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134-41393477/

1799 不会碎
    “我扔了?!蔽诺た醋叛舳ヌ?。

    “扔吧?!?br />
    阳顶天点头。

    “真的不会碎?”闻丹还是不相信。

    “要不我们打个赌?!毖舳ヌ熳旖枪易乓宦菩σ猓骸叭绻榱?,我立马就从你眼前消失,从此再也不烦你,但如果没碎呢,你就让我吻一下?!?br />
    闻丹脸一红,深深的看着阳顶天,点头:“成交?!?br />
    话出口,她猛地反手一抛,把玻璃杯扔了出去。

    “哎,哎?!毖舳ヌ於偈苯衅鹄矗骸澳阍趺凑泻舳疾淮蛞簧腿恿税??!?br />
    闻丹咯咯笑起来:“你不是说本事大过天吗,要打什么招呼啊?!?br />
    “果然孔夫子有经验,惟女人与小屁孩不能得罪啊?!毖舳ヌ彀?。

    闻丹咯咯笑,转头看着窗外。

    玻璃杯正在飞速下落,速度越来越快。

    这么脆弱的玻璃杯,这样的高度,如果说摔不碎,那闻丹三十多年的三观就要全部坍塌了。

    阳顶天也探头往下看,他右手伸出,捏了个剑指,口中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你最灵,王母娘娘爱上我,天黑约在半山亭?!?br />
    这什么呀,闻丹差点笑喷了。

    阳顶天乱七八糟一通念,眼见杯子要落地,他蓦地一指:“停?!?br />
    闻丹的感觉中,那玻璃杯好象真的停了一下,然后才落到地面上。

    闻丹眼晴蓦地瞪圆了。

    那杯子竟然是杯脚着地,轻轻巧巧的落到地面上,即没有碎,也没有破,甚至没有倒。

    那情形,仿佛不是从十八楼扔下去,而是轻轻的放在酒柜上一般。

    “这怎么可能?”闻丹眼晴用力眨了几下,确认没有看错,转头看阳顶天,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怎么做到的?”

    阳顶天不答,退后一步,看一眼闻丹,道:“你这个姿势,真的好翘?!?br />
    闻丹身材本来就好,加上这会儿的姿势,上半身探到窗子外面,上下半身,打了一个折,就更翘了。

    听到这话,闻丹脸一红,身子直起来,不想阳顶天突然上前一步,下半身紧贴着闻丹身子,上半身往前压。

    闻丹不防,上半身给他压得往窗子折去,下半身更是给紧紧的挤压在墙壁上。

    “呀?!?br />
    闻丹惊叫一声,扭头看阳顶天:“小宋……唔?!?br />
    却是给阳顶天一下子吻住了唇。

    闻丹一惊,想要挣开,不知如何,脑中却嗡的一声,仿佛刹时间变成了一片空白,身子也一下子软掉了

    她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又是已婚女人,然而在男女之事上,她的经历却并不丰富。

    她是个有强烈上进心的女孩子,虽然初中时代就收到过情书,却一直洁身自好,一直到大学毕业,她都没有正式的谈过男朋友,所谓正式的谈过,就是跟男人上床。

    刀美娜并不知道,闻丹嫁给叶杨,并不是闻丹故意勾引的叶杨,事实上,她是给叶杨下了药。

    叶杨以强迫或者半强迫,玩过的女人不少,最终却娶了闻丹的原因是,闻丹是处。

    当时的叶杨都非常惊讶,因为闻丹太漂亮了,又有二十多岁的年纪,这么漂亮的美女,到了二十多岁了居然还是处,在叶杨想来,简直不可思议。

    他因此对闻丹另眼相看,正式展开追求,而闻丹给他下了药玩过了,又不愿报警,再给叶杨半威胁着一追求,她最终答应嫁给叶杨。

    至于婚后,她更不是那种会出轨的女人。

    所以,叶杨虽然三十多了,其实只有过一个男人。

    但闻丹即然是这种比较传统保守的女人,不会轻易让男人碰她,那为什么阳顶天一吻她,她就失去抵抗力了呢。

    可不是因为赌注。

    真实的原因是,昨天阳顶天玩了她的脚。

    阳顶天玩脚,可不是普通人那么玩,而是桃花眼的一种独特僻好,有着独特的玩法,不仅仅是玩的表面,事实上,借着脚,几乎是打开了闻丹全部的经脉。

    并且阴阳两气相交。

    这等于跟玩她的身子差不多。

    阳顶天独特的气息,借着昨天玩脚,深深的印在了闻丹的身体深处,今天这一吻,这股气息就接上了,闻丹便身不由己,一下子沉迷了进去。

    可有些事情,阳顶天也意料不到。

    就在他将要得手之际,电话铃突然响了。

    闻丹一下子清醒过来,慌忙推开阳顶天。

    “靠?!?br />
    阳顶天苦笑一声。

    他不会强迫闻丹,只好退开。

    闻丹面红耳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把裙子放下来,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接了电话。

    “什么?有人员伤亡没有,损失怎么样?”

    听了两句,她一下子惊呼出声,本来红潮未退的俏脸,这会儿一片煞白:“我马上过来?!?br />
    “什么事?”

    阳顶天问。

    “仓库失火?!?br />
    闻丹腾地站起来,却没站稳,身子一跄,又跌坐在椅子上。

    这一次,她却没有急着站起来,反而似乎是有些无力的瘫坐在那里,眼晴看着前方,却没有焦距。

    “损失很重吗?”阳顶天问。

    “给我倒杯酒?!?br />
    闻丹声音有些飘忽。

    阳顶天给她倒了杯酒。

    闻丹仰头一口喝干,喝得太急,一下子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毖舳ヌ煊行┑P?。

    “我没事?!蔽诺つ霉种械钠孔?,又倒了一杯酒。

    “损失很重?!毖舳ヌ煳剩骸八廊肆寺??”

    “没死人?!蔽诺ひ⊥罚骸安还挚饫锏娜蚣婢呷几栈倭??!?br />
    “三十万件玩具?!毖舳ヌ熘迕迹骸澳堑煤眉盖虬??!?br />
    “关健不是损失几千万的问题?!蔽诺ち成野祝骸罢馐歉吓分奘サ诘?,是人家的订货,拿不出货,影响了人家的供货,是要三倍赔偿的?!?br />
    “现在生产来得及吗?”

    “自己生产肯定来不及了?!蔽诺ひ⊥?,双眉紧锁:“惟一的办法,只能高价向其它玩具厂订货,自己再生产一部份?!?br />
    她说到这里,立刻拨打电话,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效果却并不好。

    圣诞这段时期,是欧美最看重的,同样也是玩具最畅销的时间段,国内各大玩具厂除非接不到单,否则几乎都是满负荷开工。

    这时候闻丹想要订货,哪怕是开出高价,人家也未必能腾得出生产线。

    浪子邪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