安妘將喜帖拿了起來,拆開了封好的喜帖后,細細讀了上面的字句

    問三姑娘夢文安,身體康否?愿在大婚之日,見夫婦二人身影共赴。

    看完后,安妘低聲咒罵出聲!

    慕瑾林這斯,這不是公然挑撥離間嗎。

    她想得沒有錯,慕瑾林確實是在公然挑撥,故而慕瑾林正在宮里等著宋悠和安妘翻臉的消息。

    六合殿中,慕瑾林正在試宮里太監送過來的婚服。

    一身正紅色的長袍,赤金腰帶,赤金發冠,面容清雋。

    太監微微彎腰,笑道“洛親王真是一表人才,加封和娶親前后腳的來,洛親王將來一定是前途無量啊?!?br />
    慕瑾林笑了一下,轉頭和一直伺候在自己身邊的人說“帶著公公下去領賞?!?br />
    那太監喜不自勝,連忙叩頭道了謝才下去。

    這二人剛剛退去,便有一個侍衛從屋外走了進來“殿下……啊,不,王爺,小的已經讓人把喜帖給宋府送過去了?!?br />
    慕瑾林的手輕輕滑過婚服的衣襟,輕聲問道“那邊可有什么動靜?”

    侍衛愣了一下“什么動靜?”

    慕瑾林眉毛微動,換了個說法“我是說,宋悠那邊沒什么表示?”

    那侍衛聽后,連忙點頭“回王爺的話,喜帖送過去的時候,宋大人已經和周大人他們去了醉月樓,想來是得等回來以后才能看到王爺親自派人送的喜帖了?!?br />
    慕瑾林垂眸,臉上帶著若隱若現的微笑,頷首“嗯,你下去吧?!?br />
    對方應了,從屋中退出。

    慕瑾林喃喃道“沒想到幾句話,就能讓你們鬧翻,還白白讓我多送了張喜帖?!?br />
    他在寬袖下的雙手微微握緊,忽然冷道“一個不肯幫我,一個勾·引我在先,卻一個個的好似受害之人,真是,罪不可恕?!?br />
    那封藏著慕瑾林陰毒之心的喜帖,安妘思慮再三后,將信燒了個干凈。

    在燒的時候,她想了很多種回答宋悠疑問的方式,但那天晚上,她沒能等回來宋悠。

    所以,第二天早上,她等來了面帶愁容的周夫人。

    廳中周夫人坐在高位,安妘在心漪的攙扶下和周夫人拜了一下。

    周夫人抬手嘆道“孩子,你坐下吧,身上有病未好,先別站著了?!?br />
    安妘頷首,應了。

    她甫一坐下,周夫人便開口說道“昨兒哲遠這孩子和別人去了醉月樓,一夜未歸啊?!?br />
    安妘忍下心中對宋悠的怒氣,頷首“是?!?br />
    周夫人嘆了口氣“其實,哲遠娶了你以后,也算是收心不少,以前更荒唐的時候,能在那地方住上十天半個月,我這做母親的,罵也罵過,打也打過,實在是管不好,最后,還是老爺和我說,左右家里又不是只有這一個兒子,只要別惹出天大的麻煩來,就算了?!?br />
    安妘只低頭笑道“婆母費心了?!?br />
    周夫人搖頭,皺眉道“不,我的意思是,你要比我更費心才是,他是你丈夫,兒子可以有許多,丈夫卻只能有一個,他是生是死,品行如何,事關你二人之前途,你不曉得嗎?”

    坐上長者語氣雖不佳,但卻是真情實意,竟說的安妘心中一動,連忙起身拜道“是,婆母說的是,我之前,沒想過這些,我……”

    周夫人見安妘將話聽了進去,起身走到了安妘面前,將她的手握住“我看的出來,你是個識大體的好孩子,將來分出府了,往后的日子總不能靠著我和你們父親一直照應,你成全了哲遠,就是成全了你自個兒??!”

