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66792-36441972/

第1370章 初來乍到
    谷玉溪這句話讓許小嬌聽了心里十分舒坦,看來這谷玉溪倒是蠻懂得見風使舵的,只是這人是否靠得住,還有待觀察。

    為了給谷玉溪一個下馬威,秀一下自己的權力,許小嬌當著谷玉溪的面,跟省里某一個重量級領導通電話,向那位領導匯報她初到天元市的情況,并且向那位領導表示感謝。

    許小嬌和那位省領導的通話,谷玉溪聽得心頭猛烈地跳動了好幾下,天元市市政府很多人都在傳,新來的市委副書記、市長很不簡單。目前的情況來看,傳言似乎一點都不假,這個新來的市委副書記、市長真的蠻有來頭。

    許小嬌當然不會這么心急火燎地在谷玉溪面前表現出她和葉興盛的關系非同尋常。

    在掛了電話之后,許小嬌慢條斯理地說“谷市長,我問你這個問題沒別的意思,我只是覺得有點好。是不是這個姓葉的市長工作能力非常低,或者是犯了什么重要的錯誤,不然的話為什么會給他安排的分管單位全都是冷門單位?”

    “以前的鄭市長怎么樣,我不太清楚。但是,省里頭安排我來這里出任二把手,目的是希望我把旅游方面的工作給重點抓好。不瞞你說,葉市長之前在天元市的時候,我對他的工作有所耳聞,這個人還是蠻有能力的。原本一個挺有能力的人,到了天元市卻突然被冷落,我有點怪?!?br />
    “如果葉市長的工作能力真的不行,或者是犯了什么重要的錯誤,那給他安排冷門部門分管,這自然是應該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不會改變前任市長也是鄭市長的方案?!?br />
    “但是,如果葉市長工作能力還可以,然后也沒犯什么錯誤,這份副市長分工調整表顯然有失公平。自古以來不平則鳴,不管什么樣的單位,只要存在不公平的現象,打擊的不單單是當事人,還有其他的領導干部,這種現象必須堅決杜絕。谷市長,你的了解,葉市長的工作能力是不是很差?或者他犯過什么重要的錯誤?”

    許小嬌這個問題問到了谷玉溪的難處,他可是答應過鄭振東要幫符兆亭的。

    眼下正好有一個黑葉興盛的機會,只要他在許小嬌面前說葉興盛的壞話,葉興盛可能永世不得翻身。

    可萬一許小嬌和葉興盛的關系很不一般,他在許小嬌面前說葉興盛的壞話,后果那是相當嚴重的。

    最重要的是,葉興盛的工作能力其實沒有那么差。無論是抓質監局的打假,還是教育局的教學樓重建,葉興盛都做出了一定的成績。他說葉興盛的壞話,等于污蔑。這種昧良心的事兒,他還是不大敢也不大想去做的。

    “谷市長,你這是怎么了?有什么難處嗎?說真的,我初來乍到,特別想對天元市市政府這邊的情況做一個詳細的了解。所以,我希望谷市長你跟我說真話。咱倆以后可是合作伙伴,你不跟我說真話,我這個工作不好開展呀。傳到省里頭,省里頭責怪下來,這個責任,可是你我一起承擔的呀?!斃硇〗堪言鶉瘟礁鱟炙檔煤苤?。

    谷玉溪混跡官場多年,當然聽得出來這是許小嬌的威脅之詞。

    在得知許小嬌到天元市當市委副書記、市長之后,谷玉溪曾和市聯主席馬嬌玉談過此事。

    馬嬌玉說,在副市長符兆亭和葉興盛競爭天元水庫經營改制領導工作小組組長的緊要關頭,鄭振東被調走,調來的人是天元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許小嬌,這有點耐人尋味。很有可能,這是葉興盛競爭獲勝的一個兆頭。

    那次交談,馬嬌玉勸說谷玉溪,別再跟符兆亭攪和到一塊。符兆亭這個人太囂張跋扈,這樣的人在官場很難混得長久的。

    相之下,葉興盛顯得較低調和沉穩。而且,人品來說,葉興盛符兆亭好。

    當時,谷玉溪有點猶豫。

    眼下,面對許小嬌的步步緊逼,他有點扛不住。

    腦子高速運轉了一下,谷玉溪決定實話實說。實話實說,他頂多被符兆亭知道責怪。如果不實話實說,萬一許小嬌和葉興盛的關系真的很鐵,那么它等于污蔑葉興盛。一旦許小嬌采取措施對付他,他的處境可危險了。

