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1046-398450/

正文 第三十五章省城行(中)
    回到酒店,于滔还在房间里看电视等他,看到他回来,两人聊了一会,因为刘思宇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也有点累了,两人洗漱完毕,就上床睡觉了。

    柳瑜佳跟着黄海根回到家里,黄海根的父亲黄正明和母亲柳丽琴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等他们,黄正明今年已48岁,是省会平州市农业银行的行长,长期在金融部门工作,养成了他思维敏捷,善于观察的性格。他看到跟着黄海根出去的柳瑜佳脸上好像有掩藏不住的喜悦,就随口问道:

    “佳佳,今晚你跟你表哥出去玩得还开心吧?”

    柳瑜佳是他妻子柳丽琴三哥的女儿,这次专门到平西来玩,前几天因为家里的人都要上班,没人陪她玩,她的小嘴可翘了好几天。

    “姑父,我不告诉你?!绷ぜ严蚧普鞯髌さ匦α艘恍?,然后轻快地走进屋子去了。

    柳丽琴嗔怪地说了声,“你这孩子?!比缓笸呕普餍α似鹄?。

    黄海根走到黄正明旁边的一张沙发上,身子一下就歪在里面,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海根,你的几个宾州的同学都安顿好了吧?!被普餮劬醋诺缡?,好似无心地问道。

    “都安顿好了,他们就住在成华酒店?!?br />
    “你的那几个宾州的同学现在都在干什么?”

    “那三个同学,于滔在宾州报社当记者,黄伟好像在教书,刘思宇在一个乡里当副书记?!?br />
    “哦?!碧秸饧父鋈硕己孟衩挥惺裁蠢赐?,黄正明也没有了兴趣。

    这时黄海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爸,我那个同学刘思宇,好像与小佳认识?!?br />
    “什么?”不但是黄正明,就是柳丽琴都产生了兴趣,这小佳可是他们柳家的宝贝疙瘩,而且还是美国一个大学的研究生,而柳家在海东市却是家大业大,无论政界商界,都能左右逢源,而柳瑜佳的父亲柳大奎,正是海东新集团的掌门人。

    这小佳怎么会认识山里乡下的党委副书记呢,此事端的蹊跷。

    “你没有问小佳他们是如何认识的?”柳丽琴急急地问。

    “据刘思宇说是在燕京机场巧遇认识的,可是我知道小佳最近十年都没有去过燕京,但奇怪的是小佳没有揭穿刘思宇的谎话。我在回来的路上问了小佳,可是她什么也不说。唉?!被坪8弈蔚厮?。

    黄正明在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念头,还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还有,爸,刘思宇这次是开着一辆部队上的越野车来的,难道他与宾州军分区有关系,但据我所知,他当时参军去的是燕京军区啊?!?br />
    黄海根又想了想说道。

    黄正明沉思了一阵,缓缓说道:“海根啊,你这个同学刘思宇可能不简单,你要注意与他保持好关系,务必弄清他怎么会和小佳认识?!?br />
    随后又掉头对柳丽琴吩咐道:“丽琴,你抽空问一下小佳,看她能不能告诉你内情,对小佳的事,你这个当姑姑的可要放在心上?!?br />
    柳丽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说小佳躺在被窝里是如何的高兴,就是刘思宇,也是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

    没想到在这省城碰上了这个她,本来他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难道上天可怜自己,他的思绪又飞到了半年前。

    那几天,刘思宇执行完任务,闲着没事,就到美国的西部去,准备体会一个电影里西部牛仔的生活,他驱车到了一个无名小镇,寻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晚上没事,就到一个酒吧消遣。

    没有一个熟人,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喝着啤酒,悠闲地听着忧伤的曲子。

    这时,店里突然有人争吵起来,然后好像是几个高大的黑人在拉一个女孩,与那个女孩同行的那个男孩似乎被吓破了胆,在那几个黑人凶狠的嘲笑声中,狼狈地跑了出去,只听到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然后逐渐远去。只留下那个女孩拼命地绝望挣扎。

