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2328-43246351/

正文 第1654章 搖風忽起,白日西匿(3)
    “誰上誰奸細,殺無赦!”徐轅拼力吼出句恐嚇之語,同時竭盡所能地調勻氣息。他知道陳旭的命對山東群雄或許不值錢,可是對盟軍、對林阡卻無價!

    “江星衍,死還要拉個墊背的!”“放了五當家!你不該傷他??!”紅襖寨的宵小們仍然只敢動口不動手,但他們之中顯然自發加入了黑(諧)道會的人……江星衍啊江星衍,十足是個專門壞事的傻小子!

    驚逢變故,陳旭起先自然也手足無措,卻是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立即以動之以情的方式自救:“星衍,我早就答應過主公,不僅要為他出謀,還要做他的弟兄,我相信你也一樣。雖然丑惡的東西有時候外表精致、真摯的那些看起來反而一團糟,但我希望最后見到他對我們說,看吧陳旭,看吧星衍,丑惡終究沒能吞噬真摯……”

    徐轅這道內氣岔得實在厲害,明知過了這道坎他就能恢復正常,卻越到關鍵時刻越是怎么都過不去。多事之秋他也斷然不可教旁人看出來,于是只能裝成一副為了楊鞍兩面為難的樣子,暫時靠陳旭自己以三寸不爛之舌撐住。

    看情形,也不是沒希望……江星衍正眼含熱淚,邊聽陳旭邊回憶當年,回憶和林阡戰勝過的神岔、三關口、馮張莊……

    

    搖風忽起,白日西匿,扇子崖不得不燃起火把,反而使群情忽而又有一觸即沸的趨勢,妨礙起陳旭的自我解救和江星衍的放下屠刀——

    好刺眼的火,兩年前就是在這扇子崖,他、姜薊、飄云、李全等人,一起隨主母在凌大杰的打擊下風雨飄搖卻同甘共苦。那股星火燎原的氣象,兩年前是為了守御金軍,如今卻為了討伐江星衍!

    “別說了,別再說了,不要聽,不要聽!再說就殺了你!”江星衍受迫崩潰,眼神中陡然閃過一絲異變,窮兇極惡地貼著陳旭的耳。

    這當兒,原本在據點里張羅著給江星衍接風洗塵的劉全、史潑立、展徽幾個,聞訊也紛紛趕來,見狀全大驚失色,就算勇謀兼備的都呆若木雞,他們潛意識都寄望徐轅主持大局:“天驕,這可如何是好……”“他已失控,殺了他吧……”“陳軍師不能有事啊……”

    唯有柳聞因心細,發現了徐轅的異樣,主動充當起徐夫人,疏散閑雜、免得局面更加混亂:“都先別說!聽我的,兩個都救!”

    徐轅感激地望著柳聞因忙碌而冷靜的背影,不得不嘆小丫頭真是長大了,眼力和配合能力比誰都強。多虧了她的一番努力,讓紅襖寨寨眾終于有靜下心來的可能,也為江星衍、為陳旭、為他徐轅爭取到了最長的時間……

    一旦自覺恢復,徐轅即刻準備出手,如她所說兩個都救,誰料馮虛刀才剛作動,驀地在一個意料不到的死角,殺出一道迅厲之至的寒光,幾乎與他同時朝江星衍的方向急刺!

    

    千鈞一發徐轅自然是想都不想,不遺余力往江星衍和陳旭撲救,誰料那寒光改變方向的速度空前,電光火石間毫不拖沓地轉折,直往劉全、史潑立、展徽等正自疏散的紅襖寨寨眾劈打,徐轅施救錯誤措手不及,不得不調運起全身氣力、倉促地連退數步回防,怎料才剛勉強地擋在所有無辜前面正待應對右側,便再度被對方的兵刃出其不意——

    也可以說,徐轅是被對方“三倒撲”了,對方要殺的目標本來就是他一個……

    轟一聲巨響,轉過身的柳聞因不禁慘呼,只見這神鬼難追的一刀重重撞在徐轅毫無防備的胸口,他們和徐轅所佇立之處剎那間全然風聲凜冽血霧飄忽。

    “天驕!”劉全展徽還會去擔憂徐轅會否有性命之危、紅襖寨會否有覆滅之難,但像史潑立這類的鼠輩,雖然感激“若不是天驕這一擋,這一大片的人全死光了”,卻在那寒刀之主落地的第一刻就加速了疏散,一哄而散——比帶著陳旭這個人質逃跑的江星衍還快!

    “星衍……”徐轅不及擔心星衍會否因為今次被誣陷而不得已做違背本心的事越走越錯,胸口已然疼得毫無知覺、不受控地吐出一大口血。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那個看起來幫助江星衍逃跑、實際卻阻礙江星衍回歸的人,顯然是金軍的,卻相當陌生應該不屬于曹王府,可戰斗力卻完全不輸徐轅!平素徐轅就未必輕易勝過,何況今日的徐轅本就在低谷……

    史潑立自亂陣腳在先,紅襖寨竟因為楊鞍和徐轅皆命懸一線而門戶大開!那蒙著面的金人所帶的百余精銳眼看著輕而易舉就要朝扇子崖據點強攻而上——

    也許其他的精銳憑柳聞因等十三翼還攔得了,可眼前的絕頂高手……徐轅又怎能給他們拼得!

