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44300-10205521/

正文 第983章 给打个八折吧
    很静,很静,气氛很沉闷,几乎是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把目光落到了贾思邈和谭素贞的身上。

    噗!

    在这些人的目瞪口呆中,唐子瑜竟然笑了。然后,她就觉得这样的场合不太适合,又尽量憋着,可一想到贾思邈跟这个老妖孽发生关系,就憋不住。她手捂着小腹,身子都弯下来了,憋得脸蛋通红,通红的,这样反而更是让人忍俊不住,想要发笑。只不过,他们忌惮着谭素贞,愣是强忍住了。

    同样,柳静尘的脸色也很古怪,谁也不知道她的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是,她没有出言呵斥贾思邈,这算是默许了吗?反正,能看谭素贞热闹的事情,她是不会反对的。

    贾思邈的脸突然红了,低垂着头,双手的十指,就像是《火影忍者》中的日向稚田那样,指尖轻轻地点着,小声道:“谭小姐,你要是不同意,我……我可以给你钱的?多少钱一晚上,你说,我真的有钱?!?br />
    边说着,他从口袋中摸了摸,掏出来了二十块钱,又有些不舍,在犹豫了又犹豫后,终于是伸到了谭素贞的面前,不好意思的道:“民工找小姐,还有十块钱一晚的。我给你二十块,包你两晚上……对了,我跟你说呀,我很厉害的,你要是觉得我功夫不错,可以给我打个八折吗?”

    谁敢跟谭素贞这样说话呀?

    一口一个小姐,他还真把谭素贞当成出来卖的了呀?要知道,她可是阴癸医派的宗主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追求着她,杜逢春就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的男人之一。只要她挥挥手,那些男人会跟磕了药一样,前仆后继地往上冲。

    再能打又能怎么样?

    双拳难敌四手,好男人架不住一群女色狼,一样的被gan倒。

    他们就不明白了,贾思邈怎么就这么胆大???上来就跟谭素贞对着干,就像是谭素贞勾引了他的基友似的。在旁边的于纯,内心十分感动,她自然是明白,贾思邈这样做,是为了给她出气。

    在女人的背后,总是有一个男人在默默地吃撑着,来遮风挡雨。贾思邈,就是于纯背后的男人。别看这个男人的胸怀不是很宽阔,肩膀不是很坚韧,但是他同时为几个,甚至是十几个女孩子撑起了一片天空。

    最解气的,那就是柳静尘了。谭素贞抢走了她的男人,就是为了气她,现在,看到谭素贞吃瘪,她的心里是真爽啊,就像是在数九寒冬喝下了几口烧酒,也像是在盛夏酷暑,啃了几口冰镇西瓜,那叫一个舒坦,连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汗毛孔,都通泰舒透。

    让贾思邈加入到滋阴医派,这是她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了。

    谁也不知道谭素贞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她竟然笑了,绝对是颠倒众生,尽显成熟-女人的丰韵。她的脸蛋上,竟然还有两个小酒窝,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可爱,贾思邈真就不明白了,这是在装嫩啊,还是天生如此。不过,确实是很好看。

    谭素贞咯咯笑道:“你管我叫小姐?”

    贾思邈有几分腼腆,还有几分羞涩:“是,我爷爷跟我说,比我小的女孩子就叫小姐,比我大的就叫做大姐,我看你也就是十七八岁吧?我就管你叫小姐了?!?br />
    这是在打脸啊,还是在夸奖人???

    谭素贞的脸蛋笑得更是娇艳了,问道:“你要跟我睡觉?二十块两晚上?”

    贾思邈就更是羞窘了,小声道:“其实,我的功夫很好的,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八折,这年头,男人赚钱不容易啊,不像你们女人,劈劈腿就财源滚滚?!?br />
    “八折,这么说,我还要找你4块钱呗?”

    “如果你没有零钱,直接找给我5块钱也行,我这儿有一块钱?!?br />
    “行?!?br />
    谁也没有想到,谭素贞回答的竟然这么痛快,她紧盯着贾思邈,大声道:“还等到晚上干什么呀?咱们就在这儿来怎么样?”

    “在这儿?”

    贾思邈左右看了看,小心肝儿扑腾扑腾地乱跳着,有些紧张的道:“这……不太好吧?这么多人看着,多不好意思啊?!?br />
    “我一个女人都没感到不好意思,你怕什么呀?”

    “那能一样吗?我是纯情小伙,你是淫.娃荡.妇,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br />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明白了,贾思邈就是在故意挑事儿,来调戏谭素贞的。要不然,不能这么**裸地打脸。是,谭素贞绝对不是什么好女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很多,很多,他们都是江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或是富甲权贵,或是商界名流,就是每个人跺跺脚,地皮都能颤三颤的。

    现在,贾思邈跟谭素贞为敌,说白了,那就是在跟站在谭素贞背后的那些男人为敌???如果贾思邈同意,在场的这些人非将贾思邈的肚子给剖开,看他到底长得是一颗什么心,也太胆大了。

    还没等谭素贞说什么,一个身材粗壮,脸上带着横肉的中年人忍不住了,他大喝道:“小子,你很狂妄???”

