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3214-41393490/

260:收買人心
    儒門白沙書院,道門真武宮,佛門龍華寺。這三家門派,早在近千年前,已經被朝廷冊封為三教之宗,萬流之源。之后雖然江山屢屢改姓,天下頻頻易手。但不管怎么改朝換代,三教源流的冊封,也從未改變過。故此這三家門派不但在朝廷上,在江湖中,又有極高聲望。甚至在普通平民里,名聲同樣極好。

    判春秋道貌昂然,賣相極好。更兼大災之后,人心惶惶,個個都驚恐不定。這時候判春秋搬出自己是白沙書院教諭的身份,確實能夠迅速吸引到一批人。

    當下,那名率先開口講話的排教教眾,毫不猶豫便沖著判春秋下跪磕頭,大叫道:“我懺悔,我懺悔。求上帝仁慈,救我們一救吧?!?br />
    既然有人開了頭,在場眾多老百姓都想著,反正不過口頭上叫喚幾聲而已,也不用真正付出什么的。叫了沒反應,也不算什么大事。但假如真能得到些什么,那就賺大了。當下眾多老百姓也不猶豫,紛紛開口大叫懺悔,向判春秋求教。

    判春秋微微笑了笑,隨意揮手一圈。立刻衍生出一股柔韌力量,覆蓋方圓數十丈之地。不少被壓在瓦礫之下的人,立刻感覺身上一輕,那些壓著他們的石塊與木頭,登時全被這股柔韌力量揪起,然后扔到了無人之處。

    判春秋露了這么一手,盡顯不世能為。那些普通老百姓,固然對此大驚失色,紛紛下跪,向判春秋連連磕頭??此敲加羆淠歉彬系納袂?,倒似乎把判春秋看作了什么神仙菩薩一樣。

    那些排教教眾身懷武功,見識略廣。倒不至于像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樣,以為判春秋是什么神仙菩薩。但正因為明白判春秋露的這手武功,實是驚世駭俗,非有絕世修為不可辦。故此敬畏之心反而更盛。

    看見眾人神色,判春秋表面上雖仍是一派風輕云淡,內心實在已經樂開了花。剛才洞天福地墜落,眼看著即將和永州城同歸于盡。所謂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判春秋自然避之則吉。

    沒想到暗黑泰坦現身,硬生生擋住了洞天福地,又把它推開再炸成兩半。永州城雖然受災嚴重,總算也是避過了滅頂之災。判春秋避在遠處,把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固然對于暗黑泰坦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咋舌不已,但顯然暗黑泰坦因為耗力過度體能不支,已經被埋葬于瓦礫之下,相信這時候早就油盡燈枯而死,那也不足為慮了。

    暗黑泰坦若在,判春秋縱使身上穿備了伏羲神甲,卻也對那道把洞天福地一擊炸成兩段的黃金洪流深感驚懼,自愧不如。自然有多遠走多遠,再也不敢造次??墑羌熱話島諤┨掛丫輝?,判春秋心念一轉,卻又想到了永州城內,排教所積蓄起來的龐大財富。

    這世道,縱然是真圣人,真菩薩,真神仙下凡,若想要有所作為的話,照樣無錢不行。尤其判春秋滿腔雄心壯志,只想壓過佛門道門,儒門一統天下。這種事情,當然也不是單純靠著一副伏羲神甲,便能夠辦得到的。若無龐大財富,如何能夠推動得了這等大事?

    所以判春秋片刻也不耽擱,立刻便趕回來永州城。不但要把排教積蓄的財富盡數占為己有。而且還要乘機籠絡人心,把這永州城內幾十萬百姓,全部轉化為儒門信徒。

    救助那些普通平民百姓,雖然能夠讓他們信服儒門。但要真正把這全城幾十萬百姓都組織起來,還需要一些骨干分子居中指揮聯絡,如此才能上行下達。

    就像在軍隊里面一樣,萬夫長下面是千夫長,千夫長下面是百夫長,百夫長下面是十夫長。這樣一層一層下去,方能如臂使指,調度如意。而既然永州城內本來屬于排教的天下,那么這些排教教眾,正好可以拿來充當十夫長百夫長的職位。

    判春秋身居高位,自知恩威并重,須當雙管齊下,如此才能更好地收買人心之道理。當下又是隨手一圈,好幾名受傷的排教教眾,立刻身不由己,如騰云駕霧一樣自動飛過來,在判春秋身前站定。

    儒門教諭伸手在這幾名排教教眾身上各自一按,立刻對他們的情況了如指掌。隨即又再他們腦門上分別連拍幾掌。霎時間,這幾名教眾身上的一點內傷,全被雄渾掌力逼得化為漆黑淤血,從口鼻之中滲出。不但傷痛盡去,而且丹田里感覺暖洋洋的,渾身似乎又說不盡的力氣。

