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8366-39956756/

正文 第2932章 我怕什么
    相比司马嘉的话,周舒更在意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力量。

    在感知的同时,周舒也悄然放出了魂念,和上次的结果一模一样。

    一瞬间就能消除他的魂念,连逃逸的机会都没有,说明对手极强,至少也是混元金仙,用的法则之力多半而已是高等法则,这是周舒过去的看法。

    这看法显然是错了。

    那魂念,就是司马嘉自己抹除的,而且,从刚才的表现看,司马嘉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他没有感知到周舒的魂念,就是无意识的把魂念抹掉了。

    像是一种自我?;?。

    这种情况很常见,但不会出现在修行者身上,通常都是妖族或是神兽种族。

    周舒很快有了结论,这应该是血脉之力的自我?;?,至于怎么激活的血脉之力,可能司马嘉自己都不太清楚。

    这么下结论,是不是有些草率?

    周舒自己不觉得,这是计算和分析的结果,是知识的力量,论到博学,诸天里极少有比得上周舒的,他有超乎寻常的学习热情,并践行至今,知识储备无人能及,更别说还有轮回里的记忆。

    对于周舒的无视,司马嘉很有些不满,“前辈!”

    周舒淡淡的道,“我相信你能威胁到我,不是因为你的调查,而是因为你身后的那位混元金仙?!?br />
    司马嘉滞了下,“那位……当然也是?!?br />
    周舒笑了笑,似是明白了什么,“那你就问吧,如果我能回答的话,自然会告诉你?!?br />
    “是必须要告诉我?!?br />
    司马嘉注视着周舒,缓缓道,“前辈,之前和你同行的那位女子去了哪里,在进入妙成天后,她就不见了,此后再没有露过面,这段时间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周舒皱了皱眉,“你做这么多事来威胁我,就是为了一个女子?”

    听到周舒的话,司马嘉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前辈请回答我的问题?!?br />
    周舒微显不屑,“一个跟随我的女子罢了,我想怎样就怎样,这和你没关系吧?”

    “你说什么???”

    司马嘉瞪着周舒,头发都竖了起来,声音更大了一截。

    周舒感知到了什么,似有所思,司马嘉控制不住情绪,他身上的血脉之力又翻涌起来了。

    显是怒气到了顶点,司马嘉的脸色铁青,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凝视着周舒,用毫不掩饰带着杀意的眼神,“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整个司马家也不会放过你!”

    周舒还是没在意,他正在炼妖界里说着什么。

    他神色微凝,“采盈,你看到了吧,他是因为你来的,对你很关心?!?br />
    采盈一脸的嫌弃,不屑道,“可这和本宫有什么关系???本宫又没让他来,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周,你也不用理他,管他发什么疯,本宫也不要他关心?!?br />
    “他不是发疯?!?br />
    周舒平静的道,“我想,他是看出了你的来历?!?br />
    采盈疑道,“本宫的来历,他也是玄黄界的?”

    “不是说剑灵那时候,是有身体以后,你记得你身上有一朵青花吧,我也说过,你身上有隐伏的未曾明示的血脉之力,只是从来没使用过,”周舒缓声道,“我想,你的血脉之力应该和司马嘉的一样,你的血脉就来源于司马家,他可能是发现了这点,所以特意来找你?!?br />
    采盈愣住了,扳着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舒苦笑了下,“我却是弄了个大乌龙,以为他发现了我是周舒的秘密,没想到是因为你来的,早知道,也不用做这些布置了,真是白费了一番心机,浪费时间?!?br />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司马嘉种种作为的用意,原是一场误会,司马嘉的失控也情有可原,找到流落在外的家族血脉,这等大事,换了谁都难以控制情绪。

    壶老连忙道,“主人深谋远虑,也没有错处,这也算找到采盈宫主的亲人了?!?br />
    “才不是什么亲人呢!”

    采盈用力摇头,反驳道,“本宫根本不认识这个司马嘉,也不想认识!”

    周舒缓声道,“你们血脉相同,说是亲人也可以?!?br />
    “不是不是,本宫可不认!”

    采盈只是摇头,不满道,“本宫早说不用人类血脉了,要是用紫苑姐姐的就好了,你们人类到处都是亲人,随随便便就碰上一个,真麻烦?!?br />
    周舒微微一滞,“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啊?!?br />
    他读过那张青花玉简,采盈身体的血脉极为强大且稀少,在诸天里近乎灭绝了,能遇到一个简直就像大海捞针一样,若非如此,司马嘉也不会那么重视,调查自己甚而威胁自己,想要得到采盈的下落。

    采盈扭过头,“反正本宫不想见他?!?br />
    周舒缓声道,“好吧,既然是你的想法,那我就这么和他说了?!?br />
    “等等,”采盈转过头,眼睛眨了几下,小声道,“周,本宫刚才真怕你直接把本宫拿出去,还好你没有?!?br />
    “这是你的事,我当然会尊重你的意愿,”周舒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还真以为我把你当宠物啊?!?br />
    “周?!?br />
    采盈仰起头,柔声道,“外面还有个混元金仙,真要不见的话,可能会打起来吧,要不,本宫还是出去说几句,就说本宫完全不认识司马家,也不想认识,让他不要再来烦本宫就好了,应该没事的?!?br />
    周舒摇了摇头,“既然你不打算和司马家扯上关系,那就别出去了?!?br />
    采盈是为了他好,但她不知道,一个家族为了血脉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尤其是这样人丁稀少的家族,如果真的确定了采盈身上流淌着他们家族的血,绝对会千方百计的把她带回去,也绝不会顾及采盈本人的意愿,到时候,事情就更难收拾了。

    青花血脉,圣人门徒。

    这几个字,周舒记得很清楚。

    他们很强,而且聪明,不是采盈能应付的。

    这件事,只有自己去解决。

    采盈眨着眼睛,“可是……周,他们要真的认定你对本宫做了什么,你岂不是很麻烦?”

    周舒淡淡的道,“我的麻烦本来就很多了,再多一些也无所谓,不过是个混元金仙,我怕什么?!?br />
    “嗯!”

    采盈点头,眼睛都笑成了花,这样的话她听过很多次,但哪一次都不如这次高兴。

    外面的司马嘉等得有些着急了,脸色越来越青,而在他背后,依然可以看见,有一朵淡淡的青花正慢慢的显出痕迹,好像要穿过衣衫生长出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