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9768-41393469/

第四百六十二章 第一起行政公益訴訟開庭
    高裕民聲音頗大,說的語氣也很重,這一下讓張睿明也愣住了,當下就沒了聲音,他便將話頭接了過去。

    “根據目前查實的線索,陳橙公司未繳付州府花園地塊規劃調整出讓金的問題,是基本上板上釘釘的事實,而自然資源局在此期間也存在著未依法履職的況,是這樣啊……前不久陳檢察長和我談過了這個案子的況,省檢的想法是希望我們將這個案子辦成全省的第一起行政公益訴訟大案,這是已經下了死命令的,今天以及是檢察建議書發出來后的第三個月了,我建議,我們市檢在此就該案向津港市中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進行表決……”

    接下來的過程就宛如過場一般,當然是全票通過了關于將該案正式起訴的決議,張睿明并不是檢委會成員,自然沒有表決權力,他作為匯報案的主辦檢察官,只能坐在臺前,望著整個案子正式推到臺前的這一幕,在這一刻之前,他還隱隱寄希望于和自然資源局那邊的溝通協調,希望通過向市府匯報,來將這個案子在到這無可挽回的一步前進行化解,可是,現在局面已然是米已成炊,木已成舟,津港市檢將作為公益訴訟起訴機關,與津港市自然資源局在中院“對簿公堂”,而張睿明突然想到,這樣“官告官”的場面,是津港市過往所從未有過的場面,甚至也是南州省所從未有過的場面,而自己也許將成為南州省第一名站在公益訴訟起訴人的位置上,對一個同樣的政府機構提起訴訟,這是他個人法律生涯上的一個“第一次”,卻也是將載入津港市法制史的一個里程碑。

    而且,行政公益訴訟是沒有回頭路的,它并不適用調解,甚至連提起訴訟的檢察機關若要申請撤訴,都是需要經過法院審查裁定的,這一系列嚴苛的程序規定,都是彰顯了國家在行政公益訴訟這樣一種特別的公益訴訟領域中,所慎之又慎的態度。

    但現在陳橙公司這滯繳六千多萬出讓金的案子,算是正式落地了,津港市檢已經正式通過決議,即將對津港市自然資源局提起行政公益訴訟!

    接下來的流程張睿明早就滾瓜爛熟,立案庭立案,同中院協調,送達文書等等等等,張睿明在辦理的時候,卻又有一種不同以往的緊張感,可能是上次趙盛平的那番話給了他壓了,讓他突然看透了許多以為所沒能注意到的地方,但現在他自己卻又無法抵抗這股巨力,只能破釜沉舟,毫無保留的沖上這即將掀起腥風血雨的戰場。

    …………

    這場即將掀起狂滔的案子一審開庭的子很快就定下了,

    7月13,正是三年前津港四中毒跑道案開庭的同一天,也是張睿明第一次走上公益訴訟法庭的同一天。

    站在洗漱臺前,張睿明正怔怔出神,他望著鏡子里那個好久未曾打量過的自己,突然有些感慨,他今天穿著的是特意燙洗過的檢察官制服,整潔板正,頭發也向后梳起

    ,顯得十分精神,只是這臉上的神依然有效憔悴,眼睛里滿是血絲。

    今天之前,他就得到了消息,自然資源局那邊為了對抗津港市檢,特別聘請了津港市大正律師事務所的吳楷明,作為代理律師出庭應訴,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張睿明心頭是一陣苦澀泛過,沒想到在這個案子上,還是遇到了自己的老師。!…奇文學iqix¥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想起即將與這名強敵交手,張睿明就隱隱感到一陣頭疼,趕緊轉過心思,準備找擦鞋油將皮鞋擦一擦,不去想今天這場硬戰有多難啃。

    可他彎腰在洗漱間找了半天,卻沒找到鞋油,正內外焦加,讓他十分煩悶之時,一個柔柔弱弱的背影突然閃了進來。

    “你看看你自己,這鞋子臟成什么樣了?!?br />
    他一低頭,只見妻子唐詩正從外面拿過了鞋油,擦布,彎下腰就開始幫丈夫擦起鞋來,看著妻子忙碌的背影,張睿明心里倒有些突然泛酸。

    “好了,這么大個人了,也不注意點形象?!?br />
    唐詩一邊抱怨,一邊把他上上下下打量收拾了一番,張睿明輕輕摟過妻子,有些動的說道“今天我又要和吳老師在法庭上見面了,哎,這么些年,和他大大小小也交鋒過幾次了,每次看起來是我贏了,實際上卻總是他得利最大,拿了真正好處,現在人家比我也有錢有權,而且這個案子壓力這么大,人家上上下下氣勢滔天,我怕這次我會輸……”

