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12-17277801/

第一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叛變
    第三百五十九章:叛變

    “阿城,我過去合適嗎?”坐在副駕駛座上,就如同第一次跟葉陽城回家見父母時那樣,林曼妮有些小局促的對著鏡子不斷整理著自己的形象,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口中卻不斷的詢問著同樣的一個問題,我過去合適嗎?

    “當然合適?!庇忠淮翁攪致菸食穌飧鑫侍?,葉陽城理所當然的聳了聳肩膀,扭頭看了她一眼,說道:“更何況,我這是以女方朋友的身份出席婚禮,如果不帶上你的話,讓人家新郎怎么想?”

    “也對哦……”林曼妮恍然的點了點頭,眼看著車子就要進入寶荊鎮范圍了,她又問道:“那我要去給她做伴娘嗎?”

    “這個應該不必了吧?!幣堆舫遣皇嗆莧范ǖ乃檔潰骸氨暇鼓愀鄖耙裁患?,她總不能結婚不先找好伴娘吧……”

    林曼妮有些小緊張的點了點頭,和葉陽城一樣,她也是第一次以個人朋友的身份參加別人的婚禮,而且,還是以葉陽城女朋友的身份過去,面對一群不認識的人,有點緊張也是在所難免的。

    事實上林曼妮比較有趣的一個地方是,凡是公事上的事情,她總能應付的十分自然并且拿捏的相當到位,可一旦碰到私事,尤其是以一種很私人的身份的時候,她總是會緊張局促,這樣的反差,或許是因為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緣故吧。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努力想要平靜下來的林曼妮,葉陽城略帶些笑意的想到。

    對于林曼妮反反復復的詢問,葉陽城也是不厭其煩的微笑著,回答著同樣的答案,或者再適當的轉移一下話題,說說笑笑的緩解林曼妮的緊張情緒,每當這個時候,葉陽城對林曼妮總是會生出一種憐愛的心思。

    望著自己身旁坐著的少女,葉陽城此刻的心情也是出奇的平靜。

    自從收了那十二個黑人靈仆,并且將吳振剛等人的職位進行調度之后,葉陽城就徹底的從轄區管理的事情中脫身而出了,小事一般都由趙蓉蓉等人自行判斷進行解決,如果遇到什么大問題的話,他們才會選擇聯絡葉陽城,而就算是聯絡葉陽城,也不是要葉陽城拿主意,而是說出自己的打算,等待著葉陽城點頭或者搖頭。

    從邢俊飛等人反饋回來的情形看,阿庫拉瑪他們的表現十分不錯,至少,很聽話。

    除了轄區管理方面的問題之外,在過去的十多天時間當中,葉陽城也難得的安穩了一回,每天都會準時出現在陽城電子有限公司,然后按時下班離開公司。

    就在昨天下午,事先聯系好的大巴車開到了公司的大門口,將全廠兩百多個工人送上車,踏上了回家過春節的旅途,在這兩百多個工人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剛進廠沒一個月的新工人,本來按照杜潤生的意思,對于這些新工人應該分別對待,至少不應該和老工人一樣發放等額的紅包,還有***送回家的待遇。

    但對于杜潤生提出的建議,葉陽城卻笑吟吟的予以了否定,并且還沒有任何的解釋,僅僅是在工人們離開后,他才叮囑杜潤生過了年,派去接工人回來上班的大巴車要多準備幾輛,對此,杜潤生表示很難理解,畢竟他的主要才干都在生產方面,要不然當初也不會把一個好好的廠子給經營到瀕臨倒閉的地步……

    陽城電子公司最終核算出來的賬目確確實實把葉陽城嚇了一跳,因為有楚明軒那老騙子的心靈誘導,陽城電子有限公司的客戶當中居然不存在哪怕一個拖欠貨款的,按照杜潤生的說法,那就是打個電話過去,人家立馬就乖乖的把錢打到公司賬上了……

    擴建了廠房,增添了新的設備,再扣除各種稅收以及工人的工資、福利、獎金等等,成立到現在不過幾個月時間的陽城電子有限公司,不僅收回了投下去的所有成本,而且還凈賺了一千三百多萬!

    這一千三百多萬可是實打實掙回來的,雖然其中難免有些不擇手段和投機取巧的成分,可畢竟是掙錢了不是嗎?

