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49773-23588556/

第一百五十章 整备和插曲(文字)
    第一百五十章 整备和插曲(文字)  

    取得职衔和出身之后没过两天,兵部的扎子也发下来了,

    给我的临时番号是龙州团练左厢,兼义勇提辖,简称“龙州团左”,相比在广府名还不见经传的宁远州,龙州更要知名一些,乃是属于东婆罗洲仅次于首府的一个大州,以民风彪悍好狠斗勇著称的兵源地。

    通过当地上军府的名义,分摊给我的编遣,也就一个营又稍多些的编制。

    属于人员装备自筹,唯给基本的钱粮日用,到了前线参战才所担负勤务给与薪饷,其他全靠斩获和战利品的三流杂牌部队,也就比那些被称为“战地鬣狗”,连装备和服色、旗帜都配不全的义从,更好一些。

    不过,我名正言顺的制备武装和操练部署,乃至更进一步明目张胆的招兵买马了,虽然时间有点紧,

    关于铳手的七个百人队,我将尽力抽调补全,然后带走六队,留下一队来看家足以,然后把装备交给其他队补足差额。

    每队编有六十五名,能够完成基本列队和排射的铳手,其余为负责背负和装填弹药的持刃辅兵,另外通过配备的骡马车辆,另携四十只长矛,三十面盾,三十副皮套子,以及若于长柄斧、锤头、长锯、铁锹、铲子等用具。

    再搭配两只惯用弓弩的射生队,按照二三五的比例,配备一定的连弩、强弩和步弓,然后每人带一把短横刀或是长匕,作为防身,同样有负载箭只备件的大牲口。

    两支近战肉搏的白兵队,人数略多一些,达到每队一百二十人,其中仅半数有背甲,用短矛格斗和投掷,其余都是皮套轻装,手持短兵和小盾。

    三支基本不着甲的轻装矛队,只有一袭统一颜色的布衣,另带一把砍刀或是手斧,因此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也兼职立营设寨的工役。

    白兵队和矛队的辎重都是随大队,没有单独的牲口配属。

    最后是,作为我的直属亲兵和执法、督战,外加斥候巡哨的第一教导队,外加一支四十头大牲口,大板车和篷车组成的骡马队,及其配属人员。

    一只小而全的军队雏形就这么基本成型了,当然名义上还只是一个营而已。为了配全他们的行头,我几乎把从肥孔那里,几次交易来的兵器全部用上还是不够,又打点了海兵队,才弄到些许翻新的二手武器。

    只可惜自从那次交易遇到意外后,那个军器贩子肥孔似乎已经吓破胆了,短期内以风声紧为由,说什么也不肯到近海交易,更别说让他送货到陆上去了

    相比之下,其他诸如皮具、绒毯、帐幕、酒水、于粮、酱料于菜、内外药物等常用之物,基本都是本家工坊能够提供的,直接将库存挪用过来,或者从关系商家调用就是,成本也不是特别高。

    话说回来,

    这种偏重守御阵容的关键,是培养各队进击配合,以及野外生存和自持能力,处于某种原因,我对于所谓陌生友军的节操和番号纷繁的大军后勤体系,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值,所以求人不如求己,准备工作做的充分一些,总是没大错的。

    况且这次出战不是以出生入死追求战功为目的,而是重点在于战地历练和大军环境的熏陶,几乎每个人都被不知了些感想和心得的日常任务,

    在这过程中,若是有好的苗头和种子,回来后我就会想办法安排他们到讲武学堂,或是武学的其他附属院学去,进一步接受成熟体系的系统科班教育。

    在人事安排上,因为专长的缘故,伯符被委以重任,留下来看家,兼负责协助谜样生物继续掌控局面,

    籍着广府地下势力大洗牌的混沌局面,我也重组和整顿了我家的外围势力,伯符名下的那家被命名为保全社的义从社,用来作为本家暗中执行力量的雏形和身份掩护,和报更队那些半公开化的武装力量分离开来。

    而从第五平那批追随者分出来,安排到一家小抄行的名下,方便各种社会见闻的收集和调查,以及简单分析;而作为从属关系的,那些藩生子和地骨皮构成的前市井活动人员,则寄名在一家新买下下来的快脚行名下行事,

    快脚行,最初起源于西京,专门负责给人跑腿和传递消息,信誉好的也替商家在递送一些物品,乃至一些邮驿信件什么的,可以比较便利的走街串巷,出入各种场合和人家之中,就算打听消息而不容易受人怀疑。

    进而彻底从我明里暗中的正常产业中分离出来,好脱离各种于系和嫌疑,所谓规避风险和利益牵扯的举措。

    这样下来,一个分析统计,消息探查和行动力量三分的结构就基本成型了,虽然还是比较简陋,左右不过十几号到几十号人而已,但是基本的架子和章程搭起来,很多东西可以慢慢填充和完善进去

    而其他人都被我尽量带了出去,好对南朝特有的战争模式,有一个直观的了解,这次大军云集,可谓是一个难得的机缘,就连韩良臣这样有点眼高于顶的人物,也不例外。

    像韩良臣以总教习的身份,兼领第一教导队主官;风卷旗为步军都头,统领白兵队和矛队;第五平为随军参赞,燕九儿则成了斥候队长,崔屠子做了军中的总伙头,钱水宁是骡马队兼夫役头领

