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099-13658905/

第二卷 七王亂 第十四章 玻璃
    大漢是貧瘠的,這不是指土地而是指物質。在云嘯看來,這簡直就是一片物質上的荒漠。任何東西都缺,從衣食住行到精神生活。

    “這日子沒法過了?!?br />
    云嘯看見湯碗里的蘿卜燉牛肉就充滿了怨念,拿土豆燉牛肉就不成么?

    ……土豆這玩意現在還在美洲,想吃一口還真不是一般的難。若不是自己陰差陽錯的將辣椒帶到了大漢,想吃口辣的還不知道要等多少年。現在的家里人幾乎離不開這種成熟之后會變得火紅的植物,而且有口味越來越重的趨勢。

    大棚菜云嘯不是沒有想過,不過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非常的骨感。種在大花盆里面的幾根黃瓜,蔫了吧唧的幾就是不結果。這也難怪,如此小的種植量,加上陽光不足。也難怪這些果蔬打蔫。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這里紙糊窗戶都是高科技奢侈品的年代。你敢想有塑料薄膜這玩意?那東西科技含量太高,就算是云嘯知道化學分子式,光弄原油就夠頭疼的了。

    “相公,這不是有豆芽也有蒜苗么?這冬日里,除了皇家誰吃的上新鮮的果蔬。即便是宮里的娘娘也是限量供給的,溫湯監的產量一共就那么多。上次聽說,館陶公主家里少了一筐黃瓜,處死了好幾個下人。您就將就些,多少吃點?!?br />
    欒玲將筷子塞進了云嘯的手里,言語溫柔的哄著云嘯。

    “這沒菜吃太難熬了。你看我的手都長刀槍刺兒了?!痹菩ソ稚斕借锪岬拿媲案锪崢?,男人有時候就像是小孩子。云嘯覺得自己心靈深處的童心被女神徹底的激發了出來,生過孩子的欒玲現在就像是一位慈愛的母親,精心呵護著云嘯。待他像兒子多過像丈夫,女神在這一點上大有怨念。

    胡亂的吃了兩口豆芽,就放下了筷子。實在是受夠了每天豆芽加蒜苗的日子,吃的自己感覺撒尿都是一股子蒜苗味兒,自己都能熏著自己。

    “我吃飽了?!?br />
    云嘯推開飯碗,背著手在院子里溜達。

    長安的空氣與燕京的空氣非常的像,都是干冷干冷的。云嘯喜歡這樣的氣候。冷得霸氣。不像江南。潮乎乎的冷得姑娘一樣的綿柔。

    蒼瀾這家伙大呼小叫的跑了進來,這貨有極好的狗腿子潛質。前些天見云嘯不高興,給云嘯弄了只鷹說是打獵用。云嘯很高興,只不過一夜之間鷹便不見了。

    小白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云嘯。表示此事與它無關??墑親旖巧系撓ッ趺唇饈??這家伙一般不吃活食。肉燉的不熟都不吃,誰知道會對這只鷹下手。

    看著蒼瀾歡快的樣子,莫非又抓到了什么東西?難道是抓到了小老虎?這個好。養大了和小白pk。

    八個粗壯的漢子抬著一個桌面大小的白色石頭走了進來。蒼瀾堅持的認為,驪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是云家的。這貨恨不得將每一片樹葉都蓋上云家的章,現在得了寶貝自然要交給家主處理。

    白白的一塊石頭,上面疙疙瘩瘩。切面整齊光滑的凸起成幾何形狀分布,遠看像鉆石。近看像水晶,不對水晶的透明度遠比這東西好。讓人打了一盆水,仔細的沖洗了殘存的泥土,云嘯大喜這他娘的是石英石。

    后世玻璃的主要原料就是這玩意。

    “這東西哪兒弄的?!?br />
    云嘯指著石英石很激動的問道。

    “離后山煤礦二里地的地方發現了一個礦脈,都是這東西。只是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我見這東西生得怪,便揀了塊大的讓人抬回來給家主看?!?br />
    蒼瀾一臉獻寶的樣子,非常像電視里的穆仁智,若是云嘯看上了哪家的喜兒,估計這貨回立馬去給搶回來。

    沒說的,這樣有發現精神的家伙應該獎勵。真是太貼心了,想睡覺就給送枕頭。有了這玩意,云嘯有八成的把握制造出玻璃來。質量不敢保證,不過看這石英石的純度,透光率應該還是不錯的。

    河邊的火柴工廠已經在開工建設,看來要再建一間玻璃加工廠了。以后不會搞出一個沿河經濟帶吧,有時間是不是把堤壩修一下。

    人一興奮考慮的事情就多,云嘯帶著膀大腰圓的仆役抬著這東西去了大鐵錘的煉鋼爐。聽說這玩意要加熱到一千七八百度,即便是用了最好的焦炭云嘯依然心里沒有底。

    大鐵錘在河邊讓人建了一個高高的土臺,很大占地有四五畝的樣子。冬日里凜冽的河風便是最好的鼓風機。他還打算過了年,直接將煉鋼爐搬到山頂上。那里的風更大,只要做一面巨大的風帆,一年四季都有天然的鼓風機。

