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3680-41393425/

第461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461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在這危急之際,溫酒飛撲了過去,用手握住了劍鋒,硬生生將已經劃破趙靜怡頸部肌膚的長劍攔了下來。

    “對不住啊,公主……”

    溫酒一雙手顫的厲害,劍鋒嵌入掌心,滾燙的血從指縫滲出,滿手鮮血淋漓。

    她看著頸邊血色橫生的趙靜怡,輕聲道“你說的那些,我怕是做不到的……我想你活著,好好的活到百歲無憂?!?br />
    “你……”趙靜怡唇色褪了大半,自刎的動作也頓住了。

    她看著眼前面色煞白的少女,嗓音微顫著,嘆了聲“溫酒,你這人??!”

    只此一句,趙靜怡一時間也沒了話語。

    溫酒這個人,其實對容貌身段并不怎么在意。

    唯獨最愛惜這雙手。

    溫掌柜要用這雙手打算盤,用這雙手數銀票,傷了手便是要了她半條命。

    可今天,溫酒為了她,竟然做到了如此地步。

    溫酒道“公主所托之事,我做不好也不想做,還公主受累些,再想想別的法子吧?!?br />
    趙靜怡定定的看著她,看了許久,也沒說話。

    溫酒也沒開口,眼中卻蘊藏了千言萬語。

    有些時候,死是最容易的一件事。

    一閉眼就可以逃過世間紛擾,忘卻親情涼薄。

    世間多少軟弱之人,在承受不了打擊的時候,往往都會選擇結束生命。

    枉她趙靜怡自命不凡,到頭來,竟也同那些庸人一般,選了這么一條路。

    如何能甘心???

    長街寂靜,四下無聲。

    溫酒掌心的血順著劍鋒流到趙靜怡頸邊,還是溫熱的。

    過了好一會兒。

    溫酒忍不住要開口同她說話,坐在馬背上的張岳澤忽然長刀一挑,挑開了趙靜怡和溫酒兩人的手,沾血的長?!斑鄣薄幣簧湓諏說厴?。

    溫酒站立不穩,跌倒在地,瞬間就有兩個張家軍上前摁住了她。

    趙靜怡也踉蹌了一下,被張岳澤一把拎了過去。

    暮色漸沉,臉上帶著奴隸印記的男子俯首,同大公主靠的極其的近,咬牙切牙道“這么容易就想死,趙靜怡,你想的倒美!”

    趙靜怡扭頭看向溫酒,同張岳澤道“你覺得我欠了你的,那便是我欠了你的,同溫酒無關,你放她回去!”

    “到了現在,你還敢用這樣居高臨下的語氣同我說話!”張岳澤一聽這話就怒了,“我偏不放,你能怎樣?”

    趙靜怡氣極“你……”

    “來人!”張岳澤將手中長刀拋給底下的隨從,換了一只手拎著趙靜怡,冷聲吩咐道“既然公主這么在意這個溫酒,那現在就先從她開始?!?br />
    他嗓音極其的陰冷,“先拔了她的舌頭,再把手指一根一根根的砍下來,卸去其四肢……”

    “張岳澤!”

    趙靜怡厲聲打斷他,眸色駭然。

    張岳澤看著她臉色大變,忽然笑了,笑的十分快然,“趙靜怡,你也會怕嗎?我告訴你,你今日之痛,不抵我當年半分!你欠我的,你這輩子都還不清!”

    他說完之后就轉頭,冷聲吩咐底下的人,“還愣著干什么?把溫酒拖過來!”

    扣住溫酒的那兩個張家軍都下手極狠,一個扣押的動作,溫酒身上便傳來了骨骼斷裂之聲。

    她一張臉瞬間就沒了血色。

    “張將軍!”趙豐見狀,臉色有些發白,連忙開口道“溫酒是謝珩的人,不能動……”

    他的話只說到了一半,張岳澤便開口打斷了他,“太子殿下多慮了。謝珩手里人馬再多,也是皇上給他的,等他回朝,一樣要交還給皇上,到時候他也不過是個無兵之將,何足為懼?”

    趙豐聞言,臉色變得愈發難看,“這……”

    張岳澤回頭看向他,語氣極冷道“再者說了,只要太子愿意保我,想保我,就算謝珩再猖狂,又能拿我怎么樣?區區一個溫酒而已,我今天還就要拿她試試刀了?!?br />
    趙豐勸不住他,又被一句話噎了個半死。

    登時沒了話。

    溫酒痛的幾乎是癱倒在地上,又強撐著站了起來。

    她的身后是謝珩。

    她不能倒。

    姓張的,憑什么同謝珩比。

    少年遠在邊關拼死為國,這姓張的卻趁亂攻打帝京,為難大公主。

    無恥鼠輩而已。

    溫酒在心里不斷的告訴自己,在兩個張家軍的扣押下,仍舊站直了身,面無懼色道“今日你拿我試刀,來日你就是我謝家劍下亡魂,張將軍若是不信,盡管試試!”

    “好??!”張岳澤成功被激怒,放開趙靜怡便縱馬朝溫酒踏了下來。

    就在此刻。

    趙靜怡掌中運力,一掌打在張岳澤胸口上,后者察覺時,已經猛地噴出一口血來。

    張岳澤看了趙靜怡一眼,青著臉將人一掌打飛出去,嗓音陰冷,“我本想再留你一命,你非要這樣上趕著找死嗎?”

    趙靜怡在地上滾了兩圈,鮮血順著唇角流下來,她抬袖擦了一把,強撐著站了起來,面色微涼道“我說過了,有什么朝著我來,同溫酒又沒什么干系,你非要逞一時之氣,同謝珩過不去做什么?”

    張岳澤聞言,一時沒說話。

    她以前就是這樣,什么話從這位大公主嘴里說出來好像都很有道理,聽著句句都是為你好的模樣,實則半句實話也沒有。

    一旁的溫酒皺了皺眉,剛要開口說話,被趙靜怡一個手勢制止了。

    大公主站在她面前,問張岳澤,“你到底要我怎么樣?”

    張岳澤咬牙道“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br />
    趙靜怡只說了一個字,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一把插進自己腹部。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瞬間就鮮血橫流,“這樣?”

    四周驚愕不已的眾人也漸漸緩過神來,趙豐神色復雜,想要開口說話,又忍住了。

    張岳澤冷笑道“不夠?!?br />
    趙靜怡緊接著又扎了一刀,二刀、三四刀……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