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4191-38605767/

第一百八十八章 說個道理
    第一百八十八章 說個道理

    整整六個小時!

    當體表最后一抹金黃色消失之后。

    很快,王旭身體的震動慢慢平靜了下來,而他臉上扭曲的神色也恢復如初,只剩下些微的蒼白。

    下一刻。

    王旭猛地睜開了眼睛,雙眼之中,仿佛有兩道金光在不斷幻滅生息,似劍光,又似龍蛇交舞,神異自生。

    “鏗鏘!”

    王旭緩緩長身而起,在這個過程中,全身骨骼血肉一陣交擊錯動,一陣陣如同沙場征伐的刀劍交擊聲在房間內回蕩,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向著四周奔涌擴散開來。

    這股恐怖氣息來得快,去的也快,幾乎是在瞬息之間炸開,然后又猛地平靜下來。

    “武入骨體!”緩緩捏了下拳頭,感受著體內仿佛在劇烈涌動的力量,王旭嘴角緩緩流露出了一絲笑容。

    “轟??!”

    五指驟然合攏,掌心的空氣竟是被他硬生生的捏爆,一圈無形的沖擊波向四周吹去,衣衫獵獵作響。

    如果說,之前王旭斬殺化勁初期的武者,還需要借助斷劍的話,那么此刻,他完全可以憑借著拳頭硬生生的一拳轟爆對方。

    同境界無敵!

    不管是化勁初期,還是中后期,乃至巔峰,只要不是先天武者,王旭可以隨手碾壓對方。甚至,他心中隱隱有一個瘋狂的感覺。

    那就是,便是先天武者,他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一部青蓮寂滅經,醫術、武道、無人敵、求長生。

    王旭目前醫術初成,武道不過還處在第一個煉體大境界,淬煉寂滅體的第一步堪堪圓滿,就已經在先天之下無敵。若是突破武體,踏入道骨階段,暴漲的戰斗力,怕是讓先天武者只能望之嘆息吧。

    恐怖的青蓮寂滅經!

    不過,想到這五年來經歷的一切生死險境,還有剛剛那非人一般的疼痛,王旭卻也忍不住苦澀一笑……

    也許,外面有很多人對于他在這么年輕的年紀,就能獲得如此恐怖的實力而感到震驚,但又有誰知道他在這個過程中付出的代價?

    天道本無情,萬物如一人!

    武道征途漫漫,中間多少天才尸骨堆積,其中不乏天驕獵艷之輩,最終站在巔峰的永遠只能有一個存在,千古以來,誰又真的能天生無敵?

    武道!武道!

    武在前,生死之爭,無人敵!

    道在后,絕天斷地,求長生,萬古長存!

    ……

    此時,在芙蓉山深處的一座山頭上,孫燕一身赤紅的長裙在山崖之巔隨風舞動,如同一朵艷麗的雪蓮花盛開,冰寒中帶著火一般的熾烈。

    她閉著眼睛,似乎是在感應著什么,山風裹挾著寒冷吹過,漫天星辰閃爍,星光隱隱有匯聚在芙蓉山上空的趨勢。

    黑夜之下,孫燕雙手虛浮在空中隨風舞動,如火一般的衣裙,仿佛是黑夜之下的一團烈火,欲把夜色下的一切燃燒殆盡。

    突然之間,從她身后的濃郁夜色中,走出了一個全身裹在夜色中的黑影,一個嘶啞的聲音緊跟著傳來

    “秘境快要開啟了?!?br />
    “我知道?!彼镅嗷夯赫隹劬?,平靜回道“我今天約你見面,和秘境無關,這是我負責的事情,自然不會勞煩你出手,只是想跟你說一個道理?!?br />
    黑影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皺眉道

    “什么道理?”

    “王旭,是他們留下的唯一子嗣,除非他自殺,誰也不能動他!”孫燕的聲音很平靜,平靜的就像是一盆涼水一般,瞬間把黑影從頭澆到了腳。

    山風吹過。

    似乎覺的風有點大,黑影微微抖了下身子,把身上的黑衣裹的更緊了,沉默一會,終于平淡的回道

    “那扇門已經被徹底關上,他們肯定是回不來了,你何必還這么在意?如果……我說不呢?”

    他話音剛落。

    剎那間。

    一抹絢麗的火紅蓮花,驟然灑滿了整座山崖,火紅色艷麗無比的花瓣,一片片的盛開,只是花瓣邊緣飄過的地方,無論是山石還是數木,全都悄聲無息間化作兩截。

    陡然間,一只雪白如玉的手臂,從花瓣中猛地伸出,輕輕捏住一片火紅花瓣放在唇邊,冰冷的聲音隨之傳出

    “如果……你想死的話,那你可以說不,九?!?br />
    望著身邊盛開的火紅花瓣,黑影默然無語,最終幽幽嘆息一聲,低頭道“行了,你是老大,聽你的?!?br />
    他話音剛落,四周的火紅色花瓣陡然消失,仿佛之前全都是幻覺一般,如果不是孫燕唇邊輕含的那半片,便是黑影,也怕是以為自己中了幻術。

    可惜,終究不是幻術。

    紅蓮,是火做的。

    花瓣,是殺人的。

    “其實,即便你不說,那個小子,怕也不是我能殺的?!?br />
    默然良久,黑影突然丟下一句話,縱身一躍,竟是直接從山崖上跳了下去,轉眼間身形就融入夜色之中,再也見不到一絲一毫。

    孫燕依然站在山崖上。

    只是,之前一身的紅裙,此刻變成了普通的白裙。

    ……

    同一時間。

    芙蓉山另一邊的另一座山峰上,一座占地巨大的帳篷撐開,中間挖出的兩米火塘中,火焰一寸寸的向上攀升著。

    夜色深處,外面山風發寒,帳篷中卻是溫暖如火。

    此時,帳篷中聚集了不下二十名武者,每一個身上的氣血都旺盛的仿佛要隨時溢出來,竟全都是內勁巔峰的武者。

    這些人中的一個,隨便拿一個出去,都足以在任何一個地下拳場中成為王牌拳王,放到國外的戰場上,只要從槍林彈雨中存活下來,必將是雇傭兵圈子里稍有名氣的兵王。

    不過這些人卻只能站著,偌大的帳篷空間中,只有兩個人有資格坐著。

    一老一少,一張棋盤,雙方各執黑白子。

    老者身穿一身勁裝,面色紅潤威嚴,滿頭烏黑發絲,身形健壯,若是只從背影看,可能還以為是一位正當壯年的中年人。

    而少的,則是一名看起來二十七八歲,衣著簡單的青年。

    “峰老,果然還是你的棋藝技高一籌,我認輸?!蓖蝗?,青年放下手中白棋,笑著拱手認輸道。

    如果王旭在這里的話,必定會認出這個眼前,正是他劍斬四爺那天,跟在孫燕身邊的蘇家嫡系少爺,蘇建清。

    “三少爺棋藝也不錯,老朽還是承讓了?!?br />
    蘇峰搖了搖頭,眉眼間隱隱能看到一絲哀傷,眼底卻是隱藏極深的怒火和殺意。
【網站地圖】

网上67彩票是真的能赚钱吗 摊软煎饼赚钱吗 快手为什么可以赚钱吗 名门彩票群 做售前顾问赚钱吗 文档传什么网上去赚钱吗 雪莲花赚钱不 大圣捕鱼手机版官方网站 连云港卖什么好赚钱 护士业余时间如何赚钱 山东麻将免费下载258 gpk王者捕鱼 又直播游戏有赚钱 烟酒店还赚钱不 贵州麻将上下分模式 去非洲搞建筑赚钱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