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2547-37503283/

第四十五章 喜歡梳頭的伽椰子
    余灰聽完之后,也有些疑惑。

    那她是被女人纏上了,還是被女鬼纏上了?

    “按照你的說法,警察是如何判斷出情殺的?”

    余灰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當時憑借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br />
    “我就沒有了解,躲還來不及呢?!?br />
    “老板,我該咋辦呀?”

    “纏住我的是不是鬼?”

    “你可一定要救我呀,我好歹也是你的客戶你不能見死不救?!?br />
    熊建國激動的說著,顯然他把余灰當成了救命稻草了。

    “你現在在哪里?”

    “不行你來古堡,我看一下你的狀況?!?br />
    余灰覺得有必要看一下他的情況,所以發出了邀請。

    “我今天找過老板,可是老板不在?!?br />
    “然后我就回來了,我現在在家里?!?br />
    “要不我現在去找你?”

    熊建國說著自己的地址。

    “別過來,你在半夜碰上那女人你可真就涼了?!?br />
    “好好在家里睡一覺,明天白天在來找我?!?br />
    “一些陰邪之物只有黑天才會出來,所以你天黑以后千萬不要出門?!?br />
    余灰提醒著他千萬小心。

    隨后二人又聊了一會,約定在明天見面。

    然后就把電話掛斷了,余灰放下電話后嘆了口氣。

    最近真的是越來越忙了,今晚一定要把貞子拿下。

    不然他可真的就要涼了,余灰摸了摸懷中的日記本。

    員工都在他身上,女高怪談如何運作的?

    想到這里余灰就進入女高怪談查看了一番,剛好看到這一幫邪嬰。

    她們全部都跑到余灰身邊,拽著他的褲腿。

    怎么把這幫小可愛忘記了?

    “叔叔,你來看我們啦?!?br />
    歲數最大的那小女孩乖巧的說著。

    “快過來讓叔叔抱抱,最近有沒有乖乖的呀?”

    余灰將小櫻他們放了出來,然后就抱起了這個可愛小女孩。

    “我們都可乖了,姐姐不在就只有我們去嚇那些顧客呢?!?br />
    “叔叔有沒有給我們帶好吃的,我們都好久好久沒有吃到東西了?!?br />
    這個女娃娃萌萌的說著。

    “這次沒帶,下次就給你們帶?!?br />
    “你們先去玩吧,叔叔還有事情要做呢?!?br />
    說完余灰將她放下,然后查看了一番學校的情況。

    就走了出去,凌云那老頭還蠻用工的。

    余灰坐在椅子上玩手機,思緒卻跑到了午夜兇鈴當中。

    這可是和咒怨齊名的恐怖片,咒怨他差一點點就涼了。

    所以午夜兇鈴決不能大意,要不要把所有員工都帶上?

    他想帶又不想帶,女高怪談里都不是戰斗類型的厲鬼。

    哪怕柚子和小美,生前也不過是一位女學生而已。

    死后怨氣也不過是對校長的,校長已經死了。

    她們的怨氣在校長沒殺死后,就已經不大了。

    所以余灰很不愿意帶他們去冒險,因為她們都是余灰的員工。

    無論損失掉誰,都是余灰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帶她們去,帶的話都帶誰去。

    就這樣在他的思考中,時間漸漸流逝。

    轉眼已經到了八點鐘,此時已經沒有什么顧客了。

    鄭天器很擔心余灰晚上的試煉,所以一直跟在他身后想幫忙。

    至于張曉莉吃完晚飯后,就一個勁讓余灰把徐來弄出來。

    余灰這才想起來欠伽椰子的木梳,和俊雄的布娃娃。

    然后余灰就掏出手機,點進信息界面打開小狐仙的對話框。

    余灰:干嘛呢?忙不?

    許仙玲:不忙呀,怎么啦?老板。

    余灰:你那里的購物商城有木梳和布娃娃嗎?

    許仙玲:有呀,老板要木梳和布娃娃做什么?

    余灰:當然是送給新員工呀,需要多少尖叫值我轉賬給你。

    許仙玲:老板,最近我可是不少賺呢。就讓我給新員工買吧,老板可不許和我搶。

    余灰:好吧,你買就你買。反正過段時間,也要開派對。到時候多給你包些紅包就是了,那你先買吧我這就去取。

    張美玲:好的,老板進來取吧。

    余灰將手機揣入兜里,就走進女高怪談里面。

    “老板,給你?!?br />
    小狐仙已經在門口等候,她捧著一個紅色的木制梳子和一個普通玩偶。

    “挺好的,等這幾天忙完了被你們做好吃的?!?br />
    余灰接過后,便走了出來。

    他推開咒怨的門走了進去,還是那破爛寂靜的街道。

    隨處可見破敗,地上隨處可見血跡和動物的尸體。

    可能進入次數多了,在外人眼中十分恐怖的場景在他眼中一點都不嚇人。

    余灰就欣賞著路邊的風景,向伽椰子的家中行去。

    當他走進屋子的時候,剛好看到徐來在和俊雄玩游戲。

    伽椰子不知道去做什么了,并不在家中。

    “老板,你來看我了呀?!?br />
    “過來一起玩呀,可好玩了”

    徐來看到余灰來了,緊忙沒心沒肺的打著招呼。

    “誰來看你的,我是來看伽椰子的?!?br />
    “一邊玩去,別煩我?!?br />
    余灰看到他心情就不爽,這貨怎么在哪里都過的這么好。

    說好的折磨呢,你這適應能力也太強了。

    “俊雄,你母親那?!?br />
    “我找她有事,告訴我有獎勵喲?!?br />
    說完余灰就把布娃娃拿了出來,在俊雄面前晃了晃。

    俊雄眼前一亮,然后指了指樓上。

    意思伽椰子在樓上,然后他就跑過來抱住布娃娃。

    拋去那恐怖的裝扮以外,俊雄還蠻可愛的。

    也就是個熊孩子,至于徐來的布娃娃早都讓他騙回去了。

    畢竟俊雄只是個孩子,就算怨氣極大。

    但也只是個孩子,所以特別好騙。

    余灰沒管他倆,向著樓上走去。

    他終于看到伽椰子了,伽椰子也看到了他。

    “老板,你來了?!?br />
    伽椰子惜字如金的說著。

    余灰一陣苦笑,伽椰子話還是這么少。

    “這次我來這里,是給你這個的?!?br />
    說完他把手中的紅色木制梳子遞了過去,面露微笑的看著伽椰子。

    伽椰子看到木梳,眼睛都離不開了。

    她多久沒有收到過禮物了?

    而且這個紅色的木梳好漂亮,她本來是不好意思收下的。

    但是手卻本能的伸了出去,接過木梳。

    然后當著余灰的面,在頭發上梳了兩下子。

    她開心的已經無以復加了,這個老板還真是好呢。

    伽椰子梳著梳著就停不下來了,此時她的內心無比開心。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