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8366-39956756/

正文 第2932章 我怕什么
    相比司馬嘉的話,周舒更在意他剛才表現出來的力量。

    在感知的同時,周舒也悄然放出了魂念,和上次的結果一模一樣。

    一瞬間就能消除他的魂念,連逃逸的機會都沒有,說明對手極強,至少也是混元金仙,用的法則之力多半而已是高等法則,這是周舒過去的看法。

    這看法顯然是錯了。

    那魂念,就是司馬嘉自己抹除的,而且,從剛才的表現看,司馬嘉可能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他沒有感知到周舒的魂念,就是無意識的把魂念抹掉了。

    像是一種自我?;?。

    這種情況很常見,但不會出現在修行者身上,通常都是妖族或是神獸種族。

    周舒很快有了結論,這應該是血脈之力的自我?;?,至于怎么激活的血脈之力,可能司馬嘉自己都不太清楚。

    這么下結論,是不是有些草率?

    周舒自己不覺得,這是計算和分析的結果,是知識的力量,論到博學,諸天里極少有比得上周舒的,他有超乎尋常的學習熱情,并踐行至今,知識儲備無人能及,更別說還有輪回里的記憶。

    對于周舒的無視,司馬嘉很有些不滿,“前輩!”

    周舒淡淡的道,“我相信你能威脅到我,不是因為你的調查,而是因為你身后的那位混元金仙?!?br />
    司馬嘉滯了下,“那位……當然也是?!?br />
    周舒笑了笑,似是明白了什么,“那你就問吧,如果我能回答的話,自然會告訴你?!?br />
    “是必須要告訴我?!?br />
    司馬嘉注視著周舒,緩緩道,“前輩,之前和你同行的那位女子去了哪里,在進入妙成天后,她就不見了,此后再沒有露過面,這段時間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你對她做了什么?!”

    周舒皺了皺眉,“你做這么多事來威脅我,就是為了一個女子?”

    聽到周舒的話,司馬嘉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前輩請回答我的問題?!?br />
    周舒微顯不屑,“一個跟隨我的女子罷了,我想怎樣就怎樣,這和你沒關系吧?”

    “你說什么???”

    司馬嘉瞪著周舒,頭發都豎了起來,聲音更大了一截。

    周舒感知到了什么,似有所思,司馬嘉控制不住情緒,他身上的血脈之力又翻涌起來了。

    顯是怒氣到了頂點,司馬嘉的臉色鐵青,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凝視著周舒,用毫不掩飾帶著殺意的眼神,“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絕不會放過你,整個司馬家也不會放過你!”

    周舒還是沒在意,他正在煉妖界里說著什么。

    他神色微凝,“采盈,你看到了吧,他是因為你來的,對你很關心?!?br />
    采盈一臉的嫌棄,不屑道,“可這和本宮有什么關系???本宮又沒讓他來,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周,你也不用理他,管他發什么瘋,本宮也不要他關心?!?br />
    “他不是發瘋?!?br />
    周舒平靜的道,“我想,他是看出了你的來歷?!?br />
    采盈疑道,“本宮的來歷,他也是玄黃界的?”

    “不是說劍靈那時候,是有身體以后,你記得你身上有一朵青花吧,我也說過,你身上有隱伏的未曾明示的血脈之力,只是從來沒使用過,”周舒緩聲道,“我想,你的血脈之力應該和司馬嘉的一樣,你的血脈就來源于司馬家,他可能是發現了這點,所以特意來找你?!?br />
    采盈愣住了,扳著指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舒苦笑了下,“我卻是弄了個大烏龍,以為他發現了我是周舒的秘密,沒想到是因為你來的,早知道,也不用做這些布置了,真是白費了一番心機,浪費時間?!?br />
    現在他算是明白了司馬嘉種種作為的用意,原是一場誤會,司馬嘉的失控也情有可原,找到流落在外的家族血脈,這等大事,換了誰都難以控制情緒。

    壺老連忙道,“主人深謀遠慮,也沒有錯處,這也算找到采盈宮主的親人了?!?br />
    “才不是什么親人呢!”

    采盈用力搖頭,反駁道,“本宮根本不認識這個司馬嘉,也不想認識!”

    周舒緩聲道,“你們血脈相同,說是親人也可以?!?br />
    “不是不是,本宮可不認!”

    采盈只是搖頭,不滿道,“本宮早說不用人類血脈了,要是用紫苑姐姐的就好了,你們人類到處都是親人,隨隨便便就碰上一個,真麻煩?!?br />
    周舒微微一滯,“這可不是隨隨便便啊?!?br />
    他讀過那張青花玉簡,采盈身體的血脈極為強大且稀少,在諸天里近乎滅絕了,能遇到一個簡直就像大海撈針一樣,若非如此,司馬嘉也不會那么重視,調查自己甚而威脅自己,想要得到采盈的下落。

    采盈扭過頭,“反正本宮不想見他?!?br />
    周舒緩聲道,“好吧,既然是你的想法,那我就這么和他說了?!?br />
    “等等,”采盈轉過頭,眼睛眨了幾下,小聲道,“周,本宮剛才真怕你直接把本宮拿出去,還好你沒有?!?br />
    “這是你的事,我當然會尊重你的意愿,”周舒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你還真以為我把你當寵物啊?!?br />
    “周?!?br />
    采盈仰起頭,柔聲道,“外面還有個混元金仙,真要不見的話,可能會打起來吧,要不,本宮還是出去說幾句,就說本宮完全不認識司馬家,也不想認識,讓他不要再來煩本宮就好了,應該沒事的?!?br />
    周舒搖了搖頭,“既然你不打算和司馬家扯上關系,那就別出去了?!?br />
    采盈是為了他好,但她不知道,一個家族為了血脈會做出怎樣瘋狂的事情,尤其是這樣人丁稀少的家族,如果真的確定了采盈身上流淌著他們家族的血,絕對會千方百計的把她帶回去,也絕不會顧及采盈本人的意愿,到時候,事情就更難收拾了。

    青花血脈,圣人門徒。

    這幾個字,周舒記得很清楚。

    他們很強,而且聰明,不是采盈能應付的。

    這件事,只有自己去解決。

    采盈眨著眼睛,“可是……周,他們要真的認定你對本宮做了什么,你豈不是很麻煩?”

    周舒淡淡的道,“我的麻煩本來就很多了,再多一些也無所謂,不過是個混元金仙,我怕什么?!?br />
    “嗯!”

    采盈點頭,眼睛都笑成了花,這樣的話她聽過很多次,但哪一次都不如這次高興。

    外面的司馬嘉等得有些著急了,臉色越來越青,而在他背后,依然可以看見,有一朵淡淡的青花正慢慢的顯出痕跡,好像要穿過衣衫生長出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