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66315-37459277/

1331 悠閑時光,岑景梅出事
    回家的當天晚上,筱雨她們幾女都不約而同的將楚軒讓給了周嵐。

    一番激戰下來已是深夜,楚軒摟著周嵐那香汗淋漓的嬌軀躺在床上,房間中充斥著一股讓人沉迷的奇異香味兒,二人的神情都有幾分慵懶……

    “軒子,你這次回去修真界沒有遇到什么麻煩吧?”

    周嵐的手指在楚軒身上畫著圈圈兒,嬌聲問道。

    “還好,挺順利的!”

    楚軒含笑點頭,“最讓我滿意的,就是師父他老人家在神魔殿主動現身了,而且還告訴了我解決澄澄身體問題的方法!”

    “真的嗎?那太好了!”

    聽到這話,周嵐驀地直接坐了起身,連蓋在身上的被子滑下,露出那嬌美身軀都毫不在意,唯獨那一雙美眸緊緊地看向楚軒,唯恐楚軒這是在開玩笑,讓她空歡喜一場……

    “自然是真的!來,嵐兒,我和你說??!”

    楚軒笑著將嬌人兒重新摟入懷中,而后如講故事一般,將他此次進入修真界后發生的一切全部和盤托出,讓周嵐聽得美目漣漣。

    至于什么三寶門內發生的事情,她根本不在意。

    在意的就是那個解決之法,以及楚軒已經提前了的渡劫之期……

    “能解決就好!能解決就好……”

    周嵐喃喃著,自從澄澄出生到現在的這段時間中,大家都很為他的身體焦慮!

    之前本來抱有極大希望的銀皇草,好不容易生長出來了,可最終竟根本沒起到什么作用。

    如今,聽到楚軒在渡劫之后,能以仙元為澄澄重塑身體,甚至直接塑造成仙人之體,這讓為娘的周嵐簡直興奮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可是軒子,這么做的話,對于澄澄來說,會不會有什么危險???”

    興奮過后,周嵐忽然秀眉輕蹙的問道。

    “不會!”

    楚軒毫不猶豫的搖頭笑道,“我是按照師父所教的方法去做,一旦讓澄澄擁有仙人之體,他不僅能夠在修真階段無視任何壁障,甚至連渡劫都可以省掉!”

    “什么?連渡劫都可以省掉?”

    聽到這話,周嵐瞬間睜大了雙眼。

    “是??!”

    楚軒也是哭笑不得,“這是師父說的!一旦澄澄到了渡劫后期巔峰,只需要經過一次仙氣洗禮,便能直接邁入大成期,飛升仙界指日可待!”

    “可是,似乎用仙元重塑身體,這不是特殊的辦法吧?一旦讓別人得知,豈不都可以將人弄成仙人之體了?”周嵐很不解。

    “這不一樣的!”

    楚軒微微笑著說道,“以仙元重塑身體的消耗極大,且需要特殊的功法配合!若是換做旁人,失敗率近乎百分百!”

    “那你呢?”周嵐愕然。

    “我保證,絕不會讓咱們的兒子出事!”

    楚軒微微一笑,如是說道。

    “嗯……”

    周嵐輕咬嘴唇,并未多說。

    她其實內心也很清楚,這樣做的確有一定危險性的,可既然楚軒選擇了這種,那么就說明有很大把握。

    楚軒作為父親,絕不會讓自己的兒子有任何事情,這一點周嵐還是可以確認的。

    “對了,那你渡劫之期提前了多少?”頓了頓,周嵐不再繼續澄澄的話題,轉而問道。

    “大概半年吧!”

    楚軒想了想,說道,“不過算起來,還有差不多一年左右!”

    “那你……”

    周嵐紅唇微張,猶豫不已,最終還是輕聲言道,“那你做好了準備嗎?我知道,渡劫是很難的一件事情,要是失敗后果不堪設想!”

    “放心!”

    楚軒嘴角微微翹起,笑道,“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

    “嗯……”

    周嵐默默點頭不再多說,將腦袋埋入楚軒懷中,兩人就這么輕輕相擁著漸漸入睡。

    …………

    接下來的半月時間,楚軒過得十分悠閑。

    每天都會出門走走,陪著澄澄在帝都到處閑逛,連岑景梅和夢夢的糖果店都去了好幾回,只不過關于楚軒的身份,她們母女二人依然并不知曉。

    夢夢是還小,對于身份這些的東西根本不太在意。

    而岑景梅則是才來帝都安居不長時間,或許聽說過楚軒的名號,但真人卻從未見過。

    哪怕這幾日見了,也完全不會想到,一個如此寵溺兒子的父親,竟然會是赫赫有名的軒轅王楚軒。

    其余時間,楚軒則盡量去選擇陪同家人朋友,畢竟還有一年就要渡劫了,一旦成功,不說立刻飛升仙界,但只要為澄澄重塑身體后,那么離他的飛升之期也就不遠了。

    一向十分顧念親情和友情的楚軒,在這種生活的悠閑中,卻也好似完全成了普通人,笑呵呵的享受著極為輕松的日?!?br />
    “爹爹……”

    這日,剛陪著澄澄從外面玩?;乩吹某?,卻是被澄澄拉住了小手。

    “怎么了?”

