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12-17278283/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百二十九章:誰?!
    6占不是,還有。男秘書膽戰心驚的搖搖頭,越發的小心的說道:“他還讓我跟您說,與美國人合作已經是一個巨大的錯誤,而選擇在軍演時候對中國普通民眾使用導彈的決定,更是錯誤中的錯誤,他猙..會為此付出代價,并且如...“,

    “會怎樣?“金鐘業的雙眼瞇成了兩條細縫,掀起嘴角冷笑不止。

    “會來的很快?!澳忻厥樗低暌丫反蠛?。說實在的,當他在門口聽到崔始源讓他傳達這句話的時候,他幾乎以為崔始源瘋了!

    但事實上崔始源沒瘋,他在門口的表情和此劑的金鐘業幾乎完金一樣!冷笑,是的,他在讓他傳達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神色就是在冷笑,就好像知道會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似地,冷冷的笑著。

    男秘書壯著膽子說完了崔始源要他傳遞的話語,趁著金鐘業面色鐵青還沒回神之前,就小心翼翼的離開了金鐘業的辦公室。作為一名總繞的秘書,韓國的國情又和中國不同。

    男秘書從不認為自己是金鐘業的心腹,因為金鐘業在總統府內最多住五年,五年之后的換屆,按照韓國的憲法規定,金鐘業是不能連任的而根據男秘書對金鐘業的了解,這是一個心胸并不算寬敞的總統,他如果發起火來,那被波及的池魚當中興許就會有他一個,所以他非常明智的選擇了在金鐘業沒有發火之前,悄悄的離開。

    在男秘書離開之后,偌大的辦公室內又只留下了金鐘業一個人,他面色鐵青的站在那里,怒火在他心頭逐漸的冒出了茁子。

    他低沉的吼道:“威脅,他居然敢威脅我e該死的,他怎么敢威脅我?!”

    “你真以為自己當個彈丸小國的總繞就能肆無忌憚了嗎?“就在金鐘業低沉嘶吼的下一秒鐘,辦公室內突然間就響起了一名男子略帶譏諷的笑聲。

    “誰?!“金鐘業打了個激靈,猛的循聲望去,卻見距離他三步開外的沙發上,不知道何時已經坐上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此時,這個年輕男子正把玩著一盞茶杯,饒有深意的看著他。

    他從這個年輕男子的面部表情上看出了玩昧的笑意,但更多的卻是讓他不由膽寒的戲謔,是的,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年輕男子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闖入了號稱鐵桶般的青瓦臺,并且出現在了他的辦公室內!

    而且,他還在自己的辦公室沙發上戲詩的看著自己!心里頭騰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金鐘業臉色巨變的情況下,幾乎是本能的轉身就想摁下辦公桌上的紅色按扭,他想發出警報,但是周身的空氣猛然凝固,金鐘業剎那間就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權,整個人僵在原地一動都不能動,內心的恐懼漸漸的加深了。

    這時,坐在沙發上的葉陽城緩緩站起身來,他轉動著那盞原本被擺在茶幾上的茶杯,施施然的走向了金鐘業,他說:“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蠢人,也從來不缺教訓蠢人的人?!?br />
    “但有的蠢人會在被教訓之后僥幸留下一條小命芶延殘喘,但更多的蠢人在被教訓之后卻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八禱凹?,葉陽城已經出現在了金鐘業的正對面,二人之間的間隔不足一米。

    他抬起手來輕輕的拍了拍金鐘業僵硬的臉頰,也不管他眼眸之中透露出來的復雜神色,自顧自的說道:“很不幸的是,從我進入這間辦公室開始,你已經被宣判了死刑,想知道為什么嗎?”

    話音一落,金鐘業就感覺自己脖子處的僵硬感緩和了不少,他知道是葉陽城動了手腳,但他依1日是口不能言,只能艱難的晃了晃脖子,勉勉強強做了個點頭的動作,他想知道,他很想知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剛剛男秘書才傳達了崔始源的話,下一秒鐘這個魔鬼般的年輕男子就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中他不由得去想,葉陽城是不是和崔始源一伙的?如果葉陽城知道他此刻的想法的話,一定會稱贊他聰明伶俐。

    可惜金鐘業根本開不了口,他金身上下唯一能動的,就是僵硬的脖子。

    見金鐘業艱難的點頭,葉陽城嘴角的笑意更是濃厚了幾分,他操.著一口并不算很正宗的首爾口音,朝金鐘業說:“你想讓韓國取代日本在亞洲的地位,這本來并不算是一件特別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畢竟每個人都有野心?!?br />
    金鐘業再次僵硬的點點頭,這種任人魚肉的感覺令他十分不適,可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力,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附和葉陽城拖延時間,給自己爭取最多的逃生時間。