    為此,葉陽城在賬目出來的當天晚上,還興致勃勃的拉著林曼妮去了一趟青山縣的旋轉餐廳,大大的耍了一把暴發戶的一擲千金……

    對于葉陽城這樣的反應,林曼妮表示不理解,畢竟在她的眼中,葉陽城一直都是一個非常非常沉穩,并且十分十分有能力的男人,對于他那天晚上的表現,最終林曼妮也只能將其理解為男人的大姨夫來了,葉陽城需要發泄而已,當然,這個猜測被她埋在了心里,誰也沒說。

    “過了這條隧道就是寶荊鎮了?!笨弦惶醵鈣?,葉陽城長長的吁了口氣,說道:“又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回來了,曼妮?!?br />
    “嗯?”正望著窗外的景色有些出神的林曼妮楞了一下,回頭望向了葉陽城:“怎么了?”

    “今天都二十四了,今晚鐵定是回不去了,明天就二十五了?!幣堆舫淺僖傻潰骸骯渙思柑煬褪譴航?,要不你就留在這邊好了,孤兒院那邊林院長能照顧過來的……”

    “???”林曼妮錯愕了片刻,隨即微笑著搖了搖頭,細聲細語的,只有一句話:“孩子們會不習慣的?!?br />
    聽到林曼妮的這句話,葉陽城直接選擇了沉默,只不過看向林曼妮的眼神當中,更是平添了幾分喜愛之情,這丫頭,呵……

    就在葉陽城帶著林曼妮驅車返回寶荊鎮參加王慧慧婚禮的途中,遠在杭州市蕭山區一幢看上去像是民宅的五層高的建筑當中,傅亦之正眉頭緊鎖的看著一份下屬匯報上來的情報資料,口中呢喃著:“怎么可能呢……”

    將這份情報資料從頭到尾,反反復復看了不下三遍,傅亦之才猛地抬頭望向了他跟前站著的一個年輕人,挑眉問道:“確定沒錯嗎?”

    “這個……”察覺到傅亦之探尋的目光,年輕人遲疑了片刻之后,便帶著敬畏的眼神看了傅亦之一眼,隨即啪的一聲敬了個軍禮,朗聲道:“報告首長,我確定!”

    看著眼前這年輕人肯定的臉色,傅亦之禁不住長嘆了口氣:“他以前不是挺好的一個人么……怎么現在還干出這種事情了?”

    “啪!”重重的將這份情報資料拍在了辦公桌的桌面上,傅亦之道:“吩咐下去,再增調兩個人把他盯緊了,全天二十四小時給我不間斷的監控起來,一旦有什么發現,立刻匯報給我!”

    “是,首長!”年輕人再度敬了個軍禮,這才轉身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傅亦之在杭州的辦公室。

    等到這年輕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后,辦公室門也被重新關上之后,傅亦之才轉身又拿起了那份情報資料,在這份情報資料的上面,寫著一行字:關于貴州省常務副省長周云海涉嫌泄露***文件的調查報告!

    這個周云海,傅亦之很早以前就是知道的,但從來都只聽說過這個周云海待人如何如何的和善,做事如何如何的認真,對待工作如何如何的仔細,為人如何如何的清廉,可以說,在傅亦之以往的認知當中,周云海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德才兼備的副部級***大員!

    可就是這么一個人,現在卻和一宗***文件泄露案牽扯上了關系,并且在這個過程中,甚至還牽扯到了一個帶有恐怖主義色彩的國際性的黑/幫組織……

    望著資料上寫著的相關調查內容,傅亦之輕輕的將其又放回到了辦公桌的桌面上,一邊抬手***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邊呢喃自語道:“莫名昏迷……”

    腦子里頭有些亂糟糟的,最終傅亦之還是輕嘆了口氣,合上文件,推門離開了辦公室,至始至終,他都沒想過現在就把這件事情匯報給葉陽城知道,一來,發生事情的地方不在浙江,而是在數千里之外的貴州,二來……這都快過年了,出于孝敬心的考慮,他下意識的回避了這個問題,讓葉陽城輕輕松松的過完這個春節。

    況且,周云海已經被監控起來了,就算他周云海真的叛變了,真的做了什么對不起國家對不起民眾的事情,傅亦之可不相信他還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翻起什么風浪來!

