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06-319338/

猛龍過江 345章【目無王法?我們又見面了!】
    自從陳帆答應磐戈,要教楚戈功夫后,楚戈除了按照陳帆給他制定的訓練計劃,,每天進行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平日里沒事就向身邊的貼身保鏢獨一刀請教,短短半年來,格斗水準大漲。

    此時,康林被他卡著脖子舉在空中,試圖掙扎,結果根本無法掙脫,只是一個勁地喘著粗氣,那感覺仿佛要窒息而亡一般。

    “呼!”

    看到康林馬上就要被楚戈掐死了,康林左側方一名大漢,掄起木棒,對著楚戈砸來!

    楚戈冷笑一聲,身子銷開,將康林的身子擋在身前。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那名大漢臉sè大變,他試圖收手,可是來不及了。

    “砰!”

    木棒狠狠地砸在了康林的后背上,疼得康林渾身抽搐。

    “放心,我不會現在就殺了你,老子要把你留到最后,慢慢折磨?!背昀湫σ簧?,一把將康林甩飛了出去,然后抓住前方的木棒,用力一抽!

    大漢不小心打到了康林,心神不寧,木棒根本就沒有抓緊,一下被楚戈奪在了手中。

    “尼瑪的,是不是打的很爽?”

    楚戈說著,揮起木棒,對著大漢當頭砸下!

    “砰!”

    一擊之下,大漢直接被砸倒在地,鮮血飆射而出,噴了楚戈一臉。

    鼻尖彌漫著刺鼻的血腥味,嘴中傳來淡淡的腥味,楚戈非但沒有害怕,相反,更加jī發了他〖體〗內的暴力因子。

    他拎著木棒沖進了人群之中。

    康林身邊這些人可謂是典型的職業打手,跟隨康林時間也不算短,期間因為強拆問題沒少和居民發生沖突,大打出手也有,每次都是他們大勝。

    此時,面對如同怒獅一般的虞玄和毒狼一般的楚戈,他們只覺得頭皮發麻,那感覺仿佛腳底板都在冒寒氣。

    怕了。

    他們心中完全被恐懼塞滿!

    兵敗如山倒。

    戰場上講究氣勢,打架也是如此。

    康林手下那些大漢,氣勢一弱,不要說團結在一起”出手都有些不敢了。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對于虞玄和楚戈而言,他們就是一群任由宰割的羔羊。

    或許是看出了這一點,陳帆沒有加入戰斗之中。

    他檢查完周文的傷勢后,暗暗松了口氣。

    表面上,周文的傷勢看起來很恐怖,不過并沒有致命的傷。

    “陳帆,救救救我爸。,“洗惚間”周文再次睜開了眼睛,望著近在咫尺的陳帆,猛然想起了什么”緊張地說道。

    嗯?

    聽到周文的話,陳帆心中一動,暗罵自己糊涂。

    陳帆身邊,蕭楓之前本來也捏著拳頭要參加戰斗,結果被陳帆一把拉住了。

    此時愕然聽到周文這么一說,連忙道:“陳帆,我去找叔叔阿姨?!?br />
    “你扶著周文上車,我過去?!背路戳艘謊矍胺健狽⑾幟切┐蠛褐皇塹瓜鋁艘話?,還有一半圍成了一圈,死死抵抗,蕭楓要過去的話難免會受傷。

    聽陳帆這么一說,蕭楓沒有反對”而是第一時間扶起周文,走向汽車。

    而陳帆則是起身,急速朝前方奔了過去。

    “呼!呼!”

    這一刻,陳帆將速度發揮到了極限,整個人化作一道黑影,完全融入了黑夜之中”恐怖的速度刮得空氣呼呼作響。

    前方,角落里,周文的母親”看到之前還不可一世的康林一行人被虞玄和楚戈兩人打得四處亂逃,完全陷入了震驚之中。

    集而不等她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看到了只有電影中才能看到的一幕。

    前方,黑壓壓的人群上空,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右tuǐ霍然踢出!

    “砰!”

    “砰!”

    “砰!”

    一連壞踢!

    一陣密集的響聲過后,圍成一個圈的幾名大漢被陳帆統統踢倒在地。

    “啪!”

    陳帆落地,沒有理會那些倒地不起的大漢,直接朝周文的母親跑了過來。

    “阿姨,您怎么樣?”陳帆便來到了周文母親身旁,滿臉擔憂地問道。

    咕咚!

    黑暗中,周文的母親咽了。吐沫,隨后清醒了過來,哭喪著道:“周文他爸傷得很重,已經昏mí過去了……”

    “小戈,速戰速決!”聽周文母親這么一說,陳帆當下做出決定:“虞玄,你過來扶阿姨過去?!?br />
    說話間,陳帆不再停留,先是一把將昏mí不醒的周文奶奶抱在懷中,然后又將周文的父親抱起,快步沖向了前方的汽車。

    聽到陳帆的話,虞玄沒有再和楚戈一樣,掄著木棒對著那些大漢狂抽,而是快步沖到周文母親身邊,扶起周文的母親,跟著陳帆走向了汽車。

    巷子里,駕駛著挖掘機進行強拆的司機早已停了下來。

    楚戈兇神惡煞地拎著木棒,依次對著那些大漢的膝蓋狠狠砸下,每一次砸下,挨打的大漢都會發出痛苦的嚎叫。

    面對這一切,楚戈的表情沒有發生絲毫變化,手也沒有絲毫顫抖。

    虎父無犬子。

    楚問天的兒子會是孬種么?

