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9522-41393442/

正文 第759章:楊如水
    按理說要是在平時這種公眾號的推文,林清柔都是直接不看了的,但是今天她卻沒有直接將手機暗滅,而是對上面點東西感興趣了起來。

    杜澤明見林清柔一直盯著手機看,以為她是看到了什么讓自己感興趣的話題,又借著手機的光亮,看見了林清柔臉上的表情,見她沒有什么疲憊的樣子了,便開口問道:“怎么了,這么一直盯著手機看?!?br />
    “沒什么,就是看到了一條新聞,說是楊如水準備回國來,有一場音樂會?!繃智迦岷蓯親勻壞廝底?,并沒有覺得自己說的有什么不對勁,也絲毫沒有想過自己的話,有沒有可能會有讓身旁這個男人不開心的可能。

    但是杜澤明怎么可能會像林清柔所想象中的這么簡單,他甚至有些后悔他剛才問出來那個問題,只好這個問題的答案會讓她這么不開心的話,它就不問了,“原來是這樣啊,那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是不是很開心了?”

    林清柔怎么聽著這話覺得身邊的這個男人這么別扭呢?按理說要是放在平時,他說話的語氣不應該是這樣的才對呀,“你這是怎么了?怎么聽你這語氣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呢?”林清柔這就問了出來。

    有的時候人總是會掩飾自己的情緒,但是又奢望著別人對自己毫無掩飾,雖然說這很顯然是一個很不公平的條例,但是幾乎每一個人心里都會是這么想的。

    杜澤明輕輕的哼了一聲,“我能用什么語氣?我的語氣還不是和平常似的一樣嘛,倒是你,你為什么會突然覺得我的語氣跟平常不一樣了呢?”杜澤明又開始流露出這副不冷不熱不咸不淡的樣子了。

    很顯然這個男人這又是要吃醋了的節奏,幾乎每一次提起楊如水的時候,杜澤明都會是這個反應。

    但是林清柔對于身旁這個人吃醋的行為還是一知半解的,幾乎很多時候她都看不出來身旁的這個男人吃醋了,就像是此時這樣,“你這又是怎么了?我今晚不想跟你吵,不說這個了?!?br />
    林清柔雖說每一次都會覺得很莫名其妙,她很多時候都搞不懂為什么身旁都這個男人會忽然變得這樣奇奇怪怪的,所以他現在也很聰明的學會了,每一次在杜澤明奇奇怪怪的時候,懂得及時止住自己的言語。

    可是正是這句話一下子就點燃了杜澤明本就已經隱隱約約存在了的怒火,“什么叫你不跟我吵了,我本來也沒打算跟你吵好嗎?我只是很正常的問了你一句怎么了?是你自己說我語氣很奇怪的?!?br />
    杜澤明也開始較真起來了,按理說他不應該是這個性格才對,可是每一次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他都會變得不像自己,都會變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本不想把事情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可是沒有辦法,話都

    已經說出去了,收不回來了。

    林清柔明顯是愣了一下,明顯是因為這樣的話語而感到不可置信,“你今晚怎么這么大火氣???我只不過是跟你普普通通的匯報了一下我看到的東西而已,你為什么突然生那么大的氣?”

    林清柔語氣也是帶著點生氣的味道了,其實她從剛才進了車里之后心情就一直很不好,一直因為那個于漾而覺得心情煩悶,她本來就是因為杜澤明和于漾在一起說了這些話而不開心,現在還這樣對她說話,林清柔不生氣才怪呢。

    “普普通通的匯報?我看你提起楊如水的時候也沒有普普通通的樣子嘛?!倍旁竺饔摯劑?,每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時,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占有欲,每一次她都想要把林清柔留在自己都身邊,不想讓她提起任何別的男人。

    林清柔一下子就忍不住了,“為什么你總是要這樣呢?為什么我每一次想要跟你好好溝通的時候,你都要這樣說話呢?”

    “我怎么說話了,明明就是你自己把我的意思全部都誤會了,我有好好說話,只是你沒有想好好聽而已。現在楊如水回來了,你應該很開心才對呀,干嘛要生氣呢?他不是要回來辦音樂會嗎?怎么,需要我幫你買上門票,陪你去嗎?”

