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3040-41393480/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南詔二三事
    一個時辰后。

    南詔國都。

    一間唐人開的客棧里。

    李逍遙一行人圍坐一桌,四人四方,恰到好處。

    桌上酒菜豐盛,可是除了項凡塵卻沒有大勝后的喜悅氣氛,因為一個皮青臉腫,一個滿臉怒容,還有一個悶悶不樂,只有項凡塵一人全程樂呵呵的看戲。

    “酒劍仙前輩,你為什么打我???”

    李逍遙鼻青臉腫,第一百二十八次問出這個問題。

    先前項大哥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之后自己就被揍,李逍遙只覺得自己一頭霧水。

    輩分低,沒人權,被揍了還不能還手。

    可是話又不是我說的,為啥光揍我一個人???李逍遙委屈巴巴。

    “哼,別叫我前輩,我不是你前輩?!?br />
    瑪德,我家白菜還沒成年呢,你就想拱?沒打斷你五肢都算客氣了。

    酒劍仙臉色難看,將杯中的酒飲下。

    心情不佳,五毒泡的藥酒都不香了。

    “好的,師傅!”

    李逍遙從善如流。

    “閉嘴,我不是你師父!”

    酒劍仙怒上心頭。

    “是的,前輩!”

    李逍遙從心。

    “我說了別叫我前輩!”

    酒劍仙怒不可遏。

    “酒劍仙!”

    李逍遙怕案而起。

    “鏘!”

    回應他的是長劍出鞘的清脆鳴音,利劍寒光閃閃架在他脖子邊。

    “說!”

    “酒劍仙真是個好名字!嘿嘿!”

    李逍遙抹了一把虛汗,訕訕的坐下。

    看著兩個活寶,林月如一頭黑線,以前就知道兩人不靠譜,沒想到程度如此嚴重,難怪最近總覺得智商下降得厲害,一定是被連累了,唉,前途無亮啊。

    “酒劍仙不是名字,莫一兮才是道友的本名?!?br />
    項凡塵則看得嘿嘿直樂,開口補充,這小劇場演得,有意思。

    或許劍圣就是受不了兩人如此沙雕才匆匆離去,免得壞了上善若水的道心。

    酒劍仙“……”

    ……

    “這南詔目前看似平和,但是拜月死亡帶來的洪流很快會席卷整個南詔?!?br />
    放下杯子,酒劍仙酒沒足,飯未飽,看了一眼酒樓下來往的人群開口道。

    酒對他而言,酒是個無底洞,永遠喝不夠,至于吃飯,自家白菜被人惦記,沒心情吃。

    此刻南詔國都人來人往,充滿了異域風情。的在古代,能成為一國之都,一般都是經濟和政治的中心,哪怕只是大唐周圍的邊陲小國。

    但是這還算繁華的都城很快便會迎來沖擊,因為他的實際掌控者拜月剛剛死亡。

    “是的,巫王懦弱,拜月勢大,即使拜月教群龍無首,但也不是巫王可以掌控的,南詔動蕩不可避免?!?br />
    項凡塵夾了一筷子菜,慢悠悠的吃著,這一桌子菜,就自己吃得較多,真是浪費。

    酒劍仙沒胃口,精神狀態上的,他心情抑郁,李逍遙也沒胃口,物理意義上的,他皮青臉腫。至于林月如,胃口不大,三兩下就吃飽了。

    蛇無頭不行,封建王朝的君主對一個國家的影響力是巨大的。

    君不見,始皇在時,天威遠播,四夷臣服,八荒靜默,無人敢逆祖龍天威,就連西楚霸王項羽,漢高祖劉邦,也只有在角落里玩泥巴的份。

    但是一旦祖龍薨,則天下亂,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如今的南詔就如同失去始皇的大秦,已經搖搖欲墜。

    “南詔民眾愚昧,為拜月蠱惑,視其為神,十年前逼死了青兒,如今也算自食惡果?!?br />
    酒劍仙語氣聽不出喜怒,拜月已死,青兒這段恩怨也算有個了結,至于南詔民眾,他不想多做理會。

    他不想報復,也無意搭救。

    他酒劍仙行事恣意,不為惡,但也不愿無底線的善良。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場動蕩不可避免,他們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墑腔褂行磯轡薰賈私謖獬《抑械吲媼骼??!?br />
    項凡塵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酒劍仙“……”

    這是你的臺詞嗎?

    和拜月戰斗之時,你那一身煞氣之重,都快突破天際了,難怪劍圣師兄要離開。

    顯然項凡塵和酒劍仙都認為劍圣離開是對方的鍋。

    “所以道友準備管管這南詔局勢?”

    酒劍仙有些意外,對方絕對不是那種心善手慈之人,現在竟然要收拾南詔的爛攤子?

    “不是我,是道友你!”

    項凡塵擦了擦嘴,這頓飯自己吃好了。

    “我?不可?……”

    酒劍仙剛想反駁,但是想到心里的兩個影子,沉默了下來。

    “這片土地,阿奴和圣姑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面對動蕩,他們不會無動于衷,也無法置身事外?!?br />
    項凡塵開口點破。

    酒劍仙“……”

    看破不說破,咱們還是道友。

    這些事你到底是從哪里知道的?酒劍仙不明覺厲。

    我好像聽到說阿奴?難道劍仙前輩居然……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酒劍仙。

    麻蛋,難怪我會被揍,呸,關我什么事啊,我都不認識阿奴,我真是冤枉。

    李逍遙和林月如在一旁豎著耳朵偷聽,房費思緒。

    “所以,道友你的目的是什么?”

    酒劍仙沉默半晌,他看不透項凡塵的目的,但是他卻不能不在意。

    “巫王不是一個明君,南詔到了改天換日的時候了?!?br />
    “巫王?”

    對方的目的是王位?不對,王位對他而言沒有任何意義,也沒有難度。

    “是為了那個小姑涼?”

    趙靈兒沒有跟在項凡塵身邊,酒劍仙一時沒有想起她來。

    “靈兒乃是女媧后人,又是巫王的唯一血脈,這個位置本來就是她的?!?br />
    項凡塵只說趙靈兒有繼位的資格,并沒說能力,其實趙靈兒生性善良,并不適合坐上帝位。

    但是小姑涼太善良了也不好,很容易就被騙了,比如李逍遙這種混蛋小白臉,所以項凡塵準備以帝位讓她成長成長。

    “行,此事我應下了,我會幫助巫王處理拜月的勢力?!?br />
    對方的目的與自己并不沖突,對阿奴她們日后在南詔的生活也有好處。

    “那就拜托道友了,我過些日子就帶靈兒回南詔?!?br />
    酒劍仙的能力毋庸置疑,只要答應下來,想必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對了,逍遙根基尚淺,此次南詔之事將是一個很好的歷練機會,道友可將逍遙留下,一起處理南詔之事?!?br />
    項凡塵看了一眼豎起耳朵偷聽的兩人說道。之前不大不小的坑了李逍遙一把,這次讓酒劍仙帶著他歷練,算是補償回來。

    “他?”

    酒劍仙看了看李逍遙,對方天賦過人,但實力一般,確實還需要歷練。

    但是他要是真的惦記自家白菜怎么辦?

    “也行,我會讓他成長起來的?!?br />
    哼,后頭警告下這小子,再盯緊一點,應該沒有問題。

    李逍?!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