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2792-37459287/

第七百零一章 霧嶺內的重大發現!
    2020年4月份,云揚在公司和白石村、紅葉湖別墅三點一線過的規律而悠閑時,孫教授他們終于趕來了。

    今年的天氣比較反常,到現在為止,華南、江南水鄉那邊應該是時不時下一場大雨才對,但到現在,已經兩個月未見滴雨。反倒是西北和東北,一個月時間,有半個月在下雨。新聞上說,不少地方發生了泥石流,河道暴漲。

    這種反常現象,不少科學家都說是厄爾尼諾現象引起的。

    對于孫教授他們來說,這種天氣卻是十分適合進山考察。

    趙槿怡終于把自己解脫了出來,讓韓貝貝暫時主持工作。保健酒的銷售已經完成,各省的直營店鋪設完畢,而且,為了防止假冒,韓貝貝和鳳曦、司蕾她們商量之后,直接采取了和國酒一個策略。

    雖然對于全面鋪開銷售不利,畢竟不是國酒那么出名,不過這種酒本身就是最高檔的保健類產品,中產階級都未必舍得,加上產量小,這樣銷售正合適。

    可讓韓貝貝沒有想到的是,因為效果實在是極好,沒到一個月,各直營店就在催貨。

    “聽說現在市面上,半斤的保健酒被炒到了二十萬!”,晚上十點多,韓貝貝在云揚八塊誘人的腹肌上。用玉指緩緩摩挲著,笑瞇瞇的道。

    “你們有什么打算?”,云揚緊了緊身體一側的鳳曦,她已經沉沉睡去。

    “不漲價,但產量確實也跟不上去?!?,韓貝貝無奈的道。

    只要是火龍鱔的血,這東西取一次血,半年后才能取第二次……

    第二天,孫教授他們早早就從圍樓的客房中起來,開始準備進山的東西。

    趙槿怡穿著一身休閑運動服,踩著登山鞋,背著一個小包,哼著小曲到了云揚家。

    “槿怡,吃早飯沒有?”,蘇荷看到趙槿怡,笑著打招呼。

    “沒有呢,蘇姨,老想念你的手藝了?!?,趙槿怡柔聲道。

    “這孩子,真會說話!趕緊去吃?!?,蘇荷高興的笑道。

    “貝貝姐,鳳曦姐,早!”,趙槿怡和兩女打招呼,卻只是看了一眼云揚。

    “來,喝粥!”,韓貝貝給趙槿怡盛了一碗。

    吃過早飯后,鳳曦和韓貝貝乘坐直升機直奔公司。而洛瑾瑜、蕭雨菲和司蕾還在睡覺。

    和三女告別之后,云揚開著途觀,帶著趙槿怡和孫教授,載著一些東西,直奔霧湖。

    還沒走出多遠就接到了趙槿陽電話。

    “姐?”,趙槿陽驚疑不定。

    “有什么事?云揚在開車呢?!?,趙槿怡平靜的道。

    “那個,我也想去霧嶺?!?br />
    “我幫你問問?!?,說完,看向后座的孫教授。

    “這考察不比游玩,辛苦不說,還有不確定的危險,讓他自己斟酌?!?,孫教授沒有拒絕。畢竟是趙老的后代,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怕死就來吧?!?,趙槿怡不客氣的道。

    陌水開發區告訴出口,坐在奧迪A8后座上的趙槿陽笑瞇瞇的揚了揚手中的手機,對周然和江明賢道:“聽到了,這可是要丟命的,還要去?”

    江明賢平靜的臉上露出一絲猶豫,但隨后又咬了咬牙,“他云揚和你姐都不怕,我們怕個鳥蛋!”

    “對,活著不就是探索未知的嗎?這樣才刺激!何況,你們覺得云揚會看著我們遇險?”,周然心安的道,手一翻,枕著自己的腦袋,悠閑的靠在靠背上。

    趙槿陽他們在白石村沒有停留,小車直接往葫蘆嶺開去。

    半個多小時后,云揚在葫蘆嶺等到了幾人。

    等趕到霧湖,孫教授他們已經開始搭設帳篷,準備組裝實驗室。

    “以前只是在網絡上看霧湖,到了這兒一看,還真是震撼人心!難怪網上說沒來過一柱峰,算是白在世上走一遭,而沒來看過霧湖,不知道大自然也如此美麗妖嬈!真的是像極了美人的眼眸!”,江明賢望著煙波浩渺的霧湖,感慨的道。

    云揚可沒有那么多時間陪著他們,讓他們自己多小心就幫忙去了。

    晚上,趙槿怡和幾個女學生湊一個帳篷,云揚直接就在附近樹林里支了個吊床。

    在樹林里修煉,反而事半功倍。隨著神秘的呼吸法運轉,體內的滾滾靈氣開始不斷洗練改造他的身體,在筋脈中轉一圈之后返回神秘的丹田空間。

    第二天一早,簡單吃過早飯之后,幾乎人人都背著一個包,開始朝著發現巨猿化石的山谷出發。樸長宇和哈德森教授,以及孫教授他們只是背著小包,拿著登山棍。

    畢竟年紀大了,身體要緊。

    幾個女學生中,只有一個樣貌清秀,出生農村的身體素質較好,和趙槿怡搭檔,一起進山。

    第一天,眾人走了十幾公里,趙槿陽和周然還好些,畢竟跟隨云揚沒少進山。江明賢一路皺著眉頭,但也算硬氣,沒有吭聲。云揚估計他是腳上起血泡了。

    晚上,云揚采了些草藥,搗碎之后讓他自己敷上。雖說不待見這位大少,但不待見歸不待見,事情還是要做的。

    為了防止野獸騷擾,云揚在眾人入睡之后直接放出了霸主五彩毒蟒。強大的氣息,就是老虎豹子感覺到了也逃得遠遠的。

    五天之后,眾人總算在云揚的帶領下,一路有驚無險的趕到了霧谷。

    看著那個被挖掘之后裸露在外的土坑,眾人開始了忙活。而云揚卻是警戒的感應著四周。

    眾人在這個山谷耽擱了兩天,隨著挖掘,孫教授他們還真的發現了不少有價值的化石。

    比如一種堪比小牛犢子的動物化石,經過辨認,很可能是老鼠的祖先。晚上,周然這個活躍分子手舞足蹈的給大家講相聲,咳咳,其實就是發揮想象,說著這個化石老鼠的故事。

    還別說,聲情并茂,手舞足蹈,讓人忍俊不禁。

    等眾人休息之后,孫教授他們開始商量進入霧嶺最中央的路線。

    由于磁場干擾,這兒根本沒法使用GPS等現代工具。只能依靠太陽和植物朝向辨別方向。

    “我們需要退出這個霧谷,然后從這兒往北,再折向西北!”,歐陽教授指著地圖說到。

    既然決定了,眾人也感覺到了睡意,紛紛離開。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