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49773-23588940/

第329章 进取
    第329章 进取  

    人员补充之后,就是各种高强度的短期突击操训了,以吸收和融合这些新血和人力资源。 ,

    虽然不能指望将他们,一夜之间变成挥如臂使的敢战士,但可以通过日常磨合和混杂,逐渐习惯友军的作战方式和风格,起码在临阵后,不要变成自乱阵脚的不安定因素和隐患。

    这时候,特设的标兵团和教导队,就再次发挥上用处了,标兵团直接提供一批骨干士官,而教导队负责抽出低级军官兼做教员,

    再加上三大营借调过来的老兵熟手,作为什长火长之流带上新人,很容易就把一只新部队的架子,撑起来了。

    不过,本着能缺毋滥的要求,我在补足了三大营和八个辅军大队,各种战损和扩编缺额外,只是增设暂编第五营。

    以原第三营营副果毅都尉宁志远,带着所属的第二团直接充任,第五营基本的底子,还是来自后方龙州团练。受过初步铳手训练的那几百号人,然后再配上八只辅军大队中,十比一抽调而来的近战白兵和矛手,组成一个规模略小的营头。

    我的亲直团,也派出十数名加强到其中,作为各队队副,而营属训导官,则来自我身边的虞侯组,这样多元混杂下来,可以有效淡化新部队中的山头氛围和个人色彩。

    相比三大营的四团三队的满员编制,暂编第五营只有三团两队的格局,不过大半的散兵都被配属到其麾下,因此,这只新兵较多的新部队任务和重点是,守备后方城垒据点,以及在散兵的配合下往来巡护粮道。

    这样下来,虽然在总体数量上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原本近万人马,变成了上万稍有余,但是随着散兵数量和比例的下降,整体质量和装备上,却是至少增加了两成到三成。

    好歹击破了那么多敌人,各种兵器甲械缴获的也有好些,只是不够规整而已,再武装两三个营是绰绰有余的,新营的火铳及其备件,也由后方再次补充过的。

    后路巩固了之后,就有余力考虑进一步反击的规划了,我至少可以将主战力量的第一二三营都抽出来,作为正面攻击序列。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个屁股还没坐热的毫州防御使,岂有在自己辖区被动挨打的道理。

    我的部下这段时日各般苦练骑术,日夜和战马呆在一起相互熟悉,虽然还只是那种根本跑不快也跑不起来,仅可以保证骑(趴?)在马背上,不掉下来的水准。

    但起码,初步的机动力和行进距离,总算是有了。正所谓“敌可往我亦可往”的基本行动力。

    而我同样也认真考虑了刘延庆的建议,发现没有多少拒绝的理由。

    我这只部队的战斗力,虽然是经过战场练就和考校出来了,但是相对南朝三路北伐的庞大军势,实在是无足轻重的一隅。

    而且,作为擅长火器战术,铳军为代表的核心人马,终究是有限的,实在经不起太大伤亡的。最怕的就是放到大集群决战的正面战场中去,在十倍数十倍的友军规模之下,能够发挥的作用有限,但是却很容被当作战争机器的某个零件,给活生生的消耗掉。

    反倒是这种与相熟的部队搭伙,独出一路的状况,更能发挥我部的优势和擅长,再退一步说,表起功劳和垄断战利品、后勤资源上,也更加方便。

    所谓委派出来单干,相比和大家混在一起和光同尘,谁更能够得到上司的关注和看重,不言而喻的。

    之前都是被动的防守——反击的路子,这次我策划着主动出击一回,多少展露下攻击性,只是方向上,有待商榷。

    毫州北面的宋州境内,是大片丘陵的邙炀山区,利守不利攻,

    数日之后,陈州,兖丘附近,

    紧急从泰康镇,就近调遣过来阻挡敌势的邓州经略兼观察使章吉良,忍不住面皮抽搐了下,蹙眉看着那些喊爹叫娘,被杀得四散的部伍。

    他麾下这些虽然说州郡兵的资序,却也不乏参加出塞秋狩过的老卒,再加上藩镇相争的长久对抗,不可谓不是身经百战了。

    可是居然就没有办法冲透那几道因为展开拉长,而显得过分单薄的横阵。他们就像是一波波扑上浅浅堤岸的浪花,

    也不管采用什么战法,无论是锥形突出,还是两翼内收,或是双线低攻,对方总是以长列的横队对应,

    近了用矛刺戳杀逼退,白兵冲出缝隙,低身上前砍杀下盘,而在此期间,对方的火铳就丝毫没有停歇过,无论远近皆得杀伤。

    而鏖战下来的最大成果,不过是让那些具列蹲伏在前的矛手阵列,变得有些稀疏而已,然后又很被来自后队的人手,自发给补上。

    他们每击发数轮后,都会以一二三十人一列,在手持旗枪的士官指引下,微微调整阵线,让自己和友邻对齐。

    甚至连调上来试图压制他们的弓箭队,也吃足了苦头,他们居然可以在箭雨下,冒着伤亡徐然前进,保持基本队列完整的同时,边走边装弹击发,最后以绵密的弹雨,轻易压倒了弓箭手的集群,让他们不堪忍受而四散溃亡。

