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6792-36441972/

第1370章 初来乍到
    谷玉溪这句话让许小娇听了心里十分舒坦,看来这谷玉溪倒是蛮懂得见风使舵的,只是这人是否靠得住,还有待观察。

    为了给谷玉溪一个下马威,秀一下自己的权力,许小娇当着谷玉溪的面,跟省里某一个重量级领导通电话,向那位领导汇报她初到天元市的情况,并且向那位领导表示感谢。

    许小娇和那位省领导的通话,谷玉溪听得心头猛烈地跳动了好几下,天元市市政府很多人都在传,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很不简单。目前的情况来看,传言似乎一点都不假,这个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真的蛮有来头。

    许小娇当然不会这么心急火燎地在谷玉溪面前表现出她和叶兴盛的关系非同寻常。

    在挂了电话之后,许小娇慢条斯理地说“谷市长,我问你这个问题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有点好。是不是这个姓叶的市长工作能力非常低,或者是犯了什么重要的错误,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给他安排的分管单位全都是冷门单位?”

    “以前的郑市长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但是,省里头安排我来这里出任二把手,目的是希望我把旅游方面的工作给重点抓好。不瞒你说,叶市长之前在天元市的时候,我对他的工作有所耳闻,这个人还是蛮有能力的。原本一个挺有能力的人,到了天元市却突然被冷落,我有点怪?!?br />
    “如果叶市长的工作能力真的不行,或者是犯了什么重要的错误,那给他安排冷门部门分管,这自然是应该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不会改变前任市长也是郑市长的方案?!?br />
    “但是,如果叶市长工作能力还可以,然后也没犯什么错误,这份副市长分工调整表显然有失公平。自古以来不平则鸣,不管什么样的单位,只要存在不公平的现象,打击的不单单是当事人,还有其他的领导干部,这种现象必须坚决杜绝。谷市长,你的了解,叶市长的工作能力是不是很差?或者他犯过什么重要的错误?”

    许小娇这个问题问到了谷玉溪的难处,他可是答应过郑振东要帮符兆亭的。

    眼下正好有一个黑叶兴盛的机会,只要他在许小娇面前说叶兴盛的坏话,叶兴盛可能永世不得翻身。

    可万一许小娇和叶兴盛的关系很不一般,他在许小娇面前说叶兴盛的坏话,后果那是相当严重的。

    最重要的是,叶兴盛的工作能力其实没有那么差。无论是抓质监局的打假,还是教育局的教学楼重建,叶兴盛都做出了一定的成绩。他说叶兴盛的坏话,等于污蔑。这种昧良心的事儿,他还是不大敢也不大想去做的。

    “谷市长,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难处吗?说真的,我初来乍到,特别想对天元市市政府这边的情况做一个详细的了解。所以,我希望谷市长你跟我说真话。咱俩以后可是合作伙伴,你不跟我说真话,我这个工作不好开展呀。传到省里头,省里头责怪下来,这个责任,可是你我一起承担的呀?!毙硇〗堪言鹑瘟礁鲎炙档煤苤?。

    谷玉溪混迹官场多年,当然听得出来这是许小娇的威胁之词。

    在得知许小娇到天元市当市委副书记、市长之后,谷玉溪曾和市联主席马娇玉谈过此事。

    马娇玉说,在副市长符兆亭和叶兴盛竞争天元水库经营改制领导工作小组组长的紧要关头,郑振东被调走,调来的人是天元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许小娇,这有点耐人寻味。很有可能,这是叶兴盛竞争获胜的一个兆头。

    那次交谈,马娇玉劝说谷玉溪,别再跟符兆亭搅和到一块。符兆亭这个人太嚣张跋扈,这样的人在官场很难混得长久的。

    相之下,叶兴盛显得较低调和沉稳。而且,人品来说,叶兴盛符兆亭好。

    当时,谷玉溪有点犹豫。

    眼下,面对许小娇的步步紧逼,他有点扛不住。

    脑子高速运转了一下,谷玉溪决定实话实说。实话实说,他顶多被符兆亭知道责怪。如果不实话实说,万一许小娇和叶兴盛的关系真的很铁,那么它等于污蔑叶兴盛。一旦许小娇采取措施对付他,他的处境可危险了。