    打定主意,谷玉溪抬頭看著許小嬌,說“許市長,其實葉市長的工作能力還是可以的,在到天元市當副市長之后,葉市長主要分管市教育局,市國土局,市質監局等單位?!?br />
    “許市長,您有所不知,咱們天元市是有名的假貨市,制假售假非常泛濫。葉市長到任之后,成立了打假工作小組,開展了多次打假活動,取得了較顯著的效果。眼下,咱們天元市的制假售假行為以前少了很多?!?br />
    “在教育方面,葉市長指示教育局跟其他教育水平較先進的市開展教育交流活動,提升教師們的教學水平。最近這一兩年,咱們天元市的教育成績提高了很多。這都是有目共睹的?!?br />
    “既然這樣,鄭市長為什么會安排這些冷門單位給葉市長分管呢?”許小嬌假裝不解地看著谷玉溪。

    “這個”谷玉溪再次感到十分為難,他總不能將符兆亭和葉興盛暗較量的事兒告訴許小嬌,遲疑了好一會兒才說“可能鄭市長有他的考慮吧?!?br />
    許小嬌沉吟片刻說“鄭市長有什么樣的考慮,我不大清楚。不過,我個人覺得這樣的分工調整有失公平。剛才,我已經說過,不管在什么樣的單位,只要存在不公平的現象,會打擊別人的積極性。關于葉市長分工調整的事兒,回頭我會跟其他的領導了解一下。如果葉市長不存在什么重大的問題,這一份兒副市長分工調整表,我可能不會采納。不知道賈谷市長的意見如何?”

    谷玉溪抬頭看著許小嬌,囁嚅道“許市長,您是市長,這件事兒您可以做主的?!?br />
    許小嬌起身在房間里踱了幾個來回,說“我是可以做主,但是,得有人支持我,這也是我為什么把你叫來的主要原因之一?!?br />
    說完,許小嬌轉身,以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谷玉溪。

    谷玉溪當然明白許小嬌這目光的含義,市委副書記、市長鄭振東已經調走,許小嬌這個新來的市委副書記、市長是在緊要的關頭調過來的。很顯然,有大人物在支持她,輕易不可得罪。

    谷玉溪使用很官方化的話語說“許市長,請放心,我和其他市領導會大力支持您的工作的?!?br />
    頓了頓,谷玉溪繼續說“許市長,關于副市長的分工調整這件事兒,我個人覺得還是蠻重要的,要不您去市委那邊找關書記商量一下?”

    “嗯,關書記那邊,我肯定要去找他商量一下?!斃硇〗克?,心里卻已經對這件事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之前,她已經從葉興盛和羅芊虹那里了解到,副市長符兆亭已經和市委書記關仕豪走到一塊,想要扭轉市政府這邊的局面,市委書記關仕豪是一道繞不過的坎。

    市委書記關仕豪權力她大,她跟他的交往,必須得十分小心謹慎。

    市委是全市的權力心,而市委書記又是市委那邊的一把手,許小嬌作為新調過來的市委副書記、市長,往后要跟關仕豪有很多工作的接觸和交往。按照禮節和規矩,她是必須要去找關仕豪交流工作交換意見的。

    而且,去找關仕豪的速度越快越好。速度快,說明她對關仕豪的重視和尊重;相反,如果她很晚才去找關仕豪,那便等于有怠慢和瞧不起關仕豪的意思。

    在把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谷玉溪送走之后,許小嬌讓她的秘書給市委書記關仕豪秘書打電話,預約見關仕豪的時間和地點。