    就是運輸不太方便,云嘯準備開鑿出一片山崖,制造出一部原始的卷揚機出來。八頭牛拉動一個巨大的絞盤,想想就覺得工程浩大。

    巨大的鐵錘子掄圓了砸在石英石上,蒼瀾目瞪口呆的看著。表情剛剛恢復了些便一臉痛苦的表情,認為家主毀了一件稀世珍寶。

    “別擔心,這東西就是一種原料。我要用它造出你想都想不到的寶貝來?!痹菩バψ排淖挪岳降募綈?,心里說不出的暢快。

    大塊的石英石被敲成了小塊,小塊的又被扔進石磨里磨碎。石英石非常的堅硬,磨了半天只能磨成小顆粒,云嘯看了看算了就這么著吧。先看能不能燒出玻璃再說。

    熊熊的爐火燒了整整一天一夜,用的是最好的焦炭。大鐵錘在旁邊心疼的直吸溜,不知道侯爺要燒這些石頭干什么?;雇鍶髂切┗野咨氖曳?,已經夠白了還要灑石灰。最后居然看見云嘯往里面扔硝石。見過火藥厲害的大鐵錘頭皮發脹,下意識的往邊上躲了躲。

    而且他對矩子將大把大把的酵母放進去感到費解,這玩意不是和面用的么?怎么用到這上面來了,不過見到云嘯一臉希冀的樣子便只好跟著看??純湊廡┌咨氖房榭櫚降啄萇粘鍪裁椿ɑɡ?。

    云嘯鄙視的看著在一旁嘟嘟囔囔的大鐵錘,燒玻璃要放碳酸納與碳酸鈣這樣有技術性的東西我會教給你?就你那腦瓜能學得會么,知道na2co3是什么意思么。

    第三天,云嘯終于得到了一鍋融化了的石英水。橘紅色的躺在槽子里,熱得大鐵錘將身子包得跟木乃伊一樣,澆了許多的水這才敢過去。

    矩子給他的任務很簡單,就是搟皮。為了讓他充分的熟悉業務,昨天已經讓他搟了一筐的餃子皮。大鐵錘的腦門兒差點沒搟出火星子,現在一看見類似搟面杖的東西就煩躁。

    不過這東西比較好弄,橘紅色的料水很粘稠。倒進鐵水的料斗里,兩個人推轆轤。在兩個鐵碾子之間便有一層薄薄的東西出來,見到了這層薄薄的東西云嘯立刻樂得牙不見眼。趕忙讓大鐵錘將這些東西放進燒熱的退火窯中,加熱過后的玻璃要是不經過褪火會變得很脆。

    專業的術語好像叫應力強度不足,記憶有些模糊。材料學里面學過,不過時間太久記不清楚了。

    退火窯的下面逐漸減少了薪柴的數量,兩天過后終于撤掉了最后的一根薪柴。

    晾過了一天的窯,云嘯第一個便沖了進去。

    一塊塊平整的玻璃靜靜的躺在架子上,小心的用手觸碰了一下?;褂行┪氯?,讓人拿了一塊小的到了戶外。冷風一抽,玻璃上殘余的溫度瞬間消失。對著太陽看了看,有氣泡而且還有雜質。若是在二十一世紀誰燒出這樣的玻璃來保準被開除。

    不過在大漢,這就是高科技的產品。

    手下的殺才們一個個長著大嘴看著侯爺手里這個透明的東西。很像是水晶,不過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這樣平整的水晶。侯爺真是神仙人物,什么樣的東西都造得出來。

    耿師傅激動的接過來看,顎下的胡子都一撅一撅的。

    “侯爺,這是寶貝啊。這東西若是裝在窗子上,屋子里白天就不用點蠟燭了?!?br />
    到底是干建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到將這東西用到老本行上面去。

    “豈止是這一項用途,有了這東西咱們便是冬日里也能吃上新鮮的果蔬。嘿嘿,干菜這東西讓長安的那些人吃吧?!?br />
    云嘯想著這些天不是吃干菜就是吃蒜苗豆芽,終于有反季節蔬菜可以吃了,手上再也不會長刀槍刺兒了。想著自己在大棚里,想吃黃瓜吃黃瓜,想吃西瓜就吃西瓜。哎呀,想想就流口水。娘的,這第一批玻璃誰都不準碰,老子要拿來修大棚。

    老子要吃反季節蔬菜。

    “嘩啦”

    一陣清脆的破碎聲音傳進了云嘯的耳朵,將這位正在意淫的侯爺從夢幻的狀態中驚醒了過來。

    玻璃碎了,耿師傅滿手鮮血的捧著碎玻璃碴子在哭。漁老,手里拎著錘子訕訕的不好意思。

    可不敢讓這老家伙將手扎壞了,云嘯趕忙規勸耿師傅。

    “這東西性子脆,不能用錘子砸。您老松手,扎了手可不是鬧著玩的?!?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