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0774-37459299/

第697章 放松一點
    安沐其實躺在床上并沒有任何的睡意,她突然間想起來,好像昨天和謝碧打電話的時候,謝碧曾經說過她是今天早上的飛機,這么一想,她就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在機場了嗎?” 安沐想著,或許謝碧還沒有上飛機,所以就嘗試的打了一下她的電話,誰知道真的就打通了,安沐沒有等到謝碧開口,她就已經開口詢問了。

    “還有幾分鐘,我以為你還沒起床,就沒給你打電話?!薄⌒槐碳熱恢懶稅層迨竊詼燃?,想著應該玩的非常瘋了,也是不愿意去打擾安沐任何的休息的時間的。

    聽到謝碧這么說,不知道為什么,安沐的心里面竟然暖暖的,或許是因為在她的內心其實是非??釋芄揮腥斯匭乃?,又或許是因為她一個人太久了,需要朋友。

    “不過你這次去,真的不打算回來了嗎?” 安沐直接忽略了剛才謝碧話里面的打趣,直接這么開口問這,語氣里面都是滿滿的不舍,不舍的謝碧這個朋友。

    安沐能夠有這種感覺,其實也是對的的吧,畢竟不管怎么說她們兩個人剛認識沒有多久,誰知道現在就要分開,還很有可能以后都見不到了,心里面難免會有落差。

    都說女人是屬于那種多愁善感的類型,這么說來真的是對的,如果不是重情重義的人,又怎么可能會因為這些離別而感覺到有些不開心呢?

    “或許吧,一切都是未知,說不定我就不去了呢?”謝碧這個話也算是半真半假了,沒有人知道此刻她的心里面想的到底是什么,只有她自己明白她的心情。

    “好了,我也不多說什么了,一路順風,到了記得告訴我一聲?!卑層遄釤盅岬鈉涫稻褪搶氡鵒?,先不說這是電話離別,她就受不了了,如果是見面她只怕要瘋了。

    謝碧聽著電話那頭滴滴滴的聲音,她都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再見的時候,誰知道安沐就已經把電話給掛了,這讓謝碧一臉懵,可是她這個反應也沒有太長時間。她剛把手機收好沒有兩分錢,已經響起一個聲音,提醒著她要登記了,謝碧看了一眼手中的護照的和機票,又看了一眼候機大廳,最終她等的人沒有來。

    謝碧沒有任何的猶豫,站起來直接走進安檢,她想她在這里的牽掛都已經把她給忘記了,那么她現在除了離開,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什么選擇了吧。

    安沐等到差不多中午的時候,已經從房間走了出來,她自己可是沒有忘記唐棟說過什么,唐棟可是說她們要中午才坐上游艇的。

    安沐感覺到意外的是,當她剛走出來的時候,唐棟房間的門也在這一刻打開,兩個人仿佛有心有靈犀一樣,兩個人相似一笑,最終誰都沒有開口說什么。

    安沐以為,就只有他和唐棟兩個人罷了,可是當他們兩個人到了我最你這邊之后,就看到了兩個不速之客,之所以會這么說,是因為安沐沒有聽唐棟說過他們要來。

    原本安沐以為,是唐棟讓他們兩個來的,又或許說唐棟知道他們兩個人也在這里,可是當安沐看著唐棟的那一刻,就明白了過來,只怕這才是最驚喜的事情了吧。

    “我說你們兩個,怎么看到我們就像是看到鬼一樣?”管銘看著唐棟在看到他們兩個人之后,臉色立馬不好了起來,她就非常惡趣味的在這里開口打趣了。

    當然了,樸瑜也是把他們兩個人的表情看在眼里的,只是覺得好笑,樸瑜覺得如果說唐棟是這個樣子可以理解,可是安沐為什么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呢?

    此刻樸瑜在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她覺得他的想的應該是沒有錯的,其實在安沐的心里面,已經對唐棟有了感情了,只是一直都不愿意承認罷了。

    “還站在那里干什么呢,走吧上去吧?!憊苊絲嘆禿孟袷敲揮鋅吹教貧傲成夏且桓幣比說難?,直接開心的說著,說完之后直接和樸瑜兩個人就上去了。

    唐棟看到這種情況,他在想此刻就算是他要把他們兩個人趕走只怕也沒有什么辦法吧,既然都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唐棟也不好再說什么,直接和安沐兩個人走進去。他們四個人全部上去之后,這才,他們四個人全部都站在夾板這里,看著遠處的大概,都沒有人開口說話,完全就是一片的安靜。

    “喝酒嗎,我進去拿?”管銘看著他們都不準備說話的樣子,不知道為什么卻感覺到此刻的情況好像是非常詭異的樣子,讓人感覺到不舒服,他就開口詢問了。

    唐棟看著管銘走了進去,他自己覺得或許留下兩個女生在這里更加的好,他也沒有開口說什么,反而是轉身直接走了進去,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以前出過海嗎?”樸瑜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沉默了多久,最終這才開始開口詢問,樸瑜此刻的心情只是覺得非常平靜,甚至于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為了什么。

    “沒有,這是第一次,以前比較喜歡來海邊?!碧狡予ふ餉次?,安沐只是搖搖頭,然后這么說著,她本來就暈這些東西,才不會不要命的還出海吧。

    “你很喜歡大海嗎?”樸瑜注意到了,在安沐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的眼睛里面是在放著一種光芒的,所以樸瑜就自己猜到了,應該說她是比較懂得看透人的心吧。