    楚戈面不改sè,躲在一旁的康林卻是嚇得面sè蒼白,渾身顫抖不止。

    幾分鐘后,陳帆安排虞玄和蕭楓帶著周文一家人前往附近的醫院,而他則是留了下來。

    “放開我……,放開我……”,”連續看著楚戈砸斷了六七名大漢的tuǐ,康林徹底怕了。

    這一刻,在他眼中,楚戈不是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孩子,而是惡魔!

    “尼瑪的”現在知道讓我放開你了?”,楚戈對著康林冷笑一聲,掄起木棒,對著康林的右tuǐ就是一棒!

    “喀嚓!”

    這一下,楚戈用了十成力氣,一擊之下”康林的腳腕直接被砸斷。

    “嗷??!”

    黑暗中,康林的叫聲痛苦到了極點,劇烈的疼痛差點讓他昏mí。

    看到這一幕”那幾名尚未被楚戈打斷tuǐ的大漢,嚇得兩眼一閉,直接暈了過去。

    “陳哥,你看怎么收拾這個王八羔子?”眼看陳帆走了過來,楚戈一把將康林丟在地上:“依我看”把這個王八羔子扒皮剔骨后丟到黃浦江喂魚!”,陳帆沒有出聲,而是瞇起眼睛,借著手電筒的燈光打量著康林。

    “康子輝是你什么人?”陳帆突然出聲詢問。

    嗯?

    陳帆這一問,楚戈不由一驚,之前他顧著打人了,沒怎么在意康林的面容,此時一看”赫然發現康林和前幾日他和陳帆在高爾夫郡別墅外見到的康子輝有些像。

    不光是楚戈愣了一下,康林也呆住了。

    隨后,他因為恐懼被嚇癱軟的身子,不知從哪涌出了一股力量,只見他雙手支撐著身子,瘋狂地咆哮道:“康子輝是我哥!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他來了,老子照樣捏死他,你信不?”楚戈yīn沉道。

    康林再次一呆,隨后惡狠狠道:“我告訴你們,我哥現在是紅竹幫的核心成員”是皇甫小姐身邊的左膀右臂”你們……”,“打電話給你哥?!背路諏?。

    康林一呆。

    “砰!”,楚戈臉sè一寒,掄起木棒,朝著康林的左tuǐ,狠狠砸下。

    “嗷??!”

    康林疼得滿地打滾。

    “陳哥讓你打電話”你他媽的還愣著干什么?”,楚戈冷冷道:“十秒鐘之內,電話打不通,老子下一棒就砸你腦袋!”,“呼……呼……”,康林疼得呲牙咧嘴,渾身哆嗦著從口袋里mō出手機”飛快地撥通了康子輝的電話,電話一接通”像是死了爹媽一般,哭著嚎叫道:“哥,哥,我被人打斷了雙tuǐ”你要給我報仇??!一定要報仇?。?!”

    “你在哪?”,“我在……”

    “唰!”

    不等康林說完,楚戈一把接過電話,罵道:“康子輝,老子給你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內,你就是爬也給老子爬到西區三林巷!晚一分鐘,你就等著給你弟弟收尸!”

    說完,楚戈不等康子輝回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著楚戈那副天老大我老二的牛掰樣,康林再次被嚇住了。

    原本在他看來,陳帆和楚戈聽了康子輝的名字,會感到害怕才對,可是……

    忽然間楚戈手中的手機再次響起”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唐平的電話號碼。

    “這是誰?”,楚戈拿起手機一看,發現并不是康子輝的電話,冷聲問道。

    “西區拆遷辦主任?!笨盜中鬧謝羧灰歡?,眸子里閃過一絲yīn狠:“這次強拆,也是他的主意?!?br />
    “接電話,讓他過來?!?,陳帆眸子閃爍。

    聽到陳帆的話,楚戈不敢怠慢,連忙將手機遞給康林。

    康林強忍著疼痛,接過手機,摁下接通鍵。

    “康林,你怎么還沒完?”電話那頭,唐平在汽車里給情fù打了一個電話,一個電話打了一個小時”結果發現電話打完,康林還沒有過去。

    “唐主任,這邊出現了一點小問題,你過來一趟吧,處理完了,我們一起走?!碧教破降納?,康林略微恢復了一些冷靜,他要將唐平拉下水,跟他捆綁在一起!

    “什么問題你自己不能處理?”,電話那頭的唐平有些疑huò。

    “你過來就知道了…………”,康林話剛說完,手機畫面黑了一沒電了。

    一時間,氣氛變得極為詭異,康林強忍著疼痛,沒有吭聲,眸子里的怨毒卻無法掩飾,而跟隨他的那些大漢則是一個個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

    一分鐘后,唐平坐著他的專車奧迪A4來了。

    “康林,你他媽搞什么鬼?”,汽車停下”車燈照亮著前方,唐平隱約看到前方坐著一堆人,疑huò地問道。

    借著燈光,看清將腦袋伸出車窗外的唐平,陳帆緩緩站直了身子,朝唐平走了過去:“唐主任”我們又見面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