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4868-41393485/

第256章:棕櫚莊之戰(一)
    黑霧散發著腐朽的氣息,近距離的風柏岳只感到胸口發悶,他面色一變,咬牙發出一道氣勁,與黑霧撞上。

    “小心!”

    眼見二人掌力即將碰撞,位于前方的杜隱超一把將風柏岳拉開,只見風柏岳打出的元力氣勁遇上黑霧就被裹住,在空中翻滾了大約一個呼吸,又回到了貝葉鳴手掌心。

    貝葉鳴收回黑氣,輕吐一口氣,遺憾地搖了搖頭,嘆道:“風兄你如果不是莊主的師弟就好了,把你的精氣吸光,定能大進一步?!?br />
    “哼!就算你強盛一時,待我將莊內的事傳揚出去,你們將會面對整個千洲群島武者的追殺?!狽綈卦酪а賴?。

    “這怎么可能?”貝葉鳴依舊是招牌似的笑瞇瞇樣子,不慌不忙道:“諸位既然來了,自然得永遠留在這里,哪怕在下愿意放諸位走,莊主也不可能留下后患?!?br />
    “哼!鄭某要走,誰能留下!”鄭密山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他雖然外號“瘋刀”,頭腦卻并沒有瘋癲,既然林絕壁身在莊內,他自知難有收獲,不如趁著惹上麻煩之前盡早脫身。

    “想走?做夢!”貝葉鳴身子一晃,猶如鬼魅一般來到鄭密山身旁,一把抓向鄭密山的肩膀。

    “找死!”鄭密山大喝一聲,瞬間出刀。

    灰色的刀芒近在咫尺,強大的氣勁令人窒息,貝葉鳴卻似毫無所覺,一把抓了過去。刀芒竟然被肉掌拍散,他的兩根手指捏住了刀劍,嘿嘿笑道:“九大惹不起中的‘瘋刀’,不過如此?!?br />
    鄭密山一張臉脹得通紅,額頭青筋暴顯,看得出在發力,可是刀尖穩穩的捏在貝葉鳴的手指間,仿佛本身就屬于他手掌的一部分。

    幾次發力沒能抽回長刀,鄭密山心頭火起,一掌拍向貝葉鳴的胸膛。貝葉鳴輕嗤一聲,同樣一掌拍向鄭密山。

    貝葉鳴的掌心帶著一層淡淡的黑霧,散發著腐敗的氣息。鄭密山臉上一變,猶豫著要不要撤退,可是對方的掌力轉移到了眼前,他不得不硬著頭皮迎上。

    杜隱超就在鄭密山身后不遠處,見此情形,一把又將鄭密山拉開。

    貝葉鳴的手指依然夾著刀尖,另一只手出掌落空,卻并沒有停止下來,而是繼續拍向前方的杜隱超。

    杜隱超輕哼一聲,出腳如電,踢向貝葉鳴下陰。

    貝葉鳴眉頭一皺,捏著刀尖的手突然放開,抓向杜隱超的腳踝,只見杜隱超的腳背泛起了白芒,狠狠踢了上去。

    鄭密山在一旁面色驚變,他眼見杜隱超踢出的一腳與貝葉鳴雙掌交上鋒,空氣中元力四散。只一個呼吸,貝葉鳴不得不對騰身后翻,落地之后連退五六步。

    “你竟然達到了靈武境中期?”穩住身形的貝葉鳴皺起眉頭看向杜隱超,對方的實力似乎超出了他的預料。

    杜隱超沒有回話,他的眉頭皺得更緊,眼中滿是凝重。

    貝葉鳴的實力同樣出乎他的意料,不到三年時間就從洪武境提升到靈武境初期,速度著實驚人。

    貝葉鳴尚且如此,林絕壁該強大到什么程度了?

    想到這里,他下意識地看向了李天羽,李天羽的實力同樣出乎他的預料,只是不知能不能擋得住林絕壁。

    想到方才貝葉鳴聲稱林絕壁正在閉關沖擊王者,他估摸著對方怕是已達到靈武境巔峰,正在沖擊王者,因此他低聲說道:“大家一起上,迅速解決貝葉鳴,趕緊撤退?!?br />
    “解決我?”貝葉鳴嗤笑道:“這里除了你這個行者第一人,其他都是一群廢柴,在棕櫚莊內貝某占據天時地利,縱然你實力高出一籌,又能如何?貝某要殺人,你杜大俠能救下幾個?”

    說到此處,他目光穿過杜隱超和鄭密山,來到李天羽身上,道:“我記得這位小兄弟,在桃花谷外層有過一面之緣,就讓你多活一會兒吧?!?br />
    接著,他的目光游離過鐵葉門的兩名弟子,搖頭道:“實力太弱,不值得動手?!?br />
    隨后目光又在齊武欽、胥子燚和楚隨云身上停留片刻,最后來到公孫先生臉上,才昂起頭笑道:“只有公孫先生還算是有點實力,就先殺你好了!”說罷他神情瞬間收斂,身子突然化為一道烏影向前飄去。

    “不好!?;す鏘壬?!”

