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61653-37459301/

最新章節列表 第3025章 基礎動作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說的就是潘家這位通玄境感受此時的心情。

    之前他忌憚與葉英凡身邊的趙九江和盧創一伙人,現在眼瞅著葉英凡孤身一人送上門來,怎么能錯過這大好時機。

    當然,他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知道同等級之間的戰斗,一旦上升到不死不休的地步,那么就算戰斗的結束伴隨著一方的生命消失,活下來的一方也絕對不會好過。

    這一點,修為越高就越為明顯。

    為了保險起見,通玄境高手還是觀察了一下周圍,確認沒有趙九江等人存在之后,這才算是放下心來。

    至于他為什么沒有見到轉角處的易姐兒等人,自然是老嫗在他看過來之前,已經帶著眾人退到了另一邊。

    確認無人之后,潘家高手立刻冷笑一聲,真氣霎時間全力運轉,猛的沖向了躺在地上悠哉悠哉的葉英凡。

    實話說,葉英凡本不想打這一架,因為根本對鞏固實力沒什么幫助,想來想去,也只好以長生訣當中的一套基礎動作來應對。

    當初葉神醫曾很認真的說過,這套基礎動作乃是根本,就算日后修為有成,也切記不要忽略了練習。

    這句話葉英凡記在心里,只要涉及到招式的練習,必定會拿那套基礎動作作為熱身訓教,這么多年也始終沒落下。

    不過拿出來用于對戰,這還是的的確確的頭一次。

    側目看著那越發逼近的拳頭,葉英凡一個翻身站起身來,左手輕輕一拍,將迎面而來的拳頭打的偏離軌跡,隨后右手以肘部為點,猛然撞向對方胸口。

    那潘家高手直覺胸口一痛,運行的真氣都出現剎那的滯塞,身形頓時一個不穩,接連倒退數步才堪堪穩住身形。

    這一下,頓時引發一陣騷動,潘家的護衛們本以為找來通玄境護衛,最起碼也能穩住局面,哪曾想僅僅第一回合就吃了這么大虧,這特么到底怎么個情況?

    同樣的,這個疑問也出現在葉英凡心中,就連他本人也沒想到,都快連吐了的基礎動作,此刻竟然能發揮出這么大的效用。

    剛剛那兩個動作,事實上全憑一種意識,就像是早已經通關無數次的游戲關卡,到了某個地點,不需要思考的便做出最正確的應對一樣。

    潘家高手自覺面上無光,眼中羞怒之色一閃而過,口中發出一聲暴喝之余,以更勝先前的力道發起攻擊,拳頭上就像是覆蓋了一層紅色火焰,勢要將面前之人一擊拿下。

    按理說,兩人的修為也就在伯仲之間,絕不該在第一回合出現那么大的差距,可修為不見得跟實力劃等號,這個道理放在通玄境同樣適用。

    這一次葉英凡仍舊以長生訣的基礎動作來應對,拳腳交錯之間,見招拆招借力打力,說得上是如魚得水。

    反觀潘家的通玄境高手,越打越是覺得憋屈,如果說打出去的力道是一千斤的話,那么被葉英凡連打帶消,至多能發揮五百斤的作用就是極限了。

    不僅如此,葉英凡還會借機反攻回來,當真是令人郁悶到了極點。

    慢慢的,葉英凡開始有意識的感受那種變招之間的玄妙之感,心中隱隱的有了一種明悟。

    就如陰陽兩極,孤陰不生孤陽不長,那打過來的攻擊看似只能硬抗或者躲避,但實則只要用力得當,四兩撥千斤之下反倒是能借力打力。

    當然,就算是四兩撥千斤,前提也得有那四兩之力。

    葉英凡覺得如果不是過往的堅持,此刻也絕對得不到如此輝煌的戰績。

    然而這一切落入易姐兒的眼中,可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易姐兒看來,葉英凡如今明顯的是處于“下風”,隨時隨地都有被對方重創的危險。

    內心擔憂之下,立刻拉動弓弦,隨著手指的松開,銳利的箭矢以閃電般的速度沖了出去。

    “丫頭,你還是有些莽撞了?!崩襄鈉蘭鄣?。

    “您的意思是?”易姐兒皺眉詢問。

    老嫗笑了笑說道“我們看待一件事物,不能只看表面,那小子看上去岌岌可危,但開始到現在,他可是一次虧都沒吃過?”

    “還有,他的應對方式也不同一般,看上去簡單直接,但卻是在借對方的力反打回去,消耗遠比對手要小得多?!?br />
    易姐兒聞言之下仔細回想,發現老嫗所說的當真不差分毫,臉色不禁有些難看道“這么說,我確實不該出手幫他的?!?br />
    “不妨事,只要你能明白做事三思而后行,就像射出去的箭無法回頭這個道理就可以了?!崩襄認櫚男α誦?,對于這個未來徒弟當真是寬容到了一定程度!

    然而沒想到的是,易姐兒在聽完她的這番話后卻是眼前一亮,緊忙在腦海中對那糯米團子說道“能不能把箭收回來?”

    糯米團子左右晃了晃,意思是不能。

    殊不知,不是不能,而是以易姐兒現在的修為做不到罷了。

    得到回復,易姐兒退而求次道“那偏離方向總行吧?”

    這次糯米團子上下跳了跳,隨后身上散發出一團柔和的光芒。

    與此同時,場中正不斷加緊攻勢的潘家高手,猛然驚覺到一股極致的危險來襲,隨即耳邊破風聲響起。

    他嚇了一跳,緊忙向一旁閃開,卻驟然感到左肩部一痛,隨即爆裂般的真氣散開,只讓部分經脈都出現損傷。

    潘家高手頓時感到一種駭然,幸虧是肩部中招,這要是胸腹部,豈不是要連主要經脈都被損害?!

    駭然過后便是暴怒,只見其聲嘶力竭的吼道“暗箭傷人,毫無廉恥,就不覺得卑鄙嗎?!”

    此刻,易姐兒等人完全懵了。

    在幾人的眼中,乃是離弦的箭矢在行進過程中突然變換方向,然后潘家的通玄境高手突然間橫向移動,好死不死的直接撞了上去,簡直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那樣。

    “易姐兒,你這弓簡直是犀利啊,還自帶追蹤功能!”方欣發自真心的贊嘆道,就差鼓掌歡呼慶祝勝利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