    贾思邈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中年人喝道:“我是徽州市十三太保中的老五李云龙?!?br />
    “???你叫李云龙?”

    “对,我就是李云龙?!?br />
    “噗!”

    贾思邈是真想忍着,给人家几分面子,可终于是没有忍住。这家伙,起什么名字不太好???还搞得跟《亮?!返睦钤屏谎?。人家是“亮?!?,估计他是“亮贱”了。什么八大金刚、十三太保啊,这肯定是什么帮会了?真是响亮啊。

    李云龙怒道:“你笑什么?”

    贾思邈就越发的憋不住了:“管天管地,你还能管着我拉-屎放屁了?我就想笑,还不行???”

    “你……老子今天废了你?!?br />
    李云龙作势要扑上来,贾思邈大声道:“嗨,你等一下,急什么呀?我问你一句话,是不是你很喜欢谭小姐???”

    阴癸医派的这些女孩子都对贾思邈怒目而视,能不能张嘴闭嘴谭小姐???那是她们的师傅,谭素贞女士!

    李云龙点头道:“对,我是喜欢谭小姐?!?br />
    “你猜,她肯定是说也喜欢你,但是她身为阴癸医派的宗主,身不由己???所以,暂时不能跟你在一起……而你,顶多是拉过她的手,没有跟她上过床。我说得对不对?”

    “???”

    李云龙嘴巴张得老大,瞪着眼珠子,吃惊道:“你……你怎么知道?”

    贾思邈很是悲愤,抹着眼角,哭丧着声音道:“我怎么知道?你说我怎么知道?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跟谭小姐早就认识,她包养我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她……她就是个婊-子,太滥情了,骗我,骗你,咱们都是受害者啊?!?br />
    “这……兄弟,这么说,咱们是同病相怜???”

    “是啊?!?br />
    “我坚决站到你这边,再也不受这个人老珠黄的八婆摆布了?!?br />
    律师又怎么样?这要是真的有律师在这儿,都会赞叹贾思邈的口才。

    心理医生又怎么样?贾思邈没有系统地研究过心理学,但是他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只是诈了一诈,就把李云龙的老底给揭穿了。这下可倒好,明明是来找贾思邈算账的人,竟然加入了贾思邈的阵营中,让其他的那些对谭素贞有好感的男人,也都心存疑虑了,好像谭素贞也是这样对自己说的呀?真正跟她上过床的,反正自己是没有。

    这样再看着贾思邈,他们的眼神中,就是同情了。贾思邈是他们的代言人啊,说出了他们内心中想说又不敢说的话,想干又不敢干的事儿,好男儿??!

    啪啪!谭素贞拍了拍手,笑道:“好,你果然是有好口才。现在,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br />
    “有兴趣又怎么样?”

    贾思邈挺直着胸膛,大声道:“我是有骨气的人,这回,你就是倒找我二十块,也休想再让我找你睡觉?!?br />
    “好,说得好啊?!?br />
    于纯大喊了一声,这些人都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竟然都再给贾思邈加油助威。

    胡媚儿终于是忍不住了,叫道:“贾思邈,你别太猖狂了……”

    要不是胡媚儿,贾思邈又怎么可能会败在闻仁老佛爷的手下?他就不会远遁国外,不会加入五洲国际贸易公司,不会害死叶河洛了……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贾思邈嗤笑道:“我猖狂?我猖狂总比别人娼-妇好?!?br />
    “你说谁呢?”

    “是啊,我说谁呢?我就是随口说说,请你们千万别对号入座?!?br />
    胡媚儿紧盯着贾思邈,就像是要将他给看穿一样,正要再说点什么,谭素贞一把拽住了她,把目光落到了于纯的身上,问道:“于纯,咱们好久没见了呀?”

    于纯反问道:“哦?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认识你吗?”

    谭素贞叹声道:“我知道,你肯定还在恨我……其实,我经?;衬钭旁勖鞘ν皆谝黄鸬那樾巍?br />
    于纯耸了耸肩膀,淡淡道:“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现在是滋阴医派的人,我师傅是柳静尘?!?br />
    这样落井下石的机会,柳静尘当然不愿放过,皱眉道:“谭素贞,你跟我徒弟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胡媚儿叫道:“于纯,你翅膀硬了呀?敢这样跟师傅说话?”

    谭素贞摇头道:“媚儿,咱们是来斗医的,又不是来斗嘴的。走,咱们到一边坐下?!?br />
    趁着这个机会,闻仁老佛爷挥挥手,大声道:“现在,人都到齐了吧?我来说一下斗医的规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