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191-38605890/

第三百零九章 惊不惊喜?
    第三百零九章 惊不惊喜?

    “慌什么?”

    和王道兴的慌乱焦急不同,王道成却是冷静至极。

    可能他的冷静感染了王道兴,很快,王道兴也平静了下来。

    但一时之间,两人都阴沉着脸,没有说话,房间内却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良久。

    “连这么恐怖的爆炸都炸不死他……”

    王道成开口了,他目光闪了闪,淡淡说道

    “但,既然事情我们已经做了,那就必须要坚持到底,半途放弃是不可能的,即便我们想,对方若是知道了,也不可能会放过我们?!?br />
    “现在,不管是我这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还是你这个明面上的王家家主,都必须要不顾一切的杀了他?!?br />
    “只有他死了,我们才能更加安心,明白吗?”

    “明白,二弟,我们现在想放弃也不行了!”王道兴脸色很难看,声音嘶哑,目光中的神色渐渐变的狰狞,狠狠的点着头。

    “但你也应该看到了,对方的实力很强……不,已经是强的太过分了,简直让人惊悚!”突然,王道成却是叹息一声,目光变的极其深邃幽秘。

    “难道现在不顾一切,动用你背后的那股力量,也不行了?”王道兴脸色大变。

    “很难……但就算侥幸杀了他,也是得不偿失,我背后的那股力量不会同意的!”王道成摇了摇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王道兴又开始慌了。

    “我说了,不用慌?!蓖醯莱砂诹税谑?,淡淡说道“你亲自去一趟海外,去人绝门,亲自和沈镇海说,他的儿子沈过海死在了一个狂妄嚣张的小子手里?!?br />
    “二弟,沈镇海是人绝门的门主,武道先天的老牌强者,他儿子死在江海,怕不是要第一个拿我们江海王家出气,又怎么可能会听我的话,顺着我们的安排去杀那个人呢?我怕是根本见不到他,就被他手下的人给杀了!”王道兴信心严重不足。

    “你把那小子的所有过往,从出生到今天的所有能收集到的信息带过去,对方五年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五年后,却能轻易斩杀化劲武者,又能在这种恐怖的爆炸下活下来……”

    说到这里,王道成的声音陡然间带上了一丝贪婪

    “这种变化,可以说堪称上千年来的第一怪物,那小子一定是修炼了某种极其恐怖,超级顶尖的绝世功法,有这个,再加上杀子之仇,沈镇海哪怕有再重要的事情,也一定会放下来,亲自赶过来!”

    瞬间,王道兴眼睛大亮,满脸的兴奋之色,狠狠的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开。

    等他离开后,王道成一个人站在房间中央,目光在面前屏幕上爆炸的画面上久久停留,足足有三分钟,最后才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真没想到,五年前的那场变故中留下他,竟然会让他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

    “现在……还不晚……”

    ……

    此时。

    已经化作一片废墟的陈家别墅附近,一群神色极其复杂的人站着,注视着不远处熊熊燃烧的火海,一股叫做悲伤的气息在空气中慢慢弥漫开来。

    但在这股悲伤的氛围中,却又有一个极其刺耳的狂笑声。

    “咳咳……哈哈哈!”

    陈建华抱着脑袋,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不断躲闪身边几名保镖的拳打脚踢,口中不断的咳嗽着,甚至有时还会咳出鲜血,但他脸上却是一片得意和浓重的嘲讽之色。

    “哈哈哈,你们他妈就是现在把我活活打死,那个小杂种也活不过来了!他死了!死定了!怕是连尸体都化作飞灰,你们连给他下葬的东西都找不到!”陈建华得意至极的大笑着。

    此时,他已经彻底破罐子破摔,身边几个保镖打的他越狠,他叫嚣的就越是凶狠。

    似乎只有通过嘲讽,拿王旭的死亡事实来做对比,他才能忘却身上的痛苦,才能给自己一片灰暗的未来多一点慰藉。

    甚至,他恨不得这些人立刻把他给打死!

    他不敢自杀,所以,他在嘲讽蓝溪和陈宇轩等人的同时,也是在激怒众人,想要寻死。

    但他的小心思注定达不成了,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蓝溪冰冷的声音随之传来“别把他真的给打死了,我要他后半辈子永远活在噩梦中?!?br />
    陈宇轩也冷声喝道“陈建华,我以前算是瞎了狗眼,竟然会看上你这么一个无耻至极的人。但从今天之后,我会让你从我这里得到的,成十倍百倍的还回来,你会失去一切,妻离子散,被人唾弃……”

    “那又如何?”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陈建华狞声打断了

    “老子这辈子已经够本了,该享受的全都享受了,连你养在外面的小三都是老子的禁脔,家里的那个黄脸婆老子早就看腻了,她之后的死活管我什么屁事?除了这些,你们还能拿我如何?”

    听到他的话,陈宇轩等人的脸色瞬间变的极其难看。

    见到无耻的,但在场的所有人,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像陈建华这么无耻、自私的杂碎,人渣!

    “但我告诉你们,就算老子以后活的再怎么悲惨,那个叫王旭的小杂种也绝对活不过来,他死了!死了!”

    但众人难看的脸色,却是让陈建华心中痛快至极,他咬牙切齿,满脸狰狞残忍的嘶吼着

    “哈哈哈哈!那个小杂种已经死了,你们哪怕是说破了天,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不错,老子以后会很惨,甚至死了会下地狱!但我就是下了地狱,也很高兴,因为那小杂种比我更早下去!”

    “哈哈哈哈哈……”

    看着陈建华在那里疯狂的大笑,满脸全都是对众人癫狂的鄙夷和不屑,众人却默然无语,没有任何话来反驳这个人渣。

    不错,说的再多,做的再多又有什么用?

    王旭……

    已经死了?。?!

    蓝溪刚刚止住的泪水,又一次决堤,无声的流下,她痛苦至极的呻吟一声,喃喃道

    “雨晴,妈……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和你提起……妈,对不起你??!”

    她的声音中满是自责和悔恨,若是时间可以重来的话,她恨不得自己代替王旭去死。

    这就是母亲的伟大,为了儿女的幸福,她们连死也不怕!

    “哈哈哈,哭吧,哭吧!你哭的越狠,老子心里就越是痛快!那个小杂种,他死了!死啦!哈哈哈哈……”

    更悲哀的,还是陈建华这个人渣不断传来的嘲讽和鄙夷。

    但就在这时。

    一道声音突然幽幽的在陈建华的身后响起

    “你说,谁死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