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7355-43246400/

第五百二十五章 親自接應
    新年的腳步已經越來越近了。

    盡管這片土地正在遭受著戰爭帶來的苦難,可是春節這個傳統節日,對于每一個中國人來說都是最重要的節日。

    再難,也一定要把年給過了。

    煩心的事情,都留到年后去吧。

    上海雖然遭到了三個月的戰事,可是在公共租界,并沒有遭到太多的破壞,年味在這座城市里,還是表現的非常濃郁的。

    那些在中國生活了很多年的外國人,同樣也愿意參與到這場中國人一年一度的盛宴中來。

    “嗯,不用擔心,我這里很好。沒事,單位里有的同事和我一起過年。我一時半會過不去,我會讓老板盡快向辦法的。電話費挺貴的,幫我親親孩子們。嗯,再見?!?br />
    吳靜怡掛斷了電話。

    上海和香港的通話,是1937年2月開通的,比上海到東京的通話要晚了整整一年的時間。而且電話費奇貴無比,如果不是特別要緊的事情,大家是寧可選擇電報方式聯系的。

    丈夫帶著孩子生活在香港,到現在為止,都還不知道吳靜怡的真實身份。

    吳靜怡的丈夫也更加不會知道,他的那個平時柔弱,一門心思照顧家庭的妻子,其實是讓日本人膽戰心驚的女杰,是指揮著無數特工的了不起的大人物。

    在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調停下,中日特務機構暫時停止了延續三個月之久的血腥暗殺和反暗殺。

    上海公共租界,暫時進入到了一個和平期。

    只是這個和平期能夠維護多長時間,誰都說不出答案來。

    也許一個小時之后,偶然的一次擦槍走火,迅速的又會把上海卷入到戰爭之中。

    “報告?!?br />
    “進來?!?br />
    葉蓉走了進來“靜安寺老東鋪藥店,新增三名日本特務愚園路那里,我們的一組特工在跟蹤的時候,與日特發生正面沖突,一人輕傷,巡捕房將所有人帶走,詢問一個小時候釋放此外,在日本領事館附近我方監視特工奉命換崗”

    看起來零零碎碎的瑣事,構成了上海公共租界敵我雙方斗爭的全部。

    “讓我們的人盡量保持克制?!蔽餼測昊惚ㄖ笏檔饋盎褂?,多和周區長程書記那里取得聯系,現在局勢雖然相對平穩,但也變得更加復雜了”

    也許是受到了孟紹原的影響,吳靜怡也非常的重視培養新人。沈力、葉蓉這一批才從chongqg調來的特工,正是吳靜怡的重點培養對象。

    如果空暇下來的話,吳靜怡會找正宗的老上海人,教他們學純正的上?;?,給他們說上海的一些特殊生活習慣、風土人情。

    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都會生活在這里,既然如此,就必須迅速的融入這座城市。

    其他倒還好辦,可是這批新特工中,超過一半以上都是chongqg本地人,要讓在chongqg土生土長的學上?;?,實在是太困難了。

    可是吳靜怡在這件事情上卻近乎于苛刻。

    “我不是要讓你們留在上海,我是要讓你們和上海融為一體,要讓你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讓對方以為你們從小就是在上海長大的。沈力,你的家鄉口音非常重,別人一聽,就知道你是從chongqg來的。chongqg是什么地方我們的大后方,你的對手聽到你的口音,自然而然的會對你產生戒備,這會讓你的任務變得困難無比?!?br />
    這是吳靜怡對這些新特工們說的。

    這些人都學的非常用心,尤其是沈力,對自己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他把一些難學的上?;壩瞇騁艫姆絞郊竊諏吮咀由?,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一有空就會拿出本子練習。

    而遇到那些上海本地的特務,他也總會糾纏著對方學習說話。

    這些人里最有天分的就是葉蓉了。她沒有費多少功夫,就把上?;把У撓心S醒?,而且上海時髦女人的打扮、腔調、生活方式,她也掌握的惟妙惟肖。

    天分這種東西,羨慕不得。

    有的人刻苦努力,還不能盡如人意,可有的人,玩著玩著,也沒見她多么用功,就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同伴。

    “我游擊隊燕子支隊傳來消息,孟紹原已經離開南京,算著時間,如果一路順利,現在已經進入上海?!?br />
    這是孟紹原想到的聯絡稱呼。

    燕子支隊是祝燕妮指揮的游擊支隊。

    葉蓉一聽立刻說道“那最困難的就是怎么通過日控區進入公共租界了。總指揮,是否要派出人員進行接應”

    “不必了,沒誰比總指揮更加熟悉上海了?!閉庖壞鬮餼測共⒉蝗綰蔚P摹案慰?,我們在日控區還活躍著大量的特工,孟主任自己會想到辦法的?!?br />
    葉蓉發現,在上海公共租界的這些老特工們,對孟主任都有著一種發自內心,甚至可以說是近乎盲目的信任。

    在他們看來,似乎沒有什么事是孟主任無法辦到的。

    只是,吳靜怡似乎有些冷酷了一些吧好歹孟主任是他們的最高指揮官,現在指揮官要從日控區到達公共租界,還是有很大危險的,她真的一點都不擔心

    “好了,去做事吧?!?br />
    吳靜怡面無表情地說道。

    葉蓉一離開,吳靜怡在一份卷宗上簽下了自己的名義,隨即拿起電話“索爾拉特斯先生,我是吳靜怡,請調派給我幾個巡捕,安排在進入公共租界的南入口那里。好的,謝謝?!?br />
    掛斷電話,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把手槍,放到了包里。

    黑色的轎車平靜的在那里等待著。

    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

    吳靜怡就這么平靜的坐在車里。

    按照自己和孟紹原的約定,一旦無法按照正常線路回到上海,那么他會從這里進入公共租界。

    將由吳靜怡親自負責接應。

    整個軍統上海潛伏區,誰都可以出事,只有孟紹原不能出事。沒人比吳靜怡更加清楚這一點了。

    只是,她不能在部下面前顯露出分毫。

    她要讓每個人都知道,一個人的生命遠遠比不上整體的利益。

    幾個巡捕在不遠處來回走動,那是用來以防萬一的。

    還有三十分鐘。

    如果過了這個點還沒有出現,那么就要到明天了。

    固定的地點,固定的時間。

    不會有例外的。

    時間在那一分一秒的過去。

    為什么還沒有來

    會不會出事了

    此時的吳靜怡,表面上看起來坦然自若,其實心里比任何人都更加的緊張。

    巡捕們對著這里點了點自己的表,意思是下班時間到了。

    吳靜怡搖下車窗,點了下頭。

    巡捕們離開了。

    他們可不會主動的加班加點。

    看起來,今天不會來了。

    正當吳靜怡準備離開的時候,一熟悉的聲音忽然從車窗外傳來

    “去亞爾培路嗎”
【網站地圖】

M5彩票苹果 快手怎么赚钱秒懂 无锡麻将作弊器 幻想三国志5 如何赚钱 嘉年华彩票游戏 赌博游戏厅有多赚钱 最火手机游戏赚钱软件 BOA账户之间如何赚钱 刘涛赚钱拼命 什么麻将可以开好友房 蚂蚁帮扶如何快速赚钱 微信捕鱼达人h5苹果怎么充值 网络上赚钱的渠道 街机电玩捕鱼下分版 去花卉市场买买花去乡下卖赚钱吗 做滴滴车主赚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