    張睿明剛說了幾句,唐詩便輕輕安撫他道“好了,這賺錢是賺不完的……而且,在我心里,我老公才是最厲害的,沒有人能比你厲害?!?br />
    握過妻子的小手,張睿明心里總算好過了一點,略略度過了這庭審前的緊張。

    接著,唐詩替他整理好儀容,張睿明告別妻子,推開門便硬著旭朝陽,大步走向前方。

    雖然前路困苦,可這位檢察官一直在心里一邊默念著檢察官宣誓詞——“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檢察官,我宣誓忠于祖國,忠于人民,忠于憲法和法律,忠實履行法律監督職責,恪守檢察職業道德,維護公平正義,維護法制統一?!?br />
    這幾乎是張睿明唯一有儀式感的庭前習慣,副手張靚已經在他門前等著,兩人見面核對了一下資料,便向著市中院出發。

    …………

    去往津港市中院的一路上,一路顯得平平淡淡,外面也毫無動靜,張睿明倒也覺得頗為正常,這個案子從影響上來講,是關于國計民生的大案,是掃清像陳橙這樣無良地產商的一次重拳,也是對自然資源局在該問題上履職不及時的一次鞭策,而從開拓來講,這是津港市乃至南州省的第一起行政公益訴訟,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官告官”,是以后將在津港市法制史不斷回放的一幕。

    可是,就是因為這極其重大的影響與開拓,讓這個案子的審判變成了一個“悶聲彈”,按道理來說,像這樣的行政公益訴訟是必須公開審判,根據相關規定,一方面是整個審判過程要公開,人民法院可以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聽見證,向社會各界公告消息,另一方面是該案的裁判文書和相關法律文書應該在互聯網上公開公布,并且可以相應查詢。

    但張睿明知道這很難。

    畢竟是對津港市府的一次重大挑戰,人家能給堂而皇之的正面迎戰已經實屬不易了,怎么還幻想人家會邀著各路代表們來欣賞這樣的一幕難堪場面。

    所以,張睿明對現在的平靜局面倒也十分理解,一路過來,沿途卻沒看到什么異常地方,甚至到了市中院的前一個路口處,那個著名的“當事人黃金廣告位”時,卻連一個橫幅都沒有看到,與以往那些個動輒呼喊連天,攔路喊冤的行政訴訟完全不一樣。

    一般的行政訴訟中,有點想法的當事人都會在這個去中院的必經之地上,到處尋求曝光的幾乎,一般“彩旗招展”,“人山人?!?,各個新聞媒體也喜歡在這里取點素材。

    張靚一個小腦袋左看右看了幾遍,確認今天這個庭會開的非?!襖洹敝?,她轉頭對張睿明不無嘲諷的說道“看來自然資源局那邊還是有準備啊,今天都清場了呵?!?br />
    張睿明瞥了張靚一眼,他神有點冷峻的說道“你不看看今天這案子的被告是誰,在看看人家請的是誰?我們的老熟人吳楷明吳大狀曾經在發財之后,為了謀名,布線,可是專門為市里的那些個強勢部門免費代理行政訴訟的老手,要是連人家“當事人”的這點訴求都看不懂的話,那他這個律協副主席也不用做了?!?br />
    行政公益訴訟本來就是一件新生事物,本來這起土地出讓金案件作為南州省的第一起行政公益訴訟,原本是應該被大書特書,各大機構輪番報導,再上個法制報、天平期刊什么的……但因為這案字牽涉太廣,損害太大,目前津港市上層又正是風雨交加的關鍵時期,當然不會讓這件案子發酵起來,據院里宣傳部他們講,本來約了幾個媒體過來宣傳一下,發幾份通稿,可人家剛答應的好好的,過了一兩天就馬上收回了答應,對這個案子是極其敏感的主動噤聲。

    所以,便是這般風雨如晦的局面,見張靚的神也變得有些擔憂起來,為了安慰這姑娘,張睿明只能又說道“你也別太緊張,一般來說,越是這樣死命壓住的案子,代表對方就越為緊張,最后反而判的會比較穩,不會出什么岔子,我們按原本的計劃來就是了?!?br />
    張靚也只是略一點頭,便不再多說什么,檢察警車很快就開進了中院大門,張睿明剛領著張靚下車,便看到不遠處的一臺林肯,他心里一動,知道是吳楷明已經到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