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806-319056/

猛龍過江 097章 【殺人如殺雞!】
    097章【殺人如殺雞!】

    或許是由于陳帆的提醒起到了作用,一向灑脫的蕭楓沒有再為家族的事情而擔憂,臉上重新恢復了笑容,一旁的虞玄也是笑哈哈道:“小戈,底子不錯啊,練過?”

    “呃……三腳貓功夫而已?!背曜勻徊桓以誄路媲昂掖敵?。

    聽到楚戈這么一說,包括江湖酒吧老板在內,酒吧里其他一些人都一臉古怪的表情。在他們看來,楚戈實在是彪悍到了極點,不但動手暴打傅博等人,而且出手干脆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有了楚戈的拉風表演,酒吧里那些原本還對黛芙和蘇珊有壞心的客人們紛紛識趣地將目光從兩女身上挪開。

    與此同時,兩名酒吧服務員在老板的授意下,飛快地收拾殘局,同時送上兩瓶拉菲,以表尊重。

    “陳帆,我和這個小男孩都沒有帶保鏢,他在這里惹了事,恐怕剛才那幾個人不會就這樣算了吧?”一直選擇冷眼旁觀的黛芙忽然提醒道。

    愕然聽到黛芙的提醒,陳帆也是皺了一下眉頭。

    “陳哥,你放心,這些腦殘紈绔只會得瑟,不敢來實際的。去年,我在這里踩了號稱杭州四大公子中的兩個,他們連個屁也沒放?!背暌渙誠諾潰骸八醞耆槐氐P乃潛ǜ?,而且,這些人的老子都是經商的,就算報復也鬧不出多大動靜?!?br />
    楚戈言下之意:有師傅您老人家在,還怕這些不入流角色的報復?

    “陳帆,你放心,一會如果那群不長眼的王八羔子來報復,俺和小戈出手,打得他們屁滾尿流?!庇菪嗔艘槐?,附和道。

    陳帆對于紈绔之間的爭斗并不是十分了解,但是聽楚戈這么一說,再一聯想之前楚戈踩傅博等人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樣,當下放心不少。

    倘若,陳帆知道,去年,包括趙宏和那個魏元在內的背后勢力,不敢動楚戈,只是因為忌憚那個在東海一手遮天的男人的話,恐怕就不會繼續讓眾人呆在這里了。

    “珊珊?!本馱謖饈?,張芊芊忽然拎著自己的挎包朝眾人走了過來,走近后,更是和蘇珊打了個招呼。

    蘇珊之前沖張芊芊打招呼,后者沒有搭理,多少有些疑惑,此時見張芊芊又回來了,當下笑道:“芊芊姐,真沒想到,能在這里碰到你?!?br />
    蘇珊原本無心的話,落在張芊芊耳朵里,卻是讓張芊芊多少有些不自在——她原本是想擠進傅博等人所在的圈子,卻沒有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之前更是因為自己那強烈的自尊心,沒有理會蘇珊,直接走了出去,如今卻又主動回來,多少有些諷刺。

    “是啊,挺巧的?!斃鬧興淙徊皇親濤?,不過張芊芊還是笑著道:“你們是來這里玩么?”

    說話間,張芊芊有意無意地看了陳帆和黛芙一眼,眸子里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

    她并不知道昨晚最后登臺演出的就是陳帆,自然也無法知道陳帆和黛芙的關系,如今看到被東海大學所有男生一致推崇為女神的黛芙就坐在陳帆身旁,多少有些疑惑。

    “是啊,我們來這里玩?!背路淙恍鬧卸哉跑奮訪歡嗌俸酶?,不過也看得出,張芊芊之前多半是被傅博等人羞辱,想了想,道:“相逢即是緣,既然大家碰一塊了,就一起坐下來玩會吧?!?br />
    “嗯?!?br />
    張芊芊點了點頭,心中那絲不舒服蕩然無存,放下挎包,坐在了蘇珊的旁邊。

    對于陳帆等人而言,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是一個小插曲,楚戈又開始和蕭楓等人搖骰子喝酒,而張芊芊則是和蘇珊低聲說著什么,相比而言,之前目睹這一切的客人們,則是小聲地議論著什么,時不時會將目光投向剛才大放異彩的楚戈。

    隨著時間的流逝,酒吧的客人越來越多了,而且有不少姿色不錯的女孩。

    眼看酒吧的上座率達到了百分之百,酒吧老板讓早已做好準備的一個校園樂隊上場,準備開始今晚的第一個表演節目。

    陳帆由于和蕭楓等人碰杯太多,在樂隊上場的同時,獨自一人前往拐角的衛生間。

    就在陳帆走入衛生間的同時,酒吧門口忽然出現了一群不速之客。

    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在杭州黑道一手遮天的趙天霸,趙宏緊跟在他的后面,除此之外,他的身旁還跟著一個身材魁梧,長相彪悍的大漢。

    那大漢在走路的時候,步伐沉穩不說,而且底盤很穩,一看就是練家子。更要命的是,他的雙手粗厚,胳膊處得肌肉高高隆起,充滿了力量感。

    跟在三人身后的是清一色的大漢,那些大漢各個身穿黑色西裝,腰間微微鼓起,明眼人,一眼便知道那些人腰間都藏有槍支。

    酒吧老板原本站在吧臺,滿是笑容看著酒吧里的客人,愕然看到趙天霸那閃閃發光的光頭和數十個帶有匪氣的大漢,臉色當下巨變。

    沒有任何猶豫,酒吧老板像是奴才見到主子一般,一路小跑,飛快地跑到趙天霸身前,一臉討好的笑容:“趙……趙爺,您怎么來了?”

