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4608-32123475/

137 希望你別亂來(三更求訂閱)
    一名劍士居然使出了魔術師的技能?

    而且,還是在魔術師的八大階梯中都位于高位,僅次于最終階梯的技術————〈魔韌〉?

    親眼目睹到這一幕,夜夜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怎…怎么可能???”

    這個想法,同樣出現在了赤羽雷真的心中。

    “你…為什么…”

    赤羽雷真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沒有涉及魔術的赤羽雷真并不知道云雀剛剛究竟做了多么驚人的事情。

    可是,赤羽雷真至少看到了云雀的強大。

    那是足以讓赤羽雷真為之震撼,令夜夜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強大。

    “這樣一來你就多少能夠清醒一點了吧?”

    云雀不顧赤羽雷真的震驚,若無其事的開口。

    “告訴我,如果你擁有的是這樣的實力,那你還會認為,自己在滅族仇人的面前,連還手都做不到嗎?”

    簡簡單單一個質問,讓赤羽雷真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如果昨天晚上,赤羽雷真真的擁有像云雀這般的實力,那就算贏不了赤羽天全,至少也不會毫無還手之力吧?

    “你只是學藝不精罷了,卻對自己的弱小視而不見,明明認為自己沒有魔術的天賦才會來到我這里,可連出師都還沒辦到,就已經將自己選擇的路都給否定,如此幼稚,如此無能,如此盲目,究竟讓我該怎么說你才好呢?”

    云雀的一句句言論都像是一把把的利刃,刺得赤羽雷真茫然了起來。

    但這就是問題所在吧?

    明明就是赤羽雷真認為自己在魔術上的天分不夠,方才會投身武術的懷抱,現在只不過是輸了一次而已,就想連這條路都否定掉,這難道不幼稚、不無能、不盲目嗎?

    “亦或者,你認為自己若是從小學習魔術的話,那就有辦法贏過你的仇敵呢?”

    云雀投下了最后的一擊。

    沒錯。

    贏不了。

    面對能顛覆家族歷史記錄的天才,以赤羽雷真那連自己都不承認的天賦,就算從小就學習魔術,又該如何去贏?

    “那我…究竟該怎么辦啊…?”

    赤羽雷真近乎絕望的呢喃著。

    而這就是云雀來到這里的理由了。

    “放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br />
    云雀將手中的刀舉了起來,對向了赤羽雷真。

    “要么,你就這么如你所愿的逃避,放棄劍術,為了復仇而去重新撿起被你舍棄的魔術?!?br />
    “要么,繼續精進自己,直到有一天能夠用手中的??誠魯鸕械耐仿??!?br />
    “兩條路,選一個吧?!?br />
    說完,云雀就再也不說什么了。

    這就是赤羽雷真的分歧線。

    足以影響人生的分歧線。

    選擇前者,赤羽雷真便將走上一條可怕的荊棘之路,以被自己所否定的天賦,不停的追趕被視為家族怪物的赤羽天全,最后究竟能不能趕上,全看天意。

    選擇后者,赤羽雷真則會邁向另外一條強者之路。

    該如何選擇呢?

    已經不用想了。

    “……靠魔術的話,我永遠都贏不了天全?!?br />
    赤羽雷真抬起了頭,讓一對充滿血絲的眼睛暴露在了云雀的面前。

    而赤羽雷真的選擇已經很明確了。

    “請重新指導我的劍術吧!師范!”

    赤羽雷真做出了這個選擇。

    “既然這是你的選擇,那我就盡力試試看吧?!?br />
    云雀語氣一緩,將手中的刀垂下。

    之后,云雀與赤羽雷真一起離開了。

    往完全看不見盡頭的強者之路,開始了漫長的旅行。

    …………

    “…………”

    從夜夜的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過程,羅真不禁沉默了。

    沒想到,赤羽雷真居然做出了和自己一樣的打算。

    ————變強。

    雖然道路不同,可兩人最終的目的都是如此。

    不同的地方在于,羅真準備查出所有的真相,而赤羽雷真則僅僅是為了報仇而已。

    “還是跟以前一樣,只能看到眼前的東西啊,笨蛋?!?br />
    羅真有些復雜的這么說著。

    或許是看出了羅真情緒的低落,夜夜連忙轉移話題。

    “說起來,為什么那個劍士能夠使用〈魔韌〉呢?”

    這也是夜夜一直以來的疑問。

    明明不是魔術師,卻能使用〈魔韌〉的技能,那實在太奇怪了。

    對于這個問題,羅真做出了回答。

    “這沒什么好奇怪的?!甭拚胬硭比話愕乃檔潰骸澳ЯΡ糾淳褪譴由ψ?,而生命力又是身體的活力,人人都有,既然如此,靠身體來變強,從而涉及魔術的領域,那也不奇怪?!?br />
    就像從者,除了Caster職介以外,其余職介的從者同樣需要用魔力來提升力量,冬木市的Saber甚至可以使用〈魔力放出〉來強化身體,從而發揮出驚人的戰斗力。

    他們的本質都不是魔術師,但又有誰會輸給魔術師呢?

    即使不是魔術師,從別的途徑入手,得到力量,那也是完全行得通的。

    同樣的道理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可行的。

    “我在家族的藏書里就看到過記載?!甭拚娑宰乓掛菇饈偷潰骸熬菟?,在優秀的武藝者當中,也有人可以在不清楚魔術的原理下,通過練〈氣〉來提升魔力,并逐漸掌握〈剛體〉、〈魔防〉、〈魔韌〉等技能?!?br />
    有了這些技能,那優秀的武藝者即使是對上魔術師,同樣可以力壓過去。

    試想想,如果云雀使用〈剛體〉提升身體能力,再用〈魔韌〉來提升武器的殺傷力,憑借驚人的武藝來戰斗,那又怎么會輸給一般的魔術師呢?

    所以,夜夜從云雀的身上感受到的威脅,絕對是如假包換的。

    “只是,我完全沒有想到雷真的那個劍術師傅居然會是這樣的存在啊?!?br />
    羅真感嘆著。

    要知道,想達到這般境界,那可比成為一流的魔術師難多了。

    羅真甚至懷疑,在全世界的范圍內,這樣的人究竟有沒有十個。

    畢竟,云雀可是連位于魔術師第七階梯的技能都掌握了,那可是多少魔術師都辦不到的事情。

    赤羽雷真跟著這樣的一個存在去修煉,或許,將來有一天,他真的能夠追上赤羽天全吧?

    想著這樣的事情,羅真看向了夜夜。

    “離開前,雷真有跟你說什么嗎?”

    羅真問了這么一個問題。

    夜夜如實回答了。

    “他讓我告訴你,等到他再次回來的時候,一定不會再輸給赤羽天全,必定會為族人們報仇?!?br />
    由此可見,赤羽雷真心中的恨意究竟如何。

    “……希望你別亂來吧,笨蛋?!?br />
    羅真只能做出這樣的祈愿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