    杜隱超面色一變,當即出手阻攔,卻見貝葉鳴化為的黑影突然一轉,飄向了楚隨云。

    楚隨云本想從側方干擾貝葉鳴,使得對方難以集中精力襲擊公孫先生,不料貝葉鳴突然將矛頭轉向自己,大驚之下他慌忙向側后方疾退。

    貝葉鳴這一招聲東擊西使的想到突然,連杜隱超都始料未及。眼見他一眨眼功夫便飄到了楚隨云身邊,杜隱超只得大叫一聲:“住手!”

    楚隨云只退了四步便被追上,天武境的實力豈能逃得過靈武境的追殺,絕望之下他只得閉目待死。

    “你叫我住手?”貝葉鳴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殘忍之色,正要給眾人來一個下馬威,突然渾身泛起一絲涼意,同時耳邊傳來一句從容的說話聲。

    “雖然很感謝你讓我多活一會兒,但我卻不能留你到下一刻,所以抱歉了!”

    這聲音來得太突然,貝葉鳴大驚失色,手底下稍稍一慢,眼中便閃過一道浮光掠影。他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眼前的楚隨云怎么就突然不見了。

    于是他詫異地四下環顧,尋找目標,可是怎么也無法轉動脖子。

    “呃……呃……”

    他張開嘴,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發不出半個字的音,疑惑不解中他想要晃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下。

    咔……

    貝葉鳴剛一搖晃腦袋,眼前突然天旋地轉,接著他只聽見“砰”的一聲,似乎頭撞到了什么東西。

    他不停地眨著眼睛,刷新視覺,終于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躺在了地上,眼前是一雙腳,烏黑的靴子,烏黑的衣襟,似乎有點熟悉,尤其是鞋畔上那一抹未曾洗去的血跡,與自己的鞋子一模一樣。

    臉上傳來暖暖的感覺,似乎有熱水敷在臉頰,很舒適,像是每晚入睡前的洗臉水,一種突如其來的困倦令他什么也不愿去想,他再次眨了眨眼睛,緩緩地閉上了。

    他只想沉睡,于是他沉睡了,永遠沉睡下去了。

    杜隱超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尤其是鄭密山,他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一雙眼睛甚至不敢盯著李天羽看。

    李天羽不知從哪里摸出一塊布帕,擦拭著手中的劍刃。他的劍刃上并沒有血跡,因此他只是簡單抹了一道,便收起布帕。

    貝葉鳴的身軀還站在原地,失去頭顱的身軀甚是詭異,鐵葉門的兩名弟子忍不住打起寒顫來。

    不知過了多久,鳳兒發出了第一聲尖叫,李天羽在一旁輕輕拍著她的背,說道:“抱歉!嚇到你了?!?br />
    鳳兒竭力想要鎮靜下來,可是控制不住打顫的上下齒,她不是沒見過殺人,只是沒見過如此詭異的殺人方式,被一劍削去首級的身軀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傷口處汩汩地冒著鮮血,這等情景太過駭人。

    尤其現在是深夜。

    楚隨云很快反應過來,抱拳躬身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不必多禮!”李天羽側身讓過對方的大禮,道:“此人與我等立場相對,本就注定是你死我活的結局,我動手殺他也是情理之中?!?br />
    “公子終究是救了我的性命,大恩不言謝,日后公子若有差遣,在下萬死不辭?!背嬖聘屑さ乃檔?。

    “諸位,此地不宜久留,還是趕緊離開為妙?!憊鏘壬嶁訓?,不久之前貝葉鳴說過的話他也聽得清清楚楚,倘若林絕壁當真在沖擊王者境,那將是一件極為可怕的事情。

    眾人皆是回過神來,回身往莊外走去。

    這時,身后的門廳內響起了一個從容的男子說話聲:“諸位好不容易來到敝莊,還未容林某一盡盡地主之誼,怎好就此離去?!?br />
    “什么人?”鐵葉門的楊朝雨和花山青反應最明顯,猶如觸電一般。

    杜隱超與鄭密山等人面色陰沉了下來,在這里自稱林某,除了了莊主林絕壁還會有誰?

    “既然林莊主再此,鄭某就不打擾了,就此告辭!”鄭密山首先回應,腳下沒有半點停頓的意思。

    楊朝雨和花山青雖然沒有回話,但是腳下速度更快,幾乎是飛遁似的向外逃去。

    門內突然發出一聲冷哼,一道白影劃過眾人眼前,李天羽第一時間出劍截擊,白影突然方向一轉,劃出一個弧線繞了過去。

    一擊落空,李天羽毫不猶豫追擊上去,白影已是一把抓住花山青,鬼魅一般飄向遠處。

    “花師弟……”楊朝雨大呼一聲,出手想要救下花山青,白影已是飄出老遠。

    杜隱超與公孫先生也想救人,可是速度遠不及白影,只有李天羽施展出冥影步眨眼之間便追了上去。

    白影連續變化幾種方向,未能甩開李天羽,于是輕哼一聲,將手中的花山青拋了過來,道:“既然你也想要這個廢物,那就給你好了?!?br />
    李天羽一把接住花山青,只見對方氣若游絲,似是被抽干了渾身的氣力。

    他將人放下,只見花山青張大口拼命想要吸氣,可是進氣不及出氣多,只得不斷翻著白眼。

    天荒玄鑒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