    安妘聽著這話,點頭應了一聲。

    周夫人說完,又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頭“我先去了,你將我說的話好好想想?!?br />
    說罷,周夫人已經從屋中離開。

    安妘站在原地,也陷入了沉思。

    周夫人的一番話真是字字扎在她的心上,讓宋悠收心,不僅僅只是在感情上她容不下,更重要的是,防范以后。

    心漪看著呆呆站在前廳當中的安妘,低聲道“奶奶,哥兒等會下朝回來,奶奶可以好好將太太的話說給哥兒聽,哥兒是個明白人,一定知道該如何去做?!?br />
    安妘垂眸,忽然笑了一聲“心漪,幫我備馬車吧?!?br />
    心漪眼睛張大“什么?”

    安妘眼睛一轉,嘆了口氣“誒,我本來就得了肺癆這樣讓人忌諱的病,現在連夫君也不待見我了,我留在這里也沒意思,不如自請去城外宋家的家廟當中清修祈福,也好讓宋家的列祖列宗護我一世周全啊?!?br />
    心漪心中雖有疑問,但卻沒敢將疑惑問出,只能應了。

    安妘轉身,抬手指了一下心漪“啊,對了,我的陪嫁丫鬟也犯了事情,該和我這個主子一起去家廟的,你讓人把她帶上?!?br />
    心漪這次終于忍不住問道“那,這屋子里……”

    安妘知道她要問什么,眼睛四處看了一圈,最后定在了對面的心漪身上“這屋子,暫時就先交給你了,切忌將我交代給你的事情一一做好!”

    心漪會意,福身“是,奶奶?!?br />
    且說安妘這一番動作下來,也讓人去周夫人的夢安苑中傳了話,說自己患了肺癆,不宜侵染婆母住處,便不來辭別了。

    當時這話傳過去后,周夫人正和屋里的王媽媽繡花。

    待傳話之人離去,王媽媽不由蹙眉道“太太,不是說,三奶奶·的肺癆是假的嗎?”

    周夫人沒有回答王媽媽的話,只笑著搖了搖頭“這丫頭也是個聰明人?!?br />
    王媽媽皺眉“怎么講?”

    周夫人將繡繃子放到了一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如果今天三哥兒不去接她回來,公府那邊多少會有些意見,宮里面又有太后會讓三哥兒將人帶回來,屆時她或裝可憐,或撒潑使詐,都能治得了我那多情的兒子,如果今兒三哥兒聽了消息便出面阻止將人帶回,那就更能治得了我那兒子了?!?br />
    王媽媽聽后,笑著點頭“太太才是那高手呢?!?br />
    周夫人嘆了口氣,搖頭笑道“我也不知道造了哪門子的孽,能生出這么一個不讓人省心的混賬來,只盼著哪一天能將這孽障的一身孽根給除盡了,我這一輩子也就能安心閉眼了?!?br />
    一番剖析,正是安妘所思所想。

    安妘在得到周夫人準許后,便帶著碧霜上了馬車,一路朝京外宋家的家廟而去。

    估摸著早朝結束的時候,安妘的馬車已經出了城門。

    一出城門,安妘便讓碧霜交代車夫慢一點,好讓宋悠能在回到家中一聽消息就趕來找到自己。

    只是誰知,碧霜掀開簾子交代車夫慢些之后,車不是慢了下來,而是停了下來。

    安妘坐在車中,不由皺起了眉毛,心中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她彎腰過去,到了車門前,掀開簾子往外看了一眼,卻見到了騎在馬上的慕瑾林。

    慕瑾林騎在馬上,一身玄色衣袍,華貴逼人,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三姑娘,宋悠就這樣讓你傷心?恨不得直接離開京城,再不相見?”
【網站地圖】

学计算机赚钱嘛 卖蛋糕水果赚钱吗 微信捕鱼达人h5 养信用卡如何赚钱吗 彩票2元网游戏 电脑赚钱的单机游戏 哪里要棋牌平台代理 dnf金团打手赚钱吗 京东刷货赚钱 卖鞋赚钱还是衣服 手机麻将怎么玩3人的 赚钱宝挂两台 李逵劈鱼游戏机 龙腾内蒙古麻将下载 写脚本软件怎么赚钱吗 好彩头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