    在美国西部荒凉的地方,又是在这样夜晚,发生这样的事,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刘思宇不以为意,仍然喝他的酒,只是心里想着又有一个女孩被这些黑鬼糟蹋了。

    他摇了摇头,再要了一杯啤酒,举到嘴边,正要喝下。

    “救命啊,救命啊?!蹦歉雠⒃诟毡荒羌父龊谌送铣鼍瓢傻拿趴谑?,绝望之下,情不自禁地用中国话喊道。

    他乡遇故音,刘思宇一怔,这女孩是中国人,听这声音,竟然带有吴越之地的味道。

    他的两眼一下闪出精光,迅速掏出一张纸币放在桌上,起身向外追去。

    出了大门,正看到那几个黑人已将那女孩拖到了一辆车的旁边,那个女孩拼命的撕打,反倒惹得那几个黑人哈哈大笑。

    正在此时,一个充满寒意的声音在他们的旁边响起。

    “放开他?!钡氐赖拿朗接⒂?,一个戴着牛仔帽的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张脸全掩在那帽子后面。

    那几个黑人转头一看,却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人,心里不由一笑,就这身板,还想英雄救美?;ハ嗫戳艘谎?,一个黑人就大摇大摆过来来,右手用力一挥,在他的想像中,这个弱不禁风的人,肯定会飞出老远。

    谁知手刚一挥出,前面的人却突然不见,然后就是右腿上一阵剧痛,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其余几个闻声大吃一惊,正抬头看时,一个黑人就见一个黑黑的东西闪电般向自己的面门飞来,不及反应,就感到自己的鼻梁一声脆响,两眼一黑,摇显着倒了下去。

    另两个黑人忙放开那个女孩,向旁一闪,堪堪站定,一个就感到腹部一阵剧痛,然后太阳穴就挨了一记重击,两眼一花,倒了下去。剩下一个,看到自己一伙的人全都在转眼间倒下,吓得魂飞天外,转身不要命地狂奔。

    刘思宇一把拉起那个吓得软在地上的女孩,冲上自己停在门口的小车,迅速发动,如箭般地向远方驶去……

    就这样,两人就认识了,刘思宇因为纪律的要求,只说自己姓刘,没有说自己的名字,柳瑜佳在惊吓之下,也忘了告诉自己的名字。刘思宇开着车狂奔了三百多公里,把柳瑜佳送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告别离去。

    不过心中却留下了柳瑜佳那美丽而甜美的笑脸,不过想到她在美国,自己与她无缘,也就只在心里为她祝福。

    不过柳瑜佳在路上知道刘思宇是到美国出差的后,后来就产生了到大陆寻找刘思宇的念头。

    刘思宇想着柳瑜佳那美到极致的容貌,心里也在砰砰的跳动,不过想到自己的处境,最后叹了一口气。

    柳瑜佳今晚很是高兴,没想到自己在大陆找了好久,没有找到,却无意间碰到了那个叫刘思宇的男孩,想起那天救自己的情形,还有一路上对自己无微不致的照顾,她心里就感到一阵温暖。

    那次自己禁不住猛烈追求自己男孩的要求,跟他到西部去玩耍,没想到两人才到西部,就遇到了几个黑人的纠缠,更没想到的是那个信誓旦旦的男孩,最终却抛弃自己,径自走了,当时她的心坠冰窖,没想到自己想托付终身的人竟是这个德行,幸好自己没有早点委身于她。

    就在她认为自己无法逃脱那几个黑鬼的蹂躏的时候,刘思宇如从天降,把她救出,而且一路照顾自己到学校。

    从此,她的心中就留下了刘思宇的影子,不想过不几天后,刘思宇就再也找不着了,她突然想起刘思宇说过他马上就要回国。于是她就产生了回国寻找刘思宇的念头。

    没想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莫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澜姗处。这叫她如何不喜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