    人體之中,有十二正經,又有奇經八脈。武道修行,就是要在丹田里培養出一口真氣,把周身經脈逐一打通。

    一般來說,修煉了三條以上經脈的,已經可以在江湖上揚名立萬。但也只是三流角色而已。若然能夠把十二正經都修煉完畢,便上一層樓,算是江湖中的二流角色。如果再上一層,貫穿任督二脈,那么便能稱之為一流高手。

    貫通任督二脈之后,再進一步,把其余奇經六脈也一一修煉完畢,那就是一流高手里的一流高手。江湖之上,能夠到達這個境界的,已經少之又少。像滄海月明樓的樓主朱有淚,還有八斗堂的堂主雷無咎等橫行一方,名動天下的大梟雄,都屬于這個檔次。

    眼前這些排教教眾,雖然都身懷武功,但修為也都不高。頂多只打通了一條經脈而已。、在武道修行之中,只是初窺門檻,甚至還未能登堂入室。

    可是此刻判春秋隨手一掌下來,立刻便以渾厚真元,強行替這幾名排教教眾分別打通了體內的一條經脈。修為驟然加強了一倍。這幾名排教教眾都為之欣喜若狂,一個個出拳踢腿,感受著體內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幾乎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半響過去,這幾名教眾方才如夢初醒,一個個沖著判春秋翻身拜倒,口中賭咒發誓,要誓死效忠判春秋。

    雖然明知道這些話其實可信程度不大。也沒可能這么隨便就能把眾人之心徹底收復。不過放在眼下的話,其實也已經足夠了。判春秋微笑著接受了這些人的效忠。然后勉勵幾句,就讓他們帶路,要去排教總舵。

    這幾名教眾大聲領命。隨之抖擻精神,挺身站起,轉過頭去當先領路。判春秋跟在他們身后走,沿路之上,不時露上一手,救助被坍塌房屋所埋的災民。然后分別拍上一掌。

    吃過判春秋這么一掌之后,若是身懷武功的武林中人,立刻就被打通一條經脈,功力翻倍。但若是普通人,同樣能強健肺腑,立刻精神抖擻。如此一來,受救助者更驚為天人,以為是神跡。對判春秋頂禮膜拜者,也越來越多了。判春秋才走過兩條街道,距離排教總舵還遠。身后已經跟了至少二、三千名百姓。收攏過來的排教教眾,也有上百名了。

    縱然那些教眾都本領低微,那二、三千名平民更完全不通武功??墑瞧討?,就要替上百人打通經脈,替數千人固本培元,更要移開那無數坍塌房屋的碎磚斷木,所耗費的真元,同樣極其龐大驚人。

    別說判春秋憑著自己的修為,辦不到這一點。哪怕是踏入極元境界之前的李焚舟,還有原無限、祝順水等絕頂高手,同樣不可能。若然勉強施為,非得被活活累死不可。

    偏偏判春秋身穿伏羲神甲,得到神甲支援,力量源源不絕,根本用也用不完。所以他才能如此肆無忌憚地揮霍真元,肆意收買人心。

    一片感恩戴德的善頌善祝之聲當中,判春秋暗懷得意,表面上卻滿腔悲憫地繼續緩步前行。在上百名排教教眾,上千名百姓的前呼后擁下,走進永州城南北兩條大街相互連接處的廣場。正要穿過廣場,向排教總舵走去,突然……

    “咻~”

    一條黑線從旁邊屋頂處破空飛下,不由分說,便洞穿了一名排教教眾的身體。嘶聲慘叫當中,這名排教教眾的身體迅速萎縮下去,就仿佛變成了一具已經風干千年的木乃伊。

    眨眼工夫,那道黑線迅速收縮回去,木乃伊干尸則一頭栽倒,當場摔得粉碎。

    大災之后,永州成立所有人都已經變了驚弓之鳥。驟然間看見有人慘死眼前,其余眾人登時不約而同,便尖聲驚叫著四面八方地亂跑亂躥,拼命循本能逃生。卻那里還有人把判春秋放在眼里?

    可是沒等這些人跑出多久,驟然見屋頂之上,有無數道黑線射下,赫然一下子就把上百名百姓洞穿。緊接著,這上百名百姓的一身精元,也全部被抽干吸盡,把他們全部變成了木乃伊。

    判春秋目光敏銳,早看得清清楚楚。這些吸人精元的黑線,儼然全是一條條黑色毒蛇。他勃然震怒,喝道:“什么妖孽?竟敢在本教諭面前害人?找死!”更不多言,手起一掌凌空劈出,掌勁化為神龍,徑自轟向黑蛇來源所在的屋頂。

    一槍爆頭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