    而所有铳队由我名下直领,等到了战地再按照需要配属给他人,其中六个队头和佐副有四个都是我藩生子,另外两个是亲近国人出身,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可以保证从容指挥的相对可靠性。

    不出意料的是,数日之后,被说服的辛稼轩也拿着荐书,加入了我的麾下,自然受到我的热情欢迎,那位太尉家神通广大的陆小姐,直接给他搞了一个仁勇校尉的诰身,直接作为我的副手,赞画襄佐营中庶务。

    一起同来的还有八位来自武学的教习同僚,其中有五位已经明确的意向,打算籍着这个由头,投入我麾下以家臣的身份领受食禄,只是先前短期内,还暂时没法放下武学之中的事务而已,正好籍着这个机会下定决心。

    另有七十多名打着军前见习的旗号过来,已经是武学末期的高年级生员,就完全是意外的惊喜了,因为其中修习马、步、射、工、淄诸预备科皆有,算是颇为全面的一个群体。

    当然我更怀疑,这其实是那位陆小姐为了帮村自己的情郎,不至于势单力孤,而动用家里的影响假公济私的产物。

    但不管怎么说,这对我是好事居多,作为广府武学三所预备学堂之末的讲武东学,这些年无论是升学率,还是择业率都不尽人意,变成不得志者闲投之地,生源和投入都日渐窘迫,对于在学师生的压力,也与日俱增。这几年因为生计或是家业供养不济,中途辍学归家的,也时有耳闻。

    在这种情况下,接受伸出的某只橄榄枝,投入某个外藩家,做一个新进的家将、家臣之属,也不失为一个折中的出路,或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特别是这个藩家看起来充满潜力和后劲的情况下。

    当然了,若是有可能,我巴不得把武学的全部墙角都挖过来才是。不过目前还只能是难以实现的妄想,就算是眼下这批人,能够截留下一半来,对于急缺正统出身的士官和基层军官的我来说,那也是一大笔收获。

    然后我决定,以善用专长为由,将他们大部分人都安排到白兵队,射生队和矛队这样的传统序列中去,仅少量表示出投效的意向的,才放到我的第一教导队里来,进行磨合和适应,也算是一种考验和观察。

    经过一段时间的表现和相处之后,再将其中看起来比较可靠的人选,吸收到六只铳队中去,算是作为自己人来重点培养。

    这样下来,从另一方面说,也能满足某些上位者,暗中掺沙子和安插沿线耳目的需要了把。

    然后是制定他们的薪饷和抚恤标准,简便易行的赏罚规则和日常操条,确?;镜牧钚薪?编列各种情况的预案和注意事项,非如此不足以凸显,我潜移默化的个人色彩和影响力,

    虽然朝廷会拨给基本的粮饷,但是指望这个东西能够如期准时不折足用,还不如期待发改委宣布全面物价下调。

    如此千头万绪的思索着,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我却被一个声音唤回来。

    “罗中侯……”

    “你有什么事么……”

    我看到一个有些恭切的面孔,却是武学转过来教习之一的张立铮,之前一起饮过酒的几面之缘。

    籍贯上属于北人的后代,据说祖上原是河西边军子弟,却阴差阳错的南投正定帝的麾下,与洛都权臣一族的远宗,都是瓜洲张氏的支系。

    因此相貌上多少还有点西北党项藩的血统,在同僚朋党间有一个“张胡子”的绰号,他现在充当的是第二白兵队副,负责格杀拼斗的训

    “标下有些不情之请,能否请中侯且听一句……”

    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道

    “直说无妨……”

    我正色道

    “中侯可知,这些年本学出入渐少,却很有些困顿生员……”

    “等等,”

    我惊讶了一下,他居然会和我说这个问题

    “你是希望我能够扶助这些生员完成基本学业么……”

    “却是标下冒昧了……”

    “却也不是不可以”

    我想了想,这事

    “只是需要他们签写契书,结业之后须得到我家来,仕事数年以偿如何”

    当然,只要来了我家,真有本事的,都会想办法让他留下来,这不过是花小钱博彩将来的一点预期,对于我的身家,真算不的什么。

    “还是中侯思虑周全,也算是善始善终,标下代彼辈谢过了?!?br />
    张立铮有些挣扎状的继续道。

    “标下厚颜……又想到一事”

    “继续……”

    “早年有些辍学的生员,如今困顿家中,所学多不得用……实在有些可惜了”

    “能否拜领足下,哪怕从一介军卒开始……”

    我真正的惊讶起来了,在别人都为自己的前程欣然的时候,他居然还能记得那些辍学的生员,并且暗中走访过一些,这已经远远超出一个武学教习的职权和作为了,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不是有颇为高尚的理由,就是颇有城府的动机。

    更何况,作为这个明显市恩的想法,其实应该找作为他们的带头人辛稼轩,更加合适才对,只是他将选择权交给了我,这算是某种契机和把握么。

    想到这里我盯着他看了好半天,直到他有些气妥的低头下去,才开口道

    “那你还可以联系上多少人呢……”

    “大致十几家还是有的……”

    他有些惊喜的欣然应到

    “那你去办把,”

    我点点头

    “我还可以先支给你一笔安家钱……”

    “多谢将主信重……”

    他真心实意的行了一个大礼,连称呼都变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