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4181-43246382/

第八百六十九章 蘇云朵的打算
    雖說因為曾茹突然發動生產,讓蘇云朵忙到過了子時才歇下,七月二十這一日蘇云朵還是早早就起來了。

    今日她就要啟程回京城了,而且這次除了帶上她自己的一兒一女之外,還要將大妞妞、暄哥兒和喜哥兒一同帶回京城。

    雖說孩子們都有曾經有過去京城的經歷,也曾經有過去葛山村的經歷,只是這次旅程的心境卻與之前兩次截然不同,此去說不定幾年之后才能與父母團聚,包括歡哥兒在內,孩子們的情緒都不太好。

    當然歡哥兒的情緒不好與暄哥兒、喜哥兒又有不同,他是因為舍不得離開草原,舍不得在北疆自由自在的生活,他還沒有好好享受夠草原上“風吹草動現牛羊”的美景,別看他才七歲,他心里明白著呢,離去沒個十年八年,他只怕是沒機會再回來北疆。

    今日蘇云朵安撫的重點在喜哥兒身上,她將歡哥兒和樂姐兒直接交待給了兩位奶娘,自己直接去了曾茹居住的青桂院。

    正是桂花飄香的時節,雖說這里的青桂院只種了兩棵桂樹遠遠地卻已能感受到桂香撲鼻。

    得知蘇云朵來了,正在抱著喜哥兒在屋里與曾茹小聲說話的陸瑾焙放下喜哥兒匆匆迎了出來:“大嫂來了,快請進?!?br />
    說著將蘇云朵迎進了屋。

    蘇云朵看了眼緊緊握著曾茹的手,微喪著一張小臉的喜哥兒,只當沒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只笑盈盈地問候曾茹的感覺。

    曾茹臉上有著明顯的疲態,卻少了些許前些日子因為即將母子分別的感傷,新生兒提前誕生到底給了曾茹新的樂趣,當然曾茹身上的這個轉變對于還是孩子的喜哥兒而言卻是感覺不到的,他只一心沉浸在離開爹娘的不安和難過之中。

    蘇云朵一邊與曾茹說話,一邊觀察喜哥兒,還特意對著小床上小嬰兒夸了幾句,同時拿出長命鎖、帶鈴鐺的小手鐲等放在小嬰兒身邊。

    喜哥兒的小臉更喪了,眼睛霧氣氤氳,再這樣下去只怕得哭出來了。

    蘇云朵在心里嘆了口氣,喜哥兒真的被曾茹養得太過嬌了些。

    得了,還是趕緊地帶走喜哥兒吧,省得惹若了曾茹,這位昨夜才剛剛生產呢。

    “歡哥兒、暄哥兒已經去前院找林先生了,來,與你娘和弟弟道個別?!彼趙貧湓諳哺綞媲岸紫?,眼里含溫暖的笑意看著喜哥兒柔聲道。

    喜哥兒一直隱忍著的淚水卻嘩地流了下來,雖說強忍著沒有哭出聲,卻更令人心疼,曾茹的眼淚也流了下來,拉著喜哥兒的手,哽咽道:“喜哥兒要乖乖聽大伯娘的話,待弟弟大些,爹娘一定馬上回京城……看你?!?br />
    曾茹原本想說的是“回京城陪你”,話將出口時卻臨時改成了“看你”。

    陸瑾焙是鎮國公府的兒郎,如今既被圣上點名留在了勃泥城,何時歸京又豈是他們能說了算的呢?

    好在喜哥兒還小尚不能聽不出曾茹話中的那絲澀意,原本如斷線般不住下落的淚水終于緩緩收了起來,仰起小臉帶著詢問看向站在一旁默默無言的陸瑾焙。

    這個時候陸瑾焙能說什么呢,努力壓下心頭的那點澀意,強露笑容:“你娘說得沒錯,待弟弟大些,爹娘一定去看你?!?br />
    得到爹娘的保證,喜哥兒一顆受傷的心終于得到了安撫。

    他轉身趴在小床邊絮絮叨叨地與睡得天昏地暗的弟弟說了番悄悄話,爾后又不放心地再次追問了陸瑾焙和曾茹,得到他們再三保證,這才由著蘇云朵牽著他的小手依依不舍地離開了青桂苑。

    相對與喜哥兒的戀戀不舍,大妞妞和暄哥兒則略要好些,此刻已經被楊傲群帶著到了事先說好的集合點。正與先一步過來的歡哥兒和樂姐兒以及林先生說著話。

    別看楊傲群為人處事極為灑脫,這會兒眼睛也是幾乎粘在了兩個孩子身上,雖說陸瑾臻目前只是暫代帥職,可他們心里都明白,北疆軍只有在鎮國公府一系的手上才能發揮最大的戰力,故而這個暫代轉正不過只是時間問題。

    一旦陸瑾臻被正式接掌北疆軍帥印,他們要離開北疆就沒那么容易了。

    就算東凌國能與北辰國簽下百年平和條約,北疆不能一日無守軍,北疆軍存在一日就需得有人掌這個帥印。

    作為北疆軍大帥,陸瑾臻就真的只能隔三年回京述職才能與兒子們相聚了。

    楊傲群雖說沒有這個限制,可是作為大帥夫人,需要做好賢內助,就要懂得取舍,自然也不是想什么時候回京探望就能回京城的。

    此次一別,也許半年即可重聚,也許三五年后才能重聚都是說不定的,這也是武將!