    “砰”

    面對一臉討好笑容的酒吧老板,趙天霸身后一個大漢,二話不說,順勢就是一腳,直接將老板踹飛了出去。

    “趙爺辦事,閑雜人等有多遠滾多遠”與此同時,趙天霸身后一個尖嘴猴腮的大漢憋聲憋氣地喊道。

    酒吧里那些客人看到趙天霸一行人兇神惡煞的模樣,一個個像是見了鬼一般,尖叫著朝酒吧外面沖去。

    對于那些逃離的客人,趙天霸的人并未阻攔,而是將蘇珊等人所在的那張桌子堵住。

    尤其是趙宏,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面,當他看到蘇珊一臉驚嚇的表情時,yin笑道:“蘇珊,既然來杭州了,怎么也不打聲招呼呢?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也好嘛?!?br />
    “趙宏,你個沒種的龜兒子,你帶這么一大幫人來什么意思?”眼看桌子被包圍,楚戈陡然跳了起來,大聲罵道。

    楚戈這一開口,虞玄也是霍然站了起來,眼睛瞪得滾圓,大有一副準備大干一場的架勢。

    而黛芙則是皺了一下眉頭,其他人或許沒看出趙天霸一行人帶槍,她可是看出來的,在她看來,趙天霸一行人來,絕對不止是找茬那么簡單。

    “你就是楚戈?楚問天的兒子?”這次開口的卻不是趙宏,而是趙天霸,他坐在屬下給他搬好的椅子上,撫摸了一下閃亮的光頭,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愕然聽到楚問天三個字,楚戈的臉色陡然一變,冷冷道:“老子就是楚戈怎么了?”

    “嘿小P孩火氣還不小,到底是楚問天的兒子”趙天霸咧開嘴,露出兩顆虎牙,笑得很危險:“小子,以前有你老子罩著你,你狂點沒關系。現在,你老子都進棺材了,你還狂什么狂?”

    “老子狂跟你有毛關系?”楚戈似乎也意識到今天的事情不簡單,不過卻沒有退縮,而是繼續叫囂道:“你就是趙宏的哥哥吧,莫非你是特地來給趙宏這個沒出息的傻*報仇的?”

    “報仇?”趙天霸陰沉一笑:“一會兒,我會讓你知道我今晚來抓你的目的?!?br />
    “動手”趙天霸大手一揮,他身后的幾名大漢當下要上前。

    趙宏眉頭一皺,道:“哥,少了一個,我給你說的那個小咋種沒在?!?br />
    就在趙宏開口的同時,解手完后,陳帆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剛一過走廊,便看到趙天霸一行人將自己之前所在的位置圍得水泄不通。

    這個發現,瞬間讓陳帆皺起了眉頭

    尤其是看到站在人群最前方的趙宏時,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潛藏在眸子深處的戾氣一閃而過,卻沒有盲目出面,而是飛快地思索著什么。

    “楚戈,陳帆那王八蛋呢?”趙宏這次帶著趙天霸來,非但是為了抓楚戈,還要對付陳帆,此時見陳帆不在,當下問道。

    “趙宏?!背甏鴟撬?,而是一臉寒意道:“老子勸你現在立刻帶人走,我會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否則,下一次我就不會像上次那樣輕易饒你一命了?!?br />
    “**,你真以為你老子還活著???我告訴你,楚問天死了就憑皇甫紅竹那個女人也想保住楚問天的產業?那是癡人說夢話老子也不瞞你個小王八蛋,今天過后,紅竹幫將會除名至于來抓你,除了給小宏報仇之外,更多的是想讓你當威脅皇甫紅竹的籌碼”趙天霸去年沒敢對楚戈下手,一來是害怕楚戈身邊的守護神獨一刀,再者對楚問天心狠手辣的做事風格心有余悸,如今楚問天已經離開人世不說,獨一刀也不在楚戈身邊,他哪還會害怕?

    楚戈的話讓趙宏想起了去年被楚戈羞辱的一幕,當下冷笑道:“楚戈,今晚,我會讓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說著,趙宏又邪惡地掃了蘇珊一眼,心中的**沒有絲毫保留,那目光恨不得將蘇珊看穿才好。

    似乎意識到事情有些嚴重,楚戈的臉色有些難看,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虞玄也是默不作聲,顯然他看得出眼前這些人不好惹,尤其是站在趙天霸身旁,那個面色兇悍的中年人,極為危險。

    甚至,當那個中年人的目光朝虞玄身上掃過時,他有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

    談話似乎到此結束,趙天霸的手下再次出動,直接朝楚戈走了過去。

    “冤有頭,債有主,放了無關的人,我和楚戈跟你們走?!本馱謖饈?,陳帆從拐角處走了出來。他想過出手干掉趙天霸一行人,但是他看得出趙天霸一行人都帶有槍支,而自己又是赤手空拳,想在短時間內干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何況,蘇珊、黛芙等人在場,讓他多少有些顧慮——萬一動起手來,趙天霸等人拿蘇珊等人當人質就麻煩了

    相反,在陳帆看來,如果黛芙和蘇珊等人能夠安全撤離的話,殺趙天霸一行人如同殺雞一般容易

    PS:第一更到,隨后第二更。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