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0094-28031083/

第435章 現在你是我助理
    第435章 現在你是我助理  

    包,是陳歡歡的手包,不過這個小女人也不知道是故意這么穿扮搭配的,還是知道自己會喝醉,所以特意將手包掛了長鏈,直接斜跨在身前,所以即便是喝多了,甚至哪怕是途還打架了,也不曾讓這手包遺失。

    不過因為是掛在身前的關系,在闞澤抱起陳歡歡的時候,那手包自然而然的放在了陳歡歡的身前。

    又因為抱著的姿勢的原因,手包此刻的位置在胸下,如果要拿手包,勢必會碰到陳歡歡。

    所以喻子安這種時候是肯定不會伸手的。

    “喂,你不是醫生嗎?你們醫生的眼里不應該是不分男女的嗎?”

    面對闞澤的質問,喻子安只是聳聳肩,“真是抱歉,只有病人發病的時候,我們為了救人,才會在非必要時候淡化病人的性別。至于其他時候,醫生也是人,當然也要注意男女有別。否則,難不成你要讓我去女更衣室去換衣服嗎?”

    “你!”闞澤被喻子安說的竟然沒有可以反駁的話,最后只能是沒好氣的說道:“我褲兜的錢包拿出來,里面有房卡!”

    “早說嘛!這個我當然可以做了!”這一次喻子安沒有再拒絕,反倒非常主動的前,從闞澤的褲兜里拿出了錢包,然后在闞澤的指揮下,拿出了房卡。

    “嘖嘖嘖,說你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不簡單嘛!人家小姑娘住的地方,你都有房卡,嘖嘖嘖?!?br />
    喻子安一邊說著,一邊用房卡開門。

    而身后的闞澤聽了,則是一臉漆黑,“喻子安,這里是我的房子,我有房卡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當然正常!”喻子安進屋后,開了燈,讓出位置來給闞澤,同時又說道:“你是房東,你有房子的房卡當然正常!不過,我說闞大特助,作為房東,你卻把住有租客的房卡隨身攜帶,你不覺得這很不正常了嗎?”

    “我……”喻子安一聽,當即一噎,一時間竟然沒有辦法再說出反駁的話。

    見闞澤沒話反駁了,喻子安哼笑了一聲,將房門關,再轉身,看到闞澤已經抱著陳歡歡朝著臥室走去。

    “喂,闞澤,你要把人抱哪里去?”

    闞澤的腳步一頓,轉身,不解的看著喻子安,“當然是放床??!難不成要放地?”

    “我說大哥,拜托了,那是女人的房間,你和她到底什么關系???”

    “房東和房客,有問題?”闞澤皺眉,越發覺得喻子安的八婆屬性增強了。

    誰知喻子安卻翻了個白眼,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喻子安,說道:“大哥了,你倆要真是沒什么特殊的關系,那你少進人家姑娘的房間,你也不想想,里面萬一放了什么隱私的東西,你說你進去了,看到了,不尷尬?”

    “我……”

    “你什么你??!”喻子安說著,人已經走到了沙發旁邊,“看到了嗎?這里有毛毯,說明這姑娘竟然在沙發休息,你把人放這里行了?!?br />
    被喻子安一提醒,闞澤這才注意到沙發不僅有毛毯,居然還有枕頭,而一旁的桌幾,竟然還放著尚未喝完的果汁,以及啤酒。

    雖然想不通陳歡歡這個小女人自己在家里都做了什么,但卻不得不承認喻子安的話是對的。

    闞澤將人放在沙發后,為她蓋好毯子,這才讓開位置,“好了,你過來幫她檢查一下吧!”

    喻子安一邊將聽診器準備好,還有血壓儀之類的東西都檢查好,回頭看了一眼陳歡歡,然后又看向闞澤,沒好氣的問道:“她那緊身的裙子松開了嗎?”

    “什么?”闞澤一愣,頗為意外不解的看著喻子安。

    只見喻子安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她那緊身衣對身體的器官都有壓縮的作用,清醒的時候穿一下倒也罷了,現在人是昏睡狀態,又喝了酒,如果繼續勒著的話,很容易出現窒息的可能?!?br />
    “所以?”闞澤依舊不解的看著喻子安。

    “所以?所以當然你給她脫下來??!”

    “不可能!”闞澤立刻否認,“現在她已經是傷員了,你作為醫生,可以忽略她的性別了!這種事,你來做!”

    “闞大特助,你現在是我的助手,你見過哪個醫生親自動手給傷員換衣服的?那都是助手的活?!?br />
    “喻子安!”

    “闞大特助!”喻子安特意加重了“特助”兩個字,直接讓闞澤敗下陣來。

    看著闞澤那副不知道要怎么下手的樣子,喻子安終于好心的說道:“這種衣服一般都是在旁邊或者背后有拉鏈,你只要把拉鏈拉開,讓衣服不再那么緊繃可以了?!?br />
    按照喻子安的提示,闞澤總算是在陳歡歡的身旁找到了拉鏈,別開臉,將拉鏈拉開后,這才重新為她蓋好毯子。

    看著闞澤那副趕赴刑場一般的樣子,喻子安忍不住挑了挑嘴角。

    他當然是故意要為難闞澤的,只不過這個不能讓闞澤發現而已。

    一番檢查下來,喻子安松了口氣,“放心吧,她沒什么事,是最近可能是休息不好,等恢復正常休息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br />
    “那好?!便墼筇?,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氣。

    不過在看到喻子安拎著東西要走的畫面后,闞澤卻說道:“你白天有沒有事?如果沒事的話過來看看她,為她復查一下?!?br />
    “白天她不醒酒了嗎?到時候你讓她自己去醫院復查可以了?!?br />
    “我白天不在青艾市,所以沒辦法提醒她?!?br />
    一聽這個,喻子安一下子想起了剛剛在電話闞澤說的事,立刻追問道:“對了,你剛剛在電話里說的是什么意思?去美國?美國那面出什么事了?”

    “唉,別提了?!便墼笪弈蔚囊∫⊥?,“BOSS已經找到云思思了,不過間出了意外,云思思又消失了?!?br />
    “又消失了?”喻子安一驚,難以置信的問道:“到底什么情況?BOSS怎么可能還會讓云思思再消失?”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