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49773-23588556/

第一百五十章 整備和插曲(文字)
    第一百五十章 整備和插曲(文字)  

    取得職銜和出身之后沒過兩天,兵部的扎子也發下來了,

    給我的臨時番號是龍州團練左廂,兼義勇提轄,簡稱“龍州團左”,相比在廣府名還不見經傳的寧遠州,龍州更要知名一些,乃是屬于東婆羅洲僅次于首府的一個大州,以民風彪悍好狠斗勇著稱的兵源地。

    通過當地上軍府的名義,分攤給我的編遣,也就一個營又稍多些的編制。

    屬于人員裝備自籌,唯給基本的錢糧日用,到了前線參戰才所擔負勤務給與薪餉,其他全靠斬獲和戰利品的三流雜牌部隊,也就比那些被稱為“戰地鬣狗”,連裝備和服色、旗幟都配不全的義從,更好一些。

    不過,我名正言順的制備武裝和操練部署,乃至更進一步明目張膽的招兵買馬了,雖然時間有點緊,

    關于銃手的七個百人隊,我將盡力抽調補全,然后帶走六隊,留下一隊來看家足以,然后把裝備交給其他隊補足差額。

    每隊編有六十五名,能夠完成基本列隊和排射的銃手,其余為負責背負和裝填彈藥的持刃輔兵,另外通過配備的騾馬車輛,另攜四十只長矛,三十面盾,三十副皮套子,以及若于長柄斧、錘頭、長鋸、鐵鍬、鏟子等用具。

    再搭配兩只慣用弓弩的射生隊,按照二三五的比例,配備一定的連弩、強弩和步弓,然后每人帶一把短橫刀或是長匕,作為防身,同樣有負載箭只備件的大牲口。

    兩支近戰肉搏的白兵隊,人數略多一些,達到每隊一百二十人,其中僅半數有背甲,用短矛格斗和投擲,其余都是皮套輕裝,手持短兵和小盾。

    三支基本不著甲的輕裝矛隊,只有一襲統一顏色的布衣,另帶一把砍刀或是手斧,因此他們在需要的時候,也兼職立營設寨的工役。

    白兵隊和矛隊的輜重都是隨大隊,沒有單獨的牲口配屬。

    最后是,作為我的直屬親兵和執法、督戰,外加斥候巡哨的第一教導隊,外加一支四十頭大牲口,大板車和篷車組成的騾馬隊,及其配屬人員。

    一只小而全的軍隊雛形就這么基本成型了,當然名義上還只是一個營而已。為了配全他們的行頭,我幾乎把從肥孔那里,幾次交易來的兵器全部用上還是不夠,又打點了海兵隊,才弄到些許翻新的二手武器。

    只可惜自從那次交易遇到意外后,那個軍器販子肥孔似乎已經嚇破膽了,短期內以風聲緊為由,說什么也不肯到近海交易,更別說讓他送貨到陸上去了

    相比之下,其他諸如皮具、絨毯、帳幕、酒水、于糧、醬料于菜、內外藥物等常用之物,基本都是本家工坊能夠提供的,直接將庫存挪用過來,或者從關系商家調用就是,成本也不是特別高。

    話說回來,

    這種偏重守御陣容的關鍵,是培養各隊進擊配合,以及野外生存和自持能力,處于某種原因,我對于所謂陌生友軍的節操和番號紛繁的大軍后勤體系,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值,所以求人不如求己,準備工作做的充分一些,總是沒大錯的。

    況且這次出戰不是以出生入死追求戰功為目的,而是重點在于戰地歷練和大軍環境的熏陶,幾乎每個人都被不知了些感想和心得的日常任務,

    在這過程中,若是有好的苗頭和種子,回來后我就會想辦法安排他們到講武學堂,或是武學的其他附屬院學去,進一步接受成熟體系的系統科班教育。

    在人事安排上,因為專長的緣故,伯符被委以重任,留下來看家,兼負責協助謎樣生物繼續掌控局面,

    籍著廣府地下勢力大洗牌的混沌局面,我也重組和整頓了我家的外圍勢力,伯符名下的那家被命名為保全社的義從社,用來作為本家暗中執行力量的雛形和身份掩護,和報更隊那些半公開化的武裝力量分離開來。

    而從第五平那批追隨者分出來,安排到一家小抄行的名下,方便各種社會見聞的收集和調查,以及簡單分析;而作為從屬關系的,那些藩生子和地骨皮構成的前市井活動人員,則寄名在一家新買下下來的快腳行名下行事,

    快腳行,最初起源于西京,專門負責給人跑腿和傳遞消息,信譽好的也替商家在遞送一些物品,乃至一些郵驛信件什么的,可以比較便利的走街串巷,出入各種場合和人家之中,就算打聽消息而不容易受人懷疑。

    進而徹底從我明里暗中的正常產業中分離出來,好脫離各種于系和嫌疑,所謂規避風險和利益牽扯的舉措。

    這樣下來,一個分析統計,消息探查和行動力量三分的結構就基本成型了,雖然還是比較簡陋,左右不過十幾號到幾十號人而已,但是基本的架子和章程搭起來,很多東西可以慢慢填充和完善進去

    而其他人都被我盡量帶了出去,好對南朝特有的戰爭模式,有一個直觀的了解,這次大軍云集,可謂是一個難得的機緣,就連韓良臣這樣有點眼高于頂的人物,也不例外。

    像韓良臣以總教習的身份,兼領第一教導隊主官;風卷旗為步軍都頭,統領白兵隊和矛隊;第五平為隨軍參贊,燕九兒則成了斥候隊長,崔屠子做了軍中的總伙頭,錢水寧是騾馬隊兼夫役頭領