    然后那些持刀支盾的白兵,轻易的加速穿过战场中的火药烟幕,将好容易集结起来的整队,迎面各种扑杀四散逃奔。

    若不是章吉良还留了一部兵马,作为后手和应变,只怕他和中军的大旗,此刻就被那些决堤洪水一般倒流回来的溃兵,给裹挟走了。

    只是,章吉良也不得不下达了掩护转进的命令,毕竟,前师大部军心胆魄已泄,短时之内,不堪再战了,也只能暂且退走,重新依仗城墙坚垒的安全感,来慢慢恢复了。

    “该死的南蛮子……”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虽然官方口径上,一贯称南边岭外的大梁,为南逆,但这些北国军将,私底下更喜欢成之外南蛮子,或是南佬,仅仅因为作为南朝基本盘的岭外,史上曾是专门流放罪囚的南荒蛮瘴之地。

    而南朝也自然对之以“北虏”,“胡朝”“羊马子”之类的别称,因为,北朝许多人祖上都是来自归化人,混杂了太多外族的血统,因此浑身都是腥膻味,用后世那些有良心的历史脑补家来说,就是中原被胡化的铁证……

    只是光咒骂,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剩下的人马护卫着旗鼓行帐,冲了出去,至于那些辎重和位置靠后的人马,就只能丢给慢慢合拢的敌军,多少发挥写阻敌的效果。

    至少这些南朝的铳军,看起来是跑不快的,特别是在己方丢盔弃甲,没命奔逃的轻装情况下。

    一口气堪堪跑出去十数里之后,章吉良才勒马驻足,喝令着左右,将部伍重新收拢起来,清点人头,前往陈、毫边境沿河阻敌的任务已经失败,他必须构思一个比较像样的说辞,才能撇清自己轻忽疏失,被人掩进而击的责任。

    比如敌情大误,敌势数倍,多赖将士浴血苦战,方得脱身云云。毕竟,北朝之下藩镇林立,大多数情形下,手中的兵和地盘,才是实力的根本和地位的保障,

    就算是合力对抗南朝,也不能免俗的,有兵才有钱粮,无论是抢劫还是搜刮;而有地盘,才有兵马的来源,无论是抓丁还是募集。

    他此刻想的就是如何在客地作战的同时,将损失补回来。

    只是命令才发下去片刻,突然聚拢在外围那些士兵,却惊慌的炸乱起来,就听的乒乒火铳声响,以及熟悉的整齐号子声。

    “此番苦也……”

    章吉良却忍不住唉叹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一只南军的人马,绕到他们后路去了。

    此刻却在官道两侧排成了横队,正好以暇的挽着马作为掩护,成排的放起枪来,虽然他们只有数百人,排成的两列战线,单薄的几乎一冲就破,甚至连惯常负责掩护的长矛和刀牌都没有,

    但是就是没有人愿意面对他们所在方向。而是纷纷转头就跑,与后队向前的友军,顿时喊爹叫娘的拥堵践踏成一团,由此造成的踩踏死伤,更甚于那些被弹丸击杀的人。

    事实上,哪怕哪怕兖丘的城墙边缘,已经在少数人的视野之内了,然而他们就像受惊的羊群一般,只想逃的越来越远。

    而兖丘城墙上,也是慌乱一片,虽然他们在不停地奔走,但是就是没有人想到,或是敢于派出一只部队,尝试攻击和突破这一小部人马的阻截,好将溃亡的大队人马,接应回去。

    而是就这么呆呆或是手足无措的,看着那些友军在不对称的人数攻击下,纷纷返身逃了回去。

    就在他们转到溃走,仅仅半天之后,兖丘城亦是宣告易手,目睹友军溃亡而无心恋战的守军,顺势抢劫连带放了一把火,纷纷夺门出逃,而将余烟袅袅的城池,留给了赶上来的新军大部人马。

    这样,新军左厢就在陈州境内的涡河之畔,拥有了第一个支撑点和临时基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