    打定主意,谷玉溪抬头看着许小娇,说“许市长,其实叶市长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在到天元市当副市长之后,叶市长主要分管市教育局,市国土局,市质监局等单位?!?br />
    “许市长,您有所不知,咱们天元市是有名的假货市,制假售假非常泛滥。叶市长到任之后,成立了打假工作小组,开展了多次打假活动,取得了较显著的效果。眼下,咱们天元市的制假售假行为以前少了很多?!?br />
    “在教育方面,叶市长指示教育局跟其他教育水平较先进的市开展教育交流活动,提升教师们的教学水平。最近这一两年,咱们天元市的教育成绩提高了很多。这都是有目共睹的?!?br />
    “既然这样,郑市长为什么会安排这些冷门单位给叶市长分管呢?”许小娇假装不解地看着谷玉溪。

    “这个”谷玉溪再次感到十分为难,他总不能将符兆亭和叶兴盛暗较量的事儿告诉许小娇,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可能郑市长有他的考虑吧?!?br />
    许小娇沉吟片刻说“郑市长有什么样的考虑,我不大清楚。不过,我个人觉得这样的分工调整有失公平。刚才,我已经说过,不管在什么样的单位,只要存在不公平的现象,会打击别人的积极性。关于叶市长分工调整的事儿,回头我会跟其他的领导了解一下。如果叶市长不存在什么重大的问题,这一份儿副市长分工调整表,我可能不会采纳。不知道贾谷市长的意见如何?”

    谷玉溪抬头看着许小娇,嗫嚅道“许市长,您是市长,这件事儿您可以做主的?!?br />
    许小娇起身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说“我是可以做主,但是,得有人支持我,这也是我为什么把你叫来的主要原因之一?!?br />
    说完,许小娇转身,以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谷玉溪。

    谷玉溪当然明白许小娇这目光的含义,市委副书记、市长郑振东已经调走,许小娇这个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是在紧要的关头调过来的。很显然,有大人物在支持她,轻易不可得罪。

    谷玉溪使用很官方化的话语说“许市长,请放心,我和其他市领导会大力支持您的工作的?!?br />
    顿了顿,谷玉溪继续说“许市长,关于副市长的分工调整这件事儿,我个人觉得还是蛮重要的,要不您去市委那边找关书记商量一下?”

    “嗯,关书记那边,我肯定要去找他商量一下?!毙硇〗克?,心里却已经对这件事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之前,她已经从叶兴盛和罗芊虹那里了解到,副市长符兆亭已经和市委书记关仕豪走到一块,想要扭转市政府这边的局面,市委书记关仕豪是一道绕不过的坎。

    市委书记关仕豪权力她大,她跟他的交往,必须得十分小心谨慎。

    市委是全市的权力心,而市委书记又是市委那边的一把手,许小娇作为新调过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往后要跟关仕豪有很多工作的接触和交往。按照礼节和规矩,她是必须要去找关仕豪交流工作交换意见的。

    而且,去找关仕豪的速度越快越好。速度快,说明她对关仕豪的重视和尊重;相反,如果她很晚才去找关仕豪,那便等于有怠慢和瞧不起关仕豪的意思。

    在把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谷玉溪送走之后,许小娇让她的秘书给市委书记关仕豪秘书打电话,预约见关仕豪的时间和地点。

