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1177-37459278/

第五百六十二章轟動
    適才阻攔燕玲瓏無果,被其一鞭甩在臉上,這才導致破了相,所以連說話都捂著臉。

    李天仇望著山腳,眼神深邃,并沒有回答馬長老的話,讓人不知道其在想什么。

    “要不要加快人手去搜捕他們?”馬長老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你有把握對付他們?”李天仇眉頭一挑,問道。

    馬長老臉色一紅,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對付燕玲瓏?君不見他臉上的傷疤怎么來的?

    “既然沒有把握對付便加派人手過來,挖掘遺址!”李天仇冷聲道。

    馬長老先是一愣,隨即很快便反應了過來,應聲道;“是!”

    待馬長老率人離去后,李天仇輕輕在地上一踏,眼中閃過一抹寒意?

    “遺址我勢在必得,誰也奪不走!”

    ……

    五柱峰下,陳元等人見神拳門眾人并未追上來,不由停下了腳步。

    “看樣子他們已經中計了?!背略沉艘謊凵硨蟮奈逯?,說道。

    燕玲瓏二女輕輕點了點頭,適才她們表現的這么認真,若是再不中計也說不過去了。

    “婉兒,剛才表現的不錯哦?!背略嗔巳嗨脹穸哪源?,夸贊道。

    蘇婉兒微微一笑,并未說什么,反倒是燕玲瓏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表現不錯,恐怕還不如你吧?”燕玲瓏說道,若非親眼所見,誰又能想到這個面容看似老實的陳元,竟然是一個演技派,險些連她也騙了過去。

    陳云面色一囧,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燕玲瓏沒有心思在這件事上糾纏,望著云氣環繞的五柱峰一眼,自信的說道;“神拳門門主是個聰明人,以我們表現的實力來看,他恐怕不會浪費太多的人力追捕,如今當務之急必定是先行挖掘遺址,相信要不了多久五柱峰便會被徹底封鎖?!?br />
    若是李天仇在這里必定會被燕玲瓏的言論所震驚道,僅見過兩次便對他這般了如指掌,當真不簡單。

    “依你之見,我們該當如何?”陳元問道。

    “等!”燕玲瓏口中淡淡的吐出一個字,隨即繼續說道,“既然他神拳門想要封鎖五柱峰,我們便讓他封鎖,天下沒有不漏風的墻,就算有我們也可以砸出一個洞,我不相信天嵐宮和神火門的人會不意動?!?br />
    望著鎮定自若,一切了如指掌的燕玲瓏,陳元心中不禁為李天仇默哀,誰讓他遇到這樣的對手,簡直半點生機都不留啊。

    做了決定后,陳元三人便在五柱峰附近尋了一個偏僻的山峰住下。

    果然不出燕玲瓏所料,才短短一天的時間,神拳門的人便將整座五柱峰封鎖,等閑之人根本不能進入其中。

    好在五柱峰平時便鮮少有人來,所以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整個神拳門幾乎是傾巢而出,所有弟子斗匯聚在第四峰上,頗有一副掘地三尺也要將遺址找出來的架勢。

    三日后,五柱峰旁一座矮小的山峰上,陳元三人登高而望,恰好將一切收入眼底。

    望著山峰上充當苦力的神拳門眾人,陳元嘴角微微上揚,不由露出一抹譏諷的弧度。

    “看來李天仇也怕我們將事情桶出去,不得不加快速度啊?!背略鋅?。

    這李天仇不愧是神拳門門主,能夠在天嵐宮與神火門夾縫之中生存下去,果真有些手段。

    “可惜了,就算讓他們挖出遺址又如何?”燕玲瓏不屑道。

    若她黃泉道的遺址這么容易便被人破去,又怎么可能等到現在?恐怕早就被她燕玲瓏悄無聲息的吞下了,而神拳門所做的這一切,不過是在為他人打工罷了。

    “可以開始了?!?br />
    燕玲瓏說道,三人一起而動,朝著峰下掠去。

    現在正是大肆宣揚遺址現世消息的時候,無論天嵐宮與神火門信與不信,神拳門此番行為本就是此處無銀三百兩。

    這一日,神火門、天嵐宮主殿上都收到了一封神秘來涵,信上講神拳門發現了上古宗門的遺址,已經在大肆挖掘。

    神火門門主、天嵐宮宮主緊急招集門下弟子,前往五柱峰所在的方向。

    一時間,三大勢力齊動,整個五柱峰顯得暗流涌動,似乎有一種暴風雨正在醞釀將至。

    五柱峰山巔的帳篷內,李天仇面前的木桌上擺放著一張嶄新的地圖,正是這幾日神拳門弟子繪制而得。

    而李天仇也沒有了往日神拳門門主的威風,雙眼微陷,眸子中布滿了血絲。

    這幾日不斷有神拳門弟子被暗殺,而且出手者實力極為強悍,除了他整個神拳門便唯有幾個長老聯手方可抵擋,故而不斷疲于奔波,再加上要防備天嵐宮與神火門的人察覺,這位神拳門霸主精神已經繃緊到了極致。

    李天仇斜靠在椅子上,手微微扶著額頭,剛欲小憩片刻,忽然一道聲音將他驚醒。

    “報??!”

    一位神拳門弟子快步走進帳篷內,單膝跪在地上。

    “何事?”

    李天仇強壓下心中的疲倦,冷聲問道。

    “回稟門主,適才我們的兄弟回報,天嵐宮似乎已經察覺到了我們的動向,正派人趕來?!鄙袢諾蘢鈾檔??。

    李天仇眼皮子一跳,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天嵐宮平日鮮少管外面之事,而且此次做的如此隱蔽,按理說不應該這么早察覺才是。

    “還有…還有……”那名神拳門弟子欲言又止,頗為糾結道。

    “還有什么?”一股無名的?;杏可俠釤斐鸕男耐?,他忍不住追問道。

    “還有,神火門的人也在往這里趕,領頭的是地火長老?!?br />
    “什么??!”

    話音剛落,神拳門的弟子頓時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猶如鋪天蓋地般朝自己壓來,仿佛能將天地震懾,就連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來。

    “門主,息怒!”

    神拳門弟子慌忙喊道,生怕被暴怒的李天仇一掌擊斃。

    李天仇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似乎有些失態了,氣勢猛地一收回,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整個帳篷內鴉鵲無聲,二人誰也沒有說話。

    沉默了良久,李天仇這才擺了擺手道;“行了,你下去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