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2967-41393491/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夕顏,你的思想要純潔一點!
    “出來了?”

    余述有些驚喜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后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緊接著,就毫不猶豫的朝花爺撲了過去:“老子弄死你啊啊??!”

    憤怒的聲音回蕩在狹小的辦公室中。

    幾分鐘之后,余述毫不意外的躺在沙發啥,鼻青臉腫,生無可戀的看著天花板。

    花爺拍了拍手,老神在在的往辦公椅上一坐,嘲諷說道:“分明已經靈力盡失,卻還偏偏主動找死,唉,也不知道這人咋想的?!?br />
    “你閉嘴?!?br />
    余述黑著臉怒吼,二話不說直接將花爺手里的啤酒奪了過來,咕咚咕咚灌下大半瓶,這才長長出了口氣。

    “哥不跟你一般見識?!?br />
    余述翻著白眼,起身對花爺說道:“你等我靈力恢復了的?!?br />
    “呵呵?!?br />
    花爺回給余述一個不屑冷笑。

    余述不欲多說,轉身就走。

    卻見花爺又開口叫住了他:“干嘛去?”

    “關你屁事?!?br />
    余述已經走到了辦公室門口,猶自氣沖沖的說道:“哥找女朋友去,你個單身狗就羨慕吧?!?br />
    花爺針鋒相對的冷笑:“呵呵,爺馬上就結婚的人了,你說我是單身狗?”

    “快結婚又怎么樣,你媳婦呢?”

    余述撇撇嘴,視線在如垃圾場一樣的房間內掃了一圈,不屑之情溢于言表:“你這不還是過著單身狗一樣的生活么?!?br />
    “這些都不重要?!?br />
    花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笑瞇瞇的說道:“反正我不想某些人一樣,明明有女朋友,到現在卻還是只童子雞!”

    “……”

    尼瑪,扎心了!

    余述只覺得好像有把匕首“噗嗤”一下扎進了心里,心痛的難以呼吸。

    “你當誰都跟你一樣呢?哥這叫純潔!”

    余述不服輸得撂下一句話,然后落荒而逃。

    卻聽花爺在他身后喊道:“我上次跟你說去龍華寺找你師祖治病的事你多想象,你這靈力盡失的問題可能真得落在那了?!?br />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余述一溜煙跑下了樓。

    他可還記得許夕顏說學完鋼琴后中午打算去找他來著,所以得趕緊回家,這可是正事。

    站在街邊,看著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熟悉街道,余述不由深深吸了口氣,突然有種恍若隔世般的感覺。

    別說,在鏡中世界里新鮮一些倒還好,但如果真待的時間長了,那種除了自己之外再無一個生命的環境,絕對足以令任何人發瘋。

    幸好我聰明,想辦法出來了!

    余述咧嘴一笑,伸手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然后尷尬的發現……自己全身上下根本沒有半分錢,而且也沒帶手機。

    “小伙子咋了?”

    司機師傅有些奇怪的看著拉開車門后卻遲遲不上車的余述。

    余述嘴角緩緩扯出一抹尷尬笑容,頓了頓后,道:“師傅你等我一下,我上樓拿個東西,馬上下來?!?br />
    話音未落,余述又轉身朝樓上跑去。

    接著,就聽花爺的辦公室里傳來了花爺驚詫的呼喊聲。

    “臥槽,你要干嘛?”

    “錢?沒有,一分也沒有!”

    “干什么,搶劫???”

    “我去,你別扒我衣服!”

    “二十塊錢你也搶?!”

    “噔噔瞪……”

    一分鐘不到,余述又迅速跑了下來,然后直接坐進了車里:“走吧,師傅,去閱城小區?!?br />
    “好嘞?!?br />
    司機師傅有些奇怪的看了余述一眼,但還是應了一聲,腳踩油門,車子緩緩行駛起來。

    余述坐在后座,微微喘了口氣,卻忽然間發現車內那后視鏡上竟緩緩流轉出一道黑色殘影。

    那殘影如霧氣一般稀薄,自后視鏡中流轉出來之后,便緩緩飄到了余述身旁。

    余述微微一愣,旋即苦笑。

    怎么把這個家伙給忘了。

    “主人?!?br />
    鏡魔可憐兮兮的看著余述,囁喏道:“你不要我了么?”

    余述沒好氣的一巴掌拍過去:“別喊我主人?!?br />
    “小伙砸,你在跟我說話?”

    正在開車的司機師傅抽空扭頭朝余述看了一眼。

    “???沒有沒有?!?br />
    余述連連擺手,訕笑道:“我……學表演的,自言自語練臺詞呢,師傅,你不用管我?!?br />
    “哦?!?br />
    司機師傅繼續開車,點點頭夸贊道:“現在的年輕人就是知道上進,連這一會功夫都不愿意耽誤?!?br />
    “呵呵?!?br />
    余述尷尬的笑了笑,旋即惡狠狠的瞪向鏡魔,壓低聲音說道:“你跟著我干什么?”

    鏡魔幽怨無比的看著余述,抬手朝自己的腦袋指了指。

    那意思不言而喻。

    干什么?你丫留在我識海里的靈石印記還沒抹去呢?你以為我想跟著你?我他么敢離開嗎?!

    “呃?!?br />
    看著鏡魔的動作,余述頓時也想起了在鏡中世界時自己忽悠鏡魔的話。

    頓了頓之后,這貨不露聲色的淡淡說道:“我現在有事要辦,這樣吧,你先回別墅那邊去,或者先直接去九部異類戶籍科做個登記,就說是我叫你去的?!?br />
    “???”

