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1046-398807/

省城生涯 第二百二十章醒酒湯
    第二百二十章醒酒湯

    鄭玉玲做夢也沒有想到劉思宇竟然敢這樣說自己,她頓時滿臉通紅,氣憤地看著劉思宇:“劉縣長,我的態度怎么啦?”

    “怎么啦?這是我的辦公室。曼联vs切尔西”劉思宇冷冷地盯著她,前兩次,這個鄭玉玲到自己這里來,不經過陳亮的通報,一進辦公室,就自己找椅子坐下,仿佛在她開發區的辦公室一樣隨便,劉思宇以前只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緒,沒有發作,這次看到她更加放肆,就決定好好敲打一下。

    “姓劉的,算你狠,我們走著瞧?!敝S窳崍澆乓歡?,氣頭上忘了自己是來找劉縣長要錢的,轉身跑了出去。

    “不送”劉思宇沖著她的背影冷冷地喊了一句。

    陳亮看到鄭玉玲氣沖沖地跑出了劉縣長的辦公室,忙站起來喊了一聲“鄭主任?!敝S窳嵬芬膊換?,就咚咚咚地跑了。

    下午臨下班的時候,蔣明強來到劉縣長的辦公室,先把這幾天的工作匯報了一下,接著說道:“劉縣長,這開放區的情況不妙啊?!?br />
    “說來聽聽?!繃跛加釗〕鲅湯?,丟了一支給蔣明強,說道。

    蔣明強先恭敬地替劉思宇點上,然后再把火湊到自己的面前,給自己點上,吸了一口,說道:“我今天聽人說,這開發區的干部已有三個月沒有開工資了,再加上被占了土地的農民最近一直在找開發區要錢,把鄭玉玲逼得連辦公室都不敢進,我怕這些農民被鼓動起來,到縣政府來鬧,事情就麻煩了?!?br />
    這蔣明強下午聽說鄭玉玲到劉縣長辦公室來要錢,被劉縣長罵了一頓,氣得哭著鼻子就回山南市去了,雖然詳細情況不清楚,但擔心這事會被人利用,如果這些農民都跑到縣政府來鬧,事情就有點麻煩了。

    劉思宇一聽,邊吸煙邊思考,這鄭玉玲的情況,劉思宇還是有些了解的,這鄭玉玲聽說是山南市紀委書記鄭直民的堂妹,鄭直民小時家里很窮,鄭玉玲的父親對他很照顧。后來鄭直民從部隊轉業后,到了當時的山南地區公安局,后面調到紀委任紀檢員,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省里的一個大領導,在那位領導的扶持下,一步一步的前進,直到去年出任山南市的紀委書記。

    這鄭玉玲從學校出來后,在鄭直民的關照下,直接進了山南市團委,后來下派到白樹縣掛職鍛煉,去年春節過后,在章顯德的支持下,她從縣團委書記的任上調到開發區任主任。

    原來想借著鄭直民的關系,再加上鄭玉玲在交際方面也有一定的特長,希望能拉來兩三個企業,使開發區紅火起來,沒想到由于開發區自身的基礎設施差,再加上沒有任何區域優勢,鄭玉玲使出百般解數,開發區還是沒有一點起色。由于她經常和農民斗智斗勇,慢慢的養成了風風火火,不拘小節的性格,再加上她對劉思宇這樣年輕竟成了自己的頂頭上司,心里一直不平衡,所以最終有了今天這一出。

    雖然劉思宇也覺得自己對一個女部下語氣這樣嚴厲有點不妥,但既然人已經得罪了,也就不想再去管他,不過蔣明強提到的事,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畢竟如果這些農民來圍攻縣政府大院,對自己也有不好影響。

    這開發區現在可是自己分管的。

    “明強,這樣,你這兩天多留心一下開發區的動向,并讓楊天其派幾個人盯著開發區,有什么異動,立即向我報告?!畢衷詘咨鉸返氖亂啞仍諉冀?,他還顧不上考慮開發區的事。

    “好的,劉縣長,我知道怎么做?!苯髑看鷯α艘簧?,起身出去。

    第二天,董月玲把修改過的工程項目建議書送了過來,劉思宇詳細看了一下,覺得不錯,就拿著項目建議書到雷縣長的辦公室,讓他審閱一下,雷縣長看了以后,點了點頭,送給章顯德書記看了后,就決定以交通局的名義,在項目建議書上附上白樹縣政府的意見,立即送往市交通局。

    聽到項目建議書已被縣里認可,籌備組的人都很高興,蔣明強就笑著說道:“劉縣長,這項目建議書完成了,我們是不是慶祝一下?”

