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7369-41393487/

第229章 釜底抽薪
    唐菲菲冷笑著說道:“皇甫臺,你已經被秦峰坑了那么多次了難道就議案沒有長記性嗎?”

    皇甫臺臉色陰沉著說道:“唐菲菲,你這到底是什么意?”

    唐菲菲冷笑著說道:“皇甫臺,你有沒有想過?秦峰和薛振強之間的關系如何?”

    皇甫臺說道:“他們之間關系自然是不錯的,薛振強對秦峰有知遇之恩,如果沒有薛振強,恐怕就沒有今天的秦峰?!?br />
    唐菲菲點點頭:“是啊,既然連你都知道這一點,那么你認為秦峰會不知道嗎?”

    皇甫臺頓時心中一驚,臉色陰沉得可怕,眼神狠狠的收縮著問道:“你能不能說得直接一些?”

    唐菲菲點點頭:“好,那我就不妨直接說了,畢竟,我們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br />
    薛振剛薛寶林父子也已經意識到了什么,臉上表情變得異常凝重。

    唐菲菲說道:“皇甫臺,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秦峰出現的時機再早一些,會發生什么情況?你想想看,當時的薛振強手中可是握著31%的股份呢,而秦峰手中也有13.1%的股份,在那種情況之下,在我還沒有出現的情況下,只要秦峰拿出他掌握的股權,那么薛振剛父子即便是有你手中的那6%的股份,也根本無法成為薛氏集團的大股東?!?br />
    皇甫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唐菲菲接著說道:“我不知道薛振強是否知道秦峰手中掌握著那么多的股份,當然了,從當時薛振強的表情來看,他應該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說,很有可能秦峰雖然手中掌握著那么多的股權,但是卻沒有告訴薛振強,所以,薛振強被逼無奈之下,才把自己手中的股權賣給了你皇甫臺?!?br />
    皇甫臺突然顫抖著聲音說道:“事情恐怕有些偏離軌道了?!?br />
    薛振剛問道:“皇甫臺,你什么意思?”

    皇甫臺苦笑著說道:“我的人曾經盯著秦峰和薛振強的一舉一動。尤其是第一次股東大會之后,薛振強曾經和秦峰見過一次面,從我手下之人的反應來看,秦峰和薛振強之間曾經發生過激烈的爭吵,最后秦峰摔門而出。我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談了什么,但是,我最擔心的是,他們之間是在跟我演戲,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們可就麻煩了。因為我太清楚秦峰這個人了,這家伙就是一個瘋子,他坑起人來絕對讓你痛不欲生!”

    唐菲菲聞聽此言也嚇了一跳,說道:“如果秦峰和薛振強曾經提前溝通過,那這事情可就麻煩了。因為不管過程如何,現在的結果是,薛振強把他手中的股權全都賣給你皇甫臺了,秦峰也把他手中掌握的股份賣給皇甫臺了。而且是溢價銷售。所以,如果你皇甫臺不能以跟高的價格出手這些股份,那么你肯定會虧死了,而到那個時候,幾乎全都是溢價收購的我們,恐怕也要賠的很慘?!?br />
    皇甫臺閉上眼睛仔細思考了一會兒,沉聲說道:“現在我們的的確確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我們必須要齊心協力想辦法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秦峰肯定有后手,那么他的后手是什么呢?”

    眾人研究了半天,想出了種種可能,但還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辦法去猜測秦峰的后手。

    就在這個時候,薛振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薛振剛立刻接通了電話,電話里,一名天雅化妝品公司的副總裁魏澤明聲音焦慮的說道:“薛總,皇甫云剛剛辭職了?!?br />
    薛振剛不由得眉頭一皺:“皇甫云?辭職就辭職吧,他是秦峰的人,辭職了也好,否則的話,我也會開除他的?!?br />
    魏澤明說道:“薛總,皇甫云不能辭職啊?!?br />
    薛振剛不由得臉色一沉:“你什么意思?這個地球上缺了誰,地球還是照樣轉?!?br />
    魏澤明說道:“薛總,話的確是這樣說,但是,我也剛剛得到消息,皇甫云辭職之后,咱們天雅化妝品公司朱雀系列化妝品將會徹底消失了?!?br />
    薛振剛頓時怒了,說道:“怎么會這樣呢?”

    魏澤明說道:“薛總,我也是才剛剛得知,皇甫云和咱們天雅簽訂的是授權合同,根據合同規定,他在公司一天,就會為公司提供一天的朱雀系列化妝品原液,對天雅化妝品公司來說,只要有原液,就可以生產一天。然而,皇甫云自從去了國醫館之后,對朱雀系列化妝品原液的供應已經從以前的一天一供改為一個星期供應一次,而就在昨天,他剛剛供應了一批原液。也就是說,朱雀系列化妝品原液只夠我們一天的產能。只能供應一個省的市場一個月左右?;蛘呷諧∫惶?!所以,皇甫云辭職之后,我們朱雀系列化妝品將會全線停產!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破解朱雀系列化妝品的原液配方!”

