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7028-41393432/

第673章 細作很多
    第673章 細作很多

    酒宴散罷,各自回去休息。

    翌日,籌備軍糧的事情還在進行中,瑾寧前往督導,劉大人見了她,特別的客氣,言語之間,試探了幾句,問她來自何處,之前任什么官位。

    瑾寧一概不回答,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劉大人,多問無益,只管辦好你的事便是,有一句話,本官放在這里,記住誰是你的主子就行?!?br />
    劉大人一聽這話,神色頓時一凜,輕聲對瑾寧道“監軍,還請借一步說話?!?br />
    瑾寧與他一同進了糧倉,劉大人馬上就把糧倉的大門關上,上前拱手,眸色里還有幾分試探,“監軍大人,不知道公子最近可好?”

    這公子,可以是任何人,但是瑾寧若回答得對,那就是自己人了。

    瑾寧打量了他幾眼,不高興地道“公子好不好,不勞你惦記,辦好你的事便可?!?br />
    劉大人眸子轉了轉,“昨晚見監軍掉了一根簪子,不知道能否給下官過目?”

    瑾寧淡淡地道“不必試探來試探去的,各司其職就是,公子怎么吩咐的,你便怎么去做,能拖幾天便拖幾天,陳監軍那邊,自有我為你擋著?!?br />
    劉大人一聽這話,頓時了然,拱手道“監軍放心,屬下一定竭盡全力延誤?!?br />
    瑾寧嗯了一聲,心中沉了沉,這劉大人果然是細作。

    石洲這一條線上如果有細作,那就絕對不止他一個。

    劉大人是絕對留不得的,但是,也不能明目張膽地殺了他,否則引起其他細作的注意,到時候要再識破就難了。

    她頓了頓道“好,你去辦事吧,盡量不要與我私下再接觸,否則惹人懷疑,對我來日行事也不便,還有,你傳信給線上的人,叫他們知道我的身份就好,不必刻意親近,李良晟還好說,陳監軍與陳國公非等閑之輩,若我的身份一旦被識破,則壞了公子的大事,到時候莫說榮華富貴,高官厚祿,便連性命都難保?!?br />
    劉大人神色一凜,道“監軍放心,屬下知道怎么做了?!?br />
    瑾寧嗯了一聲,背著手轉身,轉身之時,眼角余光卻看到劉大人眼底似乎閃過一絲狐疑之色,看來并不全然相信。

    她又轉身看著他,道“對了,還有一事要交代你兩句的,公子和少將軍雖是兄弟,但是近年兩人有些不和,如果少將軍命人來找你辦事,你尋個由頭推托了便是,免得他給公子使絆?!?br />
    劉大人一聽這話,眼底便沒了懷疑,公子是洪烈將軍的兒子,這事除自己人之外,沒人知道,且確實少將軍命人來給他傳過話,被他搪塞了過去,他言詞之間便更恭謹了一些,“屬下知道!”

    瑾寧這才放心出去,劉大人也跟著出來,剛好到了外頭,看到靖廷走過來,見兩人從糧倉里出來,神色有些懷疑,“寧監軍,劉大人,你們在里頭做什么?”

    瑾寧微笑,“陳監軍也過來了?沒有,我叫劉大人帶我去看看糧倉,看樣子確實是不足的,籌糧是艱苦活啊,這大冬日的,各州府都缺,估計我們還要多等幾天了?!?br />
    靖廷皺起眉頭,“還要再多等幾天?那怎么成?這軍糧本就該早備下的,劉大人,你這是失職,本將若回朝是要參你一本的?!?br />
    劉大人神情一急,正欲說話,瑾寧沖他打了一個眼色,劉大人止住了話,站在原地。

    瑾寧上前道“陳監軍,這事怪不得劉大人,本來朝廷這一次出兵就十分倉促,旨意下來的時候,石洲糧倉都幾乎是空的,已經是抓緊籌辦才有如今的數量,你放心,方才劉大人已經跟我說了,附近州縣都十分配合,軍糧很快就會運送抵達,要不了幾天的,都是為朝廷辦事的,多體諒體諒?!?br />
    靖廷聽得她這樣說,才稍稍緩和了一下臉色,看著劉大人道“那你就抓緊點辦,爭取早一日是一日,免得延誤軍機?!?br />
    劉大人感激地看了瑾寧一眼,對靖廷道“是,下官定會抓緊辦理?!?br />
    瑾寧馬上對靖廷道“對了,陳監軍往日來過石洲嗎?不知道石洲風土人情如何,我想出去走走,不知道陳監軍是否愿意陪同?”

    靖廷笑了笑,“來過幾次,石洲倒是個富庶之地,值得一走,如果寧監軍想去走走,陳某奉陪便是?!?br />
    “請!”瑾寧拱手。

    兩人回頭與劉大人道了一聲,便結伴走了。

    兩人在石洲城里行走,確定無人跟蹤,才開始說話。

    “已經確定劉守備就是細作,看來,事情比我們所料的更棘手?!辮嶸?。

    靖廷眉頭緊皺,“如果他是細作,那么這條線上,怕不止他一個?!?br />
    “方才我已經試探出來了,確實不止他一個,我叫他去信給線上的人,知道我的身份就好,他應了,可見確實是不止他一人的?!?br />
    靖廷點頭,“你做得好,他派人送信的時候,我們要先攔截了信,看他到底去信給誰,便可知道細作到底還有哪些?!?br />
    兩人轉入了一家酒館里頭坐下來,沒再說這些事情,倒是一直分戰場和策略。

    等到兩人再走回去的時候,繼續說這事。

    “等信送出去之后,劉守備是斷不能留的,但是,他不能死得太張揚,我們要想個法子?!辮?。

    靖廷搖頭,“不,殺他,就必須要高調,便以延誤軍機的借口殺了他,這樣的話,能震懾一下細作,至少,日后不敢輕易不配合我們的行動?!?br />
    瑾寧想了想,道“你說得有道理,還是我想得淺了?!?br />
    她心頭很自豪,靖廷的心思,總是比她細密的。

    她找了一個很好的夫婿,智勇雙全。

    晚上,借了一個由頭,把此事告知了國公爺。

    國公爺聞言之后,也贊成靖廷的做法,讓瑾寧鼓動劉守備繼續延誤,到時候靖廷便以監軍的身份,斬殺他于陣前,此番雖然延誤一些日子,但是能起到震懾的作用,日后至少在軍糧上,不敢再有人延誤。

    不過,這樣一來的話,那些細作又不知道要使什么陰招,也只能是見一步走一步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