    要知道,當陰謀轉化為陽謀的時候,陰謀也就失去了其本該有的殺傷力,或者,是被大大的削減了殺傷力……

    “媽,景隆不是放假回來了嗎?”車子開到家門口,從母親吳玉芳的手中接過了王慧慧送到家中的請柬,左右掃視了一圈之后,葉陽城有些奇怪的問道:“他跑哪去了?”

    “一大早就出門了?!蹦蓋孜庥穹枷勻歡源瞬⒉輝諞?,聽到葉陽城問起后便笑了笑說道:“說是去縣城里頭跟一個大學同學去買點什么東西,你呢,不進來先坐一下?”

    “還是不了?!幣堆舫切σ饕韉陌亞爰硎蘸?,微微搖頭道:“早點過去也好有個準備?!?br />
    “嗯,那你去吧?!蹦蓋仔π?,接著就把目光轉移到了葉陽城身旁俏生生站著的林曼妮身上,道:“曼妮今年要在這邊過春節嗎?”

    “我呀?”林曼妮吐了吐舌頭,微有些臉紅的回答道:“我還要去院里照顧弟弟妹妹呢……”

    “呵呵,沒事?!蹦蓋孜庥穹己芑澩锏陌詘謔?,笑著說:“反正縣城也不遠,平時有時間記得多回來幾趟就好了?!?br />
    “嗯……”林曼妮趕緊點了點頭,笑著答應了下來。

    “慧慧這丫頭也要嫁人成家咯……”葉陽城轉身上車的時候,身后傳來了母親吳玉芳滿含深意的感慨,頓時身子一僵,訕笑著,就像沒聽到似地,驅車離開了。

    而望著葉陽城車子離開的方向,母親吳玉芳輕笑了一聲,也轉身進了屋子。

    溪濱路上這套房子的歸屬問題已經商量好了,等到二叔家的大兒子或者二兒子要結婚了,如果還沒有把新房子的問題落實下去,就把這套房子騰出來送給二叔。

    如果二叔家走了財運,在成家前把新房子給建起來了,那就把小區那兩套房子完全騰給葉陽城兩兄弟,他們夫妻二人則繼續住在這邊,畢竟是幾十年的習慣了,一時半會兒要改的話,還真的很難適應,更何況溪濱路距離愛河小區也不遠,住哪不是???

    對于父母做出的這個決定,葉陽城表示舉雙手贊成,但暗地里是怎么想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按照請柬上寫著的地址,葉陽城繞著環城東路開了一大圈,這才到了王慧慧家所在的荊南村,車子剛剛駛入荊南村的水泥路,遠遠的就看到了正在為中午的酒席而忙碌的一戶人家,葉陽城知道,這就是王慧慧的家了。

    普普通通的一幢三層水泥樓,正面貼著白色的瓷磚,兩側只是用水泥簡單的封了一下,風吹雨淋日積月累的,看上去顯得頗為陳舊,而且還附著有一些枯死的青苔,總的來說,這是一幢非常普通的民宅。

    見到一輛車子在家門口的空地上停下來,一個正蹲在水井旁,持著菜刀殺魚的中年婦女抬起頭來望向了正從車上下來的葉陽城,一看到葉陽城刻意拿在手中的請柬,她笑著站了起來,雙手就在圍裙上隨意的擦了擦,迎了上去:“你們是慧慧的朋友吧?”

    “呵呵,阿姨好?!幣堆舫塹淖彀突故鍬鸕模骸拔沂腔芻鄣母咧型А?br />
    “就是慧慧的那個小老板吧?”不等葉陽城介紹身旁站著的林曼妮,王慧慧的母親便已經笑吟吟的說了起來:“經常聽我家慧慧提到你,可算是見到真人了,她這次結婚請假,沒給店里鬧什么麻煩吧?”

    “沒有啊……”葉陽城笑著搖了搖頭:“對了阿姨,慧慧呢?”

    “跟幾個小姐妹在樓上呢?!蓖躉芻鄣哪蓋仔ψ嘔卮鵒艘瘓?,接著便轉過身去,對著房子的三樓便是一聲大喊:“慧慧,你那個高中同學過來了……”

    葉陽城和林曼妮相互對視一眼,皆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笑意,這王慧慧的母親,還挺有意思的嘛……  
【網站地圖】