    魏澤明說完,薛振剛傻眼了?;矢μㄉ笛哿?,唐菲菲也傻眼了。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感受到了巨大的?;?。

    薛振剛看向皇甫臺說道:“皇甫臺,皇甫云是你的堂弟,現在我們天雅化妝品公司能否繼續輝煌就看你的了,你應該知道的,天雅繼續發展下去,單獨上市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前提條件是朱雀系列化妝品這個品牌能夠繼續存在。所以,我們必須要搞定皇甫云?!?br />
    皇甫臺的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苦笑著說道:“薛總,唐總,這個事情有些麻煩了?!?br />
    唐菲菲問道:“麻煩什么?”

    皇甫臺說道:“你們可能不太了解皇甫云的性格,但是我清楚,這家伙是個分倔強的主,要想攻克他,不是一般的難。他不愛錢,不愛權,不貪色,不求名,你們說,我們拿什么去公關他?”

    唐菲菲沉吟片刻,冷笑著說道:“不愛錢,是因為給他的錢沒用引起他的貪欲,不愛權,是因為他沒有取得權力的途徑,不貪色,是因為他沒有接觸美色的機會,不求名,是因為他的知名度不夠!看我的吧,我今天晚上就搞定他!”

    隨后,唐菲菲立刻給皇甫云打電話,皇甫云卻告訴她,說他已經去了燕京市訪友了,要明天晚上才能回來。

    唐菲菲只能退而求其次,說明天晚上去拜訪他?;矢υ頻故敲揮芯芫?。

    第二天晚上,唐菲菲再次和皇甫云取得了聯系。

    皇甫云告訴唐菲菲,他現在就住在新源大酒店的1906房間,讓她直接過去就成。

    唐菲菲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旁邊身材火爆的女孩說道:“謝小蕓,今天晚上的事情你辦成了,我直接升你做總裁助理!”

    謝小蕓聞言頓時激動起來,說道:“請唐總放心,今天晚上我不拿下皇甫云,絕不回去?!?br />
    唐菲菲點點頭,帶著謝小蕓拉著兩只大號的皮箱走進了電梯。

    當唐菲菲和謝小蕓一起走進1906房間,便看到皇甫云正做著茶幾旁喝茶。

    唐菲菲笑著坐在皇甫云的對面,說道:“皇甫云,你真好雅興啊?!?br />
    皇甫云笑道:“我沒別的愛好,就喜歡中醫和喝茶?!?br />
    唐菲菲說道:“皇甫云,我今天給你帶來了兩件禮物?!?br />
    皇甫云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無功不受祿!”

    唐菲菲道:“我自然是有求于你的?!?br />
    皇甫云繼續搖頭:“唐總,對于你的手段我早有耳聞,你的要求我恐怕辦不到!”

    唐菲菲說道:“皇甫云,不要急于拒絕嘛,先看看禮物再說?!?br />
    說完,唐菲菲拍拍手,一直站在門口拉著兩只大皮箱的謝小蕓走了過來,打開兩只大皮箱擺放在皇甫云的面前,然后雙手伏在茶幾上,身體前傾,深V領口下露出一抹羊脂玉般的雪白滑膩,盯著皇甫云嗲聲說道:“皇甫云哥哥,你就看一眼這些禮物嘛!”

    皇甫云看了一眼兩只大皮箱,眼神有些動容。

    要知道,這兩只大皮箱尺寸可真是不小,皇甫云保守估計,這兩只皮箱里的現金至少有800萬以上。

    這絕對是大手筆了。

    唐菲菲笑著說道:“皇甫云,只要你答應繼續回天雅公司任職,繼續為天雅公司提供朱雀系列化妝品的原液,這兩樣禮物都歸你?!?br />
    皇甫云的臉上露出不解之色,雖然是兩只皮箱,但這總不能算是兩樣禮物吧。

    這時,一陣香風撲面而來,謝小蕓直接坐在皇甫云的大腿上,摟住皇甫云的脖子說道:“皇甫云哥哥,你就答應我們唐總吧,我們可是很有誠意的?!?br />
    皇甫云搖搖頭說道:“唐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秦峰老大的關系,我是他的小弟,他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如果你們要是公關的話,不要找我,得去找他,他不發話,我是絕對不會回去的?!?br />
    說完,皇甫云站起身來推開謝小蕓,起身向臥室走去。

    唐菲菲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變幻著,盯著皇甫云的背影說道:“皇甫云,你還是不是男人,竟然心甘情愿的當秦峰的小弟,你難道就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嗎?”

    皇甫云緩緩轉過身來,拉開房門,笑吟吟的說道:“這話,你還是和我大嫂說吧?!?br />
    房門打開,薛佳慧從里面走了出來,滿臉含笑說道:“唐菲菲,真沒有想到,你一個堂堂的天之嬌女竟然墮落到如此地步,竟然想要靠金錢和美色來公關我的兄弟,只是非??上О?,皇甫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

    看到薛佳慧從里面走了出來,唐菲菲頓時老臉一紅,狠狠的瞪了皇甫云一眼,直接站起身來怒聲說道:“皇甫云,薛佳慧,算你們狠!”

    說完,唐菲菲起身離去!

    薛佳慧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表情。

    等唐菲菲和謝小蕓離開之后,秦峰從里面走了出來。

    薛佳慧笑著說道:“秦峰,現在看來,皇甫云這步棋已經把這些薛氏集團的大股東們逼得有些急眼了!”

    秦峰微微一笑,說道:“不急不急,今天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等著吧,明天上午薛氏集團新股東大會的新聞發布會上,我一定要讓他們所有人知道,什么叫做疼!”

    超級商業帝國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