    葉陽城停頓了片刻,接著說:“人人都是自私的,而由自私的人組建的國家更沒理由會大公無私,所以站在你的角度上,只要能為韓國爭取足夠的利益,你什么事情都能做,包括犧牲一些棋子,比如中國的無辜百姓?!?br />
    說到這里的時候,葉陽城突然就笑了,他伸手捏了捏金鐘業的臉頰,說:“但是站在我的角度上,站在更多人的角度上,你這樣做卻與禽獸無異,憑什么要讓那些本就辛苦的平頭百姓來充當你的棋子?憑什么要用中國無辜百姓的生命來滿足你的欲.望?憑什么讓中國的犧牲來換取韓國的利益?!”

    說到最后,葉陽城已經忍不住冷笑了起來,他朝著金鐘業豎起了三根手指頭,說:

    “你們大言不慚的把中國傳繞文化納入懷中,你們無恥之極的把中國中醫起源改為韓國,你們卑鄙下流的給自己找了一堆中國歷史名人充當祖宗現在還想犧牲中國百姓達成自己的野心?操.你娘.的!”

    “啪!“狠狠的一個大嘴巴子就扇了過去,直更}新最快w最快接把金鐘業扇的七葷八素,幾手已經找不著北了,他的嘴角溢出了鮮血。

    剛剛好像還要跟金鐘業講大道理的葉陽城突然間就變成了一個蠻不講理的惡棍,他伸手揪住了金鐘業的衣領,3員手擦去了金鐘業嘴角的鮮血,沖著金鐘業獰笑道:11做了錨事,當然要為自己的錯誤負責別以為老子會跟你在這里扯嘴皮子,也別認為老子不知道你想拖延時間等待救援?!?br />
    松開他的衣領,重重的往前一推,任由金鐘業的后腰撞在辦公桌的桌沿上,葉陽城又朝著他豎起了三根手指頭:“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明天的新聞頭版就會是導報你死亡的消息,我還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沒人會知道你是被別人謀殺的,我更負責任的告訴你..“嘴角勾起了一抹讓金鐘業膽寒的戲髏笑容,葉陽城一改先前的大吼,轉而把聲音變得很低,也很輕。

    他的聲音柔柔的,說:“死亡游戲,從現在開始....金鐘業的雙眸中露出了難以言表的驚恐,葉陽城的突然到訪令他措不及防,而葉陽城的手段更是讓他驚恐莫名。

    可惜,他已經沒有了認錯的機會,葉陽城也不可能因為他一句對不起而輕易的饒恕他,有些錯誤可以原諒,而有些錯誤卻只能用鮮血來償還。

    哪怕現在軍演還沒開始,哪怕那枚預設好的.失控,導彈還沒落人中國的國辦...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不僅這么想了,并且還準備這么做了!很多災難,其實都可以滅殺在萌芽階段。

    金鐘業在自己的辦公室中,在那間象征著韓國最高元首的辦公室中遭受葉陽城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而在這間辦公室的門外,崔始源和那男秘書卻是站在一起,男秘書臉上的神色顯得有些忐忑。

    “總繞好像對您很有意見“男秘書盡量小聲的說道,對他來說,無論是崔始源還是金鐘業,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他們之間的斗毆根本不是他一個秘書所能插手的領域。

    所以,男秘書自保的辦法就是兩不得罪,不管最后誰贏了誰輸了,對他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到男秘書的話,崔始源僅僅是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嗯了一聲,并沒有多說些什么。

    見到崔始源的反應,男秘書下意識的抬起手來擦了擦自己額頭上不知道何時冒出的冷汗,小心的說:“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就先去忙工作了?”

    “一起走吧?!按奘莢詞棧亓寺湓謐莧瓢旃曳棵派系哪抗?,若無其事的朝男秘書笑了笑,說:“差不多也到下午茶的時間了?!?br />
    “???“男秘書愣了愣,接著就難忍慌亂的擺擺手,干笑道:“這個,我還有點事情,這次就只能跟您說抱歉了,下次還有機會的話”

    這時候他恨不得找個地縫躲起來,哪還敢主動往上湊?

    秘書略有些慌亂的話音還未落下,那州剛還緊閉著的總統辦公室門就被人突然打開了  
【網站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