    楚軒蹲下身去,輕笑道。

    “我和夢夢說好了,明天要去外面玩兒!夢夢說有個地方的花花可好看了呢,我想去看看……”

    澄澄脆脆的說道。

    “當然可以啦!”

    楚軒笑著點頭,捏了捏澄澄那肉嘟嘟的小臉蛋,“不過明天爹爹還有事,就讓你娘和姨姨們陪你去,好嗎?”

    “爹爹不能去么?”

    澄澄鼓著嘴,似是有些不愿。

    “爹爹和你說過提過的諾言,你還記得是什么意思嗎?”楚軒笑著柔聲問道。

    “記得哦!”

    澄澄乖乖點頭,“就是說,答應了別人的事情一定要完成的!”

    “對??!”

    楚軒呵呵笑道,“爹爹答應了你皇爺爺,所以就要去完成,對不對?”

    “對的!那澄澄明天就不要爹爹陪了!”

    澄澄乖巧的說道。

    “真乖!走,爹爹帶你去洗個澡澡,然后咱們準備吃飯!”

    “好咯!”

    一大一小兩道身影朝浴室走去,不一會兒浴室內便傳出澄澄那干凈清脆的笑聲,很是悅耳。

    第二天,在周嵐幾女的陪同下,澄澄和夢夢手牽著手,蹦蹦跳跳的朝帝都南門外走去。

    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距離南門大約三四里之外的桃花山。

    那里,桃花綻放,各種花色映入眼簾,讓人宛如來到了花兒的海洋,而游玩的人們也非常之多,每一個的臉上都洋溢著極為燦爛的笑容。

    而楚軒,則是帶著三星進入皇宮,等趙擎天早朝完畢,便是在御花園中見到了這位越發精神奕奕的擎天大帝。

    “伯父!”

    楚軒含笑打著招呼。

    “參見陛下!”

    三星也是上前見禮,雖然沒有跪拜,但趙擎天以及周圍其他人卻沒有絲毫不滿,

    說句難聽的話,以三星如今的實力,別說魔武大陸了,就算在修真界中,只要不去招惹什么超級散仙之類的,三人聯手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行了,都是自己人,無須客氣!來,都坐下說吧!”

    趙擎天笑著讓四人坐下,又吩咐人上茶后,這才看向坐在自己下首的楚軒,開口言道,“軒子,讓你特意進宮,是發現帝都中這幾日忽然多出了不少陌生的面孔!”

    “嗯,我知道!”

    楚軒點頭,“而且,那些人還在暗中查我呢!”

    “查你?他們好大的狗膽!”趙擎天聞言頓時一怒。

    “伯父無需生氣!”

    楚軒反倒是笑了起來,“那些人全部都在我的監控當中,翻不了天的!而且,他們主要查的不是我,而是一間糖果店!”

    “糖果店?”

    趙擎天聞言一愣,旋即一拍額頭,恍然般的說道,“我想起來了,前兩日澄澄進宮的時候給我帶了幾顆味道不錯的糖果,說是他的夢夢姐姐家的,莫非就是這個?”

    “嗯!”

    楚軒點頭,旋即將糖果店老板娘岑景梅簡單提了一嘴,而后道,“這個岑景梅,我也曾派人查過她的來歷,最終追查到了一個隱世劉家的身上!”

    “隱世家族?”

    趙擎天眉頭微皺,“這隱世家族怎么還有個劉家?”

    “具體消息也不甚明了,那個劉家好像有點不簡單!不過之前并未招惹到我,我也就不太在意!”

    楚軒說道,“伯父您可還記得,我曾和您說過,婉兒受岑景梅之托,曾去查過一個叫劉云飛的男人?”

    “嗯,記得!婉兒也和我說了,不過查到的消息,好像是劉云飛在三年前便已經身死?”趙擎天點點頭,又說道。

    “當時查到的消息,劉家只是咱們帝國內的一個小家族,根本沒什么!”

    楚軒言道,“不過這是婉兒讓然哥派人去查的,現在想來,很有可能是那個隱世劉家故意掩藏了消息所致!”

    “少爺,要不我們再去查一下?”七殺在身側忽然說道,貪狼和破軍也頗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

    “不必!”

    楚軒搖頭,“暫時就這樣!只要那些人不惹事,就先不必去管!至于那個劉家,以后再說!”

    “是!”

    三星恭聲應諾。

    然而在接下來,楚軒和趙擎天之間的談話中,七殺忽然拿出了傳信玉符,下一瞬面色微變。

    這一舉動,也讓楚軒和趙擎天看向了她。

    “少爺,陛下,不好了!岑景梅出事了!”

    七殺驟然低聲道。

    “出事?什么意思?”楚軒皺眉,“不是有人在暗中看著嗎?”

    “沒得到少爺吩咐,他們不敢隨意動手!而且,少爺您也曾明令禁止,帝都內不可動手!”七殺無奈道。

    “到底怎么了?”楚軒問道。

    “就在剛才,有人忽然擄走了岑景梅,現在正坐著馬車朝帝都東門疾馳……”七殺快速說道,“不過一切都仍在掌控中,只要少爺一聲令下,我們便可將人救出!”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