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4916-41393463/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定下佳期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定下佳期

    丹陽公主本想與母后商議一番,卻意外聽得母后心中的想法。品=書/網 https://wWw.Vodtw.la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父皇母后為逼迫花演立下功績差遣他前往西烈做一個小小的郡守,實則是對他的歷練。

    此刻她才知道父皇母后對她與花演的未來早有安排,只是沒有明確跟他們說罷了。

    丹陽公主更沒有想到,父皇母后對花演的期許不單單是一個稱職的駙馬,或許還有一國的丞相。

    想到此丹陽公主心中感激萬分,起身向后退了兩步給母后青鸞深深施了一禮。

    “原來父皇和母后如此疼愛丹陽,日后丹陽與花演定當好好孝敬父皇母后?!?br />
    “原來?你是天朝的長公主,父皇母后何時不疼愛你了?”青鸞說完白了丹陽公主一眼。

    丹陽公主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急忙上前拉住青鸞的手臂,撒嬌的語氣道“我當然知道父皇母后對丹陽一直疼愛有加,無論是在從前還是現在,否則母后怎么會將天朝第一暗衛青羽衛交到丹陽手中?!?br />
    青鸞本就沒有生氣,聽得丹陽公主如此說,抬手輕輕點了一下丹陽公主的額頭。

    “哼,算你還有點良心,能如此說也算本宮與你父皇沒有白白為你操心?!?br />
    說完青鸞長出了一口氣,然后仔細看著面前的丹陽公主,心中既有不舍亦有欣慰。

    畢竟丹陽公主即將大婚,做為母親無論女兒嫁得遠還是近終是不舍。

    而讓青鸞感到欣慰的是,丹陽公主雖然表面上看著性子急了些,其實心性也有豁達的一面。

    平日里與幾個皇子公主相處都極為融洽,很有皇姐的樣子,在這方面青鸞倒是極為放心。

    畢竟歷代皇朝皇子公主之間為皇權發生爭斗的數不勝數,而大多結局都十分慘烈。

    而當年七皇子手握圣旨,登基之時還不是經歷千難萬難。

    如今皇子公主之間相處和睦,這也是令七皇子與青鸞最為安心之處。

    所以對于花演的前程,青鸞與七皇子也曾多次商議,自然也不必刻意對丹陽隱瞞。

    此刻丹陽公主心中亦是欣喜無比,雖然自己的駙馬不是世子王孫,但卻可以做天朝的丞相,當朝一品,算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如此身份也算沒有辱沒了她長公主的尊榮。

    而丹陽公主今日來見母后,的確是有一件極為緊要的事情要說。

    此時她端起茶遞過去,然后從懷里拿出紫金令牌。

    說道“母后,當日您為護丹陽周全,將掌管天朝第一暗衛的令牌交由丹陽,如今丹陽人在皇城沒有半分危險,這青羽衛指揮使之職還是交還母后為好?!?br />
    青鸞接過紫金令牌看了看,立時想起當日先皇對她的重托。

    如今朝堂諸事穩定,四方邊境太平,自己也無需再有什么可擔心的。

    于是將令牌重新交到丹陽公主手中,“母后如今連朝政都少管了,還要接這青羽衛指揮使之職做什么?這令牌你收好就是?!?br />
    “母后當真要讓丹陽一直掌管青羽衛嗎?這可是天朝第一暗衛,專門守護皇權?;せ噬系氖濤??!鋇ぱ艄饕渙塵斕匚實?。

    “你既然知道這些,母后將令牌交給你就更加放心了。只是有一點你要謹記,這暗衛是?;ひ懷熳擁?,任何時候你都要以皇上為重以朝廷為重,無論坐在龍椅上的人是誰,你都要極力守護,自然也包括花演?!?br />
    “?;じ富誓負笫塹ぱ艫腦鶉?,無論丹陽手中是否掌管青羽衛。但母后此時提到花演,可是說日后皇兄或者皇弟坐上皇位丹陽與花演都要全力維護?”

