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4132-41393440/

第979章、心肺復蘇!
    第979章、心肺復蘇

    “他不會來的?!?br />
    佐伊櫻子黯然的閉上了雙眸,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

    自己何時變得如此天真了

    居然天真到,渴望一個異國且陌生的男人來救,即使自己心中不記恨他,歸根究底,他也是殺了父親的那個男人啊

    固然,秦風有著和父親一樣的英雄氣節,可英雄,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會管的啊

    秦風承諾過她,倘若她有難,必定義不容辭,翻洋過海來相助

    華夏人愛講客套話,想必,那也只是一種客套吧

    只是她當真了而已

    哪怕

    秦風說的是真心話,可她此次的?;?,事發突然,大洋兩岸,秦風能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嗎

    佐伊櫻子徹底的絕望了。

    她忽然發現,原來一切都是她在自作聰明,來到這個只有佐伊健人能想到的地方,等待秦風的到來,根本就是多余的掙扎。

    “父親,女兒很快就要來陪您了?!?br />
    佐伊櫻子睜開美眸,臉上忽然露出一抹迷人的甜美笑容。

    主動放棄一切希望和期待后,她反而是感到了解脫一般的自在,終于,不用再胡思亂想,也不用再擔心什么了。

    安安靜靜的等待著死神的到來,足矣。

    忽的。

    一股令人無法抵御的虛弱無力感,頃刻間充斥了佐伊櫻子的四肢百骸。

    佐伊櫻子只覺眼前視野開始迅速的黑暗,呼吸變得極其困難。

    這是將死之兆

    佐伊櫻子再次閉上了美眸,嘴角的笑意愈發濃郁輕松,搖搖晃晃的身姿也是不再掙扎,一個自由落體,便垂直的朝著下方的花海落去。

    十幾米高的半空中墜落,掉在自己這最喜歡的花海中,會痛嗎會死嗎

    佐伊櫻子感到欣慰。

    至少,自己在死前最后看到的畫面,是自己生前最喜歡的美景,正如父親,也是在他最喜歡的華夏,轟然隕落。

    人生苦短,在自己喜歡的地方死去,倒也是一件幸福美事。

    佐伊櫻子安然的等待著最后的痛覺到來。

    卻是等了好久,都沒有痛覺的產生。

    “難道我已經死了所以才不會感覺到痛”佐伊櫻子感到疑惑,原來,死人不會痛的傳言,是真的啊。

    卻在這時。

    “櫻子,你還好嗎”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聲音,在耳畔隱隱約約的響起。

    佐伊櫻子怔然,這是秦風的聲音

    天啊,為什么我都已經死了,還要幻想著他的出現

    “櫻子櫻子”

    秦風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伴隨一起的還有一陣猛烈的搖晃。

    搖晃過后,還沒等佐伊櫻子反應回神,胸口又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擠壓感,好像是心肺復蘇

    佐伊櫻子很是困惑,她都已經沒有痛覺了,為什么還能產生這樣的感覺,甚至能感覺到那雙手的溫度

    很快。

    佐伊櫻子又感覺到,一雙豐厚又溫暖的嘴唇,印在了自己的嘴巴上,然后吹進來一股帶著淡淡煙草味的氣。

    這一切的感覺,未免都太過于真實

    猛地。

    佐伊櫻子恍若驚醒,陡然睜開了那勝過星辰美麗的眸子,然后,徹徹底底的驚呆了。

    這不是幻想,絕對不是幻想

    幻想不會有這種真實感,真實到就連他嘴唇的味道,都能察覺的如此清晰

    我還沒死

    “唔”

    佐伊櫻子駭然大驚,被堵住的嘴,猛地發出一道嚶嚀聲。

    正在往佐伊櫻子嘴里吐氣的秦風,聽到這聲音,也是不由一愣,隨后急忙起身,舔了舔嘴角笑道“別誤會啊,剛剛你昏迷了,以防萬一,我才給你做的心肺復蘇?!?br />
    “我”

    佐伊櫻子原本沒有半點血色的俏臉,此時也是忍不住變得嫣紅,想說自己還沒昏迷,卻是怎樣都說不出口。

    讓這事情變成單純的心肺復蘇,似乎也是避免尷尬的最好辦法了。

    佐伊櫻子急忙收起嬌羞,抿了抿嘴,有些夢幻的望著眼前那俊朗的男人面龐,虛弱道“謝謝謝謝你”

    “謝什么”秦風擺了擺手,打趣道“我還想謝謝你呢,此行我來瀛國,就是為了救你,你要是在我找到你之前翹辮子了,那我很丟人的,謝謝你讓我保住了這張臉面啊?!?br />
    佐伊櫻子聞言一愕,隨即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這是被秦風逗笑了。

    這個男人總是這樣,有時候偉岸如山,有時候有調皮搞笑,他的心思,永遠沒人能夠琢磨的透。

    此時望著他,佐伊櫻子更是有種虛幻的錯覺。

    真實又不真實。

    她在這里等了許多天,一直咬牙堅持著,都沒有等到秦風的出現。

    可就在她放棄了掙扎的時候,這個男人,卻又在最后關頭出現了,阻止了她墜地而亡的命運。

    自己欠他,已經有好幾條命了

    “你傷的很嚴重?!?br />
    在佐伊櫻子胡思亂想的時候,秦風則是已經檢查了她的全身,頓時皺起了眉頭。

    如此慘重的傷勢,佐伊櫻子居然也能堅持到現在,秦風幾乎都不敢想,倘若他再晚來半步,結果會是何等悲痛。

    “嗯”佐伊櫻子回過神來,輕輕點頭道“上田太郎率領刀神會眾多成員夜襲,逃亡時,我付出了不小的代價?!?br />
    “再堅持一會兒?!?br />
    秦風緊皺著眉頭,抱起佐伊櫻子那輕盈而柔軟的身軀,正欲往市區方向回去。

    此地雖美,但陰雨綿綿的,實在不適合治療。

    卻在這時。

    “哈哈哈”

    遠處忽然響起一陣狂笑聲。

    秦風腳步一頓,漆黑的眸中,閃過幽冷的寒芒。

    而佐伊櫻子聽到這笑聲,則是俏臉變色,皓牙緊咬憤恨出聲“是上田太郎,他找到了這里”

    唰唰唰

    雨夜中,一道道破風聲響徹,不過轉眼時間,秦風和佐伊櫻子便被團團包圍。

    一道道身著黑衣的武士身影,足有數百之多

    不用佐伊櫻子多說,秦風心里也能知道,這些個家伙,想必已經是刀神會幾乎所有的人。

    而那為首的,則是一個面容精瘦的中年男人,他手持武士刀,氣勢不凡,實力顯然不一般。

    “他就是上田太郎”

    佐伊櫻子死死的望著那中年男人,對著秦風咬牙說道。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