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5345-43246398/

第兩千七百六十六章 我不偷東西
    清晨,葉辰伸著懶腰起身。

    第一次,他出了小竹林,也真正望清了太上仙域,山岳林立,長川縱橫,一山一水一樹一木,都頗具靈性的說,籠暮著仙氣,云霧繚繞,多見仙鶴,于云端上翩然起舞,仔細去聆聽,有大道天音,洗練著人之心神。

    “好地方?!?br />
    葉辰吸允著仙力,神色頗愜意,道祖自封之地,果是不凡,僅僅這徜徉的神力,都不是下面可比的。

    “醒了?!被壩鏘炱?,太公不知從哪冒出來了,揣著倆手,還打著哈欠,一副慵懶相,好似沒睡醒。

    “你家師祖在哪?!幣凍轎實?。

    “閉關中?!?br />
    “如此,我隨便轉轉?!?br />
    簡單對白之后,葉辰也揣了手,抬腳走開了,一路左瞅右看,眸光熠熠,太上仙域的寶貝,真不是一般的多,連路邊栽種的靈草,都是外面難尋的,還有頗多靈果樹,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果子,散發著濃郁果香。

    一眼望去,太上仙域浩瀚無疆,卻不見人影,好似,這仙域除了姜太公,都沒啥活人的,都在自封。

    說到姜太公,還揣著手,就擱葉辰后面,不說話不言語,就不緊不慢的跟著,道祖交代的事,他可不能再馬虎了,得把葉辰這貨盯緊了。

    “忙你的,無需管我?!幣凍降?。

    “嗯?!碧簧徉?,可步伐不減,也未見他走開,口上應的很干脆,卻還是一路都跟著葉辰。

    “你咋跟防賊似的?!幣凍窖凵穸中繃?,老子是賊嗎

    好像是姜太公雖未言語,可眼神兒代表一切。

    道祖說的,他無條件相信,鑒于先前偷茶杯一事,他對葉辰這貨之秉性,心中已有數了,當著他師祖的面兒,都敢偷東西,更遑論道祖在閉關中,無人看著,那還不反了你了。

    “走吧我不偷東西?!?br />
    “跟著好,跟著我心里踏實?!?br />
    “這是你逼我的?!幣凍揭簧?,豁的把手伸入了小世界,任誰瞧了,都以為是要拎家伙干架。

    事實上,太公也是這般認為的,渾身一激靈,猛地一步后退,三尊帝器齊出,可謂全副武裝,手握帝器打神鞭,頭懸帝器封神榜,五行令旗呼烈,環繞其身,帝威流溢,跟葉辰這號的打,那得防的嚴嚴實實的。

    來

    葉辰一聲大喝,說時遲那時快,自小世界中,拎出一顆果子,霸氣側漏的咬了一口,嗯味道不錯。

    呃

    姜太公張了張嘴,嘴角直扯。

    “這般大陣仗,你要揍我啊”葉辰杵的板板整整,一邊沒臉沒皮的啃著蟠桃,一邊上下掃量著太公。

    姜太公的臉,就有點兒發黑了,意識到被葉辰耍了,先前某人咋呼的那般響亮,再配合那個動作,明顯是要拎家伙干架的,天曉得拿出的是蟠桃,你特么的,吃個果子整這般大動靜,差點兒給老子嚇尿了。

    “道祖徒孫,你這膽量不行啊”葉辰繞著姜太公轉起了圈兒,唏噓又嘖舌,“走后門兒來的吧”

    “小兔崽子,你?!?br />
    “誒那女的咋沒穿衣服?!?br />
    未等太公把話說完,便被葉辰一語打斷,大楚的第十皇,演技依舊那般精湛,配合著話語,點了腳尖探著頭,朝著一方看去,眸光燦燦。

    聞言,太公下意識回眸。

    然,他所看之處,莫說沒穿衣服的女子,連只鳥兒都沒。

    再次意識到被耍,太公的老臉,瞬時黑了個透頂,豁的轉身,這次說啥,也得敲葉辰一記打神鞭。

    可惜啊葉辰已沒影兒了。

    姜太公捂了胸口,好脾氣如他,也頓的有了一種,想罵娘的沖動,這才多大點兒功夫,被某人,前后耍了兩回,他這天界的老神明,真真丟大人了,被個小準帝耍的團團轉。

    “機智的我?!?br />
    這邊,葉辰如一匹脫韁的野馬,在太上仙域深處亂竄,一邊欣賞著大好風景,一邊掃蕩寶貝,不是吹,凡他過之處,靈果樹上,都瞅不見半顆果子的;一片片靈草園,都再不見一株靈草的,都已成光禿禿的了。