    他們既無法在父母面前盡孝,也無法親自陪著自己的孩子長大。

    “孩子們就拜托給你了,大嫂辛苦了!”楊傲群將孩子們一一送上馬車,最終緊緊拉著蘇云朵的手真誠道了聲辛苦。

    在楊傲群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就這樣馬車轔轔,一行人離開大帥府趕往勃泥城南門的集合地點。

    這次回京既要押送滾多爾斯等戰俘進京,又要護送烏列帶領的北辰國和談使團,按照圣意除了帶走來北韁時隨行精兵的幸存者,陸瑾康又從北疆軍中挑選了一批將士補齊一萬精兵,在勃泥城百姓的歡送下浩浩蕩蕩地離開了勃泥城。

    因為有戰俘、有使團,又有女眷和孩子,這一路走得并不快。

    剛出勃泥城歡哥兒就向蘇云朵提了個要求,他要將蘇云朵和陸瑾康作為生辰禮物送給他的寶馬帶回京城。

    歡哥兒開了頭,原本沉浸在離開爹娘悲傷之中的其他幾個孩子也紛紛提了同樣的要求。

    這個要求不難滿足,甚至就在蘇云朵考慮的范圍之內。

    于是蘇云朵吩咐春雨等人帶上幾個孩子往康云牧場跑了一趟,將送給孩子們的小馬全都給帶了出來,于是這一隊人馬之中,又多了十多匹未成年的小馬。

    為何不是五匹,而是十多匹,這不還得考慮鎮國公府內其他孩子們,比如陸瑾粼那一對雙生兒子。

    當然這其中還有蘇云朵特別挑選準備送給蘇澤睿的馬。

    那是一匹與閃電一樣通身黢黑的馬,與閃電不夾一絲雜毛不同的是,這匹馬的兩只耳朵尖尖上各長有一小撮白毛,平添了幾份喜氣。

    蘇云朵第一次看到這匹馬的時候,就覺得蘇澤睿必定會十分喜歡,故而特地讓人精心養著,就等有了回京的機會給蘇澤睿帶回來。

    事實上歡哥兒第一次見到這匹黑馬的時候,也有些心動,畢竟通身黢黑的馬全不多,只是這匹馬似乎與歡哥兒天生犯沖,只要歡哥兒到它面前,不是踢腿就是打鼻,幾次下來就好勝如歡哥兒也不得不放棄。

    康云牧場最不缺的就是小馬,可讓歡哥兒挑選的馬自然也很多,沒多久一匹剛剛出生的棗紅馬合了歡哥兒的眼緣,這匹小馬可以說是歡哥兒看著出生看著漸漸長大起來的。

    雖說不過才半歲,卻很得歡哥兒的歡喜,只要康云牧場第一時間就是去看他的小馬。

    除了這十來匹示成年的馬匹,另外還帶了近百匹成年馬進京,這是康云牧場除了種馬以及僅余的成年馬。

    康云牧場的戰馬雖說在戰前就進行了轉移,損失不算太大,卻也不是沒有損失,再加上為寧忠平率領的禁軍額外提供了一批戰馬,康云牧場成年馬匹幾乎消耗殆盡。

    這些自然都在圣上那里過了面路,圣上曾經親筆給康云牧場寫下旨意,明確了康云牧場在接下來的兩年內無需向朝廷以及軍隊提供戰馬。

    有了圣上的這個旨意,康云牧場就有了修身養息的時間。

    當然康云牧場已經算是一個相當成熟的牧場,年年都會有相當數量的小馬出生,自然年年都有馬進入成年。

    今年的成年馬幾乎被清空,明年自然會有新的馬成年,但是為了牧場的正常運行的長久發展,這兩年的時間卻是必需的。

    就這些被挑剩下的馬,蘇云朵曾經詢問過陸瑾康。

    陸瑾康告訴蘇云朵,這些馬比起京城禁軍配置的戰馬在腳力方面要強許多,在沖擊力和暴發力方面也略有優勢,也就是說,這些馬雖說在康云牧場是被一次次挑剩下來的所謂“劣馬”,若帶回京中卻很有可能成為香餑餑。

    為此蘇云朵曾經猶豫過,比禁軍配置的戰馬還要好的馬,她真的能帶回去當禮物送給親朋好友嗎?

