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4191-38606321/

第七百三十八章 差距
    第七百三十八章 差距

    甚至,隨著時間的流逝,前面那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而又堅定的合攏。

    終于,有人忍不住,開始認命,或是十幾個人一起,或是獨身,沉默的走進空間裂縫。

    雖說對面是眾人驚懼的魔域戰場,但是之前那道神秘的蒼老聲音也說了,對他們沒有任何要求,只要存活十天就可以。

    此時。

    趙宣、馬策、楚樹柳等人聚集的角落。

    馬策臉色陰沉到了極點,驚懼的看了眼空間裂縫之后的詭異空間,轉頭盯著趙宣,嘶啞著嗓子問道

    “宣少,魔域戰場是什么?”

    “那是我們武者和妖魔的戰場,也是一個破碎、墜落、即將毀滅的世界?!閉孕抗餑?,一字一頓的解釋了一句。

    然后突然笑了出來“不過你不用擔心,你如今跟我混,入了青盟,自然不需要和他們一樣去拿命拼,區區一個外門學生的身份,我幫你搞定?!?br />
    “多謝宣少!”聞言,馬策一愣,然后連忙躬身行禮道謝。

    這一彎腰,是真心實意的。

    趙宣這一句話,流露出來的強大背景,讓馬策明白,對方和對方身后的青盟,遠比他一開始想象的還要強大。

    總之,他之前的決定,全都是正確的!

    “不客氣?!?br />
    趙宣輕笑一聲,目光一轉,看向楚樹柳等人,淡淡笑道

    “怎么,空間通道只開啟一百個呼吸,你們再不抓緊時間進去,可就沒有機會了。

    到時候,別說學院外門,你們身為下界人,連成為仆役的資格都沒有!”

    說著,他目光緊盯楚樹柳,笑容燦爛的道

    “當然,我是真的喜歡你,只要你重新思考一下成為我女人的決定,你和你身后的那幾個同伴,進入學院外門,也只不過是我一句話的事情?!?br />
    說完,趙宣下巴微微抬起,滿臉自傲,心中一片得意。

    在他看來,面對如此情況,聰明人都知道該如何選擇。只要楚樹柳答應成為他的女人,哪里還需要和四周那些泥腿子一起去拿命去拼一個外門資格?

    楚樹柳抬頭看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頭,沒有半點說話的意思。

    “呵呵,已經九十個呼吸過去了,你還有最后十個呼吸考慮,不然空間裂縫就要徹底合攏關閉了?!閉孕膊患?,慢條斯理的笑道。

    而他身后的那群人,卻是紛紛鼓噪出聲,報數著最后的倒計時。

    “十,九,八……二,一!”

    轟??!

    虛空中一聲無形的巨響,裂開的空間裂縫徹底合攏,九龍學院外門入院測試資格徹底終結。

    潛龍峰山腳下,原本匯聚的密密麻麻的人群,從頭到尾,動身進入空間裂縫的武者,連一百人都未到。

    大部分人都放棄了,他們來九龍學院是未來更好的未來,不是來送死的!

    而直到這時,楚樹柳等人也依然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見狀,馬策搖了搖頭,掃過楚樹柳等人,眼底閃過一絲不屑。

    機會,錯過了就再也沒有。

    現在,輪到這些人自討苦吃的時候了,不說成為學院的外門學生,連學院仆役的資格都將失去。

    一步錯,步步錯。

    跟著王旭,盲目的堅持,就是你們最大的錯誤!

    “呵呵,看來,你們沒有選擇的機會了?!閉孕喬嶁Τ隼?,目光死死盯著楚樹柳,平靜的問道

    “現在,該你告訴我答案了,我已經給你了足夠的機會,和考慮的時間,別再讓我失望?!?br />
    一時間,四周眾人目光全都投射過來,其中以劉龍心、楊飛等同是華夏而來,同是出自武盟的一眾人最是關注。

    “哎!”

    突然,劉龍心嘆息一聲,隨后一步踏出,目光直視楚樹柳,聲音極其誠懇的說道

    “楚樹柳,你就答應宣少吧,別忘了我們來九龍學院的初衷,還有我們肩上背負的責任?!?br />
    話,他未直白的說出來。

    但是,話里的意思,在場的任何一個華夏武者都明白。

    他們來九龍學院是為了什么?

    自己的強大么?

    強大自身確實重要,但更重要的,卻是保存完好之身,學習九龍學院先進的武道知識,然后回歸華夏,傳遞武道知識,讓整個華夏跟著強大起來。

    從華夏,在未來兩界徹底聯通的時候,有足夠的自保之力,不至于變成那些玄空城武者口中所說。

    垃圾、廢物的下界人!

    被人隨意欺壓,殖民,壓迫的附庸!

    楊飛也嘆息一聲,站出來道“楚樹柳,宣少對你是真心的,有他照顧你,我們放心。不僅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大家好,難道,你真的愿意,連累你身后的其他人,也跟著你一起失敗?

    別忘了,你們現在,連成為仆役的資格都失去了??!”

    在兩人之后,也有不少人站出來勸說,一個個苦口婆心,一副為楚樹柳好的樣子。

    但說到底,這些人還不是怕因為楚樹柳一人,從而壞了他們自己的利益么?

    若因為楚樹柳的拒絕,惹惱了趙宣,從而不再庇護他們,他們以后在九龍學院還怎么混?

    眾人紛紛勸說,趙宣抱著手臂在一邊輕松的看著,滿臉笑容。

    直到馬策站出來,平靜的說道“楚樹柳,你是聰明人,該說的其他人也都說了,做出你最后的選擇吧?!?br />
    “馬策?你還記得我們放棄仆役的身份,為的是什么嗎?”

    聞言,楚樹柳終于緩緩抬起頭,開口了。

    “什么?”

    馬策微微一愣,隨后想到了什么,臉色瞬間就難看了下去,看楚樹柳的眼神更是跟看瘋子一樣。

    當時,他們說了什么?

    他馬策,是第一個驕傲的站出來,大聲宣誓,放棄仆役資格,要進入內院的!

    甚至,他的頭號狗腿子張耀還想跟隨他一起,被他當場呵斥退下去。

    難道……

    馬策根本無法想象,也不敢想象。

    但這時,楚樹柳臉上已經露出笑容,平靜的輕笑道“看來你還沒有忘記,我,是準備沖擊內院資格的。

    為什么要考慮外門?

    為什么要在乎一個仆役的身份?

    為什么,要答應成為這個趙宣的女人?”
【網站地圖】

利润多少可以赚钱 有人说跟会赚钱人认识变更优秀 启动资金赚钱上交 你喜欢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赚钱 手机赚钱安全平台 1号彩票游戏 地下城游戏币怎么赚钱 万利彩苹果 靠拍照赚钱的旅行家 债券基金是怎样赚钱的 棋牌外挂修改器手机版 免费版老区赚钱攻略 时空猎人赚钱的职业 赚钱软件 你如何在印度赚钱英文怎么说 摩托帮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