    許小嬌可是天元市二把手,除了市委書記關仕豪,她的官最大。關仕豪的秘書黃勛福接到電話之后,立馬做了安排,把這件事匯報給市委書記關仕豪。

    對關仕豪來說,他剛剛才和前任市委副書記、市長鄭振東好不容易才協調到一塊。

    然而,正在他期望和鄭振東有良好合作的時候,鄭振東卻突然調走,這讓他感到很意外和震驚。

    同時,他也深深地意識到,這個新來的市委副書記、市長很不一般,怠慢不得。

    得知市委副書記、市長許小嬌想過來匯報工作,關仕豪立馬作出安排,把時間定在明天午,地點在他的辦公室。

    安排妥當之后,許小嬌給葉興盛打了個電話。按理,她初來乍到,葉興盛作為副市長兼好友應該多陪在她左右,幫她解決一些問題的??墑?,她今天竟然一整天都沒看到葉興盛,葉興盛甚至一個電話都沒打給她,她有些不滿。

    許小嬌沒好氣地問葉興盛,這會兒在哪里?干嘛不見他的人影?

    葉興盛向許小嬌道了歉,告訴她,他今天在省城出差?!靶硎諧?,這事,我可是跟你說過的,你是不是忘了?”

    葉興盛這么一說,許小嬌才記起,葉興盛確實跟她說過這事,心里的不滿才煙消云散?!白蛺?,我跟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谷玉溪交談了一下,他對你的工作能力給予了肯定。很顯然,前市長所作的副市長分管單位調整對你很不公平。明天,我要到市委那邊找關書記,可能會談及這件事兒,我想問問你,關于副市長分管單位調整這件事兒,你之前有沒有投訴到關書記那里,關書記對這件事到底什么意見?”

    葉興盛苦笑了一下說“許市長,不瞞你說,這件事才剛發生不久。我本來是想到市委那邊找關書記反映這件事兒的。但是,我跟關書記的秘書聯系了好幾次,關書記秘書都說關書記沒空。所以,我一直沒能夠把這件事兒反映給關書記?!?br />
    “葉興盛,你這是在天元市得罪了多少人?連市委那邊都不待見你,收拾你這爛攤子真夠嗆的!”心里有氣,許小嬌立馬掛了電話。

    葉興盛感覺到許小嬌的語氣有火藥味,便將電話回撥過去“許市長,您這是怎么了?”

    “沒什么,我只不過跟你了解一下這個情況,明天好跟關書記溝通?!彼低?,許小嬌又掛了電話。

    第二天早,許小嬌才剛洗漱完畢,副市長符兆亭已經等候在酒店一樓的大廳。

    許小嬌所住的這家五星級酒店是包含有免費早餐的,她正想到酒店的自助餐廳吃早餐的時候,秘書給她打來電話說,副市長符兆亭等候在酒店一樓大廳。符兆亭要許小嬌先不要吃早餐,他想帶她去市政府那邊的招待所一塊吃早餐。

    符兆亭這殷勤獻得有點過分了,市政府這邊的情況來說,平時和市長走得最近的應該是秘書長,然后是廳務處處長。符兆亭作為副市長,即便他跟葉興盛沒有矛盾,過于主動地討好,非但沒有讓許小嬌獲得好感,反而有一種別扭。

    符兆亭人已經在酒店一樓大廳,許小嬌不好拒絕,便沒有去酒店的自助餐廳吃早餐,她穿好衣服徑直下到一樓。

    符兆亭果然等候在一樓大廳,身穿藍色t恤灰色休閑褲的他,正坐在軟沙發,翻看當天的報紙。

    見到許小嬌,符兆亭趕忙放下報紙,起身快步微笑地走過來“許市長,早!”

    許小嬌微微點了一下頭,算是打招呼“符市長,你怎么來了?酒店這邊有免費自助早餐的,你不必麻煩的?!?br />
    “談不什么麻煩!”符兆亭微笑地說“酒店這邊的早餐是大眾化的自助早餐,沒什么特色。咱們天元市市政府附近有招待所,我想帶許市長去那里吃一個特色的早點?!?br />
    許小嬌抬手看了看手表說“待會兒,我還要去市委找關書記呢,不能夠浪費太多的時間,早餐隨便吃一點行?!?br />
    符兆亭也看了看手表說“這不還早嗎?來得及的!市政府招待所和市委相隔也不遠,您吃完早餐再去市委那邊,完全來得及的,不必擔心!”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