    大楚的第十者皇,一貫的作風,走哪都得捎走點兒東西,天玄門的老準帝們,都習以為常了,回回去天玄門,回回偷東西,沒他不拿的。

    就是可惜了太公,一大把年紀,對道的參悟頗高,不過說起這個智商嘛就跟不上某人的節奏了。

    所以嘞如他這種,有必要帶回大楚調教,過個月,保準就聰明了,坑蒙拐騙,也必樣樣精通。

    這邊,葉辰一路奔行又駐足了,杵在一棵靈果樹下,揚著個腦袋往上看,靈果樹不是一般的大,如山岳那般,一根根粗壯的枝干,人都抱不過來的,起碼得有幾萬年輪。

    “造化長生果?!?br />
    葉辰喃喃自語,認出了這果樹,只在傳說中聽過只言片語,還是頭回見,不成想,太上仙域竟有一棵完整的,樹枝上都掛滿了五彩仙果,各個晶瑩,蘊含磅礴精元,是補充壽元的仙果,任何一顆放在外界,都會惹來哄搶,老家伙們最喜這等神物。

    葉辰摸著下巴,瞅了一眼四方,而后,便見他捋了袖子,要把這課長生果樹,搬到他的體內小界。

    要不咋說大楚的皇者,尿性呢很有上進心,都不偷吃的,要給人連根拔起,帶回去慢慢的吃。

    可惜,他小看了這棵長生果樹,大如山岳,也重如山岳,渾身氣血升騰,愣是未撼動,暗處,還有一道道的陣紋浮現,加持有強大禁制。

    葉辰伸了手,撥開了那些陣紋,便瞬開霸體外相,連輪回天葬、圣道仙葬、帝道天祭這三種禁法,都一并開啟了,其戰力瞬上了巔峰。

    “起,給我起?!?br />
    葉辰低吼,大臉漲的通紅。

    遠遠去看,那副畫面,頗是滑稽。

    誰會想到,大楚皇者戰力全開,卻不是去干架,而是擱這偷人家的寶貝,真不白瞎他一身禁法,用的恰到好處,走到哪都不忘初心的,為了偷盜寶貝,也是堅決不要臉的。

    尷尬的是,他戰力全開,也累的夠嗆,依舊未能撼動長生果樹,并非他不夠強,是此處禁制太霸道。

    “可要幫忙?!?br />
    葉大少牟足勁兒挖長生果樹時,突聞一語笑聲,一道紫衣人影,已在他身后不遠處,緩緩幻化出來。

    葉辰下意識回頭,眸子又亮了,來人不是他人,而是混沌體,走路都沒聲兒的,毫無前兆的顯化。

    “呃呵呵呵?!?br />
    葉辰一聲干笑,終是放了手,抹了一把汗水,還不忘拍了拍長生果樹的樹干,“這樹,真是不錯?!?br />
    “我未看錯的話,你在偷東西?!被煦縑逍Φ?。

    “瞎說,我是那樣的人”

    葉辰瞥了一眼,拎出了酒葫蘆,咕咚咕咚一通猛灌,還心系著長生果樹,待夜深人靜時,再來試試。

    混沌體的眼神兒,就頗深沉了,曾隨道祖,不止一次窺看在人界的葉辰,這廝都不知臉皮是啥的。

    “嘖嘖嘖?!?br />
    葉辰嘖舌,先前繞果樹轉圈兒,此刻,又繞著混沌體轉圈兒,唏噓不斷,昔日陳塘關一別,才知三年的歲月,混沌體進階修為的速度,絲毫不弱他,兩人境界不相上下,最主要的是混沌體的道蘊,讓他頗忌憚。

    他在看,混沌之體也在看葉辰,葉辰忌憚他,他同樣忌憚葉辰,應劫前后融合,在天界歸位,所修混沌之道,不在他之下,奪天造化。

    “練練”

    “練練唄”
【網站地圖】

优乐彩安卓 海南琼崖麻将精英版 丰巢快递柜赚钱不 冷饮店赚钱 罗庄拆摩托车发动机赚钱吗 去花卉市场买买花去乡下卖赚钱吗 做什么生意赚钱稳 支付宝除了领红包还有什么赚钱的 91千炮捕鱼达人 现在做啥娱乐场所赚钱阿 陕西麻将可以开挂吗 在兴义摆地摊擦皮鞋能赚钱 手机杭州麻将微信群 普通木头赚钱 软件编程怎么赚钱 2018年卖电脑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