    “好啊,今晚籌備組的全體同志到白樹賓館聚餐,慶祝慶祝,明強,你去問一下雷縣長,看他能不能參加聚餐?”劉思宇想到這籌備組的人也辛苦了好幾天了,特別是負責資料的那個組,更是忙得中午都沒有回家,慶祝一下,也算是犒勞大家。

    臨下班的時候,蔣明強走進劉思宇的辦公室,說雷縣長答應參加聚餐。于是下班的時候,劉思宇就拐到雷光漢的辦公室,雷光漢看到劉思宇,忙招呼他坐下,兩人閑談了兩句,就下樓趕往白樹賓館。

    白茹菊接到蔣明強的電話,說白山路工程項目籌備組全體人員要到白樹賓館聚餐,她心里自然十分高興,這籌備組雖然雷縣長是組長,但縣里好多人都知道這籌備組其實是劉副縣長在負責。

    劉副縣長前幾天回省城,昨天回來后,只讓程小倩端了幾樣精致的菜送往住處,白茹菊因為事多,沒有機會和他說話,這次劉副縣長要帶著人來聚餐,她自己吩咐廚房精心準備。

    看到劉副縣長和雷縣長出現在大廳門口,里面的人全都一下站了起來,蔣明強和衛家洪帶頭鼓掌,其余的人當然也跟著使勁鼓掌。

    雷光漢到縣里一年多,鼓掌的場面他見過不少,但像今天這樣發自內心的熱情,他還是第一次,雷光漢不由跟著鼓了兩下,然后揮手止住了眾人的鼓掌,說了兩句表揚的話,大家就跟著雷縣長和劉副縣長進了餐廳。

    席間,雷光漢首先就籌備組的近期工作進行了小結,表揚了負責工程項目建議書的董月玲,讓董月玲的秀臉更加光彩照人。

    這頓酒下來,大家又擠到白樹賓館的卡拉OK廳瘋吼了一陣,才盡興回去。

    陳亮把劉思宇送回住處,又替劉思宇泡了一杯茶,叫過程小倩,叮囑了幾句,這才回去。

    因為今晚是籌備組的人第一次喝酒,這些手下都爭著來敬雷縣長和劉副縣長的酒,這雷縣長喝到一半的時候,接了一個電話,說臨時有點事,提前走了,只留下劉思宇一個人在那里撐著,雖然有陳亮和蔣明強幫著擋酒,但衛家洪本來就對蔣明強出任組長,自己卻是副組長心里不舒服,找了個機會和蔣明強連干了三大杯,讓蔣明強提前出局。

    臨唱歌的時候,籌備組的三個女同志主動來請劉思宇跳舞,然后又是拿紅酒來喝,劉思宇一時興起,自然也就喝得有點高了。

    他坐在沙發上剛看了一會電話,門被輕輕的推開了,原來是白茹菊和程小倩走了進來,程小倩手里還端著一碗酸菜蘿卜湯。

    “劉縣長,我特意讓廚房給你弄了一碗醒酒湯,你喝一點,胃子舒服些?!卑茲憔杖嶸檔?。

    劉思宇微微點了一下頭,并用手指了一下對面的椅子,示意兩人坐下。

    程小倩小心地把碗遞給劉思宇,緊張地注視著劉思宇的動作,擔心他端不穩,直到劉思宇把湯喝了一大半,才放心地接過碗,放在一邊。

    這醒酒湯還真不錯,喝了半碗下去后,劉思宇感到胃子里暖暖的,十分舒服,就笑著說道:“白經理,這醒酒湯不錯,幫我謝謝師傅?!?br />
    “劉縣長,這湯是我姑姑親自熬的?!背絳≠輝諞槐叩蛻檔?。

    聽到這白茹菊親自替自己熬湯,劉思宇心里一震,雖然他早聽說這白茹菊和陳光中副縣長關系曖昧,但他也知道這白茹菊想要在白樹縣城承包經營白樹賓館,沒有一點背景肯定是不行的,而作為一個普通女子,一沒錢二沒權,唯一能支配的,就怕是只有自己的身體了。

    所以,他對這白茹菊并沒有瞧不起,畢竟每個人都有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現在聽到這白茹菊竟然親自為自己熬湯,自然心里有了幾分感動。

    看到劉思宇的精神不錯,程小倩進屋替劉思宇整理好床鋪后,就和姑姑起身離去了。

    第二天,劉思宇帶著董月玲和衛家洪直接到了山南市,準備到市交通局申報工程項目。

    因為擔心開發區,劉思宇沒有帶蔣明強,而是讓他守在縣里,隨時注意開發區的動靜。

    到了市里,劉思宇讓盛小兵直接把車開進市交通局,早在昨天,蔣明強已和市交通局長周志鵬聯系好了,今天直接到交通局匯報工作。

    董月玲作為白樹縣交通局的副局長,到市交通局辦事的時候多,對周志鵬的辦公室很熟悉,她和劉思宇來到周志鵬的辦公室前,就見門口已有幾人在排隊等候。

    劉思宇正想上前,有一個皮膚略黑,身體結實的中年人不滿地喊道:“喂,你怎么加塞?沒看到我們在排隊嗎?”

    董月玲就對那人說道:“張局長,我們和周局長約好的?!?br />
    那個張局長看來和董月玲認識,他看了董月玲一眼,笑道:“董局長,我們這里哪一個不是和周局長約好的?總要講過先來后到吧?!?br />
    董月玲還想說什么,劉思宇回頭看著她,淡笑道:“董局長,沒事的,我們排隊?!?br />
    劉思宇退了回來,靜靜地站在那些人的后面,董月玲準備來替他排隊,劉思宇笑著搖了搖頭。

    衛家洪主任則被劉思宇派到找家好的酒家,安排中午請交通局的人吃飯的事。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