    陸瑾康卻讓她無需猶豫,先帶回去再說。

    若圣上真看中這批馬,直接送給圣上即是,總歸圣上也不會讓蘇云朵吃虧。

    至于親朋好友的禮物,蘇云朵準備得還少嗎?

    只身后那幾十輛馬車,就已經足夠分送了。

    感受過康云牧場最新品種的戰馬,蘇云朵是真心看不上這百來匹馬,她之所以想將這些馬帶回京城送給親朋好友,看重的卻是這些馬的腳力。

    這些馬是康云牧場培育出來腳力耐力拉力最好的馬,在蘇云朵看來這個的馬最適合用來拉馬車,他們這次回京的馬車用的就是這樣的馬,跑起來既快又平穩。

    “我打算將醫用白酒提純這一塊從酒坊分割出來交給圣上。另外戰馬養殖這一塊,我也打算交出去,夫君你覺得如何?”進京前夕,蘇云朵將自己的打算告訴陸瑾康。

    陸瑾康自是明白蘇云朵為何要這樣做。

    他們夫妻都十分清楚,陸瑾康接掌北疆帥印短短一年即被召回京城,并沒有表面上那么簡單。

    這其中不乏因為圣上對陸瑾康的看重,卻也表示圣上更希望陸瑾康在他的眼皮底下當他的寵臣。

    當然更多的還應該是連續兩鎰與北辰國的戰事中,陸瑾康的戰功太過輝煌,讓某些人生出了忌憚之心。

    至于圣上是否在這個某些人之列,陸瑾康心里明白,蘇云朵也有所猜測。

    蘇云朵既然心有猜測,自然要進行一些應對,首當其沖的就是打算再次向圣上交出醫用白酒的提煉技術,以及戰馬優先的養殖技術。

    畢竟這兩塊都與軍隊息息相關,再掌在自己手上,蘇云朵實在越來越覺得燙手。

    陸瑾康默默地擁著蘇云朵,良久才嘆了口氣:“這些年讓娘子傷神了!交出去也好?!?br />
    只是這樣一來,蘇云朵的損失可就大了!

    陸瑾康是親眼見證醫用白酒誕生的人,也是親眼見識康云牧場從無到有的人,自然最是清楚蘇云朵為了這兩塊的發展而付出的心血。

    在外人眼里蘇云朵因為提煉醫用白酒和養殖戰馬賺了大錢,可又是誰知道那些賺的錢真正落在蘇云朵袋里的不足十之一二。

    偏這十不足一二的收益也幾乎在這次戰事中被蘇云朵全部用于購置糧食布匹和藥材補充軍需,甚至蘇云朵還倒貼了不少。

    可以說在醫用白酒和養殖戰馬這兩塊,蘇云朵賺的不過只是吆喝。

    得了陸瑾康的認可,蘇云朵的心里也是長長地松了口氣,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說真的比起她手中其他的產業,醫用白酒和戰馬養殖賺的錢真不算什么,特地是戰馬養殖投入太大,賺得錢幾乎全被她重新投入進去了。

    再說戰馬供應的是朝廷是軍隊,利潤少不說,很多時候連本都收不回來,不過幾年,康云牧場賬房那里屬于朝廷和軍方的白條不下十張,這些白條造成的洞都是蘇云朵移了其他產業的利潤才讓康云牧場得以正常營運。

    就算手中其他產業賺錢,蘇云朵也覺得自己有些撐不住了。

    花錢買吆喝這種事還真不是人做的!

    所以呢,還是趁此機會,早早脫手為妙。

    這件事蘇云朵在離開勃泥城之前就分別與張平安和楊忠和等人進行過溝通。

    楊忠和表示理解,也愿意繼續為朝廷進行戰馬的優先養殖。

    張平安與柳家林則地表達了他們的意愿,希望蘇云朵拉出醫用白酒提煉技術的時候,不要將他們交給朝廷,比起白酒提煉他們更熱愛釀酒。

    “待他們教會太醫院那幫蠢貨,讓他們回樂游酒坊就是,你總不會零配件樂游酒坊也一并交了出去吧!”陸瑾康聽了張平安幾人的請求,壓根不覺得這是件難辦的事,隨口便道。

    有了陸瑾康的這句話,蘇云朵的心里也就有底了。

    秀才家的俏長女
【網站地圖】

市区开早餐店赚钱吗 深海捕鱼大师2 贴吧可以赚钱的游戏 全民内蒙古麻将打大a 1000炮捕鱼游戏单机版 驾校训练场赚钱吗 汇智创新炒股正赚钱吗 银豹彩票游戏 魔兽世界7.1附魔赚钱吗 特步加盟赚钱么 红鹰彩票首页 卖歪咪小麻花赚钱 在农村卖糖糕赚钱吗 利升宝彩票安卓 便利店能赚钱与否 2015赚钱的网络游戏排行榜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