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1134-41393477/

1799 不會碎
    “我扔了?!蔽諾た醋叛舳ヌ?。

    “扔吧?!?br />
    陽頂天點頭。

    “真的不會碎?”聞丹還是不相信。

    “要不我們打個賭?!毖舳ヌ熳旖槍易乓宦菩σ猓骸叭綣榱?,我立馬就從你眼前消失,從此再也不煩你,但如果沒碎呢,你就讓我吻一下?!?br />
    聞丹臉一紅,深深的看著陽頂天,點頭:“成交?!?br />
    話出口,她猛地反手一拋,把玻璃杯扔了出去。

    “哎,哎?!毖舳ヌ於偈苯釁鵠矗骸澳閽趺湊瀉舳疾淮蛞簧腿恿稅??!?br />
    聞丹咯咯笑起來:“你不是說本事大過天嗎,要打什么招呼啊?!?br />
    “果然孔夫子有經驗,惟女人與小屁孩不能得罪啊?!毖舳ヌ彀?。

    聞丹咯咯笑,轉頭看著窗外。

    玻璃杯正在飛速下落,速度越來越快。

    這么脆弱的玻璃杯,這樣的高度,如果說摔不碎,那聞丹三十多年的三觀就要全部坍塌了。

    陽頂天也探頭往下看,他右手伸出,捏了個劍指,口中念念有詞:“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你最靈,王母娘娘愛上我,天黑約在半山亭?!?br />
    這什么呀,聞丹差點笑噴了。

    陽頂天亂七八糟一通念,眼見杯子要落地,他驀地一指:“停?!?br />
    聞丹的感覺中,那玻璃杯好象真的停了一下,然后才落到地面上。

    聞丹眼晴驀地瞪圓了。

    那杯子竟然是杯腳著地,輕輕巧巧的落到地面上,即沒有碎,也沒有破,甚至沒有倒。

    那情形,仿佛不是從十八樓扔下去,而是輕輕的放在酒柜上一般。

    “這怎么可能?”聞丹眼晴用力眨了幾下,確認沒有看錯,轉頭看陽頂天,一臉的難以置信:“你怎么做到的?”

    陽頂天不答,退后一步,看一眼聞丹,道:“你這個姿勢,真的好翹?!?br />
    聞丹身材本來就好,加上這會兒的姿勢,上半身探到窗子外面,上下半身,打了一個折,就更翹了。

    聽到這話,聞丹臉一紅,身子直起來,不想陽頂天突然上前一步,下半身緊貼著聞丹身子,上半身往前壓。

    聞丹不防,上半身給他壓得往窗子折去,下半身更是給緊緊的擠壓在墻壁上。

    “呀?!?br />
    聞丹驚叫一聲,扭頭看陽頂天:“小宋……唔?!?br />
    卻是給陽頂天一下子吻住了唇。

    聞丹一驚,想要掙開,不知如何,腦中卻嗡的一聲,仿佛剎時間變成了一片空白,身子也一下子軟掉了

    她是三十多歲的女人了,又是已婚女人,然而在男女之事上,她的經歷卻并不豐富。

    她是個有強烈上進心的女孩子,雖然初中時代就收到過情書,卻一直潔身自好,一直到大學畢業,她都沒有正式的談過男朋友,所謂正式的談過,就是跟男人上床。

    刀美娜并不知道,聞丹嫁給葉楊,并不是聞丹故意勾引的葉楊,事實上,她是給葉楊下了藥。

    葉楊以強迫或者半強迫,玩過的女人不少,最終卻娶了聞丹的原因是,聞丹是處。

    當時的葉楊都非常驚訝,因為聞丹太漂亮了,又有二十多歲的年紀,這么漂亮的美女,到了二十多歲了居然還是處,在葉楊想來,簡直不可思議。

    他因此對聞丹另眼相看,正式展開追求,而聞丹給他下了藥玩過了,又不愿報警,再給葉楊半威脅著一追求,她最終答應嫁給葉楊。

    至于婚后,她更不是那種會出軌的女人。

    所以,葉楊雖然三十多了,其實只有過一個男人。

    但聞丹即然是這種比較傳統保守的女人,不會輕易讓男人碰她,那為什么陽頂天一吻她,她就失去抵抗力了呢。

    可不是因為賭注。

    真實的原因是,昨天陽頂天玩了她的腳。

    陽頂天玩腳,可不是普通人那么玩,而是桃花眼的一種獨特僻好,有著獨特的玩法,不僅僅是玩的表面,事實上,借著腳,幾乎是打開了聞丹全部的經脈。

    并且陰陽兩氣相交。

    這等于跟玩她的身子差不多。

    陽頂天獨特的氣息,借著昨天玩腳,深深的印在了聞丹的身體深處,今天這一吻,這股氣息就接上了,聞丹便身不由己,一下子沉迷了進去。

    可有些事情,陽頂天也意料不到。

    就在他將要得手之際,電話鈴突然響了。

    聞丹一下子清醒過來,慌忙推開陽頂天。

    “靠?!?br />
    陽頂天苦笑一聲。

    他不會強迫聞丹,只好退開。

    聞丹面紅耳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裙子放下來,飛快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接了電話。

    “什么?有人員傷亡沒有,損失怎么樣?”

    聽了兩句,她一下子驚呼出聲,本來紅潮未退的俏臉,這會兒一片煞白:“我馬上過來?!?br />
    “什么事?”

    陽頂天問。

    “倉庫失火?!?br />
    聞丹騰地站起來,卻沒站穩,身子一蹌,又跌坐在椅子上。

    這一次,她卻沒有急著站起來,反而似乎是有些無力的癱坐在那里,眼晴看著前方,卻沒有焦距。

    “損失很重嗎?”陽頂天問。

    “給我倒杯酒?!?br />
    聞丹聲音有些飄忽。

    陽頂天給她倒了杯酒。

    聞丹仰頭一口喝干,喝得太急,一下子咳嗽起來。

    “你沒事吧?!毖舳ヌ煊行┑P?。

    “我沒事?!蔽諾つ霉種械鈉孔?,又倒了一杯酒。

    “損失很重?!毖舳ヌ煳剩骸八廊肆寺??”

    “沒死人?!蔽諾ひ⊥罰骸安還摯飫锏娜蚣婢呷幾棧倭??!?br />
    “三十萬件玩具?!毖舳ヌ熘迕跡骸澳塹煤眉蓋虬??!?br />
    “關健不是損失幾千萬的問題?!蔽諾ち成野祝骸罷饈歉嚇分奘サ詰?,是人家的訂貨,拿不出貨,影響了人家的供貨,是要三倍賠償的?!?br />
    “現在生產來得及嗎?”

    “自己生產肯定來不及了?!蔽諾ひ⊥?,雙眉緊鎖:“惟一的辦法,只能高價向其它玩具廠訂貨,自己再生產一部份?!?br />
    她說到這里,立刻撥打電話,連著打了好幾個電話,效果卻并不好。

    圣誕這段時期,是歐美最看重的,同樣也是玩具最暢銷的時間段,國內各大玩具廠除非接不到單,否則幾乎都是滿負荷開工。

    這時候聞丹想要訂貨,哪怕是開出高價,人家也未必能騰得出生產線。

    浪子邪醫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