    许小娇可是天元市二把手,除了市委书记关仕豪,她的官最大。关仕豪的秘书黄勋福接到电话之后,立马做了安排,把这件事汇报给市委书记关仕豪。

    对关仕豪来说,他刚刚才和前任市委副书记、市长郑振东好不容易才协调到一块。

    然而,正在他期望和郑振东有良好合作的时候,郑振东却突然调走,这让他感到很意外和震惊。

    同时,他也深深地意识到,这个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很不一般,怠慢不得。

    得知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娇想过来汇报工作,关仕豪立马作出安排,把时间定在明天午,地点在他的办公室。

    安排妥当之后,许小娇给叶兴盛打了个电话。按理,她初来乍到,叶兴盛作为副市长兼好友应该多陪在她左右,帮她解决一些问题的??墒?,她今天竟然一整天都没看到叶兴盛,叶兴盛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打给她,她有些不满。

    许小娇没好气地问叶兴盛,这会儿在哪里?干嘛不见他的人影?

    叶兴盛向许小娇道了歉,告诉她,他今天在省城出差?!靶硎谐?,这事,我可是跟你说过的,你是不是忘了?”

    叶兴盛这么一说,许小娇才记起,叶兴盛确实跟她说过这事,心里的不满才烟消云散?!白蛱?,我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谷玉溪交谈了一下,他对你的工作能力给予了肯定。很显然,前市长所作的副市长分管单位调整对你很不公平。明天,我要到市委那边找关书记,可能会谈及这件事儿,我想问问你,关于副市长分管单位调整这件事儿,你之前有没有投诉到关书记那里,关书记对这件事到底什么意见?”

    叶兴盛苦笑了一下说“许市长,不瞒你说,这件事才刚发生不久。我本来是想到市委那边找关书记反映这件事儿的。但是,我跟关书记的秘书联系了好几次,关书记秘书都说关书记没空。所以,我一直没能够把这件事儿反映给关书记?!?br />
    “叶兴盛,你这是在天元市得罪了多少人?连市委那边都不待见你,收拾你这烂摊子真够呛的!”心里有气,许小娇立马挂了电话。

    叶兴盛感觉到许小娇的语气有火药味,便将电话回拨过去“许市长,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不过跟你了解一下这个情况,明天好跟关书记沟通?!彼低?,许小娇又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许小娇才刚洗漱完毕,副市长符兆亭已经等候在酒店一楼的大厅。

    许小娇所住的这家五星级酒店是包含有免费早餐的,她正想到酒店的自助餐厅吃早餐的时候,秘书给她打来电话说,副市长符兆亭等候在酒店一楼大厅。符兆亭要许小娇先不要吃早餐,他想带她去市政府那边的招待所一块吃早餐。

    符兆亭这殷勤献得有点过分了,市政府这边的情况来说,平时和市长走得最近的应该是秘书长,然后是厅务处处长。符兆亭作为副市长,即便他跟叶兴盛没有矛盾,过于主动地讨好,非但没有让许小娇获得好感,反而有一种别扭。

    符兆亭人已经在酒店一楼大厅,许小娇不好拒绝,便没有去酒店的自助餐厅吃早餐,她穿好衣服径直下到一楼。

    符兆亭果然等候在一楼大厅,身穿蓝色t恤灰色休闲裤的他,正坐在软沙发,翻看当天的报纸。

    见到许小娇,符兆亭赶忙放下报纸,起身快步微笑地走过来“许市长,早!”

    许小娇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符市长,你怎么来了?酒店这边有免费自助早餐的,你不必麻烦的?!?br />
    “谈不什么麻烦!”符兆亭微笑地说“酒店这边的早餐是大众化的自助早餐,没什么特色。咱们天元市市政府附近有招待所,我想带许市长去那里吃一个特色的早点?!?br />
    许小娇抬手看了看手表说“待会儿,我还要去市委找关书记呢,不能够浪费太多的时间,早餐随便吃一点行?!?br />
    符兆亭也看了看手表说“这不还早吗?来得及的!市政府招待所和市委相隔也不远,您吃完早餐再去市委那边,完全来得及的,不必担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