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1046-398450/

正文 第三十五章省城行(中)
    回到酒店,于滔還在房間里看電視等他,看到他回來,兩人聊了一會,因為劉思宇開了幾個小時的車,也有點累了,兩人洗漱完畢,就上床睡覺了。

    柳瑜佳跟著黃海根回到家里,黃海根的父親黃正明和母親柳麗琴正在客廳里看電視等他們,黃正明今年已48歲,是省會平州市農業銀行的行長,長期在金融部門工作,養成了他思維敏捷,善于觀察的性格。他看到跟著黃海根出去的柳瑜佳臉上好像有掩藏不住的喜悅,就隨口問道:

    “佳佳,今晚你跟你表哥出去玩得還開心吧?”

    柳瑜佳是他妻子柳麗琴三哥的女兒,這次專門到平西來玩,前幾天因為家里的人都要上班,沒人陪她玩,她的小嘴可翹了好幾天。

    “姑父,我不告訴你?!繃ぜ嚴蚧普韉髕さ匭α艘恍?,然后輕快地走進屋子去了。

    柳麗琴嗔怪地說了聲,“你這孩子?!比緩笸嘔普饜α似鵠?。

    黃海根走到黃正明旁邊的一張沙發上,身子一下就歪在里面,順手拿起茶幾上的一顆葡萄丟進嘴里。

    “海根,你的幾個賓州的同學都安頓好了吧?!被普餮劬醋諾縭?,好似無心地問道。

    “都安頓好了,他們就住在成華酒店?!?br />
    “你的那幾個賓州的同學現在都在干什么?”

    “那三個同學,于滔在賓州報社當記者,黃偉好像在教書,劉思宇在一個鄉里當副書記?!?br />
    “哦?!碧秸餳父鋈碩己孟衩揮惺裁蠢賜?,黃正明也沒有了興趣。

    這時黃海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對了,爸,我那個同學劉思宇,好像與小佳認識?!?br />
    “什么?”不但是黃正明,就是柳麗琴都產生了興趣,這小佳可是他們柳家的寶貝疙瘩,而且還是美國一個大學的研究生,而柳家在海東市卻是家大業大,無論政界商界,都能左右逢源,而柳瑜佳的父親柳大奎,正是海東新集團的掌門人。

    這小佳怎么會認識山里鄉下的黨委副書記呢,此事端的蹊蹺。

    “你沒有問小佳他們是如何認識的?”柳麗琴急急地問。

    “據劉思宇說是在燕京機場巧遇認識的,可是我知道小佳最近十年都沒有去過燕京,但奇怪的是小佳沒有揭穿劉思宇的謊話。我在回來的路上問了小佳,可是她什么也不說。唉?!被坪8弈蔚廝?。

    黃正明在腦子里轉了好幾個念頭,還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奧妙。

    “還有,爸,劉思宇這次是開著一輛部隊上的越野車來的,難道他與賓州軍分區有關系,但據我所知,他當時參軍去的是燕京軍區啊?!?br />
    黃海根又想了想說道。

    黃正明沉思了一陣,緩緩說道:“海根啊,你這個同學劉思宇可能不簡單,你要注意與他保持好關系,務必弄清他怎么會和小佳認識?!?br />
    隨后又掉頭對柳麗琴吩咐道:“麗琴,你抽空問一下小佳,看她能不能告訴你內情,對小佳的事,你這個當姑姑的可要放在心上?!?br />
    柳麗琴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不說小佳躺在被窩里是如何的高興,就是劉思宇,也是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

    沒想到在這省城碰上了這個她,本來他以為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她了,難道上天可憐自己,他的思緒又飛到了半年前。

    那幾天,劉思宇執行完任務,閑著沒事,就到美國的西部去,準備體會一個電影里西部牛仔的生活,他驅車到了一個無名小鎮,尋了一家小旅館,住了下來,晚上沒事,就到一個酒吧消遣。

    沒有一個熟人,他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喝著啤酒,悠閑地聽著憂傷的曲子。

    這時,店里突然有人爭吵起來,然后好像是幾個高大的黑人在拉一個女孩,與那個女孩同行的那個男孩似乎被嚇破了膽,在那幾個黑人兇狠的嘲笑聲中,狼狽地跑了出去,只聽到一陣汽車發動的聲音,然后逐漸遠去。只留下那個女孩拼命地絕望掙扎。