    而所有銃隊由我名下直領,等到了戰地再按照需要配屬給他人,其中六個隊頭和佐副有四個都是我藩生子,另外兩個是親近國人出身,從某種程度上說,是可以保證從容指揮的相對可靠性。

    不出意料的是,數日之后,被說服的辛稼軒也拿著薦書,加入了我的麾下,自然受到我的熱情歡迎,那位太尉家神通廣大的陸小姐,直接給他搞了一個仁勇校尉的誥身,直接作為我的副手,贊畫襄佐營中庶務。

    一起同來的還有八位來自武學的教習同僚,其中有五位已經明確的意向,打算籍著這個由頭,投入我麾下以家臣的身份領受食祿,只是先前短期內,還暫時沒法放下武學之中的事務而已,正好籍著這個機會下定決心。

    另有七十多名打著軍前見習的旗號過來,已經是武學末期的高年級生員,就完全是意外的驚喜了,因為其中修習馬、步、射、工、淄諸預備科皆有,算是頗為全面的一個群體。

    當然我更懷疑,這其實是那位陸小姐為了幫村自己的情郎,不至于勢單力孤,而動用家里的影響假公濟私的產物。

    但不管怎么說,這對我是好事居多,作為廣府武學三所預備學堂之末的講武東學,這些年無論是升學率,還是擇業率都不盡人意,變成不得志者閑投之地,生源和投入都日漸窘迫,對于在學師生的壓力,也與日俱增。這幾年因為生計或是家業供養不濟,中途輟學歸家的,也時有耳聞。

    在這種情況下,接受伸出的某只橄欖枝,投入某個外藩家,做一個新進的家將、家臣之屬,也不失為一個折中的出路,或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情,特別是這個藩家看起來充滿潛力和后勁的情況下。

    當然了,若是有可能,我巴不得把武學的全部墻角都挖過來才是。不過目前還只能是難以實現的妄想,就算是眼下這批人,能夠截留下一半來,對于急缺正統出身的士官和基層軍官的我來說,那也是一大筆收獲。

    然后我決定,以善用專長為由,將他們大部分人都安排到白兵隊,射生隊和矛隊這樣的傳統序列中去,僅少量表示出投效的意向的,才放到我的第一教導隊里來,進行磨合和適應,也算是一種考驗和觀察。

    經過一段時間的表現和相處之后,再將其中看起來比較可靠的人選,吸收到六只銃隊中去,算是作為自己人來重點培養。

    這樣下來,從另一方面說,也能滿足某些上位者,暗中摻沙子和安插沿線耳目的需要了把。

    然后是制定他們的薪餉和撫恤標準,簡便易行的賞罰規則和日常操條,確?;鏡牧钚薪?編列各種情況的預案和注意事項,非如此不足以凸顯,我潛移默化的個人色彩和影響力,

    雖然朝廷會撥給基本的糧餉,但是指望這個東西能夠如期準時不折足用,還不如期待發改委宣布全面物價下調。

    如此千頭萬緒的思索著,還有什么遺漏的地方,我卻被一個聲音喚回來。

    “羅中侯……”

    “你有什么事么……”

    我看到一個有些恭切的面孔,卻是武學轉過來教習之一的張立錚,之前一起飲過酒的幾面之緣。

    籍貫上屬于北人的后代,據說祖上原是河西邊軍子弟,卻陰差陽錯的南投正定帝的麾下,與洛都權臣一族的遠宗,都是瓜洲張氏的支系。

    因此相貌上多少還有點西北黨項藩的血統,在同僚朋黨間有一個“張胡子”的綽號,他現在充當的是第二白兵隊副,負責格殺拼斗的訓

    “標下有些不情之請,能否請中侯且聽一句……”

    他似乎下了什么決心道

    “直說無妨……”

    我正色道

    “中侯可知,這些年本學出入漸少,卻很有些困頓生員……”

    “等等,”

    我驚訝了一下,他居然會和我說這個問題

    “你是希望我能夠扶助這些生員完成基本學業么……”

    “卻是標下冒昧了……”

    “卻也不是不可以”

    我想了想,這事

    “只是需要他們簽寫契書,結業之后須得到我家來,仕事數年以償如何”

    當然,只要來了我家,真有本事的,都會想辦法讓他留下來,這不過是花小錢博彩將來的一點預期,對于我的身家,真算不的什么。

    “還是中侯思慮周全,也算是善始善終,標下代彼輩謝過了?!?br />
    張立錚有些掙扎狀的繼續道。

    “標下厚顏……又想到一事”

    “繼續……”

    “早年有些輟學的生員,如今困頓家中,所學多不得用……實在有些可惜了”

    “能否拜領足下,哪怕從一介軍卒開始……”

    我真正的驚訝起來了,在別人都為自己的前程欣然的時候,他居然還能記得那些輟學的生員,并且暗中走訪過一些,這已經遠遠超出一個武學教習的職權和作為了,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不是有頗為高尚的理由,就是頗有城府的動機。

    更何況,作為這個明顯市恩的想法,其實應該找作為他們的帶頭人辛稼軒,更加合適才對,只是他將選擇權交給了我,這算是某種契機和把握么。

    想到這里我盯著他看了好半天,直到他有些氣妥的低頭下去,才開口道

    “那你還可以聯系上多少人呢……”

    “大致十幾家還是有的……”

    他有些驚喜的欣然應到

    “那你去辦把,”

    我點點頭

    “我還可以先支給你一筆安家錢……”

    “多謝將主信重……”

    他真心實意的行了一個大禮,連稱呼都變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