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2803-41393493/

第三百六十四章 殘破魂魄
    玄清眉頭一皺,也懶得解釋那么多,雙眼銀光一閃直接把這位女子定住,隨后一揮手,房間的禁制頓時被打開。

    不過讓玄清意外的事情,卻是房間之中另有一層血色禁制。

    要知道如果是一個人的禁制,布置數十層也不是什么難事,而在他人禁制里重新布置一個禁制,要求可不單單是對陣法的理解。

    要知道不同的人,身上的靈氣也是不同,就算是同樣屬性靈氣和同種功法,都避免不了互相影響。

    只有出現一種與禁制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才能在禁制中再次布下一個禁制。

    可是各個禁制有不能說完全不一樣,畢竟都是由靈氣激發,就算不是靈氣,陣法針對的方面也不能相同,就算是不同屬性的攻擊禁制,也是不行,所以同種類型也不可以。

    玄清看到禁制中出現另外的禁制,也是不免多出幾分好奇。

    這禁制氣息與聚靈珠相同,知道用靈氣破除效果不大,雙眼再次銀光一閃用出葬空碎鏡,血色禁制頓時“砰”的一聲碎裂,整個房間也是瞬間坍塌,露出一個身穿白衣,但臉上卻有血色紋路的玉清翎。

    玄清皺眉盯著,這時玉清翎也是睜開雙眼,露出了深深仇恨的目光,眼神也是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楊~戰,你還我李郎命來!”玉清翎嘶啞的喝道。

    說完,玉清翎頓時化作血光直接沖向玄清,其速度就是玄清使用咫尺天涯也只敢說快上一絲。

    這還是玄清光拼速度,咫尺天涯雖然距離極大,但催動法術的時間和施法間接時間還是有的,真要戰斗起來,玄清挪移的速度也是比不過玉清翎的。

    不過雖然速度上玄清比不過玉清翎,但是比起手段,陷入瘋狂的玉清翎可是比不上玄清的萬分之一,右手商陽穴頓時發出了大量的白色霧氣,鎮天宮的云霧界瞬間發動。

    僅僅幾個呼吸,玉清翎便失去了玄清的目標。

    要知道云霧界之中有了大量的細微空間力量,不管是神識、氣味還是氣息鎖定,都會被細微的空間力量吸收,就算有少量的漏洞,也會因各個空間力量碰撞讓敵人失去目標。

    破解云霧術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只要修煉了靈目神通,云霧界的迷霧便不復存在,至于能否看破云霧界,就看靈目的品階和修煉時間了。

    而狂暴的玉清翎自然不會用出靈目神通,開始胡亂攻擊,而玄清則是在一旁仔細觀察。

    這玉清翎身上的封印還在,只是封印的位置只是在識海和劍肧之上,而大量的血煞怨力則進入到了玉清翎的周身,而且這血煞怨力雖然與靈氣屬性不同,但也算不上你死我活,要不然聚靈珠中的靈氣和煞氣早就拼個你死我活了。

    玄清雖然看出了端倪,可是讓玄清出現了更深的疑惑,這玉清翎哪里找來的這么多怨煞之力?

    據玄清所知,黑衣士兵和戰爭死亡之人都已經經過處理,這是修煉界比較常見之事,對一下煉尸門派和鬼道法門的針對。

    所以玉清翎只能是在最近死亡的人身上得到這些怨煞之力,可是如此龐大的力量可是比玄清當初都要強大三分,要知道當初星天世界的人族士兵都至少有著煉體三階的境界。

    如此換算下來,整個天元都差不多被殺光了,這么大的力量突然出現在玉清翎身上,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有人算計自己?玄清的念頭一閃而過,便搖頭否決,雖然殺了玉清翎會對自己的道心有所損傷,但傷害實在太過有限,以玄清的心境影響更是微乎其微,這么針對自己敵人實在是腦袋有坑。

    想要借玉清翎的手殺死自己,玄清也是直接搖頭,雖然玉清翎如今能夠威脅普通真君境,但是也只是威脅,而且玄清又不是普通修煉者。

    想了半天玄清也是沒有絲毫頭緒,只能等到玉清翎精疲力盡,到時候再去仔細探查。

    如今玉清翎神智低下,被云霧界困住也是異常急躁,足足一個時辰,玉清翎周身的怨煞之力消耗了一大半,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玄清也是直接撤去云霧界。

    隨后雙手不斷捏訣,困住玉清翎,同時神識進入玉清翎的身體仔細探查。

    這一探查可讓玄清一驚,此時玉清翎的肉身有著大量魂魄,玄清只是剛剛觀察身體一處部位便發現數十道殘魂,以此推算玉清翎身上至少有著上萬的殘魂。

    殘魂只是魂魄中的一點碎片,其中夾帶著不少記憶,因此修煉者視不會讓殘魂進入身體影響自身,如此數量的殘魂,就是玄清如今的魂魄造詣也會受到巨大影響,要不是玉清翎識海被封印,恐怕早就徹底身死了。