    在美國西部荒涼的地方,又是在這樣夜晚,發生這樣的事,似乎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劉思宇不以為意,仍然喝他的酒,只是心里想著又有一個女孩被這些黑鬼糟蹋了。

    他搖了搖頭,再要了一杯啤酒,舉到嘴邊,正要喝下。

    “救命啊,救命啊?!蹦歉讎⒃詬氈荒羌父齪諶送銑鼉瓢傻拿趴謔?,絕望之下,情不自禁地用中國話喊道。

    他鄉遇故音,劉思宇一怔,這女孩是中國人,聽這聲音,竟然帶有吳越之地的味道。

    他的兩眼一下閃出精光,迅速掏出一張紙幣放在桌上,起身向外追去。

    出了大門,正看到那幾個黑人已將那女孩拖到了一輛車的旁邊,那個女孩拼命的撕打,反倒惹得那幾個黑人哈哈大笑。

    正在此時,一個充滿寒意的聲音在他們的旁邊響起。

    “放開他?!鋇氐賴拿朗接⒂?,一個戴著牛仔帽的人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一張臉全掩在那帽子后面。

    那幾個黑人轉頭一看,卻是一個個子不高的人,心里不由一笑,就這身板,還想英雄救美?;ハ囁戳艘謊?,一個黑人就大搖大擺過來來,右手用力一揮,在他的想像中,這個弱不禁風的人,肯定會飛出老遠。

    誰知手剛一揮出,前面的人卻突然不見,然后就是右腿上一陣劇痛,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其余幾個聞聲大吃一驚,正抬頭看時,一個黑人就見一個黑黑的東西閃電般向自己的面門飛來,不及反應,就感到自己的鼻梁一聲脆響,兩眼一黑,搖顯著倒了下去。

    另兩個黑人忙放開那個女孩,向旁一閃,堪堪站定,一個就感到腹部一陣劇痛,然后太陽穴就挨了一記重擊,兩眼一花,倒了下去。剩下一個,看到自己一伙的人全都在轉眼間倒下,嚇得魂飛天外,轉身不要命地狂奔。

    劉思宇一把拉起那個嚇得軟在地上的女孩,沖上自己停在門口的小車,迅速發動,如箭般地向遠方駛去……

    就這樣,兩人就認識了,劉思宇因為紀律的要求,只說自己姓劉,沒有說自己的名字,柳瑜佳在驚嚇之下,也忘了告訴自己的名字。劉思宇開著車狂奔了三百多公里,把柳瑜佳送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告別離去。

    不過心中卻留下了柳瑜佳那美麗而甜美的笑臉,不過想到她在美國,自己與她無緣,也就只在心里為她祝福。

    不過柳瑜佳在路上知道劉思宇是到美國出差的后,后來就產生了到大陸尋找劉思宇的念頭。

    劉思宇想著柳瑜佳那美到極致的容貌,心里也在砰砰的跳動,不過想到自己的處境,最后嘆了一口氣。

    柳瑜佳今晚很是高興,沒想到自己在大陸找了好久,沒有找到,卻無意間碰到了那個叫劉思宇的男孩,想起那天救自己的情形,還有一路上對自己無微不致的照顧,她心里就感到一陣溫暖。

    那次自己禁不住猛烈追求自己男孩的要求,跟他到西部去玩耍,沒想到兩人才到西部,就遇到了幾個黑人的糾纏,更沒想到的是那個信誓旦旦的男孩,最終卻拋棄自己,徑自走了,當時她的心墜冰窖,沒想到自己想托付終身的人竟是這個德行,幸好自己沒有早點委身于她。

    就在她認為自己無法逃脫那幾個黑鬼的蹂躪的時候,劉思宇如從天降,把她救出,而且一路照顧自己到學校。

    從此,她的心中就留下了劉思宇的影子,不想過不幾天后,劉思宇就再也找不著了,她突然想起劉思宇說過他馬上就要回國。于是她就產生了回國尋找劉思宇的念頭。

    沒想到眾里尋他千百度,莫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瀾姍處。這叫她如何不喜悅。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