    鏡魔頓時愣住,但看著余述不善的眼神,又趕緊點點頭:“好嘞,哥?!?br />
    說著,鏡魔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后視鏡之中。

    而此時,余述也已經來到了自家小區門口。

    閱城小區距離文化街本就不遠,再加上路況好,司機師傅開得又快,所以攏共也沒花多長時間。

    付過車費之后,余述在小區門口下了車,然后便急匆匆的朝家里跑去。

    “這個時間,夕顏該不會已經走了吧?”

    余述腳步迅疾,要不是怕大白天的嚇到路人,差點就要直接爆發全部速度了。

    不過,余述的運氣明顯不錯。

    當他剛剛跑到自家樓下的時候,許夕顏正好從單元門出來。

    遠遠看去,只見許夕顏穿著一條淺藍色的連衣裙,微風輕拂,拉著裙擺飄動,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朵開在盛夏中的藍色小花。

    只不過此時許夕顏俏臉之上神色略顯郁悶,走出單元門之后也沒朝余述的方向看,而是徑直低著頭向另一邊的小區門口方向走去。

    余述連忙抬腳朝她跑去,出聲喊道:“夕顏?!?br />
    許夕顏腳步微頓,轉頭看來,看到余述后不由愣了愣,旋即郁悶神情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如花笑顏。

    余述三兩步跑到了許夕顏面前,低頭看著她臉上的笑容,不由也露出一抹微笑,輕聲問道:“來找我的?”

    只見許夕顏看著余述,有些不高興的噘嘴說道:“上哪去了,家里沒人,打電話也不接?!?br />
    “唔,說起來很復雜,所以還是不說了?!?br />
    余述咧嘴一笑,然后問道:“吃午飯了嗎?”

    許夕顏搖搖頭,道:“還沒有?!?br />
    “正好我也沒吃呢?!?br />
    余述動作無比自然的牽住了許夕顏的手,笑瞇瞇道:“走吧,一塊去吃點?!?br />
    “嗯?!?br />
    許夕顏輕輕頷首,也沒掙扎,任由余述牽著自己的手。

    說起來,自從余述從上次昏迷中醒過來后,許夕顏似乎就不再像以前那樣對于余述有親密動作這種事那么害羞和抗拒了,以至于余述最近有點越來越肆無忌憚的意思,總想找借口把許夕顏往家里拽。

    就比如現在,只見余述眼珠子轉了轉,然后一拍腦門,笑嘻嘻的說道:“哎呀,手機和錢包都沒帶,算了,要不咱們還是回家我做給你吃吧,去外面太麻煩了?!?br />
    “……”

    許夕顏看著余述賤兮兮的神情,哪能不明白他齷齪的想法,一時間不由俏臉魏紅。

    當然,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話,余述也不敢真做到特別過分的程度,頂多就軟磨硬泡要親親抱抱舉高高之類的。

    所以許夕顏也沒反對,輕輕點頭,余述頓時興奮得牽著許夕顏就朝電梯走去。

    回到家中,余述將許夕顏按在沙發上,然后又從冰箱給她拿出了一瓶果汁,笑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做飯?!?br />
    “我給你打下手吧?!?br />
    許夕顏輕聲道。

    “不用?!?br />
    余述擺了擺手,笑道:“你練了一上午鋼琴,趕緊休息會?!?br />
    許夕顏聞言頓時一怔,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去上鋼琴課了?”

    “呃?!?br />
    余述頓時語塞。

    這么辦,總不能告訴你,我是站在你衣帽間的鏡子里面聽到的,順便還欣賞了一下你的完美身材吧?

    咳咳,這么說會死人的。

    余述眨巴了一下眼睛,訕笑道:“你以前跟我說過啊,忘了?”

    “是嗎?”

    許夕顏有些狐疑的看著余述。

    “咳咳,趕緊歇會,我去做飯了?!?br />
    余述擺了擺手,然后逃到了廚房里。

    打開冰箱,里面還有一些青菜和肉類食材。

    對于從小自己照顧自己的余述來說,做飯自然難不倒他,事實上,他的廚藝還十分不錯。

    大概半個小時后,一葷一素和一份海鮮疙瘩湯就擺在了餐桌上。

    余述一邊盛飯一邊沖客廳方向喊道:“夕顏,過來吃飯了?!?br />
    “哦?!?br />
    許夕顏應了一聲,然后走進了餐廳,看著餐桌上冒著熱氣的飯菜不由眼睛微亮,笑瞇瞇道:“看起來很好吃呢?!?br />
    “那當然?!?br />
    余述滿臉嘚瑟,將碗筷遞給許夕顏,笑道:“快吃吧,吃完飯還可以去臥室午休一會,下午我送你回去?!?br />
    “……”

    許夕顏動作微微一頓,旋即似笑非笑的看向余述:“午休一會?”

    “對啊?!?br />
    余述給許夕顏夾了一筷子菜,滿臉無辜神情:“我這不是看你有點累嗎?!?br />
    話音未落,只見余述看向許夕顏,露出驚訝神色,倒打一耙:“干嘛這么看著我?哎呀,你該不會是想多了吧?嘖嘖嘖,真是的,你的思想怎么這么齷齪呀!唉,不是我說你,以后不許了哈,思想還是要純潔一點的好?!?br />
    “……”

    許夕顏深深吸了口氣,然后展顏一笑:“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咳咳?!?br />
    余述干咳兩聲,瞬間秒慫:“吃飯吃飯,涼了就不好吃了?!?br />
    我真的不怕鬼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