    “徐轅哥哥……”柳聞因一槍堪堪擋了兩個,看徐轅重傷之下還以刀纏斗強敵,不由得大驚失色,更自責是她拖累了他!

    “沒事,一點小傷?!斃煸闈懇怨榭站骰ぷ⌒穆?,計算出可以再撐幾分,便溫和地對正在撤退的眾人說,“聞因與我殿后……其余人,關好寨門,居高臨下……”

    話音剛落,他便再被那對手狠刺了一刀,所幸避讓得及時只是左肩流血,但原就受震的心脈怎會不受到二次創傷,柳聞因雖是他口中的殿后,卻與他的位置有幾丈開外,救不了他更自身難保,遠遠看見他身體有輕微搖晃,偶爾還需用馮虛刀拄著才能佇立……這是怎樣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在山東碾壓解濤、束乾坤、紇石烈桓端的徐轅,竟被這不速之客吊打!

    但也就是徐轅的殊死一戰,扇子崖才沒有被金軍一支敢死隊就神速攻奪。那十幾個回合徐轅是難得的腦中一片空白、全憑本能在殺,不消半刻就四處刀傷拼成了個血人?;蛐硎撬硐仁孔涓腥鏡攪嘶厝シ朗氐氖菲昧?,他又一次履行了四當家的職責,一邊大喊“別殺我啊”一邊把三個金兵推下了寨墻。

    可誰能喘息,久而久之,誰知徐轅會否支撐不住拖纏不了這絕頂高手、被此人直接以武功逆勢、一刀掃清扇子崖的守軍……

    

    “這金人,是誰……”懸在柳聞因心頭的最大疑問,如果徐轅還有意識,也會這樣問,他曾和楊鞍一致認為“這兩日,金軍打不來?!鋇比淮蠆煥?,和徐轅兩敗俱傷的曹王府怎可能打得來;初來乍到的曹王府之外的金軍,不合作的幾路怎可能那么快就同仇敵愾?!

    然而現實卻是殘酷的,紇石烈桓端或黃摑或楚風月或他們全體,真的有這個號召山東金軍放下成見一致對外的凝聚力……他們雖元氣大傷,卻把進攻權無縫對接給了這位來路不明的初來乍到者。

    柳聞因冷汗淋漓,只因觀千劍而識器的她知道此人武功雖高強,但正常狀態下還是和徐轅旗鼓相當的,如果不用陰謀詭計他也沒辦法能將徐轅傷成現在這樣,所以,他需要助手或棋子……

    江星衍是意外?不,江星衍只是前戲——

    江星衍劫持陳旭的節骨眼上,突然出現攻襲的金軍,內藏始料不及的高手,這些巧合,全都是蓄謀!雖說天意使然、徐轅正巧武功不濟無法控制亂局,但徐轅當時心里不可能沒疑過江星衍,也就是說,就算徐轅真的能動,恐也是會為淵驅魚的,畢竟江星衍脆弱敏感,楊鞍一旦出了危險,他就自己先對號入座,遲早會一言不合劫持陳旭,從而一步步走到和徐轅反目的結局,這個時間,就是這高手最佳的偷襲時刻……

    天意使然?徐轅這內傷是楚風月打的,即使徐轅刻意掩藏不給金諜發現——楚風月的霹靂掌再加一個柳聞因的寒毒,徐轅還剩多少體力,金人們不會計算嗎!

    可是,這高手不應出在膠西海州,因為屢戰屢勝的李君前從未說起,所以其不可能是紇石烈執中或蒲鮮萬奴的麾下!金軍還有誰?柳聞因還未想徹,便驚恐地望見徐轅力竭倒地,宋軍驚呼聲中,那不速之客總算松一口氣,寒刃欲穿透徐轅脖頸送他上路,說時遲那時快,斜路一道劇烈的鞭風抽響,應聲有兵器強硬地纏繞住了那人手中刀……

    “李幫主!”喜見那金軍高手為保武器而不得已退后兩步,柳聞因卻忽然又悲從中來,既為江星衍和陳旭的前景擔憂,更害怕徐轅為了給自己解毒而耗盡性命。

    “早瞧出你們不對勁,混跡于紇石烈執中麾下,到底何人!”李君前剛好跟蹤著那個不知出身的奇人異士來泰安,所以恰巧救局,扶起徐轅時難掩震驚,誰會想到天驕會傷成奄奄一息!

    “有意外,先撤?!蹦僑瞬恢覽罹按嗌?,出于意外,不敢戀戰。

    李君前原打算追殲,奈何若不給徐轅止血、渡氣,他怕徐轅當場喪命,趕緊緩緩抱著徐轅躺下來救。

    南宋風煙路
【網站地圖】

火车站附近的移动店赚钱吗 玩手机网游怎么赚钱 哪个赌博麻将平台好 加盟赚钱的app 开英语培训机构赚钱吗 掌中彩游戏 2018魔域还赚钱吗 刮刮乐游戏赚钱的软件 麻将来了是不是都是机器人 水果加盟店能赚钱吗 微信上有什么关注可以赚钱的 2018辽宁麻将玩法 杭州跑顺风车怎么赚钱吗 死或生沙滩排球3 岛主赚钱 现在最新的赚钱方式和赚錢项目 四海龙王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