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3917-41393460/

一四四、飛凰宮
    王崇呲牙咧嘴,按住了朱紅袖的手兒。

    朱紅袖也沒想怎么他,被王崇握住了手兒,俏臉微微一紅,就松了玉指,她忽然想起一事,叫道:“除我之外,莫要叫人知道你的身份,這里可是接天關,峨眉勢力最盛的地方?!?br />
    王崇如何不知道,接天關這里,有楊道人一脈的人,甚至還有齊冰云這等厲害人物,他縱然手段齊出,也未必有信心,打的過這位峨眉的云仙子。

    當即連連點頭,做出“我把姐姐的話聽進去了”的模樣。

    朱紅袖伸手揉了揉王崇的頭,笑道:“你倒是有本事,居然……還被人遮掩了因果?”

    朱紅袖這一揉,卻是使出了魔門秘法,想要推算一下王崇的命數。若非王崇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朱紅袖可能什么都掐算不出來,王崇跟她說了實話,朱紅袖才微微推算出來一點端倪。

    王崇訕笑一聲,也不解釋,朱紅袖卻更為篤定,此人背后,必然有一位魔門的老行尊,也必然是她猜想中的“那人”。

    朱紅袖知道,那人的脾氣古怪,也不敢往多處想,更不敢探問,免得惹人生氣,自己就要倒霉。

    她揉的幾下,收了手,說道:“跟我來吧!”探手攬住了王崇的腰,催動遁法,騰空而起。

    朱紅袖在第五關的地位,可比王崇在第六關要高的多,其實接天關也被十二大派劃分,每一派都有自己的地盤。

    王崇若是在十八關,得蒙唐胤照顧,必然比在第六關要滋潤的多,盡管十八關,可能就沒什么機會,跟天魔戰斗,獲得一些戰利品了。

    朱紅袖身為太上魔宗掌教,九淵魔君的弟子,輩分比執掌這一關的鎮守使還要高,故而在這里,當真比“太上皇他娘”都要隨心所欲。

    她甚至把在太上魔宗,自己慣常住的飛凰宮,都令人原樣建造了一處,還把自己慣常使用的魔仆,從太上魔宗帶了過來幾十頭,加上此關的鎮守使挑選的百余名魔女,維持了極奢華的體面。

    王崇踏入了朱紅袖的飛凰宮,當著目迷五色,他見過了幾次仙家氣象,但還真是頭一次,見識魔道風光。

    當王崇看到百余名身材窈窕,玉腿修長,美貌絕倫的魔女,齊齊出來迎接主人,不由得驚訝無比,想起來自己的吞海玄宗,青云峰上的女官。

    不管是容貌,還是規模,都遠遠沒法跟朱紅袖的飛凰宮比,尤其是,此處不過是朱紅袖的臨時行宮,還非是這位魔女太上魔宗的老巢。

    朱紅袖掐了他一把,嗔怒道:“看什么看?你再多看她們誰一眼,今晚我就把人蒸煮了,送去你房里?!?br />
    王崇嚇了一跳,急忙不敢看了,那些魔女亦是簌簌發抖,生怕自己長的美貌,被這個“黑不溜秋”的枯瘦少年,多瞧了一眼,如花人生,就此斷絕。

    王崇生怕比人知道,吞海玄宗演慶真君的親傳弟子和太上魔宗九淵魔君的徒兒,有什么勾當,此時已經換了一幅容貌,用的是孤鴻子妖身。

    這具妖身他重新改換過容貌,是個黑瘦的少年,骨瘦如柴,卻有一種別樣的矯健。

    王崇打算,以后就以這個面貌,出現在朱紅袖左右,并且以后要去海外,以孤鴻子私生孩兒的身份,收了阿羅教的基業,把森羅大印法拿到手里。

    他對這套本來是補天派的絕學,還是頗有些興趣,也想知道,阿羅教還有些什么好東西。

    只是后面這些想法,他就不會跟朱紅袖說了,畢竟兩人的關系,頗有些不尷不尬,實在說不上是什么親朋友人。

    朱紅袖有朝一日,知道了他的身份,只怕會立刻翻臉,以飛凰劍誅殺。

    朱紅袖帶了王崇,回了飛凰宮,自然有魔女送上了各種美食,她不喜歡葷腥,故而送來大多都是鮮果。

    王崇倒是沒什么忌諱,見到有一頭烤熟的妖獸腿肉,就運勁抓過來,趁熱咬了一口,只覺得鮮美非常。

    有個魔女乖巧,輕聲介紹道:“這一塊是小姐平時,吃不多幾種的肉食。乃是金丹境的大妖魔,鮮殺了之后,就裹了諸般香料,以秘法持咒,方能保住,不化為魔氣,又在丹爐里烘烤十八日,才能有如此美味?!?br />
    王崇吃了一驚,心道:“一塊肉就這么復雜,朱紅袖這是吃什么長大的?若我有這般一個雙修道侶,只怕養不起??!”

    王崇幾口就把這塊金丹境大魔妖的腿肉吃光,果然感覺有一絲絲魔氣,在肚腹中散逸。

    他也不敢煉化,畢竟用的是妖身,森羅大印法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對敵什么的,還未有問題,煉化魔氣,就不好說,會不會出丑。

    王崇只能暗暗一捏,把天邪金蓮的法力催動,把吃進去的大魔妖腿肉,都以此秘寶吞吸。

    王崇自從得了天邪金蓮,對森羅大印法的運用,多了無數體會,若沒有這件邪寶,他最多只能發揮孤鴻子肉身的五六成威力。

    如今已天邪金蓮輔佐,若是有機會去阿羅教,拿到森羅大印法的秘傳,王崇甚至覺得,自己未嘗沒有機會,突破一下境界。

    反正就算是失敗了,也不過損失一句妖身,這玩意他手里還有幾具,完全都不會肉疼。

    王崇又復探手,抓了一塊宛如菜花的東西,又有魔女介紹道:“這個是逍遙玉菜心,須得以大魔妖心血澆灌,才能長的繁盛。小姐上次擊殺的大魔妖,已經快要吃完,這種逍遙玉菜心,也只有三日的存量,再多吃也沒有了?!?br />
    王崇吃了一樣菜肴,就有魔女做出一番介紹,到得后來,他都不好意思下手去吃了。

    朱紅袖見他踟躕,笑道:“莫要聽她們胡說,回頭你跟我一起去,多獵殺幾頭大魔妖,咱們也不要貪圖口腹之欲,還是先緊這惡你修煉?!?br />
    王崇忽然有熱淚盈眶之感,這世上,真的有人關心他的修煉了。

    想當初,在天心觀,絕無這種人,后來去了峨眉,也沒有這種人,就算在毒龍寺,令蘇爾也因為閉關,還未有來得及關心徒弟。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