    青鸞微笑著不置可否,只是一只手輕輕撫摸著丹陽公主烏黑的頭發。

    “天朝的公主此生不單享有富貴尊榮,同時也有著一份責任,無論是對朝廷還是對于百姓?!?br />
    “丹陽明白,掌管天朝是皇上的責任,但守護天朝百姓卻是所有皇族以及百官的責任,丹陽定不會讓母后失望?!鋇ぱ艄骶倨鷚恢皇至⑹?。

    青鸞抬手握住丹陽公主的手,眼中盡顯溫柔。

    “母后對丹陽當然是放心的,否則當日也不會將如此重要的暗衛交到你的手上?!?br />
    青鸞與丹陽公主極少如今日這般交談,一來是因為朝廷政務繁忙,再者丹陽公主如今已過及笄之年,總是有著自己的心事和想法,雖然身為母后有些事也不好管束太多,但總要知道她們的想法。

    如今天朝局勢穩定,元熹太子也已經與都統千金定下百年之約。

    接下來便與皇上商議一番,或許可將迎娶太子妃與嫁公主定在同一日。

    這樣一來既隨了太子與公主之請,自己也免得因為嫁公主出宮而心中傷感失落。

    青鸞有這樣的想法七皇子自然贊同,第二日早朝便分派下去,命欽天監仔細查得一個大吉之日為太子與公主大婚。

    三日后欽天監根據天相六合,生辰八字幾番比對,最終選定九九重陽之日可迎親嫁娶。

    只不過駙馬花演的生辰與大吉之日稍有相沖,但破解的方法亦是簡單,只要公主上喜轎之時由花府之中未有婚配的叔伯之親眷攙扶上轎即可化解。

    可惜花演家族中人本就單薄,更少有與花演年紀相仿的男子。

    最終決定,大婚當日由三皇子元戎親自送皇姐上喜轎。

    如今重陽之日已不足百日之期,皇宮中剛剛操辦完一場喜宴,接著便要繼續籌備下一場。

    自然最忙碌的當屬禮部和內宮總管一眾人,畢竟所有事宜都要由他們來一一操辦。

    在此其間所需花費的人力財力巨大,畢竟是兩樁喜事一起操辦。

    這樣的事情在皇族乃至整個天朝中也算頭一樁,操辦此事的一眾人等少不得會有些手忙腳亂。

    但這些并不影響兩對等待佳期的新人,尤其丹陽公主自從了解了父母的心意,少了從前的驕縱任性,行事說話也變得更加謙虛得體,完完全全蛻變為一個端莊大氣的天朝長公主。

    而即將成為天朝駙馬的花演自從任西烈郡守一職,雖然不足一年的時間,卻改變極大。

    如今做為天朝最年輕的御史大人,每日勤勤懇懇,無論做任何事皆以朝廷以百姓為先。

    雖然未到而立之年,行事都極為持重穩妥,隱隱有乃父左相之風范。

    眼見得大婚之期不過數月便至,北狄世子得皇上挽留并未返回王城。

    如此一來樂欣小公主倒是最為高興,她原本就生性活潑好動,如今有北狄世子相陪更是一刻也閑不住。

    每日完成課業后顧不得用膳便換上一襲男裝與世子出城游玩,二人如今更是一個隨從護衛都不帶,倒是樂得自在。

    當然樂欣與葉云騎出宮的第一站便是怡然居,二人餓著肚子出宮為了便是來怡然居美餐一頓。

    白芷與林山對皇宮中這幾位皇子公主都極為寵愛,只要他們來了,便會將最好吃的端上去。

    但每次白芷只為二人斟上少少的葡萄酒,因為皇后娘娘有過吩咐,不可讓樂欣公主在外飲酒。

    白芷雖然離宮,卻依然忠心于皇后娘娘,對娘娘的吩咐自然是無所不從。

    好在樂欣公主對酒興趣不大,而世子殿下亦是不喜飲酒,如此倒也省了不少事。

    白芷不必一一勸說,每次都只讓他們喝少許葡萄酒權當助興。

    來得多了,樂欣公主與世子葉云騎在怡然居十分隨意,二人飽餐之后便開始大肆逛起皇城。

    今日兩人在大街上逛了好一會兒, 世子葉云騎擔心勞累到公主便想早些帶她返回皇宮。

    誰想樂欣公主非但不想回宮,竟將世子帶進了一處新開張的店鋪中。

    葉云騎并不知道樂欣公主帶他去了是什么處所,因為店鋪門匾是空白的,沒有只字片言。

    只是在店鋪門頭上掛著一串特制的大銅錢,十分的醒目。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