    林清柔直接炸了,“為什么每次提到他的時候都是這樣子的?還是說我們之間的感情到底存在著什么問題?是你對我還不足夠信任,還是因為什么呢?”林清柔終于是聽出來了,眼前的這個男人生氣并不是因為其他的什么,就是因為楊如水要回來了的這個事情而已,并沒有其他的那些彎彎繞繞。

    “靠邊停車?!繃智迦崾竊較朐狡?,越想越覺得自己不想再和這個人待在一個空間里了,他現在需要有自己的空間,讓自己喘一口氣,也需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讓自己的這些怒火慢慢的降下來。

    杜澤明緊緊的抿著嘴唇,他的車速沒有半點減緩,當然也是沒有半點想要停下來的意思,林清柔皺著眉頭,又強調了一遍,“我說讓你靠邊停車和要下車,我不想跟你待在一個空間里,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可以了?!?br />
    這話一出,車速不僅沒有減緩下來,反而變得更快了。杜澤明的車技本來就好,他想要開快的話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以前他煩悶的時候就經常一個人在路上飆車,現如今他也是忍不了了,一下子就將車速狂飆上去。

    林清柔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以前她可沒有嘗試過這么快的速度,一直以來杜澤明耶沒有這樣對她過。林清柔緊緊我這門把手,緊繃著自己不說話,現在哪里是杜澤明在生氣,林清柔也很生氣的好嗎?

    一路狂飆,杜澤明最終將車停在了林清柔的樓底下,車停下之后,兩人都沒有說話,林清柔低著頭,她的是有點抖,很明顯,剛才那是嚇到她了,但

    是她有不想表現出來,她好不容易生一次氣,才不想這么快的認慫。

    林清柔剛想要將車門打開,杜澤明就直接按到按鈕把車門鎖上了,林清柔只好轉過頭來無奈的對他道:“把門打開,我要下車了?!彼榪竦卦謚馗醋趴諾愣?,很多時候人就是這樣,明明知道這一個動作是沒有效果的,但是卻還是要反復的重復這個動作。

    杜澤明標了這么久的車之后也慢慢的有些冷靜下來了,他知道他剛才的情緒真的很激動,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事情,畢竟已經是發生了的,沒有辦法再把那件事情收回來,他只能想辦法補償。

    “對不起,我剛才一時之間沒有控制住我自己的情緒,是我做的不對?!倍旁竺髑嶸檔?,也試圖通過這種方式,晚上眼前的這個女人不要對自己在這么生氣,也不希望他們之間的感情在這么一直僵持下去,這樣僵持著的感情,他經歷過那種感受,實在是太不好了,他不想再經歷一次。

    林清柔此時都還沒有從剛才那個過快的車速中清醒過來,她的手甚至還有一些抖,在剛剛經歷過這么驚險刺激的事情之后,又有幾個人的腦子能夠一直保持清醒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杜澤明,不是每個人都有他這么強大的心思的。

    林清柔還是沒有把他話語聽進去,她也依舊一味地重復著開門這一個動作,她現在只想要從這個封閉的空間中走出去,他不想再感受這樣的壓抑,這樣的刺激了,“給我開門,我要下車?!?br />
    她那一次的重復了這句話,她不想跟他吵的,也知道今晚這樣的一個時候并不是一個坦白說畫的好時候,他需要一個空間讓自己冷靜冷靜,他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也需要自己的一點空間來冷靜冷靜,所以現在分開是他們最好的解決方式。

    “清柔,我知道我剛才真的很沖動,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這么沖動的,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剛才的話放到心里,好嗎?”杜澤明盡量將自己的語氣放得很阮,盡量將自己的姿態放的很低。

    林清柔這個時候哪里還聽得下去這些話呢,她現在只需要一個人在一個屬于自己的空間里好好的想一想。用通俗的話來講呢,就是她需要自己一個人冷靜冷靜,并且她覺得杜澤明耶需要一個這樣的時候。

    “現在這個時候不適合說這些,你先把門打開好嗎?”林清柔也將自己的語氣放軟和,她不想再吵起來了,她相信杜澤明頁數不想吵起來所以才這樣的,她也不想讓他們的感情出現?;?。

    杜澤明停頓了幾秒,想了一想之后才將門打開,一開門,他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林清柔就直接推門下車了,一句話第一沒有留下,只留給杜澤明一個急匆匆跑上樓的背影,他還能怎么辦么,這個時候的確不是追上去將她攔下來將話說清楚點好時候,他也只能摸摸開著車,又離開了。

    (本章完)

    良夫晚成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