    “我只是覺得大海很廣闊,廣闊到一點點煩惱在這里都可以消失不見?!卑層逡∫⊥?,隨即說出自己心里面的想法,她的心里面確實是這么想的罷了。

    聽到安沐這么說,樸瑜是非常贊同的,因為她也是很喜歡大海,原本以為就只有她是這個樣子的想法,誰知道安沐也是如此,看來他們兩個相同的地方很多。

    “你難道就不好奇我和管銘是怎么來的嗎?”樸瑜突然間又想到了剛才唐棟看到他們兩個時那種兇神惡煞的眼神,只是覺得非常好笑,從來沒有見過唐棟這個樣子。

    “總不至于是心有靈犀吧?!奔熱黃予ざ家丫餉次柿?,那么安沐當然也要配合著她回答了,只是回答的過程中多了一點點的趣味罷了,畢竟都已經熟悉了。

    “我和管銘就是想要看看唐棟還能夠為你做出什么傻事?!逼予ぜ熱換岸家丫檔秸飫锪?,那么此刻她也就不兜圈子說話了,她覺得安沐還是能夠接受這種直接的吧。

    然而安沐卻因為樸瑜的這句話沉默了下來,她以為有些事情她可以忽略自己心里面的想法到底是什么,誰知道到頭來都不過是一場浮云罷了。

    安沐知道,哪怕她自己不在意,還是會有人時不時的提醒著她,就像是現在的樸瑜一樣,更加應該說唐棟能夠有管銘和樸瑜這樣的朋友,不知道是多么幸運。

    “那這一次你可以盡情的看了?!卑層搴蕓煬鴕睪昧俗約耗欠薟話駁哪諦牧成顯諞淮斡辛誦θ?,然后對著樸瑜這么說,她自己本來也就沒有在乎那么多的。

    樸瑜不在多說什么了,她說話一向都是點到為止的,她自己都知道,有些話一旦說的太過于明白了,沒有任何意思,所以現在是恰到好處剛剛好的了。

    “你們再說什么呢,我看你們聊得挺開心的?!薄〈絲趟橇礁鋈頌揭桓鏨?,當然了樸瑜最先轉身,從管銘的手里面接過一杯紅酒,不由的笑了起來。

    安沐看著他們兩個人互動,只不過是簡單的一句話罷了,好像他們兩個人都可以把它弄得特別的溫馨,安沐心里面很羨慕,此刻唐棟走到她身邊給她紅酒。

    “現在這個景色不錯,你們兩個站在一起,我給你們畫個畫怎么樣?” 管銘突然間想到剛才看到安沐和樸瑜二人站在一起,覺得非常合適,就趕緊的提議。

    “哇,不是吧,讓堂堂大畫家管銘給我們畫畫,這收費應該不低吧?”安沐沒有想到管銘會突然間說這個提議,她雖然說有點吃驚,可是心里面還是非常的樂意的。

    安沐之前就說過,管銘是她最喜歡的一個畫家了,原本她覺得能夠認識他就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可是沒有想到今天管銘竟然還要給她畫畫,這就更加受寵若驚了吧。

    “你怕什么,你出不起這個錢,有些人出的起啊,對吧?”這話明明是管銘和安沐說的,不知道管銘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視線卻一直看著唐棟,用意非常明顯了吧。

    “盡管畫,不要在意錢,他要是敢收錢,我就把他丟到大海去?!碧貧岸雜詮苊庵執蛉た墑且壞愣疾喚郵艿?,反而在這里冷冷的說著,雖然他也知道管銘不過是開玩笑的罷了。

    “果然是重色輕友?!鋇昧?,現在管銘一聽到唐棟這么說了之后,只是感覺到非常郁悶,他明明就是提議畫畫而已,為什么現在弄的她好像非畫不可了,非??膳碌?。

    “你們兩個站在扶手那里不要動,端著紅酒挺好的?!憊苊膊輝詡絳F蹲熗?,每一次他到要畫畫的時候,整個人都是特別的嚴肅,畢竟這是他喜歡的東西。

    安沐和樸瑜兩個人聽從管銘這么說,有那么一刻安沐還會有些不自在,畢竟是在管銘面前,可是當他的視線看到唐棟的那一刻,卻也發現唐棟一直在看著她,那一刻她就安心了。

    樸瑜對于這種情況早就已經習慣了,自從她和管銘兩個人在一次在一起之后,管銘每一天都要給她畫一副,他問之所以這樣的原因是什么,可是每一次管銘都不愿意說。

    “安沐,你其實可以放松一點,我又不吃人,你也不要怕嘛?”管銘是看出來了安沐心里面的那一份不自在他在想難道說她的魅力就那么大么,可以讓安沐都不安起來。

    原本管銘之所以會說出來,也是因為她就是想讓安沐徹底的放松的原因,事實證明他的這個辦法確實是有用的,安沐聽到了之后,也覺得自己這個樣子不應該,調整了自己的心態。

    從頭到尾唐棟都沒有說一句話,他的視線一直都在安沐的身上,他覺得原來安沐在這一刻竟然是這么的美,他的心里面很慶幸管銘有這個提議,要不然只怕他都看不到這一幕的吧。

    管銘也沒有在繼續說話,只是非常用心的創作著她的作品。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