    隨后玄清直接把玉清翎打昏,剛想思索,這時便發現玉清翎周身的殘魂迅速凝結到了一起,化作一層血光出現在玉清翎識海的周圍,不斷磨去禁制。

    這時玄清也是明白為何陳勇只是發現血腥味,這血光魂力極為凝聚,要不是玄清事先知道,連自己都會被瞞了過去。

    玄清靜靜等待,據陳勇所說,玉清翎出現氣息改變,其余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所以玄清也是知道玉清翎只是一時喪失了神智,過一會殘魂不再影響玉清翎的魂魄,那時便會清醒過來,一切也得等玉清翎清醒過來再說。

    禁錮玉清翎的地方發生了如此大的動靜,府中不少修煉者前來觀察情況,見到玄清的神通,也是知道玄清修為高深莫測,自然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陳勇也是趕到,看到玄清也是知道自己的手下誤會,直接對著玄清大聲喊道:“師尊,你沒事吧!”

    玄清知道陳勇的意思,揮了揮手讓其退下,眾人非常識趣的退下,而之前被玄清禁錮的女修也是大驚,對著玄清賠禮道歉。

    眾人離去,這時玉清翎了也是漸漸恢復神智,看到玄清正看到自己,眼神之中愧疚神色一閃而過。

    這一瞬間也是被玄清捕捉道,對著玉清翎淡淡說道:“說說吧,你要干什么?”

    “沒什么,你要殺便殺,何必如此廢話?!庇袂弭嵋桓鄙攬吹謀砬樗檔?。

    這下把玄清有些難住,玉清翎本就不怕死,而自己又立下誓言,自己直接擊殺和被迫擊殺可是兩個概念,玄清如今四面楚歌,自然不會做這種不智的事情。

    至于折磨,玄清還真沒有什么生不如死的手段,而搜魂更想都別想,如今玉清翎的肉身聚集了如此多的血煞怨力,加上殘魂中有著大量記憶,根本不會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眉頭一皺,稍一思考,周身出現了七彩光芒,卻是玄清用出了七情圣魂錄的秘法,想要把玉清翎身上的殘魂分離出來。

    七情圣魂錄可是鎮魂殿的根基秘法,再加上百萬年的完善,把玉清翎身上的魂魄抓出,還是輕而易舉。

    玉清翎發現玄清正把魂魄扯出身體,之前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頓時消失,大驚道:“不,放過李郎?!?br />
    這時玄清也是把玉清翎那萬道殘魂扯出,這魂魄呈現一股黑色,其本身都算不上魂魄了,整個一個由萬人凝聚的東西。

    玄清聽到玉清翎喊道“李郎”二字,頓時一驚,神識仔細檢查這團東西,一炷香后,玄清果然發現了一股與李元一極為相似的一道魂魄,只是三魂七魄已經如同一團破布,而其他的魂魄好似一團膠水。

    可是這膠水比破布多出百倍,玄清嘆息說道:“玉清翎,你這又是何必呢?李元一本來已經進入輪回,你竟然硬生生的從天道手中搶回,如今連輪回的機會都沒有了?!?br />
    “你別說風涼話了,憑借我的修為,就算是全盛時期都不可能做到,而一直都被你封印的我,怎么扯出天道輪回,要不是你把李郎的魂魄扯出,李郎早就進入輪回了?!庇袂弭岜宜檔?。

    “嗯?誰與你說我扯出了李元一的魂魄?李元一只有真武境的修為,別說下一世無法傳承記憶,就算是李元一記憶完整,你真的認為憑他能奈我何?”玄清質問道。

    “這,不是你扯出的還能有誰這么無聊,花費大代價從天道手中搶回魂魄,那是要遭天譴的,除了你,我實在想不通誰會這么做?!庇袂弭嵊淘チ艘幌?,立馬果斷說道。

    “我的性情你也略知一二,李元一都身死道消,我針對他干嘛,對了,這魂魄是誰交給你的?”玄清問道。

    “真的不是你?”玉清翎疑惑道。

    “我騙你有意義嘛?到底是誰?”玄清無奈道。

    “沒有人把李郎魂魄交給我,是他的魂魄自己飛回來的?!庇袂弭嵋⊥坊卮鸕?。

    “怎么可能?如此殘缺的魂魄別說化成鬼,就是在這世界待上不到一天都會徹底魂飛煙滅,怎么可能自己來找你?!斃寮絳實?。

    “這,這,我也不知,只是你走了第二年,我便發覺到了李郎的魂魄,用自己的肉身圈養李郎?